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小平头夜话
·张健的“布袋门”
·ZT: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王龙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张健骗术还原
·王龙蒙:起底巴黎狂人神骗张健
·张健泼皮牛二的嘴脸
·张健的谎言兼论盛雪之婊子牌坊(多图)
·盛雪的棋局乱象横生——恶狗张健的《血统论》
·陈毅然:张健真有豁免权吗?(图)
·陈卫珍:最无耻的假基督教牧师-----张健(邮组通信三则)
·刘刚:一篇关于自称的“纠察队总指挥”张健的旧文
江湖神棍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 "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二回 江湖神棍之装神弄鬼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三回 意淫大师之梅毒出处
·小平头:第四回 柏林大会之丑态毕露(题图)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五回 投桃报李之组阁闹剧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
·陳殃潮丑行录 第六回 图穷匕现之“民运之父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七回 小骂大帮忙之为台独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天垂冕旒的异象照片
·且看费良勇等“精英”如何为江湖神棍陈泱潮站台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头戴光冕的出处 -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费记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天下熙熙,皆为权来
· 陈泱潮道歉记 ——兼谈公众人物是否有舆论监督的豁免权(配图)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 ZT:鲁 凡 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 神马都是浮云!神汉又出来兜售旧货啦。(题图)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钱文军: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建政三”的故事(图)
杂文政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图)
·关于辛子陵文章的内部通信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ZT: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狗日的“领军人物”盛雪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二)
·刘淇昆“奉旨”力挺盛雪(图)
·真相的力量胜过组织空洞的声明
·杨宪宏再次释放假信息
万恶淫为首
·周晓燕:盛雪比汤灿坏百倍(图文完整版)
·盛雪的经典照—— 我在独评被封名逾期不解封的前因后果(有图有真相)
·一张合影照,引出盛雪6个情人的悬念 (图)
·盛雪“艳照门”——民运版的权力与性 (10图)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盛雪、张晓刚“双人转”——香港支联会澄清声明
·盛雪帮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庇”穿帮记(图)
·盛雪的铁杆面首阿海其人其事 (图)
·盛雪面首阿海被中共家法惩治绑架回国(多图)
·ZT:阿海写给盛雪的情书——我是你的马仔(多图)
·见证:董昕容忍盛雪与众多男人同床之秘因
·彭小明: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在 2010年11月20日 上午9:51,Huang ZhongJohn 写道:
   
   刘国凯兄,你好!
   
   你的主席架子够大,要"骂"才回复,并且顾左右而言他,全然不回答任何实质问题。既然你没有否认我对你的抨击,那说明我不是无的放矢,算不上谩骂。事情总要有个说法,回避是没有出路的。你应该像个男子汉,作出明确回应。否则,没有规矩,成何方圆?一切都由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看出来,你很不自信,你的“支持者们”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永远站在你一边。你写了很多关于民主的文章,也苦心孤诣立下很多民主程序的章程、制度,但你自己狠狠打自己的耳光,自己毁掉一切民主章程制度。这难道就是你的本来面目?

   
   人贵有自知之明,海外民主运动这么多年,一塌糊涂!为什么?是该作出检讨了。所谓忠言逆耳,良药苦口。你应该特别提防像卞和祥这样的特别善于讨好主子,却来历不明的人。这样的人,就是典型的“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民主需要和解,民主不会在充满仇恨的大地上降临。中国的一切进步,都应该肯定,都是朝向民主的迈进。像卞和祥这样手无缚鸡之力却拼命鼓吹仇恨的人,实属居心不良,要坏党的大事。再说回来,要喊打喊杀,卞和祥怎么杀得过中共?他完全没有任何理由在社会民主党内鼓吹仇恨。他的苦大仇深,完全是装样子,到了紧急关头,准吓得尿裤子。当然,如果你与他堕落到同样的水平,如果你甘于客死纽约,满足于叫几声激进的反共口号,当你的终生主席,没有人能阻止你。但这样下去,中国社会民主党,就完全看不到希望。
   
   对于陈晓林、人康、梦山径等国内骨干,你并没有否认他们是你亲自发展的。现在他们对你策划的“白衣行动”的不良后果提出检讨,当然无可厚非。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我认为首先是你党主席的责任。你用他们的时候,他们都忠勇可嘉,一旦他们要找你讨个公道,你不但不勇于承担责任,反而指责他们是国安特务,单方面除名。而我,不过是讲了几句公道话,既为你解围,又提出合理建议。但你却怕的要死,恨得要命。也要单方面对我除名。我想问你,你怕什么?有人冒充我的名义,另立社民党,我早已否认了。我也无意与你争大位。我倒是非常欣赏你发出的做满二届主席,不再联任的声明。白纸黑字,希望你不要食言!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党自有后来人。你是聪明人,国内党部主任在香港秘密会见你之后失踪,意味什么?可见你被团团包围,处境多么险恶。奉劝国凯兄,不要为了一个虚妄的自尊,毁了一生英名。但是如果你硬要听信小人谗言,往枪口上撞,那是你的选择。请你三思而后动,给出明确答复。
   
   黄鐘
   
   -----------------------------------------------------------------------
   
   Date: Sat, 20 Nov 2010 18:43:30 +0100
   Subject: Re: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
   From: [email protected]
   To: [email protected]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
   
   黄钟(真名黄湘中)先生:
   
   冷眼旁观了许久,看到你如此激动地跳出来与“陈晓林们”配合默契地对刘国凯及社民党大张跶伐,极尽挑拨离间之能事。再联想最近中共方面伪造郑存柱的《我的闯关回国感言‏》信件,以及发自“广州的荔湾区X单位”冒充国内社民党员来信,透过这层层迷雾,只要理清你本人的真实身份,一切疑惑就可迎刃而解。
   
   2007美國洛杉磯社民党二大,平头与你闲聊中你自称早年被港府送往瑞典“政治庇护”后嫌“北欧太冷清,又返回香港,在一个海产小店打工”,“平时赌赌马,炒炒股”。
   
   接着短短一年多你频繁地洲际穿梭出席民运各种会议及活动着实让人叹为观止,高额的经费及时间绝非“一个海产小店打工”者”“赌赌马,炒炒股”所能承受:
   
   2007年3月飞美國洛杉磯参加社民党二大;
   
   07年12月飞赴日内瓦参加魏京生主导的抵制北京08奥运;
   
   08年夏飞赴澳洲,出席悉尼论坛;
   
   2008秋日本,参加台灣民進黨在東京举行的「第三次全球支持中國民主化大會」;
   
   09年3月出席秦晋组队、香港民促会不少成员参加的达兰萨拉觐见达赖圣者。
   
   尤其是那次07年冬到日内瓦参加魏京生主导的抵制北京08奥运活动,平头亦从丹麦驾车前往与会。当进日内瓦联合国会议中心通过安检领取通行证时,因邀请名单中“黄钟”与你所持证件名字不符,需当众核实身份时,平头才无意中得知你的香港特区护照姓名不是“黄钟”,而是“黄湘中”!
   
   在日内瓦联合国会议中心举行的会议主席台上,你又悄悄地将有秘密录音功能的手机放置在主席台上全程录音。
   
   后来回到丹麦,偶遇香港97前分到丹麦的刘姓政庇人士,这个谜底才大白天下:
   
   黄钟是九五年被港府送往瑞典的,因为他先刘一步离开香港,故请刘帮他代寄衣物去瑞典。刘在整理他的行装时,竟发现他持有中共特勤人员训练班毕业证,警察身份证,国安部委任状。可能是黄钟到瑞典不久身份即暴露了,所以他拿着瑞典发的难民护照一直往来于香港、大陆活动,始终不敢返回瑞典。
   
   黄钟,原名黄湘中。原广东武警学校上尉体育教官。八九民运混入游行队伍。天安门屠杀后接受调查“秘密通道”的任务到达香港,趁混乱之机冒充“民运人士”以虚假身份到北欧“避难”,后因特务证件遗失被同行朋友在无意中发现,公诸于世,仓惶从北欧逃回香港。现在每周五回到深圳家中与妻子欢好,周一回香港“上班”。
   
   黄钟的直接暴露是在2007年7月欧洲社会党联盟与中国社民党香港会谈中秘密录音,被参与会见的具有高度警觉性的国内党部代表察觉,现场录音、照相手段穿帮!
   
   至于“国内党部主任在香港秘密会见之后失踪”,也正是你黄钟的“杰作”。08年初刘国凯密约国内党部主任来港密商,后来发现赴香港密会的一名国内党部主任失去联络达半年之久。
   
   中共最近非常疯狂,特别是针对社民党展开了疯狂的进攻,想尽办法挑拨离间。
   
   联系到陈泱潮、曾节明一伙最近大力发文鼓吹与中共“和解”绥靖改良及赞美习近平“人民的太子党”,以及曾节明极力推荐陈泱潮为社民党总顾问、大小特务围攻社民党的“大合唱”、对社民党的渗透,黄钟之“可见你被团团包围,处境多么险恶”绝非浪得虚言。
   
   但你们的疯狂的围剿、渗透,恰恰证明社民党发展国内组织触动到中共的敏感神经,打击到了匪共的要害,因而引起共匪的痛恨.。
   
   西谚有云“上帝叫你灭亡,便叫你疯狂”!
   
   你们挑出来疯狂围攻也好,顺便观察一下这里“大合唱”的一些其他人到底是些什么货色东西。
   
   大浪淘沙,真金不怕火炼。此举只能使社民党队伍更加团结!
   
   黄湘中(包括监视此邮组的国安人员),好自为之吧,你们对社民党的“无间道”可以休矣!
   
   
   小平头
   
   20.11.10
   -----------------------------------------------------------------------
   
   From: [email protected]
   To: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RE: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
   Date: Sun, 21 Nov 2010 19:30:42 +0800
   
   小平头,萧红先生,我谢谢你为我宣传。那不过是网上捉风捕影、无凭无据的东西,看来那些东西的作者就是你了。
   我以修正马克思主义为己任,30多年来孜孜以求,91年通过港英政府政治部的严格审查,来历清楚。这些情况,我早已清楚明白地向刘国凯主席交代。
   你有什么政治主张?你的来历又如何?你还是摆在台面秀秀吧。愿闻其祥,互相切磋!
   
   谢谢!
   
   黄鐘
    -----------------------------------------------------------------------
   
   2010/11/21 liuguokai
   
   黄钟先生:
   
   很抱歉,关于您说您“ 来历清楚。这些情况,我早已清楚明白地向刘国凯主席交代。”我不得不郑重说明,您从来没有向我交代清楚过。口头没有,书面更没有。
   
   对于您的来历和您多年来的言行,海外民运界早有说法。十年多前第一次在某个民运会议上碰到您,方圆就已告诉我,您是共产党政治特务。后来我又陆续听到其他民运组织的朋友说您是共产党国安线人。在海外民运中某人说某人是共产党特务的情况常有发生,但像这样长期以来被多个民运组织和许多民运朋友一致判定为共产党国安线人的,您首屈一指。
   
   我具体感觉到的是,您在2007年7月欧洲社会党联盟代表团与我党代表团在香港会谈的会议上私自秘密录音。当时我并无察觉。本着诚挚待人的善良心态,我本没有采信流传已久的您是共产党国安线人的说法,让您参与会见。但您在会议上的秘密录音动作,被参与会见的具有高度警觉性的国内党部代表察觉,会后他立即向我报告。您事后也承认您做了录音。您辩解说那只是您留作纪念的习惯罢了。好一个习惯!无非就是您向共产党特务机关提供情报的习惯。至此,我不得不开始郑重考虑流传已久的关于您特务身份的说法。
   
   会见之后,您又向某同志索取欧洲社会党联盟主动提出跟我们党的代表团在香港会见的电邮原文。某同志请示我是否给您。我听了大惊。会谈已经结束为何您还要索取原文?至此我不得不判断,这不是您的个人行为,您是在执行您共产党国安部门的要求。于是我指示该同志不给您。您因此还跟那位同志大吵大闹。
   
   由于海外民运没有政审手段,我们无法取得您是共产党国安线人的秘密档案证据。这些证据都锁在共产党秘密警察部门的档案柜中。但我相信,一切都会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海外民运无法对您危害民主运动的任何做法作出任何惩罚,但海外民运可以做的是,把您拒绝在海外民运之外。譬如近年来您再要参加某些民运组织,就被婉言拒绝。钻不到民运组织中,就发挥不了窃取情报和搞事破坏作用,于是您就变得日益疯狂,摆出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破罐子破碎的行径任意攻击辱骂。以前网络上有六篇从“一评”到“六评方圆”的网文,有朋友判断是您写的。最近网络上又有从“一评”到“六评刘国凯”的网文会是谁写的呢?
   
   黄钟先生,我觉得做人要有骨气,不要为点经济利益出卖灵魂。做共产党国安线人收取点经济报酬多么肮脏,多么下贱。想想心里都亏虚无颜。您说到的小平头,或者再包括我,我们都可以说出自己在海外二十多年来的职业,经济收入来源。您敢吗?要不,您也来说个清楚。2001年来,我从送货卡车司机转行做民宅设计和建筑施工,共产党不相信,从2003年到2007年连续几个工地都派同一个人去查看,说是与我交个朋友。当他看到我具体在工地怎样拿着图纸指挥工人施工,不得不相信我的确在从事此项工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