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熊飞骏的博客
·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熊飞骏
   
   自青藏高原的悲剧发生以来,我们的媒体和网络经常挥动着两个带有“大棒性质”的标签。
   这两个标签一是“反华阴谋”;二是“和平演变”?

   这两个“大棒标签”一度在中国舆论界消失了近十八年,也是中国经济不受干扰高速发展的十八年。再度热火起来可能源于今年与吉利数字“8”有关联的一系列悲剧。
   这两个“大棒标签”在中国有很大的威摄力和杀伤力,造成误伤的概率也极高。无论你多么爱国或对中华民族多么赤胆忠心?只要有人给你贴上“反华阴谋”的标签,就会有一大群不明真相的“左愤”缠着你不依不饶,直到把你折腾得灰头土脸仍不肯放手。
   令人不解的是:这两个“大棒标签”的适用范围相当广泛。几乎所有的“真话”、冷静思辩文字和与西方沾得上边的一切价值取向都成为两标签挥动的对象。
   首先国内不肯牺牲良知,在“假、大、空”成为媒体时尚的新闻大背景下坚持报道少许“真相”的《南方都市报》被攻击为“反华媒体”;是西方在中国实施“和平演变”的工具?
   接下来是真正爱国勇于说“真话”的良知文人一夜间被“左愤”污为“汉奸卖国贼”……
   最后连全人类共同创造理应由全人类共同享有的文明成果——“普世价值”也成了西方“和平演变”的精神工具?
   总之一切与西方有关的精神文明成果都可贴上“反华阴谋”与“和平演变”的标签。
   连温总理也公开宣称“民主、法治、宪政”等“普世价值”不是西方独有的专利,而是全人类应共同享有的“文明成果”!我们的“左愤”为何要把这些“共同文明成果”与“反华阴谋”、“和平演变”绑在一起呢?
   难道在“左愤”眼中这些文明成果只有西方才能享有?我们根本不配?
   如果鲁迅生活在今天,也一样会被不明真相的“左愤”污为西方奉行“反华阴谋”与“和平演变”的工具。因为他老人家对自己的“祖国”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一个劲暴露国民“劣根性”,把绝大多数国民影射成“阿Q”,认为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都可用“吃人”两字来概括,几乎没说过中国人一句“好话”;同时极力主张中国应该学习西方革除积弊,尤其要用西方的科学民主理念来战胜中国的专制思想,用西方的文明成果来提升我们的民族……在把“爱国”当“口号”的“左愤”眼中,这些理论不是“崇洋媚外”是什么?不是“民族虚无主义”是什么?不是“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是什么?总之鲁迅不是“汉奸卖国贼”又能是什么?
   可鲁迅真的是“汉奸卖国贼”吗?
   ?????????
   “左愤”把“民主、人权、法治、宪政”等“普世价值”等同于“和平演变”工具的理论依据是:这些“文明成果”首先来自西方。西方一直“亡我之心不死”,在用武力无法征服我们时,就企图向我们输出他们的“价值取向”,以达到从精神上控制我们的目的……
   “左愤”的这一“恶意推论”逻辑的矛盾荒唐之处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西方亡我之心不死”这一命题成立吗?汶川大地震的事实已经给予了有力的回答。既然是“假命题”,在此命题基础上导出的结论自然离事实很远。
   其次就算西方真个亡我之心不死,他们的“文明成果”我们有必要深闭固拒吗?学习或接受他们的文明成果真个对我们有害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左愤”的观念误区是把“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两概念混为一团。
   所谓“文明传承”,是指对人类自身的文明进步有益的文明成果,无论是何人、何地?哪怕是自己的敌人创造出来的,全人类都有学习继承的必要,否则受害者只能是自己。如工业革命时期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发明创造的电灯、电话、火车、轮船等物质文明成果,只停留在中世纪生产力水准的地球人都有义务敞开胸怀学习接纳,就算是自己不共戴天的敌人发明的结果也一样。美国印第安人就坚决拒绝“白人仇敌”的物质文明成果,在现代工业文明大背景下仍坚持在森林弯弓射箭追逐走兽;在河谷两岸刀耕火种,结果不但没机会向“白人仇敌”讨还公道,相反还面临自身文明“绝种”的可怕威胁。他们当初那样做的目的也许一样是为了抵御“白人仇敌”的“和平演变”,可抵御“文明成果”的结局是自身的衰亡。
   我想起了一百零八年前的义和团,他们的“爱国革命”手段是“挖铁路、拔电线、毁工厂、烧商店,屠杀维新变法人士……”总之毁掉一切与西洋有关的物质成果,甚至于对遇到的戴眼睛撑洋伞等使用西洋物品的平民格杀无论……天老爷保佑义和团的“爱国革命”没有成功,否则拥有五千年文明的伟大民族今天的命运不会比美国的印第安人更好。
   人类文明成果分为“物质”和“精神”两方面。“民主、人权、法治、宪政”等“普世价值”是人类创造的共同精神文明成果。既然停留在中世纪生产力水准的地球人有学习接纳工业文明物质成果的义务;仍停留在类似中世纪专制体制下的地球人也一样有学习接纳现代文明精神成果——“普世价值”的必要。只接受物质文明成果拒绝与之相应的精神文明成果的“一条腿走路”方式不可能长期保持发展平衡,一朝失衡就会前功尽弃。中国在这方面曾经有过惨痛教训,慈禧太后的“马拉轿车”只是教训的一个幽默缩影。
   所以“文明传承”是地球上任何一个国家民族都必须遵循的文明义务。以少数人的“特权目的”拒绝传承文明成果者,最终的受害者只能是这个民族自己。
   下面再来说“和平演变”。
   “和平演变”就是为了打击自己的竞争对手,在对方的阵营里培植削弱敌人服务自己的政治势力。
   “和平演变”的主要手段有两种:
   第一手段是直接培植从事内部破坏活动的特务、内奸,也就是西班牙内战时佛朗哥所说的“第五纵队”。如希特勒在二战期间就曾几次成功地培植并使用敌国的“第五纵队”,挪威首都在偷袭的当天陷落就得益于“第五纵队”的全力配合。抗战期间日本在中国培植的百多万“汉奸部队”,实质上都是“第五纵队”。
   第二手段是腐化对方的权力阶层,尽可能推动只会贪污弄权跑关系但没有任何能力、德操和民族责任心的垃圾政客走上权力岗位,使对手自己打败自己。秦始皇在统一中国的进程中,就曾成功的运用这一谋略,把两个最有实力的军事竞争对手赵王国和齐王国解除战斗力。赵王国的权臣郭开就是一个典型。秦始皇用重金把他扶上赵王国仅次于国王的高位,纵容他在国内贪污索贿扼杀人才,造成赵王国众叛亲离人心思变的被动局面,最后竟然施展阴谋手段除去了秦军的两大战争克星廉颇和李牧,亲手拆毁了赵王国的“长城”,国防力量自此成了一道纸屏。
   对于外来文明的按受方来说,“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工具的主要区别是:
   文明传承的终极目的是为了谋求自身的强大振兴和文明进步,也就是“师夷之长技这制夷”。“和平演变”工具的终极目的则是为了伤害削弱自己的国家,使自己的文明倒退。
   “和平演变”工具分为“自觉”和“不自觉”两种。“自觉者”如佛朗哥和希特勒的第五纵队;“不自觉者”如祸国殃民压制人才的腐败政客,这号人口号“爱国”行动卖国。义和团也属不自觉者,因为他们自毁文明屠杀爱国精英的行径间接帮了国家敌人的忙。
   所以主张学习西方“民主、人权、法治、宪政”属“文明传承”的范畴;与“和平演变”工具风、马、牛不相及。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上上世纪日本明治维新。明治精英认为日本暮气深重腐败丛生;主张全盘西化,学习西方的政治经济体制来谋求日本民族的新生,从西方强加的不平等条约中解放出来。日本天皇采纳了精英的建议,号召全国向西方学习,也就是向强加不平等条约的日本敌人学习。结果日本民族在短短三十年时间里就走完了西方四个世纪走完的路程,从一个蛮荒落后的草昧小国跃升为亚洲头号经济军事强国,废除了西方列强强加的不平等条约,并在对马海战中打败西方军事强国俄罗斯。当时西方是日本的敌人,学习敌人的结果是强大日本战胜敌人。所以明治维新是“文明传承”而不是“和平演变”。
   对于文明成果的推销方来说:也只是抱有明确“损害和削弱”对方目的者才可划到“和平演变”那一边。否则就属“文明传承”的范畴。
   当西方主动把文明成果推销给我们时,我们在相当长时期内很容易滑入“动机论”的困扰:也就是西方把文明成果推销给我们究竟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动机?
   西方并不是什么有志“普济天下苍生”的基督天使,他们在推销给我们文明成果时自然把自己的利益摆在第一位。但谋求自身利益的传与者并不一定会损害接受者的利益。因为人类世界存在着很多“共同利益”;还有很多利益是相辅相成的。
   上上世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劝说我们安电灯时,他们的第一目的就是为本国过剩的电器产品寻找销路,希望赚中国人口袋里的银子。但我们用电灯替代植物油灯后自身利益不但没有因此受到损害,相反还大有益处。电灯照明效果不但比植物油灯强很多,而且经济成本也比植物油灯低。我们还可因此学习电气照明这门工业技术。如果我们因为不想逞西方的赚钱动机继续使用植物油灯,那么我们受到的损失比西方更大。
   同理,今天西方在向我们推销“民主、人权、法治、宪政”等精神文明成果时,首先考虑到的也是自己的利益。一个民主的国家较少穷兵赎武,一个理性和平的国际环境有利于西方发挥自己的科技经济优势,富人不希望有太多武装好战的穷人是可以理解的。西方的动机不是我们首先要考量的,我们首先要考量的核心问题是:我们在接受“民主、人权、法治、宪政”等政治理念时是否有利于我们的文明进步?答案应该是肯定的。走向民主法治的中国不但能大幅度提升自己的文明水准,从根子上铲除贪污腐败的社会土壤;而且能方便汇集全民族的聪明才智,在不远的将来赶超西方的科技经济优势,就象当年的日本一样跑到了民主推销者前面。
   很多“左愤”喜欢把前苏联的命运拿来做比,认为走向民主的俄罗斯就是西方“和平演变”的牺牲品?俄罗斯究竟在民主进程中是不是“牺牲品”?下面的数据最能说明问题:
   前苏联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的民主前夜,多数公民每天只能配备250克面包,购买时还要排很长时间队?那时我国的绝大多数国民都丰衣足食,货架上的商品供过于求,我们的生活水准远远高于俄罗斯。今天的民主俄罗斯和我们的位置倒转过来了,除了多数公民享有真正的义务教育、免费医疗和廉价住房外,社会公平远超我们,实际收入比我们翻几番,工资福利增长幅度远高于GDP和税收增长幅度,生活得远比我们幸福尊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