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是共特黑而非民运黑]
郭国汀律师专栏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共特黑而非民运黑

    是共特黑而非民运黑
   
   
    南郭点评:民运中人确实也存在诸多政治道德,人品人格缺陷,但那是长期经由中共暴政这个超级大染缸浸泡的必然恶果之一,绝大多数人身上必然带有党化教育后遗症,及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中共流氓黑社会分脏式争权夺利的病原菌。尽管如此,凡投身中国民运伟大事业者,那怕是人品政治道德有严重缺陷者,原则上也比中共流氓暴政好得多。因为他们从无任何人干过杀人、抢劫财产、强暴国人精神心灵、欺骗大众的勾当!反之他们均是为早日终结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英勇奋斗不惜牺牲个人及小家庭的利益。他们高贵的心灵决不容任何人任意诋毁,因此,我认为水良先生此论确系严重误导公众的谬论。
   

   
   是共特黑而非民运黑
   
   
   郭国汀
   
   
   徐水良先生是民运前辈中理论水准较高的一位,也似乎是坚决反共的一位。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反复说“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我认为水良显然混淆了“中国民运”与“伪装成民运的共特”的原则性区别。因而纯属胡说八道!因为中共派遣了众多特务打入民运组织从中破坏扰乱,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是中共从苏联学来的手段;苏联自勃列日涅夫时代开始,改变了过去强行镇压反对派的作法,改用打入民运异议人士的组织,达到操控之目的。然而,怎能将共特的流氓作为,强加到中国民运身上?!共特及假冒伪劣民运与中国民运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水良先生作为理论家不会不懂此种区别,可是水良先生居然在同道指出其明显谬误后,仍我行我素,死不改错。中国民运整体上言,肯定是当代中国人精神最高贵的群体。无数民运志士为了崇高的理想而英勇奉献牺牲,水良居然一网打尽,起到了中共流氓暴政做梦都不敢想的作用。如果水良先生是负责任的人,既然他胡说90%以上的民运都是坏蛋,建议他直接点名。决不应滥用“民运”一词,以便达到彻底毁誉中国民运的中共流氓最期望的目的。
   
   
   民运中人确实也存在诸多政治道德,人品人格缺陷,但那是长期经由中共暴政这个超级大染缸浸泡的必然恶果之一,绝大多数人身上必然带有党化教育后遗症及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中共流氓黑社会分脏式争权夺利的病原菌。尽管如此,凡投身中国民运伟大事业者,那怕是人品政治道德有严重缺陷者,原则上也比中共流氓暴政好得多。因为他们从无任何一个杀人抢劫财产强暴国人精神心灵欺骗大众!反之他们均是为早日终结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在英勇奋斗不惜牺牲个人及小家庭的利益。他们高贵的心灵决不容任何人任意诋毁,因此,我认为水良先生此论确系严重误导公众的谬论。
   
   2010年2月26日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徐水良
   2010-02-15
   
   网上有人说:“民运真黑”。
   
   我回答:应该是“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更恰当些,因 为国内民运比海外要好些。
   
   我刚刚与坐过牢朋友议论,海外民运是我们这辈子碰到的最黑的群 体,比劳改队还黑。海外民运中也有好的,就像劳改犯中也有政治犯。但整体说来,比劳改队坏多了。
   
   劳改犯中的刑事犯,还有道德底线,他们虽然犯罪,却还保留着很多常人品质,还有江湖义气,还有打抱不平的正义感。他们尊敬政治犯,一般不会与政治犯过不去。他们看不起告密的,看不起造谣的。
   
   但海外民运却没有道德底线。什么谣都能造,什么坏事都能干。像这一次,没有敌人派到最后,拿手戏就是造谣。把大家都知道的,已经辟谣多少次说明过的,正义党,鲍戈等造谣帖或冒名造谣帖拿出来攻击。如果这些人在劳改队,一定被打抱不平的劳改犯整死。
   
   我与好些坐过牢,在海外民运中混过,或仍然留在海外民运中的朋友聊过这些问题,大家基本上有相同看法。
   
   好在在下已经撤离了,十多年噩梦过去,回头看,真是让人透心凉。
(2010/11/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