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徐水良文集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2018年
2018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再批马列毛
·重申几个意见
·中共远不如满清
·中共两大王牌特工邓文迪郭文贵联手搞定布莱尔?
· 评伪精英伪右派“反民粹”
·党文化及其核心和本质
·近日几条评论
·重温郭文贵讲话
· 私有制公有制都可能产生奴隶制度
·民主和专制都曾经与奴隶制并存
·谈大陆网络巨头等问题
·如何认识扑朔迷离的郭事件?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就陈军问题再驳杨巍
· 郭文贵的意义只在于以毒攻毒
·闲聊全盘西化和战略决策问题
·近日谈陈军等问题
·在郭文贵昨日视频跟帖
·评洪秀全基督教共产主义
·评《小人才谈道德,智者只谈规则》一文
·郭曝料实为习系第二渠道曝料
·谈郭文贵春晚
·关于宪法问题的意见
·讲座稿一:中国和世界理论界都需要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关于自由主义的一个评论
·讲座稿二:中国和世界未来的道路
·2月中旬网上部分发言
·再谈孙中山和自由主义两个问题
·再评暴力非暴力
·闲谈骗子
·驳鼓吹信仰及种族歧视、迫害和屠杀的神棍
·对五一共振的初步意见
·只有基督教地区才会自发产生马列专制
·民主政权,服务机器
·全民国家服务机器VS阶级国家镇压机器
·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反人类势力
·儿戏型作秀型贸易战不会有多大作用
·习金联手,愚弄川普
·对川普近来做法的评论
·几个对比
·中国人不懂一神教,必须认真研读圣经可兰经
·实践证明自郭爆料以来本人一系列评论基本正确
·也谈后发优势后发劣势:两种理论都有严重缺陷
·孙中山亲手绘图:民生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孙中山亲手绘图:民生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四月上旬本人小部分网上意见
·4月中旬本人部分网上意见
·4月下旬本人在网上的部分意见
·郭文贵和郭阵营原形毕露
·谈基本理论以及三民主义等问题
·一个网友谈基督教
·再笑郭文贵和郭卫兵
·驳郭文贵和小蚂蚁们近日谬论
·网友汤显祖披露最新消息:郭文贵给的钱来自土共维稳经费
·评东海一枭《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闲聊郭文贵:郭是中共某派棋子
·再谈民主与自由关系,驳反民主谬论
·再聊一神教马列教等
·我的说明
·再驳路德
·极权社会,不可能有真正的民间组织
·就南京大屠杀等问题驳日本右翼意见
·谈贸易战中川普的一个重要失误
·再驳反道德谬论
·就中国问题的原因戏驳种族主义谬论
·戏评习、金、川
·再谈一神教
·近日杂论
·说道德评德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评老蝎:《感恩节长考》)


   
   目录: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附件1:全国干部总数
   附件2: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附件3:老蝎:感恩节长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徐水良


   

2010-11-29


   
   
   1、老蝎估计数字离实际情况太远,另外,看问题研究问题方法有很大欠缺。(请见附件1)
   
   例如,五万个权贵家庭,这些权贵家庭,可以包括县以上主要领导人,也包括大企业领导人,但绝不可能包括全部县处级以上干部。全国县处级以上干部数量,起码在5万的10倍20倍。
   
   有些乡镇领导,也属于权贵集团附属力量。
   
   不过,权贵集团及其附属力量,合起来绝不会超过总人口2%,这个说法没错。
   
   至于老蝎说:“反体制的力量中。我认为这两部分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都不超过5%。”这个说法也是乱估计,看老蝎文章,这个“反体制力量”,指的是现在积极进行反体制活动的力量,那么,这个数据就是大大高估了。积极活动的反体制力量,全国合起来,目前不会超过几千至多几万人。如果达到5%,6000多万人积极反政府,中共政权早就完蛋了。
   
   历史,积极的总是少数,消极的总是多数。就看关键时候,积极的少数能不能得到消极的大多数的支持。关键时刻,得到大多数的支持(同时关键性力量,尤其是武装力量支持或保持中立),就胜利。人们重视民心,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等等,主要就是说的消极的大多数支持与否。
   
   人们总要生活,非政治人物,不能靠政治吃饭。反政府力量,如果没有自己占据控制的国土和外国的支持,那么,99.9%以上,只能以其他非政治的方式谋生。因此,即使反政府力量,专门从事政治的,也是极少数。更不要说广大民众了。广大民众,只有看到胜利的希望时,才会全力投入。而在平常时期,绝大多数,90%,当然表现为不关心政治。
   
   经过64镇压,今后,如果有1%的人,1千多万人积极投入反政府,多数民众支持,那么,军队就会拒绝镇压,中共政权就会完蛋。
   
   
   2、老蝎和有的朋友对国内情况判断完全错误
   
   一般说来,政治不能当饭吃。老百姓是不关心政治的。但到重大事件发生,情况就会完全不一样。
   
   有人说64时期:“当时北京以外的居民和北京上海广州几大城市以外的大学生们,有几人知道六四杀人的?”“以为六四当时全国都在反官倒,那是井底之蛙的视野。”
   
   我读这些话,觉得说话者就像外星人。
   
   实际上,64,全国都知道。我的老家是相当偏远的山区农村,那里的中小学生都在村镇上街游行。老百姓当然都知道反官倒,反腐败。当时山区农村还没有普及电话,没有网路。但有报纸报道,有收音机,还有少量电视机,怎么会不知道。山区农村收听美国之音广播,没有干扰,特别清晰。
   
   全国都知道天安门屠杀,不过广大农村传播的,大多是像青岛萧锋那样的说法:血流成河。
   
   即使1976年45运动,当时消息比64时闭塞多了,农村里传说就是天安门死了许多人。
   
   记得64以后,我妹夫到监狱看我,说农村里农民都支持学生和赵紫阳,反对邓小平。
   
   1991年我出狱回老家,老家乡亲都来看我,大家聊天,也全都是支持学生,支持赵紫阳,骂邓小平。
   
   当时我在老家,看到的情况,是到处有农民骂当局土匪强盗。
   
   因此,最不关心政治,平时从来不参与政治的农民,其实内心里都是有政治态度的。
   
   1990年代,我在老家坐汽车,汽车上就有农民骂共产党。很多村子有基督教,基督徒集体活动,汽车上有共产党员看到,就说,他们比我们共产党齐心多了,组织纪律性强多了。
   
   所以,农村发生群体事件,往往一搞就是几万人。大约1995年,县城闹事,我们老家是最边远地区,离县城70多里,但一听说县城闹起来了,很多农民就开出拖拉机、载客小巴,也赶到县城起哄。县城人山人海,当时有人打电话到南京告诉我,说有10万人(后来有朋友告诉我是8万)。推倒十多二十多辆汽车,放火烧毁。当局花了三天,出动大批武警,朝天开枪,才把事件镇压下去。我们老家离县城最远,但后来为此被判刑的人最多。
   
   所以,在中国,广大民众,平时不关心政治,是假象。
   
   一般说来,在自由民主国家,多数民众确确实实不关心政治。但在中国,却只是假象。
   
   3、决定政治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经济不是基础,政治也不是经济的上层建筑。经济会对政治及革命起到一定的反作用,但一般情况不会起决定作用。没有民众的觉悟,没有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化,即使产生60年大饥荒那样的经济崩溃,政治变革也不会发生。如果经济是基础,那么,基础崩溃,上层政治一定崩溃。但60年大饥荒经济崩溃,政治却没有崩溃。说明经济不是基础,政治也不是经济的上层建筑。
   
   这个问题,我过去已经多次论述。(参见附件3《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4、中国真正的反对派未来转型的纲领,应该是《21世纪建国纲要》,指导真反对派本身的、与花瓶民运不同的行动纲领,则应该是12点纲领,即《我们和刘晓波花瓶民运的十二个重大分歧》
   
   5、反对派未来转型斗争的口号,应该随形势的变化有所变化。现在的口号,“争取社会公正、反对社会不公;反对特权,反对权贵抢劫掠夺;维护民众权利;反对苛政暴政;反对贪污腐败”等等口号,应该与“解除党禁报禁、实现自由民主”的口号,一起提。因为前面那一些,事涉民众切身利益,当然必须提;后面这个口号,也已经符合全国民众的当前觉悟,如果不提这后一个口号,就会落后于民众觉悟。
   
   6、关于反对军国主义、扩张主义的问题,基本赞成老蝎子意见。
   
   
   
   附件1:
   
             全国干部总数
   
             徐水良摘录
   
             2010-11-29
   
   
   根据民政部网站文章《中国干部人事制度改革30年》公布材料摘录改写:
   
   来源: 人事教育司 时间:2008-04-19
   
   作者:徐颂陶、王鼎、陈二伟
   
   (徐颂陶系全国博士后管委会主任、中国人才研究会会长)
   
   
   1949年底,全国干部总数为90.8万人,
   
   1956年底:976.8万人
   
   1960年底:1132.7万人
   
   1962年底:1060.7万人
   
   1965年底:1192.3 万人
   
   1976年底:1615.8万人,
   
   [按]以后年份没有透露详细数字,只说:
   
   “据2006年统计,全国各类人才总量达到7390.3万人,人才占就业人口总数达9.8%。其中公务员、企事业经营管理人才、专业技术人才5975.8万人”。
   
   [按]这也就是说,2006年,这几类在编干部总数近6000万人。退休,编外,以工代干,临时工作,应该不包括在这个数量中。党政领导干部,大概也不包括在其中。
   
   ------------------
   
   另有资料说:2010-10-06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6日发表的《2009年中国**事业的进展》白皮书说,截至2009年,全国共有290多万少数民族干部,约占干部总数的7.4%。全国公务员队伍中,少数民族约占9.6%。
   
   由此可以推算,全国干部总数约为4000万人,而公务员的数量肯定大于干部数。
   
   再将事业单位编制按照一比一计算,就又是4000万,还有一千多万的干部、事业编制的离退休人员,那么,吃皇粮的人口大约在9000万。
   
   
   ------------
   
   另一个资料说:2008-11-12
   
   中国官方新华网的消息说,中国全国政协委员任玉岭近日提供的一组数据表明,从1978年到2003年的25年间,中国行政管理费用增长了87倍。中国行政管理费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2003年已上升到19.03%,远远高于日本的2.38%和韩国的5.06%。在今日中国,官民比例已经高达史无前例的程度:1比26。同一数据,10年前为1比40;改革开放初期为1比67。目前的官民比例,比清末高出35倍;比西汉时期高出306倍!也就是说,被称为“封建剥削社会”的西汉,每8千个老百姓,才养活1个官;如今的“人民共和国”,每26个老百姓,就要养活1个官。每年全国各政府机关的车马费达到3000亿;招待费达到2000亿;出国“培训考察”费达到2500亿。
   
   [按]按官民比例1:26计算,中国官员5000多万。
   
   
   
   附2: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谈经济基层上层建筑的陈腐思想和共产党的江山)
   
            徐水良
   
           2010-09-22日
   
   
   脑袋里只有经济基础上层建筑之类陈旧的马列教条,却以为自己懂经济、懂理论,以为别人不懂这些陈腐思想和陈腐教条,于是拼命用这种陈腐思想陈腐教条,来教育别人。这类人,不少。
   
   实际上,对这类教条,别人比他们懂得多得多,并且早已经超越这类陈腐教条,采用先进得多的理论了。而他们依然喋喋不休地谈论这种陈腐不堪的理论,自以为比别人懂得多,有充分能力和资格去教训别人。
   
   至于张鹤慈老先生等朋友,我觉得你们倒是应该喜欢这个理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基础不变,上层建筑就不会变;老百姓不挨饿,就不会造反。那共产党的江山必然万年长。
   
   因为,按这个理论,大跃进饿死几千万也没人造反,今后一般不可能再有大跃进的全面饥饿,一般不会再有饿死几千万人的事情,因此不会再有造反。
   
   只要这个理论盛行,共产党江山万年长,你老张就用不了一天到晚忙于为共产党辩护了。你的辩护,可以省去了。
   
   经济是基础,政治是上层建筑,现在还坚持这种颠倒倒立理论的胡说八道的,只有受马列主义共产党统治或毒害的人。只有他们,才会坚持和相信这种陈腐不堪的思想。
   
   事实上,革命,一般不是在最穷的时候产生,而是政治矛盾尖锐的时候产生。政治革命以后,解决了民主政权和宪政法治等问题以后,再由政治决定经济,才开始改变经济制度。经济制度改变以后,经济开始得到高速发展。文明的自由民主的世界各国,从英国革命开始,都是这样,几乎没有例外。
   
   经济不是基础,不是决定者。相反,经济是被决定者。经济,由一定的科技基础,文化基础和政治基础来决定。
   
   只有中国古代的农民起义,才往往是由饥饿引起。主张经济基础上层建筑,老百姓挨饿才会造反的人,还以为现在全世界仍然是中国古代社会呢。
   
   即使中国改革开放,也是等到要毛泽东翘辫子,打倒四人帮,改变了政治上闭关锁国的教条主义的极左政权,才能开始改革开放,发展个体经济和市场经济。
   
   政治决定经济。政治不改变,经济制度就无法改变。政治制度一改变,与政治制度不相包容的经济制度,立刻改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