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赵连海令人震撼的无罪辩护词全文]
三鹿毒奶追踪
·三鹿毒奶责任人李长江又高升了
·石家庄造假骗官官员升迁记
·团干胡春华干过点正事不?
·毒奶受害儿童家长质问温家宝
·腐肉变新人萨斯溃坝责任人孟学农重回北京团
·中国判处三名奶粉厂负责人有期徒刑
·有这样的官员,咋能不出三鹿这样的事?----石家庄“只有性别是真的”女团市委书记王亚丽调查幕后手记
·在重重危机中,为什么有人欢呼功绩和胜利
·胡锦涛时代公权无耻演绎到极致
·三鹿毒奶受害家长赵连海起诉书避提毒奶粉,一审将不公开审理
·请胡锦涛不要随便代表我
·毒奶省长升官,毒奶局长进政协,毒奶商家蝉联人大,毒奶家长赵连海被抓
·反对倒退,需重启改革进程
·改革开放全面倒退,教授促两会审议
·中国改革开放出现全面倒退,胡星斗教授促两会审议
·国进民退很明显
·廖祖笙:“权斗”迷药不是指李推张的万灵丹
·中国领导 的“小圈子”“小兄弟”“小爱好”
·中共高官“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本质
·胡锦涛护短有方,希望工程腐败案压了下来
·河蟹社会中国官场的丑恶面
·请问温总理,三鹿奶粉赔偿的20亿是谁的?
·国进民退,中国改革全面倒退
·请胡锦涛同志公布家庭财产
·中国政治改革和法制在大倒退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4毫米以下结石不报告?三鹿毒奶到底害了多少孩子?
·从丰田召回看毒奶粉重现江湖
·最高领导,反腐的死角
·采访问题奶粉记者被打,可能肝脏破裂
·"阳光"法案又被泼暴雨,领导人可带头申报
·胡锦涛拥抱经典法西斯主义
·又发现毒奶粉2.51万吨,已焚毁或填埋
·三聚氰胺后遗症,结石宝宝赔偿不足
·三聚氰胺后遗症,结石宝宝赔偿不足
·胡温真的关心艾滋病人吗?
·监察部长:暂不出台官员财产申报措施遭质疑
·官员财产公示,需胡锦涛带头
·请胡锦涛同志公布家庭财产
·胡锦涛理论体系只有批判价值
·地沟油回流链条曝光 每吨利润接近2000元
·陕西渭南质监局被指隐瞒问题奶粉质检报告
·他绑架你还要你替他当保镖
·谷歌创始人详解退华:思想转变在08奥运后
·“最高领导”:反腐的死角
·今审结石宝宝父亲赵连海,法院不公开开庭
·结石宝宝父亲赵连海一年遭遇
·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手铐脚镣上法庭
·谁把中国人的命看得比蟑螂还贱?
·团派暴露利益集团真面目
·结石宝宝家长郭利悄悄判五年
·辽宁惊现三聚氰胺雪糕
·江主席身体健康,向群众挥手
·做个有尊严的中国人何等艰难!
·胡锦涛:新政八年其实是背离改革八年
·胡锦涛八年是背叛改革的八年
·胡锦涛已难漂白自己/廖祖笙
·屁话一通的“皇帝昭曰”
·胡锦涛逆“五四”精神而行
·胡锦涛逆“五四”精神而行
·学雷锋,有八个方面不能学——从30名富豪向雷锋下跪谈起
·我们生活在用毒营造质量的年代
·不应将灾区变成领导的走秀台
·何时责令胡温辞去现有职务?
·胡锦涛再上新闻自由掠夺者名单
·数典忘宗,饮水忘了掘井人----评世博会开幕式zt
·敦促胡锦涛引咎辞职/廖祖笙
·停止供奉胡锦涛和温家宝/廖祖笙
·胡锦涛自己就是个法西斯
·胡说中国决不搞三权分立
·道歉吧胡温,是人民养了你们!
·没有真实,何以纪念?
·水调歌头-和谐社会-喝血社会
·没有愿景的胡温可能不折腾吗?
·谁需要金正日?
·胡锦涛何时恢复泰县人的籍贯?
·胡锦涛的籍贯何时不再作假?
·英国guardian的报道和质疑
·切莫痴情空期待,胡温一样不改革!
·直通中南海显示胡锦涛再撒谎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要组党了,这个党就叫“贪污党”呗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要退党,就让他退吧,这样的腐败分子清除还来不及呢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要组党了,这个党就叫“贪污党”呗
·胡锦涛治国“漆而优则仕”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要退党,却不退还贪污款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后继有人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后继有人
·中共秘密给纳米比亚政客奖学金:黑箱特权与北京的软力量
·曝光温家宝伯父是汉奸,胡锦涛意欲何为?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要组党了,这个党就叫“贪污党”
·三代贪污的胡锦涛要组党了,这个党就叫“贪污党”呗
·胡锦涛的贪婪是中国政治不稳定的根源
·胡锦涛的贪婪是中国政治不稳定的根源
·当贪二代登上历史舞台唱大戏后
·当贪二代胡锦涛登上历史舞台唱大戏后
·当贪二代胡锦涛登上历史舞台
·赵连海令人震撼的无罪辩护词全文
·对赵连海冤案不能沉默
·刘梦熊怒责背叛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怒吼谁不政改谁下台!
·妓女比胡锦涛高尚
·胡锦涛现在代表谁的利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连海令人震撼的无罪辩护词全文

赵连海令人震撼的无罪辩护词(陈述)全文
   
   【2010-03-31讯】
   
   赵连海的无罪辩护(陈述)词

   
   就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检察院“京大检刑诉[2010]0043号起诉书”指控我涉嫌寻衅滋事罪的起诉,我将做一些必要的说明及辩护。首先,我不认同起诉书指控我以社会热点问题,煽动纠集他人在多个公共场所呼喊口号,非法聚集起哄闹事等事情。下面我就指控内容作必要的简要说明。
   
   起诉书指控所谓社会热点问题的事情主要有二个,一是有关2008年9月11日被正式曝光的三聚氰胺有毒乳制品事件,此事件泛称“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 ”。此事件与我密切相关,我的孩子就是受三聚氰胺有毒乳制品侵害的幼童之一,我也是此事件维权带头人。第二个事情是有关2009年8 月4日安徽上访女青年李蕊蕊来京上访被外地政府驻京办截访人员非法关押并被强奸的事情,我在当天协同李蕊蕊及事件证人去北京市公安局报案。
   
   先说三聚氰胺毒奶事件维权:起诉书指控我“于2008年9月至2009年9月间,利用社会热点问题,煽动纠集多人先后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及北京市大兴区、丰台区等地公共场所采用呼喊口号、非法聚集等方式起哄闹事,严重扰乱上述地区的社会秩序。”就这些指控我要提出反对意见,首先我们要简要说明起诉书所说的这个“社会热点问题”就是2008年9月11日被正式曝光的举世震惊并令众多受害家庭痛苦至极的三聚氰胺毒奶事件。我年幼的孩子即是受三聚氰胺有毒乳制品侵害的肾结石宝宝。我的孩子从小母乳喂养,在一岁多后开始消费各种乳制品,截止到他被确诊为肾结石患儿之前,已累计消费了长达二年多大量的含三聚氰胺的有毒乳制品,涉及的种类几乎涵盖了所有的含奶制品。孩子在被确诊后,我们身为孩子的父母想到孩子曾消费的乳制品数量之多,时间之长我们的心情是极其痛苦并担忧的,想必每个有血肉的人都会理解我们的痛苦与担心,那些痛苦的经历现在想起来仍历历在目,痛苦及担心焦虑程度在此暂不多述。
   
   悲剧在我们尚小的孩子身上发生后,身为受害患儿家长的我及众多受害家庭自然想到为我们尚小的孩子维权并为孩子们一生的健康保障呼吁。我们众多受害家庭由此因孩子自发的走到了一起,组建我们的维权团体,但没有想到的是,我们的孩子被无情的残害,我们在维权的过程中也经历了太多的艰辛、压力与阻挠,让我们众多家庭经历了更多新的伤害与痛苦。但我们在即便非常痛苦的维权过程中依然做到了理智。我本人也作为结石宝宝维权带头人与相关部门进行了多次的积极沟通及反馈,但我们提出的太多积极的合理性建议都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应,即便如此,我们众多家长依然克制着我们痛苦委屈的情绪,继续理智的与相关部门沟通呼吁,期望相关部门能正视我们受害群体的痛苦心声。我们众多家庭相互安慰、相互帮助,也极力劝抚帮助那些被伤害更严重的家庭愤怒不理性的情绪,避免发生其它更不想看到的悲剧。我们理性、积极的方式让有些例如死亡、手术等严重情况更痛苦的家庭感受到很多安慰,及时避免了多例危险事件的发生。说到此,应肯定我们的维权团体起到的积极有益的作用。
   
   2008年12月中旬,我们众多家长得知政府即将出台赔偿方案(并且我们也认为那个赔偿方案是打发人的、不公平、不合理的赔偿方案,是没有与众多受害家庭协商沟通、且不尊重受害家庭的方案)。我们众多受害家庭得知这些情况后自然想到结石宝宝事件也将会随之淡落的处理下去,我们太多家长想到我们孩子后续定期检查、继续治疗、永久健康保障以及三聚氰胺深度危害等等实际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完善的解决,我们的心情是焦虑不安的。在这样的心情下,我们与相关部门沟通的愿望更加强烈,我们期望能与相关部门及企业进行彼此坦诚的沟通对话,我们也期望我们真诚的态度能让相关部门及企业重视依然存在众多问题及听取我们对事件解决的建议。
   
   我们曾努力与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等部门积极沟通但都被无情拒绝。我们的心情是非常痛苦无奈的,我们期待相关部门能在尊重我们做为受害家庭的前提下,更合理、更公平、更公正的能与众多受害家庭协商来解决出现的各种问题,把孩子们的生命健康放在最重要的高度来重视。
   
   当时的情况大致是:有很多需要住院甚至手术的孩子都被拒绝免费治疗,致使一些孩子的治疗被严重人为的拖延,让孩子们的生命健康受到严重的威胁,还有例如有的孩子由于漏报等情况根本就没有列入国家承认的结石宝宝名单,导致各种治疗费用都由受害家庭自己来承担,而有的孩子更是在事件被曝光前就已治疗或手术多次,家庭已为此不堪重负而债台高筑,而孩子依然面临继续治疗而需要的高昂费用,很多前期或后期治疗费用都不给予解决,而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在三聚氰胺事件曝光后继续死亡的结石宝宝患儿除了不被承认死因与三聚氰胺有关,并且在死亡患儿家长就死因提出质疑后申请尸体检验来确定死因竟被拒绝。
   
   例如:2008年12月4日死亡的湖北麻城的马雪菲小朋友(女孩,死亡时仅1岁,她的相关资料在我被警方扣押的电脑里有)。马雪菲在12月4日死亡前就已被承认是三聚氰胺毒奶粉侵害的结石宝宝,但相关部门在她死亡后否认她的死亡与三聚氰胺有关。马雪菲在死亡之前就已因肾结石导致肾积水无法排尿在医院进行过置管、排尿排石手术,也曾有国内媒体对当时在医院治疗的马雪菲作过报道。马雪菲死亡后,我们众多家庭及相关专业人士怀疑是肾小管里依然有三聚氰胺颗粒导致肾脏或其它器官严重受损导致生命出现危险,故都想到只有通过严谨的尸体解剖检验才能确定最终死因,但相关部门在否认马雪菲的死因与三聚氰胺有关之后却拒绝推诿家属提出的尸检申请(稍后在09年1月6日死亡的山东青州候海淇小朋友也是被如此对待,候海淇家长将孩子尸体在医院停尸房冷冻多日找过多个相关部门提出尸检申请都被拒绝)。
   
   马雪菲死亡后对她及其他新死亡患儿进行严谨的医学检验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对死因有更明确的判定标准牵扯到对其家庭的赔偿等级,更重要的意义在于通过严谨的医学检验、病理学研究、通过尸检对肾脏、肝脏、心血管系统等重要内脏器官进行切片等专业的病理学研究来更深入了解被三聚氰胺侵害的结石宝宝的肾脏等重要器官到底造成了如何伤害,伤害到何种程度、长远潜在危害到什么程度等等。这样的研究重要且必要,也将对至少官方公布的30万结石宝宝的后续治疗、长期监控防治有重要价值,但这样难得的实体研究竟然在家属的积极申请下被浪费甚至推诿拒绝,让我们实在不能理解并心痛,看到2008年东北因三聚氰胺饲料死亡的动物貉子在解剖后肾脏被严重侵害的照片(我被扣押的电脑里有照片及相关资料),让我们更加想了解三聚氰胺乳制品到底对我们的孩子们的肾脏等器官具体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
   
   2008年12月中下旬,我们在种种疑虑,担忧及与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等相关部门沟通被彻底拒绝或置之不理后自然想到通过媒体反映我们关心的问题及建议,并期望我们的呼吁能得到相关部门及社会的高度重视。在我们众多家长自发的商议下,最终决定于2009年1月2日下午在丰台区的一家停业的酒店中餐厅与媒体记者见面反映我们的呼吁及发现的问题。担心这个见面会被干扰,我们选择的这个酒店地处非常僻静。在与该酒店中餐厅负责人事先商谈后,他们也非常乐意于将中餐厅租用给我们使用并彻底约定下来。
   
   1月2日的这个事情本可以进行的非常顺利,但我在1月1日晚即被警方在丰台区强制控制,与我同时被控制的还有其他4个家长代表(他们都是孩子受伤害很严重且都动过手术患儿的家长)。我们在1月1日晚被警方强制关押在大兴区团河农场会议中心内,在我们提出意见后,警方告诉我们第二天上午将有领导与我们谈话沟通,并承诺我们第二天上午11点前无论谈话是什么结果都肯定会释放我们。
   
   当天晚上我们晚饭也没吃,我们几个人就在多名警察看押下在团河会议中心一个会议室的椅子上又饿、又困、又累的坐了一夜,即便这样我们还是满怀期待第二天上午的谈话能有好的进展,期望领导们能倾听我们的建议。第二天上午,我作为代表与到来的领导们进行了谈话,我谈了很多我们面临的实际困难、问题及建议,并明确表达了期望政府能协调相关部门及企业与我们进行沟通的诚意。但当天上午现场的领导们不仅不理解我们的合理诉求及建议,反而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一味的强加我们他们的意见,一上午的对话明显在被压制的状态下进行,并且在时至11点后也不按他们曾经的承诺释放我们。
   
   时至下午,我们依然被强制看押在团河会议中心内,位于丰台区那个酒店的记者见面会如期但被严重干扰的在进行,其他几个没有被控制的家长代表和一些媒体记者赶到了那里,但到后才得知该酒店及中餐厅不能再继续租用给我们使用,酒店外也有警车及警方人员在现场(事后证实当天警方介入要求该中餐厅停止给我们租用),那些家长与到达的记者由于无法进入中餐厅,只好在酒店的大厅及酒店门口的便道上进行了简短的访谈,后由于担心我们几个被关押在团河会议中心,几个家长随即赶到了团河会议中心来关注并询问为什么关押我们。当天下午在团河会议中心的警官找到我说有家长在会议中心外要求释放我们或进来见我们,让我劝劝他们,情绪不要激动。我当即非常配合的与在会议中心外的家长们通了电话,让他们都冷静,不要冲动,在我与会议中心内警官们的请求下,最终让在外面的家长们进来避冷。
   
   在当天最后,政府官员又与我们进行了谈话,同意我们只要不在1月4日至1月15日推行赔偿方案期间不公开反对赔偿方案即协调我们与相关部门及企业的沟通,展开对话机制解决遗留问题,至此才将我们释放并请我们在大兴区的一家餐厅的一个包间吃了一顿饭并在第二天陆续都回到了各自的家中。
   
   简述当天在丰台区及大兴区的情况即是:我们没有进行起诉书内所指控的我煸动纠集多人在北京市大兴区、丰台区采用呼喊口号,非法聚集方式起哄闹事,更不承认我们严重扰乱上述地区的社会秩序,我要说的是:如果没有警方的强行介入阻止,1月2日的事情会进行的更好,在当天因此而造成的任何不良影响都应由警方负责。并且我们每个家长在当天也都极力配合了现场警方的协调或指挥,并且当天也有众多媒体记者在现场可以作证,如法庭不认同我的辩解,我将请求法庭允许当天去现场的家长及媒体记者出庭作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