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外交与威慑]
藏人主张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达兰萨拉
·達賴喇嘛在三月十五二周年講話
· 达赖喇嘛拒绝挽留坚持退出政坛
·达赖喇嘛再表坚决退出政坛
·達賴喇嘛再次強調退出政壇
·流亡藏人促关注阿坝格尔登寺局势
·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藏人选出后达赖喇嘛时期的领袖
·流亡藏人为达赖喇嘛新角色作准备
·达赖喇嘛拒绝担任流亡政府名誉首脑
·藏文化遗产被"判了死刑"。
·北京奉赠达赖喇嘛生日礼物
·西方綏靖中國
·达赖喇嘛荣获兰托斯人权奖章
·达赖喇嘛将在世界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四川藏寺继续受到警方包围
·军警封锁格德寺两周300僧人被捕
·互联网时代藏文遭遇引发的思索
·中国担心展现真实西藏
·近期甘孜发生的系列抗议活动
·又一藏人作家被处徒刑
北京政府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後達賴喇嘛時代提前來臨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
·以文明视野展望未来中藏关系
·西藏庆典中隐藏的结构/秩序和不安
·藏汉交流与较劲
·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
·一场争取人心的竞赛
·中藏渐行渐远
国际声援
·藏中台作家学者联名抗议拘捕多名僧人
维护藏语动态
·藏人学生游行抗议教改计划
·短评藏人学生抗议教改弃藏语
·300名藏人教师联名致信青海省委
·27名流亡藏族作家的呼吁书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关于青海双语中长期改革问题的意见
·第一个挺藏文的中国大陆人
·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印度也行动起来保护藏语
·青海省藏区戒备森严
·达赖喇嘛批评中国对藏语的限制
·从禁止藏语教学说起
藏人诗抄
·桑秀吉:央金玛【藏人诗抄(一)】
·假活佛
·古钟【藏人诗抄(一)】
·最後的阿措家族
自我解剖
·藏区十大骗子
·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外交与威慑

   丹真宗智:外交与威慑(Diplomacy and Deterrence)
   (首发稿)
   
   
   文章摘要: 因为不解决中国与西藏的基本冲突──即汉族中国对于西藏人、蒙古人、伊斯兰突厥人和满洲人的种族主义主张,中国和西藏之间将不会有和平。我们可能会进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类的处境。

   
   
   作者 : 丹真宗智,
   
   
   發表時間:11/7/2010
   
   原作:丹真宗智(Tenzin Tsundue)(印度西藏之友會祕書長)漢譯:曾建元(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臺灣北社法政組召集人) 我從來沒被任何人憎恨過,除了狗:這隻狗對我狂吠和攻擊,使我在鄰里袖手旁觀的人們面前只好成為惡棍。這隻狗從沒忘記我在某次差點被它咬到時踢了它的鼻子。所以我現在都避開那條路。
   四十五年來,我們被狗追趕而一直在流亡。中國人非法入侵西藏,並以強力鎮壓和人權侵犯維持其殖民統治。我們的抗議有其成效。今天,西藏人流亡中的鬥爭,獲得媒體報導的青睞,雖然各國政府將維護自己的國家利益放在首位,而仍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我們沒有中國的軍事、政治或經濟實力,也沒有他們宣傳部門的厲害,但我們贏得了世界人民的心。
   就在這個時候,兩年前,西藏流亡政府對所有西藏人和西藏支持者發出一項「請求」,「避免反中國的抗議」。此舉乃造成我們力量的分散。雖然相當一部份人主張自己的民主權利而繼續抗議集會,一部份人則是一頭霧水,不知道該怎麼辦。流亡社會還處於學習民主的過程,所以,不奇怪他們仍然把政府的「請求」
   當做命令,期望百姓將「請求」僅視為請求而非命令,實在想太多了。
   這在流亡社會中造成過去兩年半裡的混亂。這次抗議集會,本是任何一個西藏人基於個人對於鬥爭的貢獻所能做到的一件事,但卻是令人感到沮喪的。那些走在前面的已經被看作是叛亂份子。是的,我是對該一「請求」唱反調的。西藏流亡政府正在執行議會的政策,尋求談判的解決方案,因此此一方面的努力都會進入它自己的進程。它必須且只能這麼做,而不是從事支持西藏獨立鬥爭者威懾的工作,特別是當這些抗議集會都在進行中的時候。如果我們都保持沉默,只是因為我們對於談判和正在建立中的信任措施抱著希望而不抗議,丹增德勒仁波切活佛可能就會在下個月被行刑了。西藏裡的西藏人們已經冒著這麼多的危險,盡一切可能援救他,現在就只能依賴我們使執行停止。
   近日,西藏代表團在訪問中國和西藏後返回。洛第嘉日先生在十月十日達蘭薩拉的新聞發布會上,就第三次談判再次表示,中國和西藏官員的會晤,表達了友好的姿態,並承諾進一步建立信任。我在記者群中有一個位於大廳後面的座位。視線穿過頭、肩、和此起彼落的閃光燈,我看見洛第嘉日先生發言時多次揮動他的右手,他的拇指和食指碰觸很多次,用以表達接觸的建立。他的發言語調清楚,談判是隔靴搔癢,我們與中國有根本的分歧。
   嘉日仁波切先生,前和尚和康巴土司的兒子,發言時帶著很大的自信,是具有天賦的外交官。格桑堅贊先生則在安排好的演說當中不時地插話。布瓊次仁先生沒出現。德寶索南諾布先生則維持秩序,「一個人一個問題」。至少被五位記者問到的最熱門問題,是有關他們與中國官員的「自由和坦誠」的討論,但是沒有得到答覆。因此,人們只能猜測當中洩漏出來的東西是什麼意思。
   代表團從中國返回,則使我們受到充滿希望和超出常情的鼓舞,因為北京政府似乎在西藏問題上和往常一樣強硬。嘉日先生在回答問題時報告說,中國的政策是基於他們今年五月二十三日所發布的《白皮書》。這是中國的西藏政策文件,而毫不含糊地被流亡藏人所拒絕,我們把它叫做「黑皮書」。
   代表團還在中國的時候,來自西方和印度不同西藏支持者的新聞報導和猜測,都指出尊者回到西藏的時間為時不遠。中國為了他們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公共關係,以及基於西藏流亡政府有關西藏的妥協政策,而死命地呼籲尊者返回西藏,看起來好像可以在北京奧運會的前幾年終結尊者大流亡的故事。如果尊者返回西藏,我相信百分之八十的流亡藏人將跟著回去。
   今年初,內閣首席部長噶倫赤巴桑東仁波切在由西藏婦女會(Tibetan Women’s Association)主辦的一個活動項目上,於達蘭薩拉(Dharamsala)的青年學校(Youngling school)做了公開演講。我看見他在電視上說,西藏流亡政府的「真正自治」就是最終目標,而不是獨立的進階。我同意他是極為真誠而言行一致,因為他是甘地主義者(Gandhian)。
   但事到如今,我認為這個問題將可能會是這樣的解決方式,如果這一情況發生了:即西藏社會支持中間路線。然而要使西藏真正自治,就只有我們到那裡展開自由的鬥爭。這可不是什麼天大的機密,我們也不會低估中國監視這個重大政策的情報能力。而且,即使不敲鑼打鼓,我們也一定能夠藉由與中國的安排來成就西藏,因為不解決中國與西藏的基本衝突──即漢族中國對於西藏人、蒙古人、伊斯蘭突厥人和滿洲人的種族主義主張,中國和西藏之間將不會有和平。我們可能會進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類的處境。
   接受在中國內進行自治的提議,可能會使西藏在無需中國宣告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的情況下,於實際上成為中國的一部份,而這卻是中國與尊者談判所設定的先決條件。中國統治西藏的主張,總回溯自元朝,當時我們向控制中亞細亞包括西藏和中國的蒙古皇帝朝貢。元朝的權力被中國的明朝所取代,主張則被繼承。這一次,一旦我們作出這個妥協,我們豈非在重演歷史?未來中國的後代不會主張,是達賴喇嘛十四世將西藏主權讓渡給中國的?
   與此相反,我一直倡議國際聲援自由西藏。中國因為佔領西藏,丟了面子和砸了錢,只能以意志消沉的行動來回應。在西藏人和加拿大的西藏支持者系統性的聲援和辛勤付出後,我們已經能夠擊敗中國,即使他們威脅放話,如果總理與尊者會面,加拿大將有嚴重後果。最後,加拿大政府因為絕大多數民眾的輿論壓力,而被迫進行這次會談,儘管他們的長期政策,是屈從於中國的經濟影響力的。
   中國今天該為亞細亞洲的苦難負起大部份的責任。如果我們能夠在中國組織一個爭取自由與民主的國際聯盟力量,我相信我們可以推翻這個騎在上億人民頭上的腐敗、殖民的共產主義政權。在香港、澳大利亞、馬來西亞、新加坡、美國、加拿大和歐洲的中國民主追求者、臺灣、東土耳其斯坦、蒙古、西藏和滿洲的獨立追求者,以及無處不在的法輪功學員,都將是我們的盟友。中國有可能自由和民主嗎?我相信會的。
   原刊:《西藏評論》(Tibetan Review),二零零四年十一月
   民國九十九年十一月六日晚六時
   於臺灣桃園機場第二航廈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2010/11/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