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历史的伤口》]
傅申奇文汇
·《历史的伤口》
·《江泽民的五三一讲话》
·《胡文海案件》
·《防民之口》
·《欺骗与抗争》
·《专制改良》
·《王炳章失踪》
·《民主与统一》
·《人权与法治》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封锁信息和镇压》
·《北京当局持续践踏人权》
·《中国特色》
·《共产党的下台与垮台》
·《权力与制衡》
·《话说十六大》
·《共产党代表谁?》
·《专制的延续》
·《难产的新闻法》
·《新的政治迫害》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
傅申奇2001年评论
·《新年贺词》
·《新年贺词》
·《也谈“天安门文件”》
·《拾起旧梦》
·《也谈自焚》
·《欲加之罪》
·《法制的笑话》
·《国际人权公约与中国》
·《政协会议上的掌声》
·《危险的信号》
·《铺路石子》
·《人心的向背》
·《撞机事件》
·《中国的民主》
·《钱冠林免职所想到的》
·《严打与法律》
·《中国的悲哀》
·《“六四”十二年》
·《中共内部报告》
·《中共八十年》
·《江泽民的创新》
·《奥运与中国》
·《中国人的耻辱》
·《危言耸听》
·《中共向何处去?》
·《苏共解体十年祭》
·《毛泽东二十五周年忌辰》
·《世贸中心的倒塌》
·《小议六中全会》
·《反左与反右》
·《祝贺[黄花岗]杂志的出版》
·《道德与政治》
·(旧文重读)中共给世界的圣诞礼物
·《中国加入世贸》
·《挑战与机遇》
·《白莲湖村的冲突》
·《农村的出路》
·《湛江、江门爆炸案》
傅申奇2000年评论
·《新年新世纪的展望》
·《葛玛巴活佛出走》
·《读报感叹!》
·《第一案评析》
·《民主、选举与拉选票》
·《民主化与皇帝梦》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
·《西部开发之我见》
·《台湾选举与江泽民的皇帝路》
·《钱其琛谈人权》
·《朱熔基的四•一行动 》
·《国共两党的失败》
·《选举后的台海形势》
·《新的反右风》
·《最惠国待遇问题》
·《王凤超一言惊人 》
·《中国现状》
·《我看五二零》
·《爱国还是愚蠢?》
·《是胜利还是失策?》
·《中共当局怕什么?》
·《又逢“六四”》
·《两韩“高峰会”》
·《李国涛又遭迫害》
·《江泽民语录》
·《成克杰被判死刑》
·《江泽民的“偏爱”》
·《从“生死抉择”谈起》
·《反腐败还是权力斗争》
·《写在“十.一”》
·《南斯拉夫给中国带来什么?》
·《杀与改---从远华案谈起》
·《李鹏谈司法改革》
·《美国大选》
·《江泽民的辩护词》
·《略论四条标准》
·《世纪末感言》
傅申奇1999年评论
·《新年的期望》
·《走向民主的机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的伤口》

   2002年6月3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讲的题目是:《历史的伤口》

   一九八九的六四屠杀已经过去十三年,现在的年轻人对此几乎是一无所知了,当年的参与者、目睹者大部分也已经淡忘,或故意地加以遗忘。在经济增长的烟雾下,在物欲横流的眼前生活中,当年的血腥似乎成了遥远的过去,不必再提。然而,对于在那场屠杀中失去亲人的人们来说,六四是他们心中永远的伤痛,而对于参与镇压的有良心的军人和官员来说,六四也是他们心中沉重的负担。

   以丁子霖女士为代表的天安门母亲们,十三年来不断地联络当年受难者的家属,挖掘历史的真相,为此被许多团体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的集体候选人。可见,六四没有被忘记。

   当年参与镇压的三十九集团军,有王牌师之称的一一六师的军人李晓明,在六四十三周年之际,向国际社会陈述当年亲身的经历,证实军队向学生和市民开枪的事实。李晓明当时担任一一六师高炮团一营二连的雷达站站长。六四后被授予“首都卫士”称号,九二年被授予上尉军衔。

   李晓明说:他曾在天安门广场亲眼目睹军队向民众开枪的物证,因此北京当局说在天安门广场没有开枪是违背历史事实的。同时他认为:“天安门血流成河”的传闻不准确,死者应该有“成千”,但没有“上万”。

   李晓明说:当年的经历以及后来被北京市民视为“刽子手”使他终身难忘,他说:六四事件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也是长期沉积在内心的沉重负担。他表示:希望在有生之年为六四难属尽一点良心责任。可见,对于参与镇压的军人和官员来说,六四并也没有成为过去。

   据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大赦国际不完整的调查统计:迄今为止,还有将近两百人,因为当年参与抗议行动,或因为后来纪念、评论六四事件而被关押在监狱里,并且,每到“六四”,在香港和世界各地,只要有华人,就有不同形式的“六四”纪念活动。可见,对于关心社会进步的人们来说,六四仍记忆犹新。所以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六四是中国的“历史的伤口”,并且是没有愈合的伤口。

   十三年来北京当局刻意掩饰这个历史的伤口,希望人们彻底忘却这个伤口。但这是不可能的,中国在政治层面任何的改革,或改革的企图,都会自然地触动这个伤口,这个问题是无法回避的。到目为止,当年的历史真相还没有权威性的结论,但我相信真相终会大白于天下。我认为:北京当局如果能够面对历史的事实,澄清真相,不是掩盖伤口,而是主动地医治伤口,以达成社会的和解,那才是向前看的正确态度。在十三年前丧生的学生、市民和士兵都是无辜的,都是一党专政制度的受难者,在此我要向他们的亲属表示同情和慰问。也要再次对当所年镇压行动的决策者表示谴责,并敦促北京当局来治愈这个“历史的伤口”。

(2010/11/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