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唐人柳宗元的《封建论》究竟错在哪里?]
郭知熠文集
·为什么分封制明显地优于郡县制?
·我们怎样才能得到幸福?
·现在的中国人不幸福的根源在哪里?
·一个女大学生该不该做裸模?
·华师大教授为何不能盯着苏紫紫的下身?
·苏紫紫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史上最聪明的皇帝和他的愚蠢子孙
·赵本山其实是一个文化庸人
·我们离民主真的很近吗? - 驳杨恒均
·论历史研究应该以历史为本
·鲁迅的垮台与孔子的再崛起
·2011年年终的一点感想
·论刘邦的装神弄鬼骗金刚
·韩信和项羽,究竟谁有妇人之仁?
·西晋王朝早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西晋王朝之早夭是皇后贾南风所致吗?
·郭知熠对人类思想界的贡献究竟是什么?
·偶感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9)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0)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1)
·郭知熠式的幸福与他的哽咽泪水
·孤独的伟人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1)
·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和郭知熠相比,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伟大的孤独
·论活着就是幸福
·说说郭知熠与鲁迅: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2)
·论伟人不应该为生存而劳作
·在感恩节前与大女儿谈心
·因为有你
·遇见
·我有一壶酒
·再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我是如何证明“人是有灵魂的”?
·郭知熠究竟有多么伟大?
·数数郭知熠的爱情渗透理论所解释的爱情现象
·夜读
·关于我批判柳宗元《封建论》的一些趣事
·千年后
·杨绛之争: 中国人的荒唐逻辑
·记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
·论郭知熠对人类历史的伟大贡献
·论张志新和林昭是两个蠢材
·为什么说张志新和林昭有点傻?
·除了哲学,爱情理论以及历史, 郭知熠还有什么思想贡献
·嫖妓为什么对社会无害?
·很可惜,刘邦只需要加三个字,汉朝江山就会千秋万代
·如果毛岸英没有死在朝鲜,中国也不会像现在的朝鲜一样
·刘邦杀功臣究竟对不对?
·为什么人类“追求幸福”的提法是错误的?
·为什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比现代的中国人更加幸福?
·生活中的郭知熠与博客中的郭知熠
·郭知熠的哲学: 保存的痛苦与扩张的痛苦
·论郭知熠的人生目的与命中注定
·郭知熠的哲学:人生第一原理: 人生所有冲突都是目的论的冲突
·郭知熠的歪诗: 人生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生最大的痛苦
·痛苦与幸福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婚姻是为爱情,还是为了金钱?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通奸是否犯法
·郭知熠哲学的核心: “存在”
·郭知熠的哲学: 国家,法律以及道德的起源
·郭知熠的歪诗: 如何
·郭知熠的歪诗:秋天的狂妄思绪
·郭知熠的歪诗: 纵火者与启明星
·郭知熠的哲学: 人生是一场戴着枷锁的旅行,且行且珍惜
·郭知熠的歪诗: 假如全世界都背叛了你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一)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你的王国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五)
·郭知熠的歪诗: 是谁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 (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郭知熠的歪诗: 心雨
·郭知熠的歪诗:愚蠢的人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三)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七)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四)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五)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知熠语录(之一)
·知熠语录(之二)
·知熠语录(之三)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六)
·知熠语录(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一)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四)
·知熠语录(之五)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三)
·知熠语录(之六)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唐人柳宗元的《封建论》究竟错在哪里?


   
   唐人柳宗元的《封建论》究竟错在哪里?
   
   

   作者:郭知熠
   
   
   唐朝柳宗元先生在《封建论》中讨论分封制与郡县制之优劣, 他推崇郡县制,反对分封制。这篇文章是如此地有名,如此地受到世代文人雅士,甚至于政治家们的亲睐,让郭知熠先生大跌眼镜。因为这篇文章其观点是错误的,其论证也是错误的(这个错误只要稍加分析,就可以发现),而一个如此错误的东西却在学术界没有人能够作有效的反驳,而至于流毒千年,非要郭知熠对此做出有效的反驳不可,更是让郭知熠大跌眼镜。
   
   毫无疑问,要清除柳宗元这篇文章的流毒,是一件非常艰巨的工作。因为柳宗元的这个观点(其实不是什么新观点,哪怕在唐朝的时候也不是什么新观点, 甚至于在秦朝时就不是什么新观点)已经深入人心,郭知熠恐怕还需要在不同的场合继续批判之。
   
   我们先来看看柳宗元这篇文章的影响:
   
   宋苏轼在《东坡志林》中说:“宗元之论出,而诸子之论废矣。虽圣人复起,不能易也。”可惜柳宗元之论竟然不值得一驳, 谈什么圣人复起?!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不简单之处,真是让郭知熠困惑,困惑,还加上迷茫。这篇文章非常平庸,其平庸的第一点在于其观点并不是新的,不是他柳宗元所独创的,其平庸的第二点在于他的论证也完全经不起一驳。
   
   据说现在《封建论》已经上了中学生的课文了,自然,这是作为历史上论说文的典范而被选入中学生的课文的。可见中国人愚昧之深,也可见这篇文章的影响之广。中国人的愚昧,无理性,而且是上千年的无理性,从这篇文章的广泛传播,广泛被推崇可见一斑。
   
   我们也来看看百度对于柳宗元这篇文章(引自百度关于《封建论》的词条解释)的评价,作为一个参考吧。
   
   “由此可以看出,柳宗元在这篇文章中所表达的历史观,是反对复古与倒退。这是一种进步的历史观。他的政治观则更为敏锐,把问题看得透彻,透过历史的迷雾,揭去笼罩在古圣王和今圣王头上的至高无上、大公无私的光环,还原他们以私情私利建立专制统治制度的真相。韩愈称柳宗元,‘议论证据今古,出入经子百家,踔厉风发’,大概也包括这篇文章在内。”
   
   什么韩愈,什么苏轼,都是些统统的蠢才, 大大的笨蛋。哈哈。
   
   郭知熠先生下面就不用原文,只是就其白话文译文进行讨论和批驳。其译文来自于百度关于《封建论》的词条解释。我们一段一段地来看, 一段一段地“品”, 一段一段地“批”。
   
   原译文:“自然界果真没有原始阶段吗?我没法知道。人类果真有原始阶段吗?我也没法知道。那么,(有或没有原始阶段)哪种说法比较接近事实呢?我认为:有原始阶段这种说法比较接近事实。怎么知道这一点呢?从‘封国土、建诸侯’的封建制就可以明白。那种封建制,经历了古代贤明的帝王唐尧、虞舜、夏禹、商汤、周文王和周武王,没有谁能把它废除掉。不是不想把它废除掉,而是事物发展的趋势不允许,这种形势的产生,大概是在人类的原始阶段吧?不是原始阶段的那种形势,就没有可能产生封建制。实行封建制,并不是古代圣人的本意。
   
   人类在他的原始阶段跟万物一起生存,那时野草树木杂乱丛生,野兽成群四处奔走,人不能像禽兽那样抓扑啃咬,而且身上也没有毛羽来抵御严寒,不能够光靠自身来供养自己、保卫自己。荀卿说过:‘人类一定要借用外物作为自己求生的工具。’借用外物来求生的必然会相争,争个不停,一定会去找那能判断是非的人而听从他的命令。那又有智慧又明白事理的人,服从他的人一定很多;他把正确的道理告诉那些相争的人,不肯改悔的,必然要惩罚他,使他受痛苦之后感到惧怕,于是君长、刑法、政令就产生了。这样附近的人就聚结成群,分成许多群以后,相互间争斗的规模一定会大,相争的规模大了就会产生军队和威望。这样,又出现了更有威德的人,各个群的首领又去听从他的命令,来安定自己的部属。于是产生了一大批诸侯,他们相争的规模就更大了。又有比诸侯威德更大的人,许多诸侯又去听从他的命令,来安定自己的封国。于是又产生了方伯、连帅一类诸侯领袖,他们相争的规模还要大。这就又出现了比方伯,连帅威德更大的人,方伯、连帅们又去听从他的命令,来安定自己的老百姓,这以后天下便统一于天子一人了。因此先有乡里的长官而后有县的长官,有了县的长官而后有诸侯,有了诸侯而后有方伯、连帅,有了方伯、连帅而后才有天子。从最高的天子到乡里的长官,那些对人民有恩德的人死了,人们一定会尊奉他们的子孙为首领。所以说封建制的产生不是圣人的本意,而是形势发展的必然结果。”
   
   郭知熠点评:
   
   这一段是讨论古代分封制之由来的,郭知熠认为没有什么需要批判的。
   
   仅仅一点,仅仅一点:柳宗元认为分封制是“古圣人”为“势”所逼,并非“古圣人”的本意,郭知熠不敢苟同。什么是这些“古圣人”的本意呢?柳宗元没有给出答案。凭上下文,这个“本意”应该是郡县制了。难道这些“古圣人”已经在心里“钟情”于郡县制了,只是因为被“逼”才不得不采用分封制?
   
   柳宗元先生也太异想天开了一点。郡县制这个想法直到战国后期才出现,它早就出现在比春秋战国几百年前,几千年前,甚至几万年前的那些“古圣人”的脑海里? 即使真的如此,柳宗元又如何能够得知?!
   
   原译文:“尧、舜、禹、汤的事离我们很远了,到了周代记载就很详备了。周朝占有天下,把土地像剖瓜一样分割开来,设立了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分封了许多诸侯。诸侯国像繁星似地罗列,四面遍布在大地上,集结在周天子的周围,就像车轮围绕着中心运转,就像辐条集中于车毂;诸侯聚合起来就去朝见天子,分散开来就是守卫疆土的臣子、朝廷的捍卫者。但是往下传到周夷王的时候,破坏了礼法,损害了尊严,天子只得亲自下堂去迎接朝见的诸侯。传到周宣王的时候,他虽然倚仗着复兴周王朝的功德,显示出南征北伐的威风,终究还是无力决定鲁君的继承人。这样日渐衰败下去,直到周幽王、周厉王,后来周平王把国都向东迁移到洛邑,把自己排列在诸侯同等地位上去了。从那以后,问周天子传国九鼎的轻重的事情出现了,用箭射伤天子肩膀的事情出现了,讨伐天子大臣凡伯、逼迫天子杀死大夫苌弘这样的事情也出现了,天下大乱,再没有把天子看作天子的了。我认为周王朝丧失统治力量已经很久了,只不过还在公侯之上保存着一个空名罢了!这岂不是诸侯势力太强大而指挥不动,就像尾巴太大以至摇摆不动所造成的过失吗?于是周王朝的统治权分散到十二个诸侯国,后来又合并为七个强国,王朝的权力分散到陪臣掌政的国家,最后被很晚才封为诸侯的秦国灭掉。周朝败亡的原因,大概就在这里了。”
   
   郭知熠点评:
   
   周朝败亡的原因,也同商朝败亡的原因一样,是因为诸侯之强大。这个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所以,柳宗元在这里毫无新意可言。
   
   这个结论是可以更进一步推广的。在一般情形下,一个分封制的王朝之灭亡是因为诸侯的原因。而且,所建立的新王朝的新天子也必然是其中的某个诸侯。 譬如周朝是周文王,而秦朝就是秦始皇。
   
   无论是实行分封制,还是实行郡县制,一个王朝最终都会灭亡(除了郭知熠所设计的“完美家族分封制”以外)。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一个王朝是否会灭亡,问题的关键在于一个王朝何时灭亡。是经过了一万年,还是经过了仅仅一百天?!在什么样的制度下一个王朝可能会很快灭亡?!在什么样的制度下一个王朝很难被灭亡?!
   
   周朝实质上是很难被灭亡的,我们看到,在出现了甚至象周幽王这样的昏君之后,周朝也没有很快灭亡。 这个王朝之生命力之强由此可见, 是没有办法被否定的。
   
   原译文:“秦朝统一了全国后,不分诸侯国而设置郡县,废除诸侯而委派郡县长官。秦占据了天下的险要地势,建都于全国的上游,控制着全国,把局势掌握在手里,这是它做得对的地方。但没过几年便天下大乱,那是有原因的。它多次征发数以万计的百姓服役,使刑法越来越残酷,耗尽了财力。于是那些扛着锄木棍被责罚防守边境的人们,彼此递个眼色就联合起来,怒吼着汇合成群,奋起反秦。那时有造反的老百牲而没有反叛的官吏,老百姓在下怨恨秦王朝;官吏在上惧怕朝廷。全国四面八方互相配合,杀郡守劫县令的事情在各地同时发生。错误在于激起了人民的怨恨,并不是郡县制的过失。”
   
   郭知熠点评:
   
   秦朝为什么会这么快地灭亡?
   
   柳宗元在这里只看到了秦朝被灭亡的表面原因,他没有看到那个更深层的原因。
   
   是的,秦朝被灭亡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它激起了人民的怨恨。但这并不是秦朝被灭亡的主要原因。秦朝被灭亡的第一位的原因是因为秦朝实行了郡县制。正是这个郡县制,使得秦始皇希望他的江山万代相传的想法成了一场春梦, 成了一个永久的笑话。
   
   江山的倾覆可以在几年间完成,这就是郡县制留给我们的无情的现实。我们试想,如果是实现了分封制,秦始皇的江山会只有这么短的寿命吗?如果实现了分封制,无论皇帝如何作为,秦始皇的江山会在二世就玩完吗?
   
   (对于这个问题的更清晰的解答,我们将在后面讨论王朝寿命的时候完成。)
   
   我们先在这里作一个比喻, 也许可以更好地帮助人们思考这个问题。
   
   一个新生的婴儿,如果他不打预防针,他可能传染上某种疾病而夭亡。但如果他打了预防针,他绝对不会早夭, 他可能有一天会老死。
   
   实现分封制就如同给这个新生的婴儿(新生的朝廷)打了所有的预防针;所以,这个新生的朝廷绝不可能会在几年中夭亡, 它可能会老死,就像周朝一样,活了整整八百年而死;
   
   而实现郡县制就如同给这个新生的婴儿(新生的朝廷)不打预防针,这个新生的朝廷如果运气好,就不会夭折,就像唐朝和宋朝一样。 即使如此,它的寿命也远远没有给它打预防针的寿命长;但如果运气不好,譬如新皇上昏昧,就会很快夭折, 如同秦朝和隋朝那样。
   
   难道有谁愿意不给一个新生的孩子打预防针吗?难道有谁愿意让一个新生儿去冒完全没有必要的风险吗?
   
   说到这里,我们就能够明白,为什么郭知熠要将秦始皇实现郡县制作为他一生的最大错误,这是因为他没有给这个王朝“打预防针”。中国的历史把他实行了郡县制作为他一生的主要功绩,是完全颠倒黑白的。
   
   搞历史研究的这帮蠢才们,郭知熠怎么骂都不过分。
   
   我们在后面还要具体地讨论和分析为什么郡县制在保护江山社稷方面有着明显的劣势。很多人反而认为郡县制在这个方面是有优势的,就如同柳宗元那样,这是因为他们想当然的结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