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东海一枭(余樟法)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东海无权无势,近十年来更是处于物质上清贫化、社会上边缘化、政治上“敏感化”、形象上“丑恶化”(“江湖上”各种传言和污蔑丰富多彩)的状态。在这个时期对我依然尊重的,无疑是真正的尊重;在这样的时候以我为师,无疑也是真正理解、信任东海和尊崇儒家的。

   少数儒者和儒学爱好者知道我的特殊状况,且有些人还没有见过东海的真面,仅仅凭东海文章就“无条件”信任我,足见向儒之诚和“求道”之勇,足见孔孟之道作为正学和真理的巨大魅力。格筠就是这样的“江湖弟子”之一。

   东海儒门不讲什么形式,一篇读后感或拜师函就可以作为“束修”了,“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根据格筠的特长,我说写一首诗吧。于是格筠写来了一首题为《无题——给余樟法先生》诗作为“入门申请书”---那是2008年。诗颇有新意和深度,对我的描述准确深入。

   格筠在新诗圈子里资格甚老,名声颇著,难能可贵的是有志于儒学,能认真阅习儒家经典及东海文章。我自诩为儒门旧诗第一(当然是就当代而言),戏称之为儒门新诗第一。当时格筠在创作上遇到了一些困惑。我告诉她,本心智慧无限,内在光明无限,多多学习和实践儒家良知学,不难在诗创作中找到更适合自己的语言和表达方式。

   三年来,格筠对儒学的领会越来越深入,对一些佛教经典也有兴趣且能读进去。她通过电邮和qq提了不少有一定深度的问题,颇能搔到痒处,让我很感欣慰,不无得意。

   2010年10底,格筠邀我到她所在的城市讲学。她说:自己知道了好东西,就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非常理解这种心情,当初之所以不避好为人师之嫌,面对少数向儒者木门小开,也是这个原因。独乐乐,何如众乐乐?自己回了家,也希望更多的人回家。传孔孟之道、授仁义之业、解种种人生、政治、社会之惑,觉人醒世,儒者之责不可推也。

   给格筠所在地的三所学校作了“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的主题演讲,并分别进行了座谈,就教师们提出的各种疑难问题作了回答、沟通和交流。格筠一路陪同着,并兼司机与秘书之职---我演讲,她就殷勤为我打字记录。可以看得出来,她在当地有很好的人缘。

   期间游览了虢国博物馆、函谷关及灵宝生态文化公园,受到了有关学校及当地教育局领导的热情款待,结识了多位新朋友。格筠是个摄影高手,一路上为我拍了不少“很艺术”的照片。其中有一幅盘腿小照,摄于灵宝生态文化公园,取景、采光和意境都特别好,特题以诗曰:

   落叶淡淡地飘过肩头风清清地拂过脸颊柔柔的阳光和目光中盘腿而坐气息悠悠深入秋的殿堂

   被老子过关时的玄想染透了外衣但不影响里面的红几千年依旧红得热烈致虚极守静笃之后乾元生气勃勃光明一片身边有石头开始柔软

   如果打开我的胸膛你会看到尧舜和孔孟传下来的那个春光永恒又步态如秋的中国----题《盘腿小照》

   把“尧舜和孔孟传下来的那个春光永恒又步态如秋的中国”介绍给广大同胞,是儒者的文化责任;把那个理想的中国落实到现实中来,则是儒者的社会责任和历史责任。这需要众多有识有志之士共同努力。时事艰难,正学衰歇,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临别之前,格筠说:我从此以后也要做一个老师一样的儒者。我说,这是东海之荣,更是儒门之幸。此言对我也是一种激励,让我对自己更加高标准严要求,努力再努力,尽心更尽心,以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孔孟、对得起儒友们珍贵的信任。

   眼下儒门萧条,真儒罕见,女儒者更是希有(于丹辈只是一般儒家学者而非儒者,且在儒学方面造诣亦极有限)。由于种种主客观的原因,儒家在社会政治生活中影响有限。但是我们的心性可以也应该先放出光明来,在照耀自己的同时尽量多多地照耀他人,争取让越来越多的人找到安身立命的“灵魂的家”,共建长治久安的中华之家。

   曾经有人问我个人最大愿望是什么?我的回答是在一所大学做一个老师。倘能“得天下应英才而教育之”,为儒门推出一批贤者,那将是我最大的快乐、光荣和成功,那是给我南面王、大总统我也不换的。但愿此生有这样的机会。

   并愿格筠百尺竿头不断进步,早日成为一个自立立人、自觉觉世的贤者,与我、与儒家同道们一起,为推动儒家的光大和中华的振兴而努力。清人有句:南楼谁弄梅花笛?某友有诗:东海潮生碧玉箫。集起来正好是一副好联,意长境阔,且嵌格筠与东海之名。师生同道,仿佛萧笛合奏,共迎儒家大潮之起,格筠勉之哉。

   格筠的真诚灵慧和当地的名胜古迹一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赠以一诗,是欣慰也是勉励。诗曰:吾家才姝出,一洗众芳空。慧眼溜溜黑,灵心杲杲红。耽诗开宿慧,格物养真功。更有可人处,良知一点通。(注:本诗首句化用古诗 “须臾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 句,意为儒者的美是建立在真与善的基础上的,非世间凡花俗艳可比也。)2010-11-11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东海儒者余樟法的BLOG: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0/11/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