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权力与制衡》]
傅申奇文汇
·《再谈人命和人权》
·《再谈走向共和》
·《周正毅与郑恩宠》
·《腐败与反腐败》
·《新圈地运动》
·《三中全会》
·《神州五号与中国前途》
·《胡锦涛与政治改革》
·《向何德甫致敬》
·《衡阳大火》
·《香港的地方选举》
·《声援王炳章》
·《香港的政治改革》
傅申奇2002年评论
·《新年展望》
·《王策的关与放》
·《公民意识的觉醒》
·《魏泉宝回到纽约》
·《节日的感叹》
·《江泽民的退与不退》
·《民权的兴起》
·《掌声的启示》
·《贫富差距》
·《中国的工人运动》
·《政治与经济》
·《希望工程也成了腐败工程》
·《胡锦涛访美》
·《民主与中国》
·《胡锦涛与李登辉》
·《历史的伤口》
·《江泽民的五三一讲话》
·《胡文海案件》
·《防民之口》
·《欺骗与抗争》
·《专制改良》
·《王炳章失踪》
·《民主与统一》
·《人权与法治》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封锁信息和镇压》
·《北京当局持续践踏人权》
·《中国特色》
·《共产党的下台与垮台》
·《权力与制衡》
·《话说十六大》
·《共产党代表谁?》
·《专制的延续》
·《难产的新闻法》
·《新的政治迫害》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
傅申奇2001年评论
·《新年贺词》
·《新年贺词》
·《也谈“天安门文件”》
·《拾起旧梦》
·《也谈自焚》
·《欲加之罪》
·《法制的笑话》
·《国际人权公约与中国》
·《政协会议上的掌声》
·《危险的信号》
·《铺路石子》
·《人心的向背》
·《撞机事件》
·《中国的民主》
·《钱冠林免职所想到的》
·《严打与法律》
·《中国的悲哀》
·《“六四”十二年》
·《中共内部报告》
·《中共八十年》
·《江泽民的创新》
·《奥运与中国》
·《中国人的耻辱》
·《危言耸听》
·《中共向何处去?》
·《苏共解体十年祭》
·《毛泽东二十五周年忌辰》
·《世贸中心的倒塌》
·《小议六中全会》
·《反左与反右》
·《祝贺[黄花岗]杂志的出版》
·《道德与政治》
·(旧文重读)中共给世界的圣诞礼物
·《中国加入世贸》
·《挑战与机遇》
·《白莲湖村的冲突》
·《农村的出路》
·《湛江、江门爆炸案》
傅申奇2000年评论
·《新年新世纪的展望》
·《葛玛巴活佛出走》
·《读报感叹!》
·《第一案评析》
·《民主、选举与拉选票》
·《民主化与皇帝梦》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
·《西部开发之我见》
·《台湾选举与江泽民的皇帝路》
·《钱其琛谈人权》
·《朱熔基的四•一行动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权力与制衡》

   2002年10月21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讲的题目是:《权力与制衡》

   中国面临着许多问题,但其中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权力与制衡的问题。

   自秦始皇以来到清王朝的覆灭,中国政治权力的特征就是皇权。统一时期,就是一统天下的大朝廷的皇权,分裂年代就是分疆裂土的地方小朝廷的皇权。

   一百年前,孙中山首创国民革命,不仅要推翻满清王朝,更希望彻底废除皇权,把中国引进民权的时代。然而,历史似乎要中国人经历更多的磨炼。辛亥革命虽然废除了皇权,却开始了一个党权和军权混杂的时代。国民革命仍然是一个未完成的革命。

   共产党夺取政权后,把中国定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宣称权力属于人民,民权时代好像开始了。其实不然,半个多世纪的荒唐事和辛酸泪表明,中国的权力完全属于共产党,在最荒谬的时期,甚至完全属于党的最高领导人。

   皇权是不受制约的绝对权力,按理来说一个党,既要受党内规范的制约,又要受其他政党和社会各方力量的制约,本身并不是权力系统。然而,一个党一旦取得专政地位之后,党的系统就成了权力系统,就变成了绝对权力的载体。党权往往比皇权更蛮横、更野蛮、更荒唐。当年,希特勒的国家社会党是这样,斯大林的苏联共产党是这样,毛泽东的中国共产党也是这样。民权的根本特征在于,行政、立法、司法、复决等项政治权力,根源于公民的普遍意志。公民以选举权来表达自己的意志。这些根源于公民意志的权力元素在运行期间互相制衡,并受到自由社会舆论的监督和制约。而且周期性地更新。所以简单来说,民权就是得到有效制衡的权力。

   两百多年前,美国就基本解决有效制衡权力的问题,而进入了民权时代。可是,中国至今还在为解决这个问题作艰苦的准备。握有绝对权力的中共,即将召开十六大,要解决两个问题:一、人事变更,新旧交替;二、面对二十一世纪,重建中共的思想理论体系、组织体系和领导体制。我们不能指望十六大会成为中国从党权时代走向民权时代的转折点,但我们应该要求中共在重建中共的思想理论体系、组织体系和领导体制的时候,打破陈旧的框框,顺应时代的要求,在制衡党权的问题上下大功夫。

   制衡党权的第一步就是中共一直只说不做的四个字,那就是:党政分离!

   建立政府行政系统的常任文官制度,逐步建立镇、区、县、省各级行政长官的选举制度。第二步是逐步使人民代表大会名副其实,成为公民意志的体现。与此同时,维护法律的权威性,保障司法的独立性,并强化自由舆论的监督功能。确定党也必须在宪法的规范下活动这一原则。

   制衡党权对中国来说是反腐败的需要,是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需要,也是社会全面进步与国际社会接规的历史需要。希望中共主动来做这件事情。

(2010/11/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