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潘一丁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潘一丁文集]->[制度和法治能治得了中国人吗?]
潘一丁文集
·*钓鱼岛问题的冷思考之四--两个主仆醉汉之间的“博弈”
·*钓鱼岛问题的冷思考之五--柳暗花明的新思维
·*从择善固执到因噎废食
·*追航母”是一种“脑残”的典型症状
·莫言获诺奖、可喜可贺,仅此而已。
·*“自己不怕死或让别人不怕自己死”--中华民族非此即彼的选择
·*试论“集体领导制”的“大锅饭”本质
·*共产党必须先立后破,才能华丽转身
·东西方实践证明山寨“民主”是个坏东西
·*中国应该建成什么样的强国?
·*“只许主人放火不许仆人点灯”做得到吗?-为彼得雷乌斯打抱不平
·*实践正在不断为科学新理论的民主观作背书
·*科学《新理论》的“世界末日观”
·朝鲜--毛时代的活化石
·*2012年的招牌字--昏
·*康州校园枪击案和科学《因果论》的现世报应
·*两个难兄难弟,一窝文化熊罴--试金石的报告
·*中国文化的涅槃和浴火重生
·*“狼来了”的辩证
·*毛泽东教训
·*老文重贴:“Times”情结—自卑者的凯子心理
·*迷途知返--2013新年献词
·*《南周事件》象征着西方跟屁虫们的宪政“黄粱梦”碎
·*广播操和健身舞的启示
·*“两劳制度”的理论根据和心理学分析
·*战争与和平的辩证
·毛泽东经验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再论科学《因果论》的现世报应
·*典型“狼和小羊”的逻辑
·*欧洲“马肉丑闻”的表象和本质
·*朝鲜以“核试”又耍了大国一把
·*性贿赂或性腐败的表象和本质
·以万能的中国文化来取代“制度决定论”
·*“重振国产乳品业”--新政应该烧的第一把火
·名人孩子涉嫌的“轮奸案”应成为新政法治观的试金石
·*“制度设计论”的要害是“作茧自缚”
·*坚决支持顾晋代表关于“尊严死立法”的提案
·当代伪“民主”的死穴
·*日本欺人太甚,不可忍!
·*社会的不堪现状是“寓教于谎言”的结果
·*论“中国梦”
·*再论“中国梦”
·*三论“中国梦”
·*铁娘子,一路走好
·*喻于利的台湾小人代表马英九
·以科学《因果论》来认识复旦投毒案和波士顿爆炸案
·以《领袖悖论》来评铁娘子的政治经验或教训
·“五四精神”--北大的“硬伤”
·*为了杀敌一千,宁可自损八百
·*饶毅、施一公现象的表象和本质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危险--共济会
·“正能量”辩
·*“正能量”辩(续一)
·*斯诺登事件的启示
·*斯诺登的贡献
·斯诺登的命运是人类良知的试金石
·*文化能通神、钱只能通鬼(神十的启示)
·*斯诺登何去何从
·*埃、叙、土政乱体现出的伪民主本质
·*美国警察印象记
·*我的学生时代--在无知和潜移默化的质变中快乐着
·*葛兰素史克丑闻的启示
·*什么最应该“破产”?
·*以战争换来的和平--纪念朝鲜战争六十周年
·*城市高温的咎由自取
·*法官嫖妓知法犯法,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
·*好样的,普京!
·*仁义礼智信--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观
·*用“正能量”来纪念抗战胜利
·*以普世价值观来探讨台湾社会现状
·*评光大银行的“乌龙指”
·*“上智下愚”的事实是如何形成的
·*组屋政策是对中国文化胡乱解压缩的结果
·*奥巴马总统的小聪明
·中国社会灾难宿命的根源
·科学新理论的经济备忘录
·*雌、雄明星们的潜规则
·*读书论
·*美台政局动乱的表象和本质
·*劣币是如何能驱逐良币的?
·媒体争夺战的表相和本质
·军队一定要“演而时习之”
·*不专业、不兢业、不务正业--两地中国社会的通弊
·*飓风“海燕”的启示
·*总是说对话、做错事--另类“中国特色”
·*废除劳教是“说对话做错事”的典型
·*新概念版的“秋后算账”
·致台湾领导人的信件
·*潘一丁向臺灣青年朋友的求助
·*潘一丁的台北声明
·潘一丁即將實踐一次“行為藝術”敬請關注!
·新年献词
·*论“软实力”
·立此存照-致台湾内政部移民署的准备起诉通知书
·*“近亲繁殖”出不了真正有效的智库
·*台湾行纪实(上)
·*台湾行纪实(下)
·*西方式伪“民主”是为婊子立的牌坊
·潘一丁:*中韩文化联手以直报怨抑制日本军国主义复活
·*“性都”东莞的表象和本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制度和法治能治得了中国人吗?

   日前,上海市区发生了一起导致百余人失踪、受伤、死亡,引起国际注目,中央震惊的公寓楼特大火灾。经国务院派大员亲往监督调查,得出是“违规、违法行为所导致”的结论。其判断的“准确性”,对当前中国社会的一切问题而言,真可谓“放之四海而皆准”。却令笔者闻之,不禁哑然失笑。因为看在科学的《新理论》眼里,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如果拿来处理具体问题,就好比“用高射炮打蚊子--威力大而效果得不偿失”。因为我们根本没有找到社会的“病根”之所在,只是开出一副副止痛片、退烧针之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药方”罢了。是一种典型的“口号治国、教条误国”,且由来有自。

   其实当年像胡适、鲁迅之类会读书而不会用、所以“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读书人,因为看到积弱不振的政府或国人,受到包括日本在内的东西方列强的欺侮和敲诈勒索,就以为是由于自己“文化落后”而导致的技不如人,开始妄自菲薄起来,并成为“激进帮”的领军人物。不遗余力地鼓吹起当“跟屁虫”全盘西化的论调,甚至在没有弄清科学道理(受空气的污染程度影响)的情况下,就向跟自己一样的愚民们,灌输“美国的月亮也比中国圆”的观念,终于形成一味“崇洋”的思维定式。到改革开放的年代,更成了上下一致“唯西方马首是瞻”的潮流。而“制度万能论”就是代表的典型。终于成了“文过饰非”的标准化模式或首选的“借口”,“制度缺失或不完善”成了掩饰所有错误的“挡箭牌”。这绝对不是血口喷人或无理指责,而是有理有据、绝对可以“以理服人”的批评。

   首先,笔者当年就根据科学《新理论》提供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根据发生在美国当地的一系列“安然和世通等财务造假案”为例,公开提出了“制度万能论破产”的论点。而08年发生的金融海啸,更以无可辩驳的事实,再次为这个论点作了有力的“背书”。让一向要以“法制”感到自豪、认为“制度万能”的西方国家,自己打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更不用说到了今天,国际上连一个像样的制度(比如国际气候条约或新的“布雷德森林协定”之类),都订不出来了。

   其次,中国从改革开放以来,已经修改或重新制定了不计其数的新法律或法规。但是社会出现的问题(比如矿难、火灾或交通事故),却只见多而不见少,其后果也越来越严重的事实。早已证明“制度救不了中国,更救不了中国人的命”。因为中国的读书人不早就以“中国人不遵守交通规则乱穿马路”的事实,证明了中国人有“不遵守规则的习惯”吗? 记得在拙文“法律是道德的孙子”一文中曾经指出:『不过更应该强调指出的是,法律只是规范人与人之间产生的社会行为的规矩,具有一定的物质属性,比如偷抢扒拿、打架斗殴,都会造成不同程度的生命或财产损失,是一种可以计量的“物质暴力”,当然也可以通过法律进行物质的惩罚或补偿。但是说“粗话、脏话”是一种性质完全不同的社会行为,造成的后果更是因人、因时、因地而异。比如看到过一篇探讨文化差异的文章里面,举了一个例子,说在一些西方国家里,人们不在意你对他骂“X你妈",说只要她愿意,你尽管去“X”。但是骂“Fuck you(X你)”就是粗鄙的脏话了。更不用说在特定文化圈子里,只有他们之间,才能心领神会的“粗话、脏话”。因此根本无法去作出具体的判断、计量,理应属于法律管辖范围之外的 “精神暴力”。所以不仅少有国家会制定防止这种行为的法律,就算制定出来,也不能有效执行的。但是不能否认,说“粗话、脏话”,在一个社会的公众场合里,的确是一种不文明的表现,绝对会给外人留下不良的印象。我们对此难道真是束手无策吗?完全不是。如果不是有人一切只知“向西(方)看”,“接轨”接昏了头,忘记了自己是“礼仪之邦”的头衔和真正的内涵,只要“反求诸己”一下,就可以找到解决办法来的。那就是真正全面重新树立“懂礼、有义、守廉、知耻”的人生观(详细阐述,请上百度或Google查阅拙文《礼、义、廉、耻是人性的支柱》)。到那时,马路上行人要是再听到说“脏话”时,一定会抬头向树上看,以为有猴子从“动物园”里跑出来嚷嚷了! 其实,可能包括西方人自己在内的相当一部分人,至今还不知道“道德”为何物?以为是一种可有可无的概念,所以才会热衷于讨论起在经济活动、尤其是市场经济行为活动中,要不要讲道德的问题。说得难听点,这是只有从猴群中直接“偷渡”过来的高等动物才会犯的习惯性毛病。可以认为,道德绝对是人性的精神产物,也是区别人和高等动物的关键特征所在。更可以从中国古代老子、孔子等圣贤、学者的论述中得到启发,认为道德就是规范“人性”行为的“(精神)法律”,社会的法制就是道德在社会的物质文明领域里的发展延伸。要是按顺序辈分来排,法律只能算是道德的“孙子”,因为当中还隔着一个“(国家宪法)爸爸”! 由此可见,中国人现在要是忽视道德的重建,反而一味追求用法律来规范自己的社会行为(好比指望孙子来解决自己都无能的问题,却忘记向爷爷求教),那绝对是“舍本求末”或“数典忘祖”。结果除了可能事与愿违外,最多也只能是事倍功半。其道理只要想想电脑系统版本,总是向上(高端)不兼容的理由就知道了。』 所以归根结底,“道德沦丧”才是中国社会问题的总根源,只要不从这里切入,而继续“讳疾忌医”,就不要指望真正解决那个社会中的任何问题。因为中国人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高等动物”,根本不会接受“栅栏”般的外力约束(除非关到笼子似的监狱里)。非要强行这么做的话,等在前面的只有一个“XXXX”,嘿嘿!

(2010/11/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