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节日的感叹》]
傅申奇文汇
·《中国特色 》
·《纪念胡耀邦》
·《开明与民主》
·《善意的谎言》
·《台湾、香港和大陆》
·《有家不能回》
傅申奇2004年评论
·《民意与党意》
·《拖欠薪资问题》
·《宝马撞人事件》
·《朱胜文案与司法独立》
·《河北一号文件》
·《民主与爱国》
·《爱党与爱国》
·《美国的干预》
·《爱国与讲真话》
·《台湾民主的悲情》
·《爱国的问题》
·《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人大的决定》
·《保护私有财产》
·《丧尽天良》
·《六四十五周年》
·《皇权与党权》
·《评一、二、三工程》
·《触目惊心》
·《国家恐怖主义》
·《中国的崛起》
·《国家秘密》
·《强烈的反差》
·《邓小平一百年》
·《上访和执政能力》
·《沉重的心》
·《胡江没有实质区别》
·《新闻自由》
·《令人发指、发人深省》
·《令人心寒》
·《重庆事件的启示》
·《面对揭竿而起》
·《天下会不会大乱?》
·《制度不改、矿难未已》
·《未来中国》
·《钳制言论》
傅申奇2003年评论
·《释放王炳章》
·《声援刘荻》
·《灰色恐怖》
·《民主党派》
·《荒唐可笑的审判》
·《一盘下不完的棋》
·《党章与宪法》
·《东施效颦》
·《尘埃落定》
·《新闻控制》
·《走向共和》
·《专制官僚综合症》
·《非典与政治》
·《非典与改革》
·《孙志刚之死》
·《谈选举》
·《六四与平反》
·《周正毅案》
·《香港大游行》
·《民意的胜利》
·《北京到底准备怎么样?》
·《另一种富豪》
·《人命和人权》
·《再谈人命和人权》
·《再谈走向共和》
·《周正毅与郑恩宠》
·《腐败与反腐败》
·《新圈地运动》
·《三中全会》
·《神州五号与中国前途》
·《胡锦涛与政治改革》
·《向何德甫致敬》
·《衡阳大火》
·《香港的地方选举》
·《声援王炳章》
·《香港的政治改革》
傅申奇2002年评论
·《新年展望》
·《王策的关与放》
·《公民意识的觉醒》
·《魏泉宝回到纽约》
·《节日的感叹》
·《江泽民的退与不退》
·《民权的兴起》
·《掌声的启示》
·《贫富差距》
·《中国的工人运动》
·《政治与经济》
·《希望工程也成了腐败工程》
·《胡锦涛访美》
·《民主与中国》
·《胡锦涛与李登辉》
·《历史的伤口》
·《江泽民的五三一讲话》
·《胡文海案件》
·《防民之口》
·《欺骗与抗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节日的感叹》

   2002年2月11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讲的题目是:《节日的感叹》

   爆竹声中一岁除,又到了新年。我要遥祝广大公民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按理说新年里要多讲令人高兴的话,然而,即使在这样的时刻,我心里仍然有一丝悲凉,不得不发一点感叹。

   中国人在春节最讲究的是合家团圆吃年夜饭,可是,五十年来,中国人家庭破碎、亲人离散,天各一方,吃不成团圆饭的悲剧特别多。

   台湾海峡的阻隔曾经使多少亲人一别就是几十年,望穿双眼,别说吃团圆饭,连音讯都没有。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多少反革命、右派、被送去劳教、劳改,一去就是十几年几十年。而几千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大部分也都曾经唱着《南京之歌》那一类的悲歌,在偏僻的农村度过一个个春节。

   也许有人要说,那已经属于历史,现在不再有这样的悲剧,其实不然。例如《生态学研究》的编辑王大齐先生,发现仅仅研究自然生态是不够的,因此就在杂志里研究了社会生态的问题,于是就在一月二十四日被逮捕了,至今没有向家属递交任何法律手续。北京电脑专家杨子立、记者徐伟、地质工程师靳海科、自由撰稿人张洪海等组织《新青年学会》讨论政治改革议题,被逮捕审判。而根据法律要求登记注册中国民主党的徐文立、秦永敏等则被判了十多年的徒刑。知名的这一类案件就不少,而不知名的又有多少呢?他们和亲人只能咫尺天涯,苦度佳节。

   此外,还有另一种悲哀。许多有独立见解、有知识、有正义感的人士为大陆中国政府所不容,流亡在天涯海角,有家不能回。上海著名作家王若望先生以七十三岁的高龄离乡背井流亡美国,十年后的今天,他客死他乡。一方面中国政府不许他回国,另一方面他宁可死在异乡也不回国。中国人特别强调狐死首丘、落叶归根。王老先生不愿归根、而这个根也不让他归,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悲剧啊!同样,原《人民日报》的副主编王若水先生不久前也客死在流亡的异国他乡。

   也许有人要说,这是与政府作对自找烦恼,那就请想一想另一类的悲剧。最近美国在一星期内查获两批利用集装箱偷渡的中国移民。大家都知道,十八个月前,在英国多佛海港发现五十八名中国偷渡客闷死在货车里,去年十月在前往韩国的鱼船上也有二十五名偷渡客闷死。谁知道在偷渡路上死于非命的人究竟有多少呢?然而,有数不清的中国人还在用各种方法,甚至冒着生命的危险要离开中国,这一去往往是多年的生离死别。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有一首歌词说:家乡才有美酒、才有自由、才有九月九。可是对于流亡者和偷渡客来说,中国这个家乡虽然有令人梦萦牵绕的九月九,但缺少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这难道还有什么疑问吗?这难道不应该感叹和悲伤吗?

(2010/11/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