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是否善待敌人看出文明与野蛮的分野?]
张三一言
·突埃革命打破了的神话
·賣民觀點:見好就收
·見好就收見鬼去
·突尼西亞是不是暴力革命?
·我对以暴力反抗暴政的观点
·就暴力与革命问题敬复王小华君
·对中国民主前途悲观还是乐观?
·胡平见好就收是出卖埃及人民
·我不同意“见好就收”,主张“得好可收”
·“華世界”與阿拉伯世界誰更保守?
·对照毛邓胡我对彻底否定穆巴拉克有保留
·反革命失败后退守到反暴力革命防线
·华人异议群中的改良与革命
·我的原則:堅持和肯定鼓吹革命正確性
·冷血理論
·好教、坏教、自信教、被信教…
·溫*家寶的“民*主”透視
·请让历史和人民再次选择了共产党!
·达赖喇嘛为甚么会民主?
·民主社会要容忍异己,并与之较量
·恶人坏人好人善人都有相同的人权
·中共国内追求独立现象
·中国为甚么没有支持民主的中产阶级?
·共产国与非共产国阶级状况的异同
·大陸系思想特色:你要認錯、道歉
·打狗小论
·评论《人民日报评论》:到底是西方还是中共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权力私有与森林法则?
·权力私有者必定维护森林法则
·抢劫权力天公地道?
·财产私有权力也必须私有?
·人没有私欲才能民主?
·人没有私欲才能民主?
·公权力还是私权力出恶政?
·当今政治思潮思考
·当今民主立国思考
·扪心论歧视(另二篇)
·国内底层维权是革命还是改良?
·是中国人民怎选择了共产党?
·经济还是精神导致中共解体?
·铁血高压不能堵绝革命
·“比”决定思想胜负
·必须拒绝对个人信仰的外来检验
·改革已死,改革未死
·我們是革命不是造反
·“民主不適宜中國”評析
·見慣不怪的反言論自由權利說法──劉路宣導辯論的“四項基本規則”都不能自
·達賴喇嘛為甚麼會民主?
·占领华尔街,治疗民主癌症!
·評析一些佔領華爾街的觀點
·不相信民主權力和財閥
·漫談風度及其它
·張三評註《秦永敏:和平轉型的充分條件是強大而穩健的反對派崛起》
·諱疾忌醫 民主病亡
·“公開合法理性的非暴力運動”圖騰
·恶魔扮天使,垬三大危险
·亡國家事小,無人權事大
·垬概念導解
·按权力抢劫者功劳分配权力
·今天的民主是少數“精英”獨吞成果?
·標準的專制獨裁極權主義者:王希哲
·英雄与流氓的异同(附马悲呜回应)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
·政治思想战场:三对一
·道不同不相为谋和民主应容忍异见
·請沒有敵人論的余杰們回答:有沒有敵人!
·請郭慶海進佛堂聽佛經
·郭慶海也自視高尚
·王希哲不要造謠!是極左的烏有毛派不願服從民主規則
·无敌论的霸道逻辑
·再批無敵論和非暴力圖騰──獻給觀點相異和願意思考的朋友
·抢披革命外衣
·刘晓波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派头
·只可检定合法,不可宣告合法
·冼岩反对中国民主的三个伪论
·乌坎先兵后理之民主革命成功定论
·无权选特首,平头港人痛
·现代政治文明是要人权不要民主?
·专政与民主政治力量对衡,兼谈极左的存废
·知识精英是民运消沉的次罪魁
·海外极左颠三倒四的打天下坐天下论
·[与垬反造谣针锋相对] 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加一篇)
·最强自由民主文章,一刻钟颠覆你的思想
·废除法西斯,就是法西斯?
·“打薄政变论”救不了极左灭亡
·民主是“谁选”,不是“选谁”
·极左老调:废了薄熙来自有后来薄熙来
·帮亲必帮谬,反仇更反理
·洪哲胜曲笔亲共护毛
·善意理解,很不容易
·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冶炼奴才
·革命与改良,知多少?
·民粹反污归真
·杀人和正义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
·民众是盲目的愚民、群氓?
·李旺阳真的“死不瞑目”
·李旺陽死了,李卓人“活”了
·转发:向李旺陽致敬/張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否善待敌人看出文明与野蛮的分野?

   
   
   张三一言
   
   

     在网上看到一句话:“怎么对待敌人看出文明与野蛮的分野”。我理解这句话是“是否善待敌人看出文明与野蛮的分野”的意思。就是说,善待敌人的就是文明,恶待敌人的就是野蛮。
   
     我的实时反应是:“这样也行?(这样都可以?)”。
   
   
   [一]、老话重谈
   
     有人不把敌人当敌人,在撤旦身上也能找到善的火花碎片,以善待之。这些人大多有真摰虔诚宗教情怀。是值得尊重的价值。人类善得以维系,这些人厥功至伟。这些人主要做人的心灵工作;在他们做心灵工作时,受到人们的尊重和爱戴。有些人把它用到政治运作方面去,成为一个政治思想和运作的一个模式。大体上称为改良的就是这种模式。这个模式因所面对的对象不同,有些取得了伟大光辉的成就,有些则走向一条死路;所以引起极大争论。我认为,应该尊重这些人的努力和已经作出的贡献。对正在往死路走的,应给予提醒和批评。
   
     有人把敌人当作敌人,不与之谈善,以敌对的态度和方法对待敌人。成为另一个政治思想和运作的一个模式。一般被称这个模式为革命。这个模式虽则有时代价大些,但是,人类社会的进步主要靠这个模式推进。
   
     这两个模式,一般来说是策略分歧而非目标分歧。但是,这个个策略是会发生冲突的。在冲突中,我看到一个怪现象。主张无敌和善爱至上的改良一方与革命一方都表现出敌意,其憎恨情绪都极之浓厚。革命者如此表现固然不应该,但还可以说是合乎逻辑的事,可以理解。但是改良者没有把其理念贯彻始终,一反其至善至爱的无敌情怀,充满仇恨和敌意,让人难于理解。
   
     我认为,诉诸情绪无助于交流和解决问题。应该拿出事实来说事,拿出道理来说理,用理性进行讨论、交流,或许也还能解决问题。
   
     反革命(包括反暴力革命,下同)主要两条理论。
   
     一条是革命要死人。一条是革命结果必然是以新的专制取代旧的专制。
   关于第一条革命要死人,请问,共产红潮六十年来中国的平民百姓死于革命反抗(包括暴力反抗)的多,还是死于不反抗、不能反抗、不敢反抗的多?若在六十年前有一个反革革命,中国人会死少很多。以死亡人数为根据,主张反革命就是主张维护死人多的制度与维持死人多的现状;主张革命就是主张减少甚至是废除死人多的制度;消除死人多的现状──这是用事实与逻辑得出的结论。
   
     关于第二条,革命结果必然是以新的专制取代旧的专制。这是反革命仿效戈陪尔──把谎言说上千万次就成为真理。请问,用暴力革命的美利坚合众国是专制国家吗?辛亥暴力革命建立的、经过挫折后,现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是专制国家吗?用外来暴力建立的今天德日是专制国家吗?
   
     请坚持“革命结果必然是以新的专制取代旧的专制”评论家、理论家、思想家、哲学家们,回答我以上提出的问题。若回避、不敢回答、不能回答,就请不要再期望作戈陪尔的信徒取胜。
   
   
   [二]、用文明对待可接受文明的敌人,用野蛮对待只接受野蛮的敌人
   
     “用文明对待可接受文明的敌人,用野蛮对待只接受野蛮的敌人”,应该是人们的常识;也几乎一条规律,是人们实际行动中很难不遵从的。
   
     在敌人还是敌人,即敌人还在以敌对态度和以致我们于死地之时,我们以文明的态度和手段相待,你说,我们的结果会如何?这与纳粹期间的犹太人排着队自动自觉地走进焚化炉有甚么不同?如此善待敌人,可取吗?其次,敌人会回报于文明吗?刘晓波以最温和讨好的态度,算是够文明的了吧,共产党回报于文明了吗?不。回报的是野蛮:严判11年。这说明,用文明对待不接受文明的敌人所得的回报是野蛮。此路不通。
   
     常识告诉我们,对迷信暴力和野蛮、不接受文明的人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以野蛮对待野蛮、以暴力对待暴力。野蛮的军国主义日本、纳粹德国、布尔布特红色高棉…是用文明打败的还是文明一方回以野蛮的暴力把他们打败的?
   
     再拿日本来说一下。侵略中国的日本军国主义是不接受文明,只接受暴力征服和野蛮掠夺的。中国和世界人民用甚么方法对待不接受文明、只接受野蛮的日本军国主义?并没有用了温良恭检让的文明,而是以牙还牙还以被视为野蛮的敌对、仇恨、暴力。历史给了这个被视为野蛮的敌对、仇恨、暴力的事件赋予正义的评价和荣加光环。
   
     请问主张善待敌人为文明论者,你们支持还是反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抗日思想、行为?如果你们反对,我承认你们对自己信念是真诚的。如果你们支持,那就证明你们的理念错了──你们自己也不能坚持到底。你们的意思是不是认为在抗日这件事上不用你们提出的判断标准,在对待与日本同军国主义同一性质的另外事件上则可以这个判断标准──具体明确地说就是对待日本野蛮屠杀劫掠不用这个判断标准,对本国极权者的野蛮屠杀劫掠要用这个判断标准?是这样吗?
   
     如果在抗日战争时,有人坚持文明对待敌人信念,呼吁中国抗日民众:放下你的刀枪,用文明对待入侵的日本侵略者;走汪精卫与日本强权合作路线,你能接受吗?你不能接受,就是证明你相信:“用文明对待可接受文明的敌人,用野蛮对待只接受野蛮的敌人”这个道理。这个道理也是常识,也是可以泛应用的规则。所以,反世界反纳粹战争、犹太人追查纳粹犯罪分子、德国人清算纳粹、海牙法庭审判、现在东欧一些国家清算前共产党罪行都不是以文明宽待、善待敌人;这些国家的政府和人民并没有选取“没有敌人”、“我没有敌人”“不以敌对和仇恨的态度对待敌人”的路线与策略;相反,是以牙还牙对待野蛮者。米寄尼克的善待前政权犯罪者的建议遭到波兰人民抛弃。历史和现实都证明,所有前述不善待敌人的行为并没有受到不文明的指责,反而荣获正义的光环。
   
   
   [三]、对待作战中的敌人和对待战俘不能等量齐观
   
     其实现在讨论有没有敌人,应该怎么样对待敌人问题时,都在概念不清的情况下进行的。这就是没有分清所说的敌人,到底是在作战中的敌人还是作为战俘的敌人。不能把作战中的敌人和战俘等量齐观。
   
     一搞清了这个概念,用两句话就可以轻易解决问题:
   
   第一句,对作战状态中的敌人,要用敌对的手段和仇恨的态度,要以牙还牙;在这种情况下善待敌人是致命陷阱。
   第二句,对失法战斗力的人甚至是俘虏的敌人要文明善待之;在这种情况下善待敌人是正道。
   
     但是,有一条重要界线要划清。失去战斗力的人甚至是俘虏,这些人若是之前曾作恶犯罪则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否则的话,所有收起屠刀的杀人犯、穿回裤子的强奸犯就不用受到惩罚了。
   
     我们可以说,看这个国家是否善待弱者可以判断其是否文明。这没有多少人反对。
   
     若有人说,看这个国家是否善待敌人可以判断其是否文明。是荒天下之大唐。
   
     (为甚么现在会产生善待现行强敌、恶敌的思想?这是恐惧的产物。这个问题要用另文讨论。)
   
   
   张三一言 20101029 香港
(2010/10/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