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民主与中国》]
傅申奇文汇
·《都是反腐,大不相同》
·《和谐社会》
·《和谐公报》
·《不同的反腐败》
·《再谈和谐社会》
·《小事与大事》
·《尚方宝剑》
·《大国崛起》
·《再谈大国崛起》
傅申奇2005年评论
·《辞旧迎新》
·《时事感叹》
·《新的高度》
·《惊人大案的背后》
·《最大的矿难》
·《亡羊补牢》
·《吃皇粮》
·《金融风险与社会风险》
·《不见不怪和见怪不怪》
·《马克思与爱因斯坦》
·《中国的民意》
·《连战与中国国民党》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一《民主与潮流》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二《民主与专制》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三《民主与和平》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四《民主与统一》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五《民主与崛起》
·《上访与公民权利》
·《评朱成虎的狂言》
·《再评朱成虎的狂言》
·《官民冲突》
·《矿难与制度》
·《呼唤民主》
·《民主的良好开端》
·《被扼杀的民主》
·《中国需要什么? 》
·《绝妙的讽刺 》
·《中国特色 》
·《纪念胡耀邦》
·《开明与民主》
·《善意的谎言》
·《台湾、香港和大陆》
·《有家不能回》
傅申奇2004年评论
·《民意与党意》
·《拖欠薪资问题》
·《宝马撞人事件》
·《朱胜文案与司法独立》
·《河北一号文件》
·《民主与爱国》
·《爱党与爱国》
·《美国的干预》
·《爱国与讲真话》
·《台湾民主的悲情》
·《爱国的问题》
·《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人大的决定》
·《保护私有财产》
·《丧尽天良》
·《六四十五周年》
·《皇权与党权》
·《评一、二、三工程》
·《触目惊心》
·《国家恐怖主义》
·《中国的崛起》
·《国家秘密》
·《强烈的反差》
·《邓小平一百年》
·《上访和执政能力》
·《沉重的心》
·《胡江没有实质区别》
·《新闻自由》
·《令人发指、发人深省》
·《令人心寒》
·《重庆事件的启示》
·《面对揭竿而起》
·《天下会不会大乱?》
·《制度不改、矿难未已》
·《未来中国》
·《钳制言论》
傅申奇2003年评论
·《释放王炳章》
·《声援刘荻》
·《灰色恐怖》
·《民主党派》
·《荒唐可笑的审判》
·《一盘下不完的棋》
·《党章与宪法》
·《东施效颦》
·《尘埃落定》
·《新闻控制》
·《走向共和》
·《专制官僚综合症》
·《非典与政治》
·《非典与改革》
·《孙志刚之死》
·《谈选举》
·《六四与平反》
·《周正毅案》
·《香港大游行》
·《民意的胜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与中国》

   2002年5月14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讲的题目是:《民主与中国》

   中国是党权专制的国家,没有政治民主。中国的领导人总是宫廷式权力斗争中的得胜者,其接班人通常就是钦定、内定或指定的。华国峰是毛泽东钦定的,但在权力斗争中被邓小平赶下台。邓小平先后指定胡耀邦、赵紫阳作接班人,后来又被他自己废黜,最后指定江泽民接班。在邓小平安排的元老和军人的保驾护航之下,江泽民顺利接班。不仅如此,邓小平还指定胡锦涛为下一代的接班人。最近胡锦涛以接班人的姿态访问美国,似乎接班已不成问题。然而真正懂得中国政治的人知道,在十六大结束、尘埃落定之前,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江泽民曾经在“西山谈话”中表示两个不放手,即“军队工作不放手”,“杀手锏武器的研制工作不放手”,实质就是不放军权。最近上海一部分干部又联名上书中央政治局,要求江泽民顾全大局,留任党的最高领导人。在今年的两会上,湖南省委书记白克明提出议案,建议把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理论列入宪法,并且要根据将在十六大上党章修改的有关内容,相应修改宪法。最耐人寻味的是,最近江泽民亲自对胡锦涛为校长的中央党校的工作提出批评。这一切都为接班和接班的程度增加了变数,江泽民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他的打算能不能成功?在亮牌之前都是猜不透的。

   这说明中国的政治是不透明、不民主、见不得阳光的。中国领导人为这种制度辩解说:由于特殊的中国文化,特别的历史传统,更因为中国的落后,民众教育水平低,所以中国不适合搞西方式的民主,硬搞会动乱。

   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同文同种的台湾以民主方式产生领导人,已经是事实,台湾并没有动乱。香港继续保留民主的运作方式,也没有天下大乱。即使在大陆,也提供了有力证明。四川省遂宁市步云乡,一九九八年就产生了中国第一位由农民直接选举出来的乡长。当时遂宁市某个乡镇的领导班子因违法乱纪全军覆没,引发了直接选举的尝试。候选人的竞选演讲、辩论、回答选民提问精彩动人。被认为文化低、不开化、不关心政治的农民热情高涨,有秩序、负责任地投入竞选活动。九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六千多名农民冒着大雨排长队选出了自己信任的乡长。甚至百岁老人也让孙子背着去投票。三年多来,民选产生的乡政府廉洁奉公,尽力减少农民负担,兴修水利、建设市场、发展交通,深得农民信任。正如文学家北野所说:“步云直选`,使那种认为中国农民素质低,不懂民主的忧虑成为多余。中国农民有民主的要求、习惯、办法、能力和勇气。”

   既然农民都能适应民主,那市民就更不是问题了。可见,中国不民主不是因为中国不适合搞民主,而是因为党权专制制度的统治者不愿放弃手中的权力,还在运用手中的权力阻挡民主的历史要求。然而历史的潮流是阻挡不住的,民主正在走进中国,中国也正在走近民主。

(2010/11/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