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暴力還是非暴力能吸引國內民眾?]
张三一言
·彭定康促民主反港獨
·知識精英兼權官李國章
·不滿是真情緒 港獨是真命題
·彭定康欲當香港千古罪人乎?
·從沒有一個可以取代秦始皇的力量說起
·知識精英如何控制民眾?
·團結次要敵人泛民打擊主要敵人港獨
·看着王振民反民主反港獨失敗
·領袖越偉大人民越渺小
·今日中國:主人必須服務公僕
·正本清源:香港人是被漢化的南越民族
·黨人治港是共產黨的實然初衷
·極權屬下地方爭民主與爭獨立是同一回事
·董建華懵懂說民主
·鄺保羅發甚麼噏風?
·飯桶謀士的武統臺灣戰略原則
·對轉型迷史伏初世界形勢預測的評議
·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宗教信仰!
·迷:習近平集權主導民主轉型?
·認識黨奴中的偏激派
·習近平能否公平對待毛獨和港獨?
·是賤族還是貴族?
·變敵為友是共產黨懵了還是泛民邪了?
·言論自由包含發謬論權利
·排外才能保權益
·好嘢:總統和媒體打架
·特郎普打壓媒體是政治常態
·港獨有出路+胡平茉莉的偽善論有理
·國際刑警發紅色通緝令 追捕逃美華商郭文貴
·“恩人”眼中的郭文贵--马建有话说
·中国反腐败决不容境外势力设置议题
·習共民主轉型=太陽西出
·
·
·最中國的廣
·我看劉曉波
·到了另組民主聯合國的時候了
·張曉明對港人三個不容許是高山滾鼓
·錯責滔天的劉曉波+沒有敵人論的奠文
·劉曉波之死證明劉曉波有敵人
·胡平胡理
·從鄭板橋善待強盜想起一位女子
·把劉曉波“我沒有敵人”這句話頂回去
·普世價值散議
·暴力反抗與非暴力抗爭齊飛+極權不會自行民主改革
·雜碎四則
·對劉曉波封聖與捧殺+有敵人無敵人是真問題
·共產黨對自由人洗腦+共產黨洗腦洗出本土港獨
·劉源斷正症開錯方+總地主總資本家私有制
·自信敢自由不自信必忌諱+余杰們的沒有敵人論
·自由內含殺人放火
·平等散議
·“為大多數人的最大利益”錯了嗎?
·民粹與被污名的民粹
·剷除異己實現香港和諧
·組建中華聯邦的基本道理+三子冤獄香港政治大陸化
·香港不沉淪
·香港的正邪之爭
·香港人存在就是港獨
·自由民主等等都是港獨
·對人類史上最邪惡的制度充滿自信
·在“大面積的塌方式反叛”下的制度自信
·共產黨燒香拜佛無神論
·習痴:習近平集權行民主
·組建中華聯邦隨想錄
·簡談先法治後民主
·張三一言:反革命使人墮落
·張三一言 講下港獨都犯法
·習近平鎖國建獄的自信
·妄議不准妄議中央
·從大學校長跪低說到言論自由邊界
·有共產黨才有分裂的中國
·因為共產黨不准妄議中央所以要妄議中央
·民主理解民主
·一國兩制係贗品
·共產黨說它是全民黨
·反黨不反動
·樂見共產黨反對“領土分裂”
·猴王制優於接班制
·張三一言:政治病專制病民主病
·張三一言 法國大革命核心價值:平等【平等是催毀專制極權的利器】
·張三一言:法國大革命殘暴辨識
·張三一言:民主真話決戰極權假話
·張三一言:組黨反黨是人民權利和義務
·張三一言:貴族先祖是匪類【仗義每多屠狗輩】
·張三一言:中國人有宗教信仰
·張三一言:岔路X路習路
·張三一言:跪著造反站著投降+香港怪現象
·張三一言:全面管治下無自治
·張三一言 :傳位制接班制選舉制比較 [2篇]
·張三一言:共產黨權力與思想成正比
·張三一言:習近平時代開始了+習近平你說是不是事實?
·張三一言:治黨反腐永遠在路上+全面專政與高度自治不矛盾
·張三一言:無自由非祖國
·張三一言:上民主反下民主
·張三一言:自由殖民地專制祖國你要哪一個?
·張三一言:民自由講對抗黨不准講
·張三一言:人性天然右傾
·張三一言 :沒有思想是習近平思想
·張三一言:中國是社會主義還是權貴資本主義?
·張三一言:強迫愛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暴力還是非暴力能吸引國內民眾?

   
   
   
   張三一言
   

   
   
     洪哲勝寫了一篇《略論非暴力鬥爭和合法鬥爭的幾個面向》的力作。我大體上同意他所述道理。在這篇文章裡,作為上層知精英,洪博士不但沒有像其它反暴力者那樣,否定民眾在所有和平之路被堵絕後暴力反抗暴政的權利;而是正面肯定它。洪博士還從策略觀點肯定民眾暴力反抗暴政的權利。洪博士說:“採取發展觀點得運動家,大抵不采“合法主義”,他們知道在對抗“甚於虎”的不請自來的暴政面前,主權者(一國的國民或者一個地區的人民)有權採取暴力自救(這裡的暴力,不包括為達目標不擇手段而隨意傷及無辜的恐怖主義),在運動的最後階段,如果暴政不像蔣經國這樣的人改弦更張、而作困獸鬥,主權者自然需要採用暴力、以人民的巨拳粉碎之。”我們看到充斥中文輿論陣地的反暴力文章,對民眾有沒有用暴力反抗暴政的權利問題,大多數不敢面對,都採取迴避態度;少數的則是乾脆否認人民有用暴力反抗暴政的權利;更甚者則是採取敵視態度,視以暴力反抗暴政的民眾為流氓、痞子、暴民、刁民,還美其名曰:保護真理。相比之下,洪博士表現出執着人民權利的勇氣和正氣。
   
   
     我在這裡就洪博士大文引出的民眾對暴力反抗暴政的態度問題談談一些意見。
   
   
     洪博士的陳述如下。
   
   
     非暴力鬥爭在現階段必需成為運動的主流策略。
   
   
     理由是:
   
   
     洪博士作如下推斷:◆讓“非暴力”成為運動的主流思想好呢?還是◆讓“暴力”成為運動的主流好呢?
   
   
     洪博士的結論是:如果把“暴力”當作運動的主流思想,現在中國沒有什麼社會條件可以因而吸引眾多的人們加入運動行列,運動不但得不到發展,甚至難以邁出。因此,從策略的面向來說,民主運動在這個時期非追求“非暴力”鬥爭不可。
   
   
   [一]、“‘暴力’當作運動的主流思想,現在中國沒有什麼社會條件可以因而吸引眾多的人們加入運動行列。”
   
   
   洪博士的結論是頗斬釘截鐵的。但是,我認為這是背離中國政治現實之談,是僅憑頭腦中的想像作依據得出的結論。
   
   
     先弄清楚一點,洪哲勝說的“眾多的人們”到底指的是甚麼人?
   
   
     如果指的是上層的知識精英,尤其是海外佔據話語權的知識精英(或者說是從海外“輿論量”來衡量),那麼,洪博士的說法是很準確的。如果指的是國內中下層民眾,那麼,這個說法是違背事實的。事實是怎麼樣的呢?請看。
   
   
     中共公安部門的統計,從1993年開始,中國發生的社會群體事件一年就有8700起,到了05年上升到8萬7千起,06年超過了9萬起,到了2008年,一年超過12萬起。(另有資料說這個數字在這兩年還勁升着)。必須注意的是在群體事件中,含“暴力量”很高,石首翁安是其典型例。類似事件現在還是不斷出現。這說明,中國民眾不用知識精英“吸引”就自發地走進暴力反抗暴政之路。或者說,即使知識精英,尤其是海外的知識精英數十年來不斷“吸引”國內民眾走非暴力道路,結果是吸引了絕大部分在海外精英(自己)走這條路;在國內應者寥若晨星。國內民眾不接受海外知識精英的“吸引”,說明海外精英脫離中國的政治現實。
   
   
     以上談的連公安國安都不敢忽視的事實,在洪博士評論中竟不存在了。不但不存在,還是相反的存在。用某一領域,例如海外知識群體的現實取代國內民眾的現實,或者說是用背離現實的空想作依據得出不能“吸引”“眾多的人們”參與暴力反抗的結論,是沒有說服力的。
   
   
     我認為在評論暴力與非暴力、反暴力問題時,除了要正視和落實到政治現實外,還要分清價值取向和客觀事實存在的不同。人們主張或倡揚暴力與非暴力、反暴力觀點,或推進相關的活動,都是各人的自由權利。但是,有一種不好的評論文風(實是思想),就是為了強調所持觀點而無視現實,甚至改變事實以遷就其觀點、以證明其觀點堅實正確。“現在中國沒有什麼社會條件可以因而吸引眾多的人們加入運動行列,運動不但得不到發展,甚至難以邁出。”好像多少有些這麼一種類似情況。
   
   
   [二]、極權之下並沒有一條非路力反抗之路。
   
   
     在專制制度下,非暴力反抗在世界歷史上,甚至在台灣證明是一條可行之路;但是,在極權制度下,這個世界並沒有給我們留下走非暴力成功的史例。我們看到的是用暴力或在暴力強大壓力下的轉變。
   
   
     所謂非暴力,中外史實給我們留下的記錄是與和平、漸進、合法、改良、合作等內容結合在一起的。這樣的運動第一個必要條件是當權者允許民間力量存在並願意與之對話。第二個必要條件是這個民間有一批否定現政權現制度,立志建立獨立力量的志士。中國的政治現實並不存在第一個條件;若存在中國就不是極權制度的社會了。中國民間改良派,尤其是合作派,並沒有反對否定現制度和現政權的要求。這可從08憲章的主要人物言論得到證明。『…我們的理想和目標是一個健全的社會,我們擯棄傳統政治思維中著眼於改變政權和更換掌權者的做法。我們極盡全力爭取與政府對話,在這方面,等待和勸戒是必要的,我們既不缺乏勇氣,也不缺乏耐心。』(徐友漁)『“給當權者、甚至是雙手沾滿鮮血的屠夫們亦留出了充足的‘地步’,许多段落几乎就是设身处地站在当权者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余杰)徐友漁和余杰可以充分代表非暴力改良合作派、08派的思想意識(08備受抨擊,主要就是因為這種投降主義思想路綫)。而非暴力改良合作派是海外知識精英的主流(這個主流與中國數千年來的士大夫傳統是一致的)。由這樣一個不反對和否定,反而是維護和肯定現制度和現政權的主流代表民間思想,請問,中國的制度和政權怎麼會改變?只它有越來越強的可能。這就是中國專制制度萬歲的主要原因。
   
   
     我被論敵扣上“口頭暴力派”榮冠。我不提倡鼓動暴力,但我堅定不移地維護民眾在和平之路被堵死後有走暴力反抗暴政道路的權利。我多次說過,如果我有機會選擇,我會堅定地道選非暴力。民眾暴力反抗暴政權利是壓迫統治者走上民主之路的強大動力,是不可缺少的力量。
   
   
     我承認,非暴力、非暴力轉變制度和政權的理想和作為是道德崇高表現,也符合多數人的願望和利益。所以,我從根本上讚賞、認同、支持和平非暴力、漸進、改良。我極之強調的只是:在目前極權政治現實中,單單依靠這條優選之路走不通!尤其是像現在這樣,非暴力者反對和否定暴力情況下,更加行不通。在根本走不通的政治現實中還要強行“吸引”民眾走這條路綫,其實際效果是對中國政治向民主演進過程中走取消主義、投降主義、綏靖主義之路。
   
   
     非暴力之路要怎麼樣才能行動通呢?若暴力與非暴力作為並肩作戰的兩翼,相互配合,同時啟動、推進,在暴力當前鋒作犧牲奉獻保護之下,非暴力大有可為。若非暴力像現在這樣反暴力,非暴力只有自我消亡。
   
   
     最常見反駁上述“走不通”的是:你暴力之路又走得通嗎?我的回答是,非暴力合作之路必須要朝野都有意願才能行,缺一不可;現在缺了共產黨的意願,所以此路不通。暴力之路,只要一方願意和有能力就可行。幾千年來,幾十年來,統治者並沒有徵得被統治者同意就單方面行使暴力了;同樣被統治者也沒有得到統治者同意就用暴力把它推翻了。請問,現在群體事件中的暴力得到共產黨的同意了嗎?它可不是正在單方面走着嗎?你說暴力之路可行否?
   
   
     要消除權力轉移時使用暴力,現今世界只有一個方法:實現民主制度。為了實現民主制度,暴力的、非暴力的請一起啟動、推進。加油!
   
   
   
   張三一言 20101018 香港
(2010/10/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