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沧海一叶集
[主页]->[大家]->[沧海一叶集]->[一切以私了来解决]
沧海一叶集
·生命守护,为健康祝福
·替罪的羔羊啊!你何时不再沉黙
·我们共同的目的--健康
·求你,谎言说的真一点
·杨佳案不过是“警民纠纷”而已
·正义的旗帜永不倒下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让有尊严的活着成为正常
·弱弱地问“杨佳该死者”几个问题
·我们需要阳光
·为黑食品护航的质检总局
·给我一寸净土给我一分钟
·你走了我们没有哭
·自由表达意见绝不是示威
·我们应该在以哈冲突中学会宣传
·他们那里是什么理想主义者
·保钓--中国人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
·他只是“借”钱你却“故意杀人”
·我们是人不是零件
·我们应不应该舍身出门
·执法--上海式的
·伟大爱国者的嘴脸
·中国在你的胸堂容下一颗心
·抗议“干涉内政”
·警枪响起后反差巨大的二种即时反应
·发展英国式的
·一个女人之死与一个男人之死
·换一种方式冲击网络言论自由
· 强加给谷歌都不敢接受的赞扬
·网络审查并不可怕
·其实他们想要的是我们的良知死亡
· 谁偷了我的选票
·选票被偷走以后
·刀口下的孩子
·你可曾想过枪口下的孩子
·三个人的一个难民故事
·请让他自由地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气吧
·罂粟花杂感
·拆迁----法保护下的强抢
·和谐社会”抢劫者的天堂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政策只给占领国提供子弹而已
·母亲的手“摔”断了
·挪威很近长乐很远
·王凤娇的断手刘晓波的煽动颠覆罪
·一切等法医鉴定结果出来再说
· 中国的勇气在哪里
·太较真了一天都活下去
·我们睁大眼睛看着吧
·对于刘晓波有些话不能不说
·一切以私了来解决
·母亲的断手案终于完结了
·我的利害与我的无奈
·奥斯陆在鼓励犯罪还是中国政府在犯罪
· 这只手太重
·并不光彩的影响力
·我看到的只是魔鬼的狰狞面孔
· 别怀疑我的决心
·中国人--你何时能够站出来
·中国制作最好的片子《国家形象》
·霸主、警察、清白 !
·主权与人权高低的陷阱
·没落的帝国,崛起的大国
·给自己争取一次机会
·勇气是改变的开始
·我们到底讨论什么
· 请别再让英雄孤独
·别妄想在自由的世界剥夺我们的自由
·这就是共产党的标准
· 我谈的并不是“无敌论”
·请站在自由、民主、正义的一方
·我只是想促使中国政府执行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
·他们很勇敢,你们很卑鄙
·勇敢地站出来是有用的
·保钓与国民教育
·香港人反对的不是国民教育
· 勇气与智慧的胜利
·我的选票在哪里
·北京的天气“真好”
·我们到底在不满什么
·刘霞是自由的
·你们要的稳定不是我们要的稳定
· 暴力迫害与自由辩论
·问题并不是奶粉当食品还是药品管
·我们可以利用他们的内斗来维权
·我为什么反对中国加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老弱者的维权
·奶粉质量不是靠立法而是执法保证
·我们为信仰奋斗
·我们可以为民主中国做些什么
·在自由民主到来之前
有关香港普选问题
·如果我是一个流氓
·港人治港由真普选开始
·爱国乱港
·中国殖民香港
·你无法选择,但可以思考
· 不干涉内政先退出联合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切以私了来解决


    一切以私了来解决
    林键
    母亲说她手断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而所谓的解决就是:对方赔了几千块的医药费,然而写了一个协议不再追究此事,私了--这是中国最流行的,虽然打断手是刑事犯罪。
   

    母亲是一个善良的人,记得有一次,她所乘坐的客车出了车祸,整车的乘客都受了伤,母亲就包扎了一下受伤的手回家了,连片都不用拍,脸上的擦破皮并有上药。虽然司机跟母亲交换了电话号,第二天司机还登门造访(怕母亲的手有事),一再的感谢,很多人伤得比母亲还轻,却一直呆在医院要赔钱才肯了事,要把跟车祸无关的“内伤”也一并医好,或要点误工费,营养费之类。
    虽然母亲的手还没有复员,谁知道能回复原来的几成能力,然而私了赔钱就是解决事情最好最快的方式。
   
    钱的确是中国最简单最正常的解决事情的方式,这是经过大量的事实验证的。各地方各级政府发生抢尸的事还少吗?他们不去查人是怎么死的,留下尸体做证,而是尽想着抢尸体,抢不到就给钱定协议让死者的亲人交出尸体,然而把尸体化为灰尽,而怎么死的,也就没有了可能从尸体身上找到证据的可能了,死人的事也就全解决他。虽然有万分之九千九的机会是被人故意杀死的,然而事情已经解决了,死人的案子也就结束了。死了人的案子执法的政府善且如此来解决,我母亲仅仅一只手而已,赔些钱了事又有什么出奇的。
   
    母亲还说:“如果不赔钱了事,还能有什么办法,当然可以按法律来办,可是我们的家族没有当官的,到最后不也是赔钱了事。而最后能不能得到钱还不定,大家要斗钱多,看谁的钱叠得高,如果他们的钱多,那么官方完全可以说是我自己不小心跌了,而自己跌倒当然也就只好自己负责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赢,最好的结果了,还不是只拿到钱,而这些钱够不够叠还是未知之数。”
   
    这倒的确是事实,说你不小心就是不小心。官字二个口,怎么说都是对的,好比说地震吧!他们就可以不可预测,不可预测,然而他们一边不可预测,一边却在辟谣,不会发生地震,不会发生地震,说会发生地震的是谣传,不要相信。虽然一边是不可预测,一边又准确预测在自相的矛与盾,然而都是正确的,他们有权,可以用权把怀疑他们的人找个合法的理由送进牢中。
   
    长乐那么小的地方,离世界的目光就更远了。挪威把和平获给了被中国政府依法判决十一年的刘晓波先生,他的妻子却因为丈夫的得奖而遇到软禁,中国政府都可以在全世界面前说没有这回事。如若他们硬要说当时我母亲十公里范围内一个人都没有,是我的母亲自己不小摔断了手,王凤娇女士的手也就只好自己摔的了,没有人碰到过她。
   
    中国的事就是钱的事,不关法什么事,只要用钱基本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医生们收回扣乱开药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不收回扣那么多的读书的钱怎么收回来,而收钱就可以乱开药有今天还在乱开着药;发生矿难以后,只要给足够的钱给死人的亲人们,那么矿难的安全就没有人要负责了,因为善后有功功过相抵了。
   
    一个小小的刑事案最后是不是就这样解决了?依法治国,执法必严是不是只是用来对付刘晓波之辈的。
   
    我不希望我母亲的手就这样解决了,别告诉我医药费跟协议就可以让刑事案解决了,我会督促依法判刘晓波十一年的政府依法去追究我母亲的断手的,那怕最后不幸的是“自己摔断了”,也总比私底下的合解来的好。民主政权也好,专政权制也罢,如果人们都用私了,那么还个政权还有生存下去的理由吗?它还有它的权威性吗?
   
   沧海一叶(林键)
   联系电话:0044-7917852280
   sky:fjkandu
    个人主页
    http://boxun.com/hero/chyy
   
   原文:母亲的断手就这样解决了
    母亲的断手就这样解决了 沧海一叶 母亲说她手断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而所谓的解决就是:对方赔了几千块的医药费,然而写了一个协议不再追究此事。
   
    母亲是一个善良的人,记得有一次,她所乘坐的车出了车祸,整车的乘客都受了伤,母亲就包扎了一下受伤的手回家了,连片都不用拍,脸上的擦破皮并有上药。虽然司机跟母亲交换了电话号,第二天还还登门造访(怕母亲的手有事),一再的感谢,很多人伤得比母亲还轻却一直呆在医院要赔钱了事,要把跟车祸无关的“伤”也一并医好或要点误工费,营养费之类。
   
    虽然母亲的手还没有复员,谁知道能不能回复原来的能力,然而赔钱就是解决事情最好最快的方式。
   
    母亲还说:“如果不赔钱了事,还能有什么办法,当然可以按法律来办,可是我们的家族没有当官的,到最后不也是赔钱了事。而最后能不能得到钱还不定,大家要斗钱多,看谁的钱又叠得高,如果他们的钱多,那么官方完全可以说是我自己不小心跌了,而自己跌倒当然也就只好自己负责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赢,最好的结果了,还不是只拿到钱,而这些钱够不够叠还不知道。”
   
    给钱的确是中国最简单最正常的解决事情的方式,这是经过大量的事实验证的。各地方各级政府发生抢尸的事还少吗?他们不去查人是怎么死的,而是尽想着抢尸体,抢不到就给钱定协议让死者的亲人交出尸体,然而把尸体火化了,火化了自然所有的证据也都没有了,怎么事的也就不知道了,事情也就全解决他。死了人的案子执法的政府善且如此来解决,一只手而已,赔些钱了事又有什么出奇的。
    母亲还说:“如果不赔钱了事,还能有什么办法,当然可以按法律来办,可是我们的家族没有当官的,到最后不也是赔钱了事。而最后能不能得到钱还不定,大家要斗钱多,看谁的钱又叠得高,如果他们的钱多,那么官方完全可以说是我自己不小心跌了,而自己跌倒当然也就只好自己负责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赢,最好的结果了,还不是只拿到钱,而这些钱够不够叠还不知道。”
   
    这倒真的是事实,说你不小心就是不小心。官字二个口,怎么说都可以,长乐那么小的地方,离世界可以看到的目光就更远了。挪威把和平获给了被中国政府依法判决十一年的刘晓波先生,他的妻子却因为丈夫的得奖而遇到软禁,中国政府都可以在全世界面前说没有这回事。长乐那么小的地方,如若他们说我的母亲自己摔了当然也就可以自己摔的了。
   
    中国的事就是钱的事,不关法什么事,只要用钱基本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医生们收回扣乱开药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不收回扣那么多的读书的钱怎么收回来,而收钱就可以乱开药有今天还在乱开着药;发生矿难以后,只要给足够的钱给死人的亲人们,那么矿难的安全就没有人要负责了,因为善后有功功过相抵了。
   
    一个小小的刑事案最后是不是就这样解决了?依法治国,执法必严是不是只是用来对付刘晓波之辈的。
   
    我不希望我母亲的手就这样解决了。别告诉我医药费跟协议就可以让刑事案解决了,我会督促依法判刘晓波十一年的政府依法去追究我母亲的断手的。
   
    沧海一叶(林键)联系电话:0044-7917852280sky:fjkandu 个人主页 http://boxun.com/hero/chyy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母亲的断手就这样解决了 沧海一叶 母亲说她手断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而所谓的解决就是:对方赔了几千块的医药费,然而写了一个协议不再追究此事。
   
    母亲是一个善良的人,记得有一次,她所乘坐的车出了车祸,整车的乘客都受了伤,母亲就包扎了一下受伤的手回家了,连片都不用拍,脸上的擦破皮并有上药。虽然司机跟母亲交换了电话号,第二天还还登门造访(怕母亲的手有事),一再的感谢,很多人伤得比母亲还轻却一直呆在医院要赔钱了事,要把跟车祸无关的“伤”也一并医好或要点误工费,营养费之类。
   
    虽然母亲的手还没有复员,谁知道能不能回复原来的能力,然而赔钱就是解决事情最好最快的方式。
   
    母亲还说:“如果不赔钱了事,还能有什么办法,当然可以按法律来办,可是我们的家族没有当官的,到最后不也是赔钱了事。而最后能不能得到钱还不定,大家要斗钱多,看谁的钱又叠得高,如果他们的钱多,那么官方完全可以说是我自己不小心跌了,而自己跌倒当然也就只好自己负责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赢,最好的结果了,还不是只拿到钱,而这些钱够不够叠还不知道。”
   
    给钱的确是中国最简单最正常的解决事情的方式,这是经过大量的事实验证的。各地方各级政府发生抢尸的事还少吗?他们不去查人是怎么死的,而是尽想着抢尸体,抢不到就给钱定协议让死者的亲人交出尸体,然而把尸体火化了,火化了自然所有的证据也都没有了,怎么事的也就不知道了,事情也就全解决他。死了人的案子执法的政府善且如此来解决,一只手而已,赔些钱了事又有什么出奇的。
   
    母亲还说:“如果不赔钱了事,还能有什么办法,当然可以按法律来办,可是我们的家族没有当官的,到最后不也是赔钱了事。而最后能不能得到钱还不定,大家要斗钱多,看谁的钱又叠得高,如果他们的钱多,那么官方完全可以说是我自己不小心跌了,而自己跌倒当然也就只好自己负责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赢,最好的结果了,还不是只拿到钱,而这些钱够不够叠还不知道。”
   
    这倒真的是事实,说你不小心就是不小心。官字二个口,怎么说都可以,长乐那么小的地方,离世界可以看到的目光就更远了。挪威把和平获给了被中国政府依法判决十一年的刘晓波先生,他的妻子却因为丈夫的得奖而遇到软禁,中国政府都可以在全世界面前说没有这回事。长乐那么小的地方,如若他们说我的母亲自己摔了当然也就可以自己摔的了。
   
    中国的事就是钱的事,不关法什么事,只要用钱基本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医生们收回扣乱开药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不收回扣那么多的读书的钱怎么收回来,而收钱就可以乱开药有今天还在乱开着药;发生矿难以后,只要给足够的钱给死人的亲人们,那么矿难的安全就没有人要负责了,因为善后有功功过相抵了。
   
    一个小小的刑事案最后是不是就这样解决了?依法治国,执法必严是不是只是用来对付刘晓波之辈的。
   
    我不希望我母亲的手就这样解决了。别告诉我医药费跟协议就可以让刑事案解决了,我会督促依法判刘晓波十一年的政府依法去追究我母亲的断手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