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还原蒋介石》: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郭国汀律师专栏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蒋介石》: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还原蒋介石》:二十三、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郭国汀译著
   
   南郭点评: 1910年汪精卫因暗杀亲王失败被捕名声大燥,汪成为孙中山遗嘱记录者并非孙中山认定汪是最佳继承人,因为当初孙中山北上和谈时并未料到自已一去不返,汪仅是孙较信任的一位追随者,但孙中山最信任者其实是胡汉民和蒋介石。由于汪精卫是鲍罗庭看中的能受其操控的国民党领袖,故力推其登上国民党总裁宝座。事实证明一旦汪看到日本侵略军的强大无比,他便失去信心,转而甘愿当汉奸。值得一提的是,陈公博,周佛海均是中共一大代表,但皆追随汪精卫成为汉奸。近来大陆有些人莫明其妙地为汪翻案,将汪说成是大英雄,然而历史真相不容任意串改,汪精卫本质上是个对权力有极大欲望的政治投机分子,尽管他不乏勇气,这就是他为何反复改变政治立场的根源。
   2010年11月7日第245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争自由人权宪政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二十三、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在上海汪精卫与陈独秀进行了长谈,陈建议发表国共联合声明,以澄清两党的地位与关系:4月5日汪与陈独秀发表国共联合声明,号召两党团结合作。[1] “国民革命已经取得了胜利,我们更有必要团结,两党的合作,可能形式上有别。但是重要的事乃是两党的主要党员,应当有诚意来解决他们的分歧…那些理解共产党有关革命的理论及其对国民党的真诚态度的国民党员,将不会怀疑孙中山的 ‘联共’政策的智慧。”[2] 许多国民党人认为这违背了孙中山原来的条件,接受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仅是作为忠诚党员,而非与国民党平起平座。[3]对许多国民党人而言,它构成汪精卫承认共产党是作为与国民党平起平座了。次日,国民党领导人开会时,吴稚辉问汪精卫“是否中国将由国共两党共管了?”汪大笑避而不答。吴接着问“接受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是基于他们以个人身份,根本与共同控制无关。如今共产党甚至连共管也不满足了,他们要主管了,汪是否想被共产党排挤出局呢?”汪同样未作明确的答复。鲍罗庭之妻在一苏联船上被捕后押至北京,引发1927年4月6日张作霖袭击苏联驻北京领事馆事件。[4]
   
   4月6日,汪精卫突然秘密离沪赴武汉,在一艘外国汽船上,汪给蒋介石,张静江和李士曾各一函,解释了为何离沪的理由,“1924年的精神永远不能牺牲,党的纪律必须维护,党的团结必须维护。”汪暗指蒋介石牺牲精神,破坏纪律和党的团结。
   
   汪精卫主要是个政治投机分子。尽管他有不少绝佳的机遇,有许多个性与心灵闪光的品质,他却从未取得真正的领导权。他其实一直是追随者而非领导者。共产党要他到武汉是为了给左派政权合法性与威望,故拼命恭维戴高帽,推他兼任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和国务委员会主席,但他实际上仅是共产党的工具而非领导人。
   
   当汪精卫离沪后,共产党发动反蒋宣传攻势。“反帝反军阀并不够,我们现在必须反蒋介石。”北伐军中的共产党员被告知:“黄浦军校毕业生全部是反革命,所有蒋介石的学生和其部下,皆是他的工具和走狗。”[5]
   
   由于武汉政权的外长陈漠拒绝前来上海外理南京事件和上海外国社区问题,蒋介石才指定Quo T’ai-Chi处理外交事务,与外国当局正式进行交涉,武汉政府又谴责蒋介石越权。
   
   [1] Colin Mackerras, China inTransformation 1900-1949.(Longman,London and New York, 1998)p.45
   
   [2]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04
   
   [3]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 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15
   
   [4] 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 Modern China: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Allenlane Penguin Books, 2008)p.158.
   
   [5]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06
   

此文于2010年11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