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10月21日南方周末发表王友琴《“带了个好头”:红卫兵道歉》,引发强烈反响和一片赞扬。据说老师非常感动,对“文革”中说了错话、做了错事的学生表示理解,因为他们也是“受害者”,“是当时形势所致”。

   确实,当年的红卫兵应该为他们的兽行道歉。但是,更值得思考的问题是,是“什么东西”使这些“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人性泯灭兽性大发,把一个个普普通通的青少年“害”成纳粹式暴徒,让他们做出那种人神共愤、天地不容的“错事”的?“当时形势”又是怎样形成的?

   孔子说:“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被风吹倒的草有责任,“风”的责任更大,更应该为当年空前的罪恶负责。这个“风”,就是制造红卫兵纳粹的体制、教育和意识形态。

   归根结底,是马列毛主义造就了当代中国的体制、教育,造就了“当时的形势”;是马列教义全方位的洗脑,让红卫兵们彻底丧失了基本的人格、起码的人性和必要的独立思考能力,大规模地暴力化禽兽化。

   马列主义才是当年惨剧浩劫发生的根本原因和思想上的罪魁祸首,是最大的“施害者”,血债累累,流弊无穷。要说道歉,是马列主义需要向当年的老师和红卫兵道歉,向广大文革受害者道歉,向我们的整个社会、国家和民族道歉!

   红卫兵的恶、文革的恶容易认知,体制的恶也不难认知,马列毛主义的恶则不易认知。一些知识分子仍以马克思主义为信仰,甚至某些自由人士和有志之士还以“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自居,认贼作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令人遗憾。2010-11-12东海儒者余樟法

(2010/11/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