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政治与情色交媾]
刘水文集
·续解“李慎之现象”——兼答吴勇先生
·伊拉克来信:我宁愿这样做一个伊拉克人
·柏杨是反暴政的文豪吗?
·公愤和中青报出卖了记者陈杰人
·上海申请反腐游行人士胡愚文遭警方殴打后被抓走
·知耻而为,突显新闻垄断危机
·城乡巨差投影:农村出生白领心理、性格特征
·三篇短文
·米卢留给中国的最大遗产是什么?
·中国名列最不自由国家名出具实
·争取100%的言论自由
·他们为什么要偷渡海外?
·“党内监督”暗含执政危机
·质疑湖北警方“杜导斌案”罪证
·台湾公投那一刻,我反对战争
·也说台湾民主的暴戾
书(影)评
·柳芭乐队与他的国家
·信仰和牺牲都值得验证——有关《潜伏》《团长》
·《南京!南京!》:模仿的苍白
·以死亡告别共产极权梦魇—韩国电影《逃北者》观感
·枪与玫瑰《CHINESE DEMOCRACY》
·以美妙的共产革命名义实施集体杀戮——《The Killing Fields》观感
·共产意识形态下的战争片《集结号》
·真实的力量——浅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苏阿战争揭示苏联共产帝国的虚弱——战争巨片《第九突击队》观感
·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评《窃听风暴》
·制度的力量——重读《古拉格群岛》
·《江泽民文选》密码
·政府永远匍匐于人民脚下——希拉里《亲历历史》视角
档案
·亲历广州9•16反日保钓游行
·父亲的革命江湖(上)
·父亲的革命江湖(下)
·一份逃港“偷渡叛国”民间档案
·2010年5月26日实地采访富士康“十二跳”案(图)
·作为政治犯的列宁
·深圳岗厦村
·春运
·声明
·西安城墙
·回家·父亲的60年
·我等着秘密警察拎着手铐来砸门
·亲历手机被监控
·80后评选出“10个漂亮的中国男人”(文图)
·中秋夜在派出所看月亮
·寻人启事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治与情色交媾

   自由是有气味的,可以散发并聚拢同类。在这个被称为艺术村的古老村庄,其实本就与艺术无关。只是信仰空虚的现代人,需要一处精神栖息的地方,能够放松、打开,不设防。幸而不幸,这个被河流环绕、绿茵盎然的野性之地被选中了。这里,与美女帅哥随意搭讪,而不用害怕遭遇白眼;可以半夜拎着酒瓶子随意串门,惊不起半声犬吠猫窜。没有比外来者立马融入现代社会消失的熟人社会,更为惬意的生活方式了。不能不说,与这里颇有奇缘。某个消失多年的熟人或朋友,通过这里的人串联在一起。

   这里有画匠,难得见到一本正经的画家或艺术家,不是他们的外形装扮不够酷,而是他们的画作无法穿透你。当生存和功利性选择成为这些匠人的唯一选择,艺术便变味了——那些在河涌边街巷穿行的年轻面孔,那些被高考教育摧残的成群结队少男少女,他们都不堪艺术的压迫,毫无表情、手足无措地打望这个莫名其妙的变态社会。原本这个社会为艺术家和作家提供了如此丰富的素材,但他们忘记或者说压根就没学会如何用笔表现面前的一切。这个艺术村的存在,还有另外一重意义,见证教育制度的荒诞和邪恶——画画仅成为谋生工具,而消磨掉社会教化功能。当艺术成为确定或游移的所谓生活方式,南方,准确地说是岭南文化的内敛、务实、小打小闹,不光构成这些所谓“艺术家”的精神气质和格局,还带给这座“艺术村”不伦不类的声誉,其实原住民简氏家族从不曾被所谓艺术改变。这是珍贵的存在。

   “夜航船”穿透不了沉寂的夜色,它迷航然后停泊在弯曲老龙眼树下的堤岸,那个喜欢养猫养狗的阳江美妞,是这里的主角。夜航船成群结队的猫们狗们,见多识广,自信淡定得一塌糊涂,远比艺术家洒脱。那个以前在北京卖打口碟叫曹震的业余画家,在艺术家缺席的艺术村,摆弄起一次“情色与政治”交媾的小型个展,包括水墨画和砖雕作品,让人联想到“美女与野兽”、“枪炮与玫瑰”。这种差异感,让朋友们不免联想到他的“海拔高度”和圆滚滚的秃头。

   2010 Nobel Peace Prize得主,于民间是一个禁忌的词汇,于官方是被批判的囚徒。千千万万爹妈起名叫“liuxiaobo”者,顷刻间在媒体、手机和互联网被屏蔽,似乎他们都是罪犯。“共和国的敌人”与自称“没有敌人”者,竟然在国际最高声誉和权威度的和平奖舞台上,在当下“和谐社会”完成一次颇具讽刺意味的高难度对话。尽管这是一件后来附会的作品,我感念曹震的有心。难得。

   翻墙——偷人或偷物?偷信息。当信息自由、言论自由虚置在宪法,并且遭遇长城防火墙、绿坝等物理性屏蔽,那么,翻墙不仅仅是技术活,它更昭示着公民权利诉求的柔韧和艰难。这幅作品同样存在附会的瑕疵,但不影响观者的想象力——柏林墙,甚至奥斯威辛、古拉格群岛,或者黄果坑、平安台、夹边沟……墙里边的人想出去,墙外边的人从不想进来。翻墙在提醒人们,我们生存在一个没有自由的国度。

   面对裸体,人性不能拒绝情欲的念头,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不应该否认,也不该伪装成正人君子。但在这个文明古国,人们普遍能够接受女人裹脚,三妻四妾,包二奶、三奶,但无法接受裸体带来的美的愉悦和性的想象。向来“好面子”,所以才有官府的面子工程,和老百姓的虚情假意。“好面子”源于不自信、底气不足。在坏人社会,真诚与信用何其稀缺!

   没有比用情色手法解构政治现实更为恰当的方法——审丑当下。遗憾的是,作者尚无自觉自我意识,参展作品还无法抵达这个境界。

   任何艺术作品,其原始出发点都是对真相的展示和发掘。理想中的艺术家,是质疑并批判现实,拒绝与社会和解的。曹先生嘱写个展导言,我期望分享您回归真实的自我和对扭曲异化社会的公民思考。

   

    2010年10月

   

   原载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6d82990100mem7.html

(2010/11/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