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方鲲鹏
[主页]->[百家争鸣]->[方鲲鹏]->[美国密苏里州的一起冤案]
方鲲鹏
·《美国打官司实录》(24) 怎么阅读法律文件中的判例法
·《美国打官司实录》(25) 法官在看鼻子
·《美国打官司实录》(26) 电传事件
·《美国打官司实录》(27) 指鹿为马(-)
·《美国打官司实录》(28) 指鹿为马(二)
·袁腾飞在美国会如何?首席白宫记者给答案!-- 兼论言论自由
·《美国打官司实录》(29) 组合拳
·《美国打官司实录》(30) 大法无形
·晒晒Google(谷歌)臭名昭著的点击欺诈案
·想听懂广东话吗?请看这份速成资料
·谷歌CEO认为即使在限制条件下也应返回中国市场
·晒晒美国上诉庭法官的独立办案
·翟田田之案峰回路转的玄机
·论美国的国骂涉嫌强奸威胁--再评翟田田之案
·专访翟田田:留美博士生是如何被控莫须有的“恐怖威胁”
·三评翟田田之案–解说逮捕翟田田的命令
·四评翟田田之案–大陪审团的决定不出所料
·五评翟田田之案 - 荒诞走板的“骚扰大楼”案
·六评翟田田之案 – 彼得森律师10月15日的信及其他
·美国密苏里州的一起冤案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一)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二)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续)
·特工门案使美国政府难以起诉阿桑奇
·有感于史天健教授的“程序民主论”
·程序民主的怪胎 - 阻挠表决的“掠夺者”方法
·无知者无畏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了高瞻的上诉申请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案及其对中国体制改革的启示(1)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2)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3)
·宾州最高法院对受害者态度前拒后恭
·美国司法缺乏自觉纠错的机制和动力
·受贿法官的认罪协议被联邦法院接受后又拒绝
·普选和司法独立不能阻止官员搞腐败
·分析美国人民很不满但社会不乱的原因
·美国政府反间谍办公室的高瞻档案
·命名“纪念埃米特•悌尔公路”的缘由
·宪法是什么意思?由最高法院说了算
·八分之七白人血统的人不是白人
·美国开国宪法定义一口黑人折算五分之三人
·华人是白人还是黑人?美国最高法院回答你
·最高法院重新释宪令种族隔离为非法
·祸害美国百年的乌鸦法
·美国有些州曾经黑兔与白兔也不能通婚
·为美国民权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马丁•路德•金
·美国黑人争取平等选举权的历史
·美国最高法院也可以拒绝释宪
·中国人不应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
·俞陵诉吴弘达案
·俞陵诉吴弘达案(续)
·两则经济学理论的联想
·复制美国司法运作模式必定失败(1)
·俞陵诉吴弘达案(三)
·钱力滥用取代权力滥用
·法官终身制和绝对豁免权
·法官职位很大程度上被政治庸酬左右
·司法权力不受约束可以自我膨胀
·美国陪审团审判正在消失
·美国各种监督机制在司法权面前止步
·中国的司法改革无需站在政改的大旗下
·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1)
·美国两党长期分享政府权力的奥秘
·谷歌自诩不作恶“避税”邪门赛过洗钱专家
·虽然一人一票但分量大不相同
·同性恋权利与普世价值
·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在何方
·鼓吹普世价值论对民主、自由、人权没有帮助
·普世价值幕后的故事
·阅读提示:《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
·盘点新世纪头10年美国腐败和性丑闻州长
·以美国为镜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
·前众院议长如此发横财是否属腐败行为?
·一位美国联邦法官断案期间吃了被告吃原告
·美国政府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一)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二)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三)
·议长丑闻下台焉知非福
·议员与助手的合伙生意模式
·(美国国会的)耳印记拨款
·议员家属做说客的生意经
·说客拥有、说客治理、利益集团享受的政府
·占领华尔街运动半周年述评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一)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二)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三)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四)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五)
·脸书(Facebook)股价趣谈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1)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2)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3)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4)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5)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2)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3)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4)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5)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密苏里州的一起冤案

作者: 方鲲鹏 2010-11-02

   (一)

   L女士是中国北方人,事发时52岁。她学过按摩,有一个证书,2007年9月她来到美国才几个月,经同乡介绍从洛杉矶来到密苏里州中部地区的一个按摩店工作。因为规模很小,也许称之为按摩室可能更确切。业主计划安排两个按摩师,但生意不好,只雇一个也够了。原有的一位在L来之前刚离职另就它处,所以业主之一的王姓老板,也是L的同乡,就请她来帮忙。另一位老板,也是主要投资人,是个美国白人男性,名叫莫里斯(Morris),那位王姓老板是他的女朋友。L的英语能力非常有限,听懂普通日常英语也很困难,基本上不能开口与美国人交谈。

   密苏里州(Missouri)地处美国中部地区,是一个华人很少的州。L不知道她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来到一个错误的地点。在L来之前一个月,即8月份,这个按摩室已被当地执法部门的一个反卖淫小组盯上了,处于暗中调查监视之中。2007年9月13日下午,L在这里上班刚好满一个星期,5名警察手执法院的搜查令前来搜查这个按摩室。

   这一对老板在密苏里州有三个按摩店,所以不是经常在L所在的那个店,不过那天两人正好都在。警察搜查了近两个小时,期间对男女老板作了正式询问,基本上是莫里斯代表他们两人回答警察的问题。警察走的时候不仅带上搜查后扣压的物件,包括按摩室里录像监视系统的磁带(莫里斯对警察解释,是为防盗防抢安装了这套系统)、电脑、一些文件,还把L也带走了,说是需要进一步调查。

   在这整个过程,L一直是懵懵懂懂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不知警察是为何而来,连被带上警车也是懵懵懂懂,不知要去哪里,一直到发现自己是被送进一所监狱,她才醒悟事情糟糕了。于是大喊“放我走”。喊的结果是关进了单人惩罚室,而且这个单人小号子一关就是38天,在这之后才转到普通牢房。

   警察搜查按摩店手续齐全,持法官签署的搜查令而来。但是逮捕L却是临时决定,需要补逮捕令。第二天9月14日,主持搜查的那位警察西亚(Shea)以涉嫌“介绍卖淫”为由,向法官提交了逮捕L的申请书。西亚在宣誓下向法官作证,说他看了搜查按摩室获得的监视系统录像带,录像带清楚显示L犯了指控的罪行,他并且还绘声绘色地描述L是怎样的动作,顾客是怎样的反应。录像是逮捕令申请书中提到的唯一证据,申请书的其他部分主要是西亚介绍他本人是反卖淫活动有经验的便衣警察(detective)。由于西亚宣誓声称有录像为证,言之凿凿,不由人不信,法官当场就批捕。

   10月16日警方侦办结束,写了一个调查报告。在调查报告里,西亚把在向法官申请逮捕令的证词中关于看录像带那部分进一步发挥,描述得活龙活现,具体入微。检察官迅即在10月17日正式向法院提出起诉,指控L犯了介绍卖淫罪(Promoting Prostitution,相当于中国的“组织卖淫”),证据就是西亚的证词和相关的按摩室录像带。L坚决不认罪,坚称没有做过违法不当之事。僵持到2008年2月初,她的公共辩护律师终于向法官提出各方一起查看关键证据录像带。经过协商,该案审理法官指定警察西亚、检察官、L的公共辩护律师,还有法官本人一起在法院看录像。结果这一天主角西亚却没有现身,法官、检察官、辩护律师一起按计划看了录像。这三方中没有一个人看到有西亚绘声绘色描述的情节,连任何不当的情节都没有发现。而这时距L被收押已5个月了!

   不难理解,看录像那天西亚是心知肚明故意不到场。这个白纸黑字地作伪证事件不足为奇,我只是不解警察是把L的公共律师当作自己一伙的,还是把他当成了超级大傻瓜?因为只消辩护律师及时看一遍录像,或者把西亚的证词通过翻译如实地转达给L,这赤裸裸伪证的把戏不就可轻而易举地戳穿?

   这个案子中,警察不仅作了假证、伪证,而且西亚的缺席还涉嫌藐视法庭。西亚诬陷L的行为无疑极为可恶,然而在盛行豪猪规则的法庭文化下,业内人士早已对这种现象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所以我敢担保,西亚绝对不会由于作出这个伪证而受到法官或其上司哪怕只有一句话的批评。而检察官办公室会立案控告西亚犯了伪证罪,则要等太阳从西边出了。

   检察官没有好好查看她的王牌证据(录像)就起诉,起诉书把西亚的伪证词原封不动地搬进来。另一方面,检察官在2007年11月发了一封电邮给辩护律师,通知他录像已经复制到DVD上,要他过来取(这个县的公共辩护人办公室和检察官办公室在同一幢楼),但是这位律师却懒得去一趟。与此同时,L在监狱里天天掐着手指算被关了多少天,天天盼星星盼月亮,盼有一个大慈大悲的神早日将她救出去。其实这点事,只要那几个经办的凡人对别人的痛苦多一点人性,少一点冷漠,L断不会被关在那个县监狱5个多月,160天。

   (二)

   我在《美国打官司实录》一书中是以这两小段话引入欺软怕硬的“豪猪规则”:

   “十九世纪的德国哲学家阿图尔•叔本华(Arthur Schopenhauer,1788年2月22日 – 1860年9月21日)曾说过一个豪猪的故事:冬天里的一群豪猪,想用彼此的体温来御寒,就紧靠起来,但它们很快被彼此的硬刺扎痛了。这样,它们被迫分开。但为了取暖,它们的身体又再度靠近,身上的硬刺又再次把它们扎痛了。这些豪猪就在这两种困难反复折磨中找到使彼此可以相安的那个距离。

   使我感兴趣的不是“豪猪的距离”,而是豪猪的硬刺。设想有一只光猪跑进了叔本华故事里的豪猪群会发生什么?当然,豪猪会从各个方向朝光猪挤来,光猪将被扎得浑身是血,遍体鳞伤。所以,豪猪社会里就有欺软怕硬和类同伐异这样的豪猪规则。”

   警察在逮捕L这件事上,把欺软怕硬的豪猪规则表现得淋漓尽致。

   警察和检察官指控L的罪名是“介绍卖淫”。按照这个罪名来检验,搜查时在场的按摩店三个人,L毫无疑问是从事这种活动可能性最小的一位。因为这个店的顾客都不懂中文,可L只会说中文,而且L人生地疏,来这里才一个星期。莫里斯事发时42岁,他的王姓女朋友比L年轻得多,警察当时不仅不敢造次逮捕美国白人莫里斯,还投鼠忌器不敢拿下他的女朋友;而按照警检方办这个案子的逻辑来推断,如果王姓女子被逮捕,恐怕不单单是控以介绍卖淫,很可能还会直接控以卖淫。

   警察柿子专拣软的捏,不光三个人中逮捕了从事“介绍卖淫”活动可能性最小的L,还肆无忌惮地毁灭她的名誉。搜查按摩店后,当晚在没有证据情况下,在案子尚处于初步调查阶段,警方向媒体发布消息,称破获一个卖淫网,把L正面半身照也发给了媒体。第二天当地报纸就以“中国妇女涉嫌卖淫被逮捕”这样的标题并配上L的照片予以报道,随后全国电视网ABC在当地的频道也报道了这一新闻。

   警察当天没有逮捕莫里斯不是对他没有怀疑,实际上调查一开始主要就是针对他。在逮捕L约两星期后,警察西亚按部就班从法官处申请到逮捕莫里斯的命令,指控的罪名同L被控的一模一样,是介绍卖淫(Promoting Prostitution)。根据法庭文件,西亚向法官解释了没有同时申请逮捕王姓女子的原因,是因为缺乏她的住址和年龄等个人资料。

   虽然警察有了逮捕令,但莫里斯和他的女朋友在警察执行搜查任务之后立刻关闭了在密苏里州的三个按摩店并离开该州,以后再也没有回来。美国是联邦制,一个州法院颁发的逮捕令只在州内有效力。法院签发逮捕令而没有发出通缉令,莫里斯只要不进入密苏里州,就一点事也没有。

   应该说警察调查这个按摩店并非空穴来风,这一对老板急急忙忙逃离密苏里州就能说明一些问题。但是警察欺软怕硬,按豪猪规则办事,把新来乍到不具备“介绍卖淫”条件的L抓了去充数,又在报纸电视上大肆渲染,然后才姗姗来迟地去抓已经跑了的莫里斯,其目的是欲破“介绍卖淫”网,还是意在吓走莫里斯?这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三)

   L被抓进单人惩罚室后连续关了38天。这是一个斗室,安装了一张床后就没有多少走动的空间了。除了每天有20分钟单独放风,其余时间就必须呆在这个斗室里。这种单人小号一排有5个,这5小间的尽头是一间约10平米的房间,中间有一张桌子和一个椅子,但也是不见天日。小号的囚犯放风就在这一间,可以在里面走走坐坐,不过每次只能一个人,关在这5间单人惩罚室的囚犯彼此从没有照面的机会。

   没有窗,一个灯泡没日没夜亮着,室内没有电灯开关。铁门上有一块四方的有机玻璃,采用单方向透明的材料,站在外面可以把室内看得一清二楚,但从里面却看不清外面。玻璃下面是一个长方形的槽和类似于抽屉式的装置,可以放入一个盘子,一日三餐就是从这里进来。L说她终日恍恍惚惚的,似醒非醒,似睡非睡,而一日三餐的伙食都是差不多,她常常捧着盘子发楞好长时间,想确定是哪一顿饭,是白天还是夜晚。

   38天惩罚结束后关进了8人一间的普通牢房。环境也不好,室内白人黑人经常打架,不过对她都比较友好。最重要的是能同人说说话了,而牢内生活很无聊,狱友们也乐意教她英语。所以比起单独关禁闭的那段时期,她感觉稍好了些。

   L想这是一场误会,所以关进监狱后,她天天盼着开庭,以为开庭就能说清楚弄明白,可以放她出去了。我看了她在狱中写的日记,开始的一天是2007年12月4日,以后基本上没中断,一直到出狱。日记开始的十几天,每天都散发着对于12月17日出庭这件事的焦虑、不安、充满期待等混杂而浓烈的心绪。12月17日是案件时间表上的第二次出庭,第一次出庭时还没有开始写日记,但12月12日的日记提到一句:“10月16日第一庭令我哭着回来,很失望。”

   她对于12月17日出庭充满了期待,是有由来的。2007年11月19日此案检察官给L的公共律师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称检方打算撤销L的案子,另立一个案子,她在那一个新案子里将不是被告,而是受害人。从被告变为受害人,这是一个多么奇特和巨大的跳跃啊!这位公共律师非常难得地当天来监狱,将这消息告诉了L,还把检察官的信打印出来给了她。这以后L天天等着有人来对她说,“你可以出去了。”可是什么事也没发生。看到她的焦虑相,开始狱友们还能用“感恩节前法院没人办公”来安慰她。但是过了感恩节还是没动静。所以,她深信这个事会在预定的12月17日出庭时解决。

   实际上由于L缺乏美国的法庭经验,所以她不知道在审判前的出庭多是处理程序问题,过过场,几分钟了事。她日盼夜想的12月17日出庭就是如此,只是排定2008年1月29日为开庭审判日期,三言两语就结束了。那天检察官和她的律师行为方式就像检察官11月19日的信从不曾有过似的,她有一种被欺骗被愚弄的感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