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中国需要什么? 》]
傅申奇文汇
·《台湾丑闻的启示》
·《大陆丑闻的启示》
·《党权专制与黑社会》
·《腐败的安全系数》
·《两岸风光》
·《先进与落后》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高智晟被捕》
·《百万人反贪污行动》
·《民主的例外》
·《了不起的公民》
·《都是反腐,大不相同》
·《和谐社会》
·《和谐公报》
·《不同的反腐败》
·《再谈和谐社会》
·《小事与大事》
·《尚方宝剑》
·《大国崛起》
·《再谈大国崛起》
傅申奇2005年评论
·《辞旧迎新》
·《时事感叹》
·《新的高度》
·《惊人大案的背后》
·《最大的矿难》
·《亡羊补牢》
·《吃皇粮》
·《金融风险与社会风险》
·《不见不怪和见怪不怪》
·《马克思与爱因斯坦》
·《中国的民意》
·《连战与中国国民党》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一《民主与潮流》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二《民主与专制》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三《民主与和平》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四《民主与统一》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五《民主与崛起》
·《上访与公民权利》
·《评朱成虎的狂言》
·《再评朱成虎的狂言》
·《官民冲突》
·《矿难与制度》
·《呼唤民主》
·《民主的良好开端》
·《被扼杀的民主》
·《中国需要什么? 》
·《绝妙的讽刺 》
·《中国特色 》
·《纪念胡耀邦》
·《开明与民主》
·《善意的谎言》
·《台湾、香港和大陆》
·《有家不能回》
傅申奇2004年评论
·《民意与党意》
·《拖欠薪资问题》
·《宝马撞人事件》
·《朱胜文案与司法独立》
·《河北一号文件》
·《民主与爱国》
·《爱党与爱国》
·《美国的干预》
·《爱国与讲真话》
·《台湾民主的悲情》
·《爱国的问题》
·《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人大的决定》
·《保护私有财产》
·《丧尽天良》
·《六四十五周年》
·《皇权与党权》
·《评一、二、三工程》
·《触目惊心》
·《国家恐怖主义》
·《中国的崛起》
·《国家秘密》
·《强烈的反差》
·《邓小平一百年》
·《上访和执政能力》
·《沉重的心》
·《胡江没有实质区别》
·《新闻自由》
·《令人发指、发人深省》
·《令人心寒》
·《重庆事件的启示》
·《面对揭竿而起》
·《天下会不会大乱?》
·《制度不改、矿难未已》
·《未来中国》
·《钳制言论》
傅申奇2003年评论
·《释放王炳章》
·《声援刘荻》
·《灰色恐怖》
·《民主党派》
·《荒唐可笑的审判》
·《一盘下不完的棋》
·《党章与宪法》
·《东施效颦》
·《尘埃落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需要什么? 》

   2005年10月10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中国需要什么? 》

   中国党权专制制度的一个特点就是,党的代表大会或中央全会往往是重大政治走向的转折点,以及人事变动的关节点,并且这一切在事前会显示一些迹象,但基本上都是黑箱操作,一直到水落石出那天才大白于天下。例如:九大确定了林彪的接班人地位;十大让王洪文当上了副主席;十一届三中全会奠定了邓小平时代的基础,等等。目前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是胡锦涛全面接班后的第一次中央全会。自然很可能成为另一个转折点和关节点。毫无疑问,和谐社会的理论,十一个五年计划,人事变迁等等,都会有些新东西。但国际社会真正关心的是:透过这一切面上的词句和变迁要看到胡锦涛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中国未来的走向是什么?

   当年胡锦涛刚接任总书记的时候,海内外一片赞扬声,连许多资深的异议人事也对他充满了期待。萨斯期间胡锦涛的几个动作,被大肆渲染为胡温新政。但随后中国持续进行的言论封锁、对异议人士的镇压,以及胡锦涛高度评价古巴和北韩的言论,使全世界大失所望。现在胡锦涛又突然要纪念胡耀邦,又制造了朦胧的悬念,让无数人想入非非。

   到目前为止,我始终认为:胡锦涛充其量只是想当一位展示亲民形像的党权专制的皇帝。他的所谓新三民主义,不是说民众有什么权力,有什么地位,而是表示,他作为党权专制的皇帝要如何善待民众。这和唐太宗以及康熙皇帝要体恤民众疾苦,要为民众主持公道,要惩罚贪官污吏是一模一样的。我一再说皇帝就是皇帝,不会主动摘下自己的皇冠。但是,事实上也有例外,苏联党权专制的皇帝,戈尔巴乔夫不喜欢作皇帝,也知道这皇帝做不长,主动用他的新思维,挖掉了党权专制制度的墙角。

   现在许多分析家对胡锦涛似乎也产生了同样的期望,他们相信:胡锦涛为中共改革开放的代表胡耀邦正名,说明了胡锦涛有魄力也有企图心突破迄今为止经济开放政治保守的邓小平改革开放模式。胡锦涛纪念胡耀邦,目的是要动摇邓小平、江泽民时代的新“凡是”论,为下一步政治改革扫清道路。他们说:我们这样分析,并不是盲目乐观,也不是为胡锦涛涂脂抹粉,而是看到,中国面临美国的挑战,中国面临超越美国的历史机遇,不能再在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民主进程上犹疑不定了。

   我以为这是分析家们一厢情愿的期望,他们太不了解中国,太不了解共产党,太不了解胡锦涛了。胡锦涛没有新思维,他仍然是皇帝。当然我希望我错了,分析家们对了:胡锦涛要用皇帝般的权力来改革党权专制制度,摘下头顶上的皇冠,成为第一任的总统。但愿如此!!!中国不再需要皇帝,中国需要总统,但中国最最需要的是产生总统的大前提,那就是独立的、自由的、有社会责任感和社会参与意识的公民。我想只要看看胡锦涛愿不愿意让中国公民真正成为公民,就可以看清他的企图心了。

(2010/11/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