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韩战真相]
郭国汀律师专栏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战真相

韩战真相
   
   郭国汀编译
   
   博闻网首发:http://www.wolfax.com/

   
   南郭提要:习近平先生日前公然宣称:“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是为守护和平、应对侵略的正义之战”,“这是中朝两国人民和军队团结战斗的伟大胜利,是维护世界和平与人类进步事业的伟大胜利 ”。习先生是无知,还是无耻或是身不由已言不由衷?吾以为习近平作为未来中共最高领导人绝对不应犯如此严重的常识错误。兹根据国际专家学者的研究专论归纳韩战真相,供习近平先生参考,以免贻笑大方。
   
   2010年11月14日第246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宪政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美国韩国问题研究专家米歇尔在其《金正日:朝鲜人民亲爱的领袖》专着中总结道:“1950年6月25日,经斯大林事先同意,金日成发动韩战,三天后打下汉城,共产党世界却宣称韩国先动手侵略北朝鲜。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由16个国家组成联合国军参战。美,英,澳,比,加,哥,埃及,法,希腊,卢森堡,荷兰,新西兰,菲律宾,南非,泰国,土耳其均派兵参战;丹麦,印度,意大利,挪威和瑞典则支持。联合国军将北朝鲜军赶回北部,由于中国志愿军介入,挽救了朝鲜失败的命运,直至1953年7月签署停战协议。内战的结果造成朝鲜军民死亡300万人,南北朝鲜军和中国军队死亡200万,其中志愿军死45万,伤50万;联合国军方面美国死33000人,英国1000人,其他国家4000人;几十万儿童成为孤儿,数百万人无家可归,数百万人终身残废”。[1]
   
   一、谁挑起韩战?
   
   是北朝鲜挑起战瑞,金日成最先提出夺取南韩的请求,最早得到毛泽东的坚决支持,后获得斯大林同意。因此朝共和中共与苏共挑起的是非正义的侵略战争,而决非所谓正义战争。
   
   1949年3月当毛的军队以势不可挡席卷全中国之际,金日成赴苏联试图说服斯大林帮助他夺取南韩。斯说“不”!因为会引起美国介入,于是金转而求毛,4月派国防部副部长到中国,毛予以确认。说乐意助朝鲜攻南韩,但要等到他夺取全中国之后,毛说我们可以派中国军队帮你,毛在1949年5月即鼓励朝鲜打南韩。[2]此时毛拟秘密帮助朝鲜,但当毛赴斯大林生日庆典后,决定公开与美国对抗,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迫使斯大林帮助中共发展现代军事工业,中国军队为斯大林与美国开战,以换取苏联的技术和装备。于是斯大林同意重新考虑。1950年1月19日苏驻平壤大使报告斯大林,1月30日,斯大林电告Shtykov大使转告金日成,苏联准备支持金开打。斯大林并未告诉毛,并要金向中国保密;待毛离开莫斯科后,斯与金制定了详细作战计划,在最后一次会谈时,1950年4月斯对金说“如果你要打南韩,我们不会出兵,你必须要求毛帮助。”[3]当金日成两个月后到莫斯科时,斯对金说,国际环境“已发生巨大变化,许可采取更积极的行动统一朝鲜”。但有个“至关重要的条件,北京的支持。”斯还说“因为中国如今所处的地位,能对朝鲜问题做出更多的奉献,因此,金日成必须依赖毛,他对亚洲事务的理解更准确”。1950年3月1日,毛向斯大林报告他的援助朝鲜战争计划,“花几年时间,消耗几十万美国人的生命。”[4]5月13日金日成乘苏联飞机抵北京直接见毛,称斯大林已同意支持他开打。当晚11点30分周恩来问苏驻华大使Roshchin要莫斯科确认。次晨,斯大林回电“北朝鲜可以采取行动,然而,此问题应当与毛亲自讨论”。次日,毛给金日成肯定答复,最关健者是“如果美军介入,中国将派军队支持北朝鲜。”毛还排除苏联参战说:“因苏联受38线条约约束,中国不受该条约约束”。因此,毛为斯大林与金日成的作战计划背书,斯于5月16日电报确认。
   
   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大举进攻南韩,联合国安理会迅速通过决议支持南韩,苏联代表马立克故意缺席放弃否决权,因斯大林希望西方军队介入。两天后,杜鲁门总统宣布派军支持南韩,并改变了对台湾的不干涉政策。
   
   二、毛泽东支持韩战的动机与目的
   
   毛泽东支持金日成挑起韩战有他自已的目的:要求斯大林帮助中共快速建成军事工业,取得原子弹技术,迅速成为军事强国,以便挑战斯大林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导师的地位。毛为了实现个人的政治野心,完全不考人命牺牲,也不考虑朝鲜人民的切身利益。可谓狂妄致极。
   
   1950年7月1日毛派周告诉苏联驻华大使“现在我们必须建立我们的空军和海军,以便对付美国的武装力量。” 8月19日毛对苏联使节Yudin说,“美国可以派30或40个师,中国可以将他们碾得粉碎”。8月初,北朝鲜军队已占领90%南韩领土,但9月15日,美军在38度线附近的仁川登陆,切断了大量北朝鲜军队;9月29日,金日成向斯大林求救,要求中国派志愿军。10月1日,斯电毛称“到了中国人行动的时刻。若你认为可能派军队支持朝鲜,那么你应至少派5至6个师越过38线,可称做志愿军。”[5]毛立即行动,于10月2日凌晨两点下令早已居中朝边境集结待命的军队随时准备出发。似乎直到此时,毛才将此重大问题提交政治局讨论,几乎所有的政治局成员皆强烈反对出兵朝鲜,包括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则小心,后来毛说援朝决定是一个半人作出决定的,这半个人即是周恩来。林彪反对最强烈,指出与美对抗将引发巨大问题,美国有绝对控空权,大炮的优势达四十比一,若中国介入,美国可能轰炸中国大城市,摧毁中国的工业基地,还可能向中国投掷原子弹。
   
   毛的野心与赌徒心使他认为美国不敢向中国投原子弹,且毛有最基本的资源:取之不尽的中国人命,尤其是毛趁机处置大量原国军投降部队,克意将这些部队送至朝鲜当炮灰,以除后患。10月2日毛电斯,强调出兵面临的难题,许多人反对,故还需讨论,旨在讨价还价。次日周恩来召见印度驻华大使:如果美军越过38线,中国将干涉。10月5月,联合国军已打过38线,斯电毛提醒中国人多次承诺愿意出兵援朝鲜。若不出兵,将不会帮助中国建空军和海军。[6]
   
   1950年10月5日斯大林告诉毛现在有一稍纵即逝的良机,两个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德国和日本,军事皆已出局,论及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性时,斯说“我们害怕吗?依我看,我们不应当怕,如果战争不可避免,那么让它现在来,而不是让它晚几年再来。”[7]8日,毛任命彭德怀任志愿军总司令,同时派周恩来,林彪赴苏联要求见购买武器装备,林彪致电毛敦促毛放弃介入韩战。两天后,周、林抵斯大林在黑海的别墅,长谈至凌晨5点,斯大林承诺将提供飞机,大炮,坦克和其他装备。周甚至未谈及价格。但对最关健的中国军队空中掩护却落空了,斯大林曾于7月13日承诺予中国军队一个师124架喷气式战机掩护中国军队。现在斯宣称尚未准备好,还需要两个月。周林争论说,空军掩护是基本的要求。斯大林这时电毛:“中国不必介入韩战”。[8]毛电复:“无论是否有苏联空军掩护,我们皆出兵。”毛10月13日电周“我们需要战争,我们必须介入”。同日,毛告诉苏驻华大使,“中国将介入,只是希望苏联空军尽快提供空中支持,不迟于两个月。”19日中国志愿军出兵援朝。两个月后,中国军队将联合国军逼回38线以南,恢复了北朝鲜的专制政权,但金正日的军队仅剩下75000人,仅是志愿军45万人的六分之一。12月7日收复平壤后,金让出指挥权给中国人。彭德怀电毛:金正日同意不再干涉今后的军事指挥事项。彭随即成为中朝联军总司令。彭拟在38线上停下来,但毛拒绝。彭提出战线太长,后勤跟不上,食物,弹药,鞋,油,盐均极缺,铁路不通,交通不畅,时常被美军飞机炸断。没有空中掩护。但毛坚持向南推进,毛要逼斯大林满足其建设中国自已的军事工业雄心。12月13日毛电彭:必须打过38线。彭12月19日电毛:“零下三十度,战士们疲惫不堪,许多军队没有大衣和棉鞋,毛毯被汽油弹燃烧,许多士兵仅穿单层鞋,甚至赤脚。整连人冻僵,因缺营养得夜盲症,很可能发生不可想象的损失”。
   
   1951年1月初,彭拿下汉城,1月15日杜鲁门在广播讲话中宣布国家处于紧急状态。“我们的家园,我们的国家处于极大危险之中。”[9]美国国务卿爱奇逊称这是美军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失败。但中国的“胜利”是靠人海战术,以人员巨大伤亡为代价的。25日联合国军反攻,志愿军伤亡极为惨重, 3月1日毛电斯:“中国拟用她巨大的人力资源,拖跨美国;中国军队业已死亡十万人,估计今明年还得伤亡三十万人,我们正在补充12万兵力,并拟现增兵三十万。准许与美国打一场持久战,花几年时间,拼掉美国几十万人命”。[10]
   
   1950年10月中国海军司令赴苏请求苏联帮助建立中国海军;12月中国空军高级代表团访苏,次年2月19日苏联草签一份协议,开始在中国建立维修飞机工厂。到韩战结束时,仍十分贫穷的中国已拥有世界第三大空军,有战机3000架。
   
   由于美军狂轰滥炸战才打了一年,金正日意识到继续打下去,整个朝鲜将成一片焦土与废墟,故他想结束韩战。1951年6月3日金密抵北京,与毛商谈与美军和谈。毛因目标未达到,停战是他最不想的事。事实上毛下令“将美军拖入北韩越北越好”,毛绑架了韩战,以达他自已扩充军力的目的而根本不顾金日成的利益。[11]7月10日,联合国军与中朝联军开始停战谈判,所有事项均顺利,唯遣返战俘问题上,美国坚持自愿非强制原则,毛坚持一揽子全部返中国。两万中国战俘大多是原国军,绝大多数不愿意回中国大陆。美军主要出于人道和政治因素坚持非强制遣返,而毛却指示谈判者“不许放走一个人”。金正日巴不得结束这场偷鸡不成失把米输定了的战争,“没有理由为这些政治上不可靠的战俘遣返而继续战争”。但毛根本不在乎战俘,他的目的是借战争,快速建成军事工业。于是战争继续没完没了延续。
   
   1952年7月14日金电毛请求毛接受妥协,朝鲜已被炸得面目全非,1/3成人死亡;毛电复否决金的请求。金由于更害怕毛将他废黜,故只好忍气吞声(毛后来事实上阴谋废黜金正日)。[12]
   
   韩战中美军损失了3000架飞机,死亡37000人。美国公众不愿意接受高死亡故反战情绪高涨,支持韩战者仅33%。1953年2月2日,新当选总统爱森豪威尔在国会演讲中言及他可能动用原子弹对付中共。这对毛简直是音乐,毛趁机要斯大林帮助实现毛野心勃勃的核工业,毛梦寐以求的原子弹。斯不想予毛原子弹,故于是2月28日决定结束韩战,当晚斯中风,3月5日去世。斯死后,马兰科夫告诉周恩来苏拟结束韩战,但毛坚持继续打下去。因毛想要苏联的原子弹技术,但苏坚拒之,毛才指示接受自愿遣返原则结束韩战。1953年7月27日达成最后停战协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