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槟郎文集
·我的设想是当一个工会委员
·我愿成为一根左棍,又名:左棍槟郎之歌
·鲁迅左派论纲
·波兰工人阶级的伟大历史选择
·我关于鲁迅左派思考的三个阶段
·韩国劳工阶级解放之路
·年三十贫贱人生的随想
·作为鲁迅左派的胡风——献给尊敬的王晓明先生
·与姚文元比左棍和爱吻美国的左手
·韩国的民主之路
·散落在民间里的精神兄弟于仲达
·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朋友景祥和我们的工友服务中心
·我被台湾连宋统战过去了
·我的奥运梦(外一首)
·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
·狱中看奥运会
·鲁迅与王国维比较论
·故乡的白毛仙姑(诗歌)
·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侄女的城管男友(诗歌)
·为笔会而作
·一扇门的好奇
·老猫钓鱼
·怀念荷尔德林
·我与笔会
·怀念诗人穆旦
·法师的彩巾
·争当那个头
·走入狱警的日子
·大力寺的尼姑
·峡江情歌
·2009年的遗嘱
·唐福珍的向日葵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陈勇
     
     大学毕业已经将近10年了,一直以来我都在找寻着大学时班主任——李槟老师的联系方式。手中残存的唯一信息,也只是当时他给我的一张名片,虽我是珍藏不已,可如今也是旧迹斑斑。
     

     前几年,很想打个电话给他,可当时的我一无所成,不知说些什么,所以也就作罢;想发个邮件或是写封信给他,又怕时间变迁,或能石沉大海,也仍旧作罢。
     
     直到一次工作闲暇之余,百无聊赖,忽然想起,为何不去我大学的网站看看,也好了解一下母校的变化。于是怀着好奇与激动之情,我徜徉于学院的网站。陡然想起了我的恩师——李槟,那天我发了疯似的在寻找,最终在最快捷的百度上找到了我的恩师的信息:“槟郎,本名李槟。1968年出生在安徽巢湖一个小山村,父亲是乡村医生,母亲是农民。二十岁师专毕业,走上社会,多经磨难,当过中、小学教师、警察、建筑管理人员。1995年重进高校深造,专业方向为中国现当代文学,1998年获南京大学文学硕士学位。在《当代文坛》、《文艺评论》、《河北学刊》、《文艺报》等多家刊物发表过专业论文。触网后,致力于网络杂文与诗歌写作。现在是高校中文系教师。槟郎在思想上取法鲁迅,打造鲁迅左派学派,强调在努力建立现代民主社会结构的基础上维护广大下层阶级的利益,把镰刀和铁锤当作自己的十字架,致力于鲁迅精神和中国现代左翼思潮的弘扬。”
     
     这虽然是很久以前的网上旧帖,现在他的成果更多了。可想而知,当时的我是多么的兴奋和自豪啊!一直以来他都是我崇拜的偶像,是一种不向命运低头,敢闯敢拼,敢爱敢恨的精神的象征,如今的他更是在我的心目中上升到了有一种高度。10年未见,我看到了老师的成就,而我呢?不由得,我陷入了沉思,往日的一幕幕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现在的我在我的家乡洪泽外国语中学——西安翻译学院附属中学任教,目前教初二语文,是本年级的年级组长。记得,刚毕业的时候(01年)我是在我的出生地三河中学任教,那时是为了考公务员,所以没有急着进县城。在那一共考了两次,可是,“天不遂人愿”,第一年考公安,分数够了,可身高不够;第二年,好高骛远,分数可以入围其它部门,可我报考的部门不够。渐渐地我清醒了下来,回过头来,我发现我作为教师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特别是在是03年来到洪泽外国语中学,来到了这个更加广阔的舞台,领导的肯定,同事的鼓励与支持,使我更加发现了自己的价值,提高了自信。 从此,我便安下心来,认真教书了。
     
     虽然现在我还很年轻,但在班主任工作和语文教学方面,我在我们这个小县城也渐渐闯出了一点小名气 ,我想这是老师所愿意看到的,也是他的精神给予了我不竭的动力。
     
     在网上,我拜读了老师的那首《我的学生是城管》,显然是个虚构的故事。嘿嘿,也使我想到他作为“老班”,而我正是这个班的班长。那次班委改选风波我是记忆犹新啊,感谢老师大学三年来的关照,当时的风波中的另一位主角:周晶,现在据说也是小有成绩,其实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年少轻狂惹的祸啊!
     
     毕业前的那晚跟老师把酒话别,在酒桌上是信誓旦旦:“晚上您值班,我们一定不会给您惹事的”。可到了学校就忘到了脑后,当时的举动真是可笑啊,我与一个辅导员发生冲突,要不是老师用椅子架着我,我恐怕真就冲上去揍人了。如果是那样,我可能就难以毕业了,现在想来还有点后怕,这里还是要跟老师说声“谢谢!”,在我掉入悬崖的刹那将我拉回。记得那天晚上他是极想我打那一架的。我还记得为了他,我曾经在那个人面前扬言要带领我们班的同学罢课,现在想来,如果当时他真的对老师有所不敬,我们是真会罢课的,就是因为当时老师跟我们班级同学的那份感情。
     
     还有一次班级晚会,李老师和新婚的妻子出席了等等,许多往事的确是共同的美好的回忆。 往事种种,大学的生活真是值得我去回忆许久的,我永远记得那曾经和现在都是我们偶像的槟郎,永远忘不了那次他回忆自己成长经历的班会课,就是那一次,他的坚持不懈、他的好学上进,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永恒的烙印。现在的我仍经常将他的故事讲给我的学生听,我想这样会激励我和我的学生不断前进的。
     
     还是在01年底02年的寒假去看过老师,还记得当时我带去的螃蟹爬满他房间的情景,那次几个同学在他那面积小的单位分配的蜗居似的家吃饭。一晃也将近10年了,我有了他的住址和联系方式,有时间我会再去看他的,也希望老师能到我们这来做客,让他再尝尝我们这的螃蟹,还有龙虾,一定让他流连往返。
      2010-11
(2010/11/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