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改正”還需待何時]
张成觉文集
·旋轉全憑華、葉功---《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二)
·平反阻力在鄧、李---《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三)
·石油美元/中印模式
·飲用“奶茶”?/火山處處
·太子黨面孔各異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兩制”之優越性
·“風波”22週年有感
·滅亡前的瘋狂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九十與三十
·港人選舉權豈容剝奪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改正”還需待何時

   “中國最後一個大右派林希翎已魂歸故里。她的骨灰近日由兒子攜帶回國,按她生前遺願,一半撒北京,一半葬於浙江溫嶺故鄉。”這是本港《蘋果日報》10月31日一則新聞的導語開頭兩句,其標題為:《最後的大右派 林希翎一半骨灰撒北京》。筆者跟林希翎“同是天涯淪落人”,也曾相識,讀到這樣的報導自然不無寬慰---因為我們這些57右派還沒完全被人遺忘!

   但讀畢此一短短的消息,卻不免十分感慨,事緣時過境遷,若干基本的事實竟已被混淆不清。例如導語繼稱:

   “林早年在北京求學時被打成右派,文革後全國右派大改正,但她和另外四人被鄧小平御筆親批,不讓改正。”

   後面又具體交代道:

   “鄧小平親點五大右派,包括林希翎、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和陳任炳,不許平反,以證當年反右‘並非完全錯誤’。”

   以上說法至少有幾點不確:

   1.不獲“改正”的五大右派是:章、羅、儲安平、彭文應和陳仁炳(不是陳任炳);2.林希翎屬於當局未予“改正”的96名右派之一,但不在上述“五大右派”之列;3所謂“鄧小平親點”似無文件資料根據。

   該文就林對自己骨灰的安排寫道:

   “前右派、北大退休教授錢理群表示,落葉歸根是中國人的傳統,她也不例外。”

   這裡在錢理群教授的頭銜上冠以“前右派”乃無中生有,根本沒有這回事!

   報導又稱:“1957年毛澤東發起反右運動,她因在校園發表批評時政演說遭清算,被打成右派,開除學籍,監督勞改。”

   事實是,1958年毛對林希翎的處理批示為:“開除學籍,留校監督勞動,當反面教員”。不過,幾個月之後北京市公安局就以“反革命罪”將林逮捕,並判刑十五年。

   應當指出,對右派的處理最重的是“一類處分”:開除公職或學籍,勞動教養。那屬於行政處分而非刑事處分,並無“監督勞改”這一說。

   該報導續謂:

   “文革時她又被當作‘反革命’判刑入獄,直至1973年才出獄。”

   上面已提到,林被判刑是1958年的事,早於文革前許多年。1972年毛心血來潮想起林,問其下落得知彼正在服刑,尚差半年期滿。毛一句“讓她出來吧”,林被“寬大”提前開釋。

   以上種種,都早有報導見於若干書刊及網絡文章。如需查核可謂舉手之勞。

   遺憾的是,撰寫該文的記者跟別的一些作者相似,並未仔細查對背景資料,匆匆成文,以致短短數百字中就有多處失實。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從1978年夏當局開始為右派“改正”算起,至今不過32年,但海內外的研究文章中,弄錯史實的比比皆是。最常見者為將“改正”誤作“平反”,殊不知這兩者性質完全不同,根本不能劃等號。用鄧小平的話來說,“反右”是必要的,錯在擴大化。對個別被錯劃者予以“改正”,不是“平反”。所以錯劃期間(一般都在20年以上)扣減的工資一律不予補發。而所謂錯劃的比例則高達99.99%!

   該文這樣寫道:

   “文革結束後,1979年中共對全國右派平反,但…包括林…..不許平反,以證當年反右‘並非完全錯誤’。”

   上段除把“改正”的時間錯作1979年外,更大的錯誤是將“改正”誤作“平反”。而且鄧之目的也根本不是“以證當年反右‘並非完全錯誤’”。相反,作為當年反右行動總指揮的鄧,80年代一再肯定那場運動“完全必要”!

   自2007年紀念反右50週年以來,筆者不厭其煩地多次撰文,對報刊及網文上出現的類似史實與文字錯誤提出“改正”意見。可是情況迄今未見有何改善。

   積非成是。“平反”、“改正”,求實求真,恢復歷史原貌,就這麼難嗎?

   嗚呼!

   (10-31)下午16:33

(2010/10/3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