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东海一枭(余樟法)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真理微论
·为了自由,哪怕天崩地裂!
·礼制与自由
·礼制与自由
·救画还是救猫
·极权政治是邪恶社会的报应
·民族要崛起,文化最关键(外三篇)
·把权力尊在礼台上
·儒宪微论
·科技与文化(微论)
·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儒家复兴三阶段
·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
·儒马何以冰炭不同炉(外四篇)
·今日欢呼孔夫子(外七篇)
·书法微论
·江山如此多妖(外四篇)
·艺术微论
·恶秩序不如无序,恶社会不如丛林
·我为渔村鼓与呼
·巨变时代来临
·我的架子(外三篇)
·一个预测(外八篇)
·倒戈须趁早,自救要及时
·语言腐败的根源(外三篇)
·马家人唯一的出路和最好的归宿
·汉回问题微言集
·面对一法案,喜怒两重天
·所谓文明共同体
·不许物转心,争取心转物(外六篇)
·关于言论问题和道德问题---重申一个王道原则
·诋毁圣贤是否属于言论自由?
·只有仁本主义之政才能救中国
·教育和洗脑的区别(外四篇)
·最高检察要自检(外三篇)
·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中美各有各的病
·中美各有各的病
·以何为本是关键
·打美攻台欲何为?
·马美之争、儒马之争和儒美之争(外二篇)
·关于马美之争的预测(外四篇)
·贫穷探因
·敌视自由,不配为儒
·原子化社会
·恕道和人权----恕道的积极化理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干大事需要有大才。何谓大才?可以括以四个字:智谋深沉。既足智多谋而又能凝重沉稳深藏内敛从容冷静不动声色,如俗话所说,扎得紧嘴巴沉得住气。而且深沉比智谋更重要,深沉才是大智。

   明末大儒吕新吾说:“安重深沉是第一美质,定天下之大难者此人也,任天下之大事者此人也。”(《呻吟语》)所谓胆欲大而心欲小。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这是胆大;战略越宏伟策略越细密,目标越远大措施越仔细,这是心小。胆大方能安重,心小方能深沉。

   撇开道德不论,干好事需要深沉,干坏事同样需要深沉----奸雄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东周列国志》中有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正好说明浅浮粗疏、奸而不雄而自取灭亡的可悲。故事出自该书第十一回“宋庄公贪赂搏兵,郑祭足杀婿逐主”,梗概是:

   在郑大夫祭足拥立下,郑国公子突即位为君,是为厉公。祭足统揽大小政事,居功骄横,郑厉公想杀之而后快。郑大夫雍纠是祭足的女婿,看出厉公的心思,就表态说,娶祭足的女儿,是出于宋君所迫,并非自己所愿。厉公许愿说:“你如果杀了祭足,我让你代替他的职位。”于是雍纠策划好了杀祭足的计划。接着是《东周列国志》的描写:

   雍纠归家,见其妻祭氏,不觉有皇遽之色。祭氏心疑,问:“朝中今日有何事?”纠曰:“无也。”祭氏曰:“妾未察其言,先观其色;今日朝中,必无无事之理。夫妇同体,事无大小,妾当与知。”纠曰:“君欲使汝父往东郊安抚居民;至期,吾当设享于彼,与汝父称寿,别无他事。”祭氏曰:“子欲享吾父,何必郊外?”纠曰:“此君命也,汝不必问。”祭氏愈疑。乃醉纠以酒,乘其昏睡,佯问曰:君命汝杀祭仲,汝忘之耶?”纠梦中糊涂应曰:“此事如何敢忘!”早起,祭氏谓纠曰:“子欲杀吾父,吾已尽知矣。”纠曰:“未尝有此。”祭氏曰:“夜来子醉后自言,不必讳也。”纠曰:“设有此事,与尔何如?”祭氏曰:“既嫁从夫,又何说焉?”纠乃尽以其谋告于祭氏。祭氏曰:“吾父恐行止未定。至期,吾当先一日归宁,怂恿其行。”纠曰:“事若成,吾代其位,于尔亦有荣也。”

   祭氏果先一日回至父家,问其母曰:“父与夫二者孰亲?”其母曰:“皆亲。”又问:“二者亲情孰甚?”其母曰:“父甚于夫。”祭氏曰:“何也?”基其母曰:“未嫁之女,夫无定而父有定;已嫁之女,有再嫁而无再生。夫合于人,父合于天;夫安得比于父哉!”其母虽则无心之言,却点醒了祭氏有心之听。遂双眼流泪曰:“吾今日为父,不能复顾夫矣!”遂以雍纠之谋,密告其母。其母大惊,转告于祭足。祭足曰:“汝等勿言,临时吾自能处分。”

   至期,祭足使心腹强鉏,带勇士十余人,暗藏利刃跟随。再命公子阏率家甲百余,效外接应防变。祭足行至东郊,雍纠半路迎迓,设享甚丰。祭足曰:“国事奔走,礼之当然,何劳大享。”雍纠曰:“效外春色可娱,聊具一酌节劳耳。”言讫,满斟大觥,跪于祭足之前,满脸笑容,口称百寿。祭足假作相谗,先将右手握纠之臂,左手接杯浇地,火光迸裂。遂大喝曰:“匹夫何敢弄吾!”叱左右:“为我动手。”强鉏与众勇士一拥而上,擒雍纠缚而斩之,以其尸弃于周池。厉公伏有甲士在于效外,帮助雍纠做事。早被公子阏搜着,杀得七零八落。厉公闻之,大惊曰:“祭仲不吾容也!”乃出奔蔡国。(《东周列国志》第十一回:宋庄公贪赂搏兵,郑祭足杀婿逐主。)

   雍纠所策划的的计划相当不错,本来成功的概率很高,可谓有谋,可惜此人太也浅率疏漏,毫不设防,“胸无城府”,老实得可恨、可怜、可笑,简直还有些可爱呢。

   你瞧他丝毫沉不住气,居然在妻子祭氏面前自露马脚;继而被祭氏以酒灌醉,而诈出实话,继而向祭氏把真相和盘托出,继而任凭祭氏找借口回娘家…。对于祭氏种种明显的疑点一点不怀疑不防范,一错再错三错四错,终于坏了“大事”,害自己丢了性命,害主子(郑厉公)丢了大位。

   难怪厉公出逃蔡后,听说是雍纠告诉祭氏所以泄密给祭足,叹道:“国家大事,谋及妇人,其死宜也。”这话一针见血。不过,谋及小人与“谋及妇人”,半斤八两耳。把这么生死攸关的“国家大事”随随便便托付给雍纠这种人物,毫无知人之明,本非成事之主。

   (当然,从道德的角度看,这对君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活该遭到恶报。雍纠贪图权位而自告奋勇谋杀岳父,尤其天理不容、罪无可恕。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既娶其女,便是半子,且不论祭足罪不该死,即使罪该万死,也轮不到雍纠来杀。)

   知夫莫若妻。在这个故事里,雍纠的妻子祭氏能够察言观色,套出丈夫心中机密,不失为聪明有计谋,但也只是小聪明小计谋而已。本来她可以作出更好的选择的。清蔡元放评曰:“祭氏此时确乎难处:不告则杀父,告之则杀夫。唯有暗阻其行,而讽以避祸,庶乎可耳。尽泄其谋,是明教以杀夫矣。其与助夫杀父之罪,相去几何?妇人不知大义,便至陷于大恶而不能救,惜哉。”2010-11-22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11/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