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打破“唯高考分数论”让人欢喜让人忧]
刘逸明文集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破“唯高考分数论”让人欢喜让人忧

   北京大学是上个世纪中国“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等运动的中心发祥地,也是多种政治思潮和社会理想在中国的最早传播地,鲁迅先生曾在自己的文章中将北大称之为“常为新的改进运动的先锋”。11月8日,北大再掀改革波澜,多个院系的11位教授联名上书该校校长周其凤,要求打破“唯高考分数论”的招生体制。(11月9日《北京晚报》)
   
   打破“唯高考分数论”的呼声应该说早已有之,只是之前不如今天强烈而已,不难发现,关于这个话题,一直以来都存在着巨大的争议。之所以有人反对这种主张,倒不一定是他们不明白“唯高考分数论”的弊端,只是在现在的这种社会风气下,他们对一旦打破“唯高考分数论”后会否保证招生的公平性缺乏信心。
   
   自从隋朝时期建立了科举制度,中国人便逐渐有了状元情结,即使科举制度已经随着满清王朝的覆灭而终止,但是,时至今日,这种情结仍然挥之不去,每年高考过后,那些成绩拔尖者也都被人称为“状元”。有人对古代的状元以及近几十年的高考“状元”作过研究,结果发现,在事业上有建树者寥寥无几,可见,“唯高考分数论”之落伍。

   
   北大自1912年正式更名为国立北京大学以后,便成为了中国的最高等学府,历经将近1个世纪的风雨沧桑,北大依然在中国的高等学府中傲视群雄。不过,如今的北大虽然在教学规模、师资力量上前无古人,但国际声誉仍然难以和民国时期的北大同日而语。北大今天的魅力,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源于其辉煌的历史。
   
   历史上的北大,不仅仅在招生上不以分数为唯一标准,就连在招教授上也是不拘一格。一代国学大师梁漱溟仅有初中学历,照样可以进北大教书,而曾经撰文批评过蔡元培的陈独秀,也能被蔡元培请进北大担任教授。蔡元培在担任北大校长期间,可以说是北大最辉煌的时期,而蔡元培也因为其高山仰止的人格以及海纳百川的胸怀,成为北大历史最伟大的校长。
   
   “唯高考分数论”是应试教育制度下的特有产物,高校在招生上的“唯高考分数论”又直接导致了企业的“唯学历论”,如此恶性循环,使得一大批优秀人才沦落社会底层。历史上的科举制度虽然也不能保证充分地选拨人才,但其公平性却毋庸置疑。古代王朝在选人、用人方面,科举并非唯一渠道,很多时候,优秀人才仍然可以通过荐举等其它形式浮出水面。
   
   11位北大教授呼吁北大打破“唯高考分数论”,我希望他们的初衷是希望北大能不拘一格选拔人才,在高校教学质量停滞不前、学术氛围萎靡不振的今天,这种呼声值得肯定,也值得北大高层以及教育主管部门给出良好的回应。不过,任何一项好的主张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都可能走样,倘若在不久的将来,北大真能打破“唯高考分数论”,但愿它不会沦为招生者以权谋私的冠冕,因为那样不仅仅不能做到为国家延揽人才,反而会进一步伤害这个社会的公平。
   
   2010年11月10日
(2010/11/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