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美国量化宽松中国缘何吃紧]
謝田文集
·从可乐、宝马到下岗、离岗
·卖月亮、卖国、和卖国贼
·从甘肃的平凉看国人的歧视
·哈佛的百亿捐赠和中国的三十个农民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美国高管和中国高官的偷窃
·南韩和北韩:我们该学哪个?
·开高速公路锁不锁车门?
·仨老墨和他们集体罢工的故事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一)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二)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之三
·中国人的嗜赌和美国人的玩赌
·秘鲁的Chicha和阿根廷的牧场
·凯瑟琳和葛洛丽娅的故事
·装修地下室的“多国部队”
·墨尔本印象:悠闲的人们和失落的门徒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量化宽松中国缘何吃紧

   美国量化宽松中国缘何吃紧

   G20峰会前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使其成为批评的对象,也使中国感到吃紧。图为峰会的工作晚餐。(Getty Images)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99期【商管智慧】栏目(2010/10/28刊)

   【新纪元】谢田:美国量化宽松中国缘何吃紧谢田(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首尔G20峰会闭幕,而汇率问题无解,准备留待明年法国峰会去解决。这应该不出人们的预料,从副部长级会谈的激烈交锋,就可以看出会议仍然会浮于表面,不能解决实际问题。韩国总统李明博据说为了会议夜不能寐,这也是峰会首次在G8国家之外召开,会议不能产生实质的效 果,的确非常可惜。

   《首尔宣言》要求各国不要故意将货币贬值,主张由市场决定汇率,并提高汇率的弹性。在经常项目收支(贸易平衡)的问题上,各国针锋相对,分歧难除。宣言以间接的方式向中国等贸易顺差过度的国家提议改善汇率制度,这简直就是水中捞月和与虎谋皮。

   量化宽松引发的疑虑

   峰会之上和之前,美国的量化宽松引起了许多国家的疑虑,但只有中国反应强烈。按理说,量化宽松的后果-通胀,是美国政府最担心的事。但从目前看来,美国尚无通胀的迹象。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皇帝不急太监急,急成这样,看来是戳到痛处了。但这是中国百姓的痛,还是上层集团的痛?值得人们探讨。

   量化宽松(Quantitative easing)是央行在通常的货币控制方法如利率调节失效,银行利率、贴现率或银行同业拆息率接近零的情况下,采用的增加货币供应的办法。虽然它被称作电 子的“印钞票”,其做法并不是真正的开动印钞机,而是在央行自己的帐上记一笔“无中生有”的钱,然后用这笔钱来从商业银行购买公债、债券和商业债券,使商业银行能腾出钱来、刺激经济。量化宽松不一定总是有效,日本央行十年前试图用量化宽松来克服日本国内的通货紧缩,就没能成功。

   量化宽松如果有害,首当其冲受害的,应该是美国民众。量化宽松如带来通胀,市场会立即反应,美国民众的生活必然受到影响。但到今天为止,美国还没有明显的通胀。通胀虽然一直蠢蠢欲动,但相反的,通货紧缩的压力也一直没有消失。

   反映最剧烈的是中国

   对美国量化宽松反映最剧烈的,反倒是太平洋对岸的中国。针对美国启动的第二轮量化宽松,中国央行、银监会、外汇局等部门连夜开会商讨对策,外汇管理局也立即出台阻止热钱的措施。中国言辞激烈地谴责美国政府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同时也拒绝了要求各国将经常帐户的结余控制在本国GDP4%之内的建议。

   宽松政策不构成危害,一个可能,或许是因为美元就是应该贬值了呢。美国已经享受了几十年的坚挺美元,但如今美国民众寅吃卯粮,经济缺乏新的增长点,金融、制造业和房地产的泡沫又相继破灭,美国吃点苦头,经济低迷一段时间,正好可以使保守主义的生命哲学抬头,人们也可以在危机中反思人生。美国做为世界警察,在抗击邪恶的共产主义专制、弘扬正义方面,做得差强人意,应该是经济和福祉下滑的另外原因。

   还有另外一个可能,就是其他国家在有意无意的帮美国消化过剩的美元。是谁在这样“帮助”美国呢?欧洲和日本自顾不暇,其他国家各自吃紧,也无意增加美元资产。有趣和滑稽的是,在拚命的、持续增加美元持有的国家,世界上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那个把美国恨到牙痒痒的共产中国。

   中国经济的畸形发展,产业结构失衡,以及外汇储备的弊端,中国学者虽然也认知其不合理性,知道它的“罪恶”,但认为中国不得不维护“罪恶”。这种在维护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时,罔顾社会的普遍利益的做法,实在令人遗憾。后共产党时期,这些知识分子当追悔莫及。

   美联储内的反对声音

   美联储的策略被许多国人认为是美国的“阴谋”。量化宽松不是阴谋,是公开的决策,而且被广泛预期。其实,就在美联储内部,也有反对的意见。托玛斯‧ 杭尼格 (Thomas Hoenig)是堪萨斯联邦储备银行的行长。长期以来,杭尼格一直是美联储内强烈的反对声音,今年他是公开市场委员会具有投票权的成员,他当然也没有放过这个可以发声的机会。

   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是真正控制利率和货币供给的机构。对联储会的利率政策,杭尼格已经六次投下反对票,不同意维持低利率,认为它会导致另一个资产泡沫。诺贝尔经济学家克鲁格曼说,正是因为杭尼格等区域行长的强烈反对,才使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等人不敢实施更加积极的刺激措施。

   杭尼格是从爱荷华州一个玉米小麦农场上长大的孩子,一直保留了量入为出的秉性。杭尼格代表的方向,正是美国社会需要回归的、传统的、保守的社会规范。可惜的是,他在中央银行中的决策者中还是少数派。

   同心同德的世界有多远

   相对于美国的量化宽松,中国采取的是“极度宽松”。中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承认,中国央行存在货币超发的问题,“为了应对金融危机采用了‘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中国经济的规模只有美国的1/3,却超发货币四十多万亿,实际上是没什么权力指责美国的。

   如奥巴马所言,美国对全球经济做出了重要贡献,美国持续位居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市场,是其他所有国家、尤其是中国成长的最大动力来源。对美国的世界金融地位戚戚然的中国学者,指美元货币在全球使用,发行权却掌握在美国手中。所以,美国是在凭藉国际货币体系“中心国”的地位,建起了金融霸权。但人们应该意识到的 是,将自己的货币全球流通,美国也承担巨大的风险。在美元做为世界货币的战后五十年,这个体制维持了世界经济的增长。如果不是美元,没有任何其他国家的货币包括欧元,可以承担起这个责任。而今天的世界,也不可能回到金本位的体制上去。

   中共官员指责美国引发经济危机波及世界,现在又让世界为其损失买单。其实,是中国自己要买单。买单的方法,是把出口企业创造的财富抢了去,不用来买美国优良的资产和产品,而是用来买美国的债券。给美国买单的过程,也是中共特权阶层中饱私囊、损公肥私的过程。

   如果说2009年的匹兹堡峰会上,G20接替G8闪亮登场,各国还同心协力、面对出笼不久的金融危机,还有点“共度时艰”的意愿的话,首尔峰会让人们看到,由于专制的作梗,世界离“同心同德”的境界,其实是更远了。◇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99期【商管智慧】栏目(2010/10/28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201/8750.htm

   新纪元PDF版订阅(US$10一年52期)

   美东时间: 2010-11-20 02:46:37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1/20/n3090537.htm

(2010/11/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