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夜狼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夜狼文集]->[打开窗户欢呼:庆祝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夜狼文集
·关于李元龙采写报道及资助贫困生的情况简介
· 李元龙 [刑事判决书]
· 李元龙——[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我的惭愧和荣幸
·正反两个李元龙有感
·在夜郎被捕
·但愿,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蒙受耻辱
·侃侃杨利伟的"最高"党支部
·我所经历的八个记者节
·冤上加冤的六天冤狱——出狱前后”系列之一
· 国安对我的特殊关照——“出狱前后”系列之二
·提前八九个小时,我被撵出了监狱
·“再就业”仅半天,我第二次失业
·连新任猴王也对“猴妃”悼念先王视而不见
·被单独囚禁的四十六天
·“李元龙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都来争取毫无顾忌地说出“1+1=2”的权利
·且说夜“狼”归元“龙”
·别指望党报记者的良知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辩护散记(上)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件辩护散记(下)
·善良人的不同“政见”
·原告审判被告的荒诞剧
·辱人者,必将自辱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南辕北辙抓胡佳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不打自招: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独裁专制 ——我的申诉之三
·重念国民党反革命罪邪咒——我的申诉之四
·硕鼠当春又新年
·你可以强迫我上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中国,岂只这样一位人大代表
·监狱好胜敬老院——反丁玲笔法,书狱中奇事
· 我的“蜕化变质”——兼作退团声明
·因为,我是一只弹簧
·若为爱情故……——我的狱中日记之一
·清明时节泪纷纷
·究竟谁在造谣、诽谤——我的申诉之五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前期病兆——我的狱中日记之二
·“无论怎样,我都等你回来” ——我的狱中日记之四
·祈祷声中,中秋节晴转阴雨 ——我的狱中日记之三
·令人费解的释放和监视居住——我的狱中日记之五
· 判我为敌的九大悖论——我的申诉之六
·“买身契”成了卖身契——我的狱中日记之六
·写在5.12大地震的第五天
·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为三赢的降半旗叫声好
·《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的九大悖论
·悲情小麻雀
·永不熄灭的烛光
·落荒成都城
·将奥运会办成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求其友声
·螳螂之死
·“男女人”与民主集中制
·“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 ——我的申诉之七
·不要再玷污蒋晓娟的母爱了
·不仅仅是写给国安某某的公开信
·党报如此"人咬狗"
·悲戚的“探监”——我的狱中日记之七
·我在狱中当“管教”
·伟大领袖打倒马寅初,是冤假错案吗?
·幸好我不喜欢奥运会
·我不是冲北京那鸟巢去的
·时钟可以倒拨,时间却永远前进——我的申诉之八
·冷眼看奥运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如此“国嘴”韩乔生
·911发生的第二天
·沾胡总书记的光
·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我为什么要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蹉跎岁月的老房东
·为富不仁的发生、发展和登峰造极
·好意思“法定”11月8日为记者节
·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从成年公象不“猥亵”未成年母象说开去
·从日攘一鸡到月攘一鸡的“进步”——我读新华网世界人权日网评
·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弃善从恶,重新做人?——一个文字狱受害者的狱中诗歌
·含泪泣问:到哪里起诉离弃子女的国母亲、党妈妈?
·飞出牢笼的"反动梦"
·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看“躲猫猫”事件
·囚徒党员如此“效忠”党
·6月4日,泣问苍天
·纪念六四,何用“乱串”
·贵州毕节纪念六四20周年剪影
·朝圣石门坎
·假如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跪谢警察年”折射出的警察特权思想
·“暴力袭警”获得巨额赔偿的特色启示
·美国的月亮,它为什么比中国的圆?
·特务政治:催生反动思想的沃土
·与曹长青商榷:《零八宪章》是“谏言”吗?
·假如主人不想吃王八
·且看看守所如何以书为敌
·我这个政治犯“享受”的特殊待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开窗户欢呼:庆祝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不分白天还是黑夜,不管是结婚还是死人,中国人都喜欢放鞭炮,因此,人过中年之后,我越来越厌烦只会镇聋、不能发聩鞭炮。所以,即使是年年大年三十,家家噼噼啪啪,大鸣大放,我也一个鞭炮不买不放。

   
    少年时代戒烟后,我说,我不是绝对不抽烟,当“革命”需要我像董存瑞那样抽烟点燃炸药包的时候,我就会抽烟。同样,我也不是绝对不放鞭炮,我说,当中国实现民主自由的那天,我身上有多少钱,我都用来买鞭炮高兴高兴。
   
    那年,陈水扁和李登辉竞选中华民族第一任民选总统。当时,真是不分伯仲,不知鹿死谁手。那天下午,我和几个朋友坐在收音机,电视机前,猜测着谁能当选,等待着这历史性时刻的到来。这时,朱镕基在记者会发狠话:台湾人如果投陈水扁的票,就意味着战争,后悔都来不及了!
   
    我一听,就对几个好友说:没悬念了,朱镕基投了陈水扁关键的一票。公布的结果,正如所言。
   
    我高兴的无可无不可,心里顿时升起一种强烈的,一定要燃放鞭炮的冲动。晚上,陈水扁正式当选的消息一公布,我买上一挂鞭炮,骑上摩托车,带着一个人,来到毕节城中心,也放了个震天介响。
   
    今天,2010年10月8日,感冒输液回来,已经是下午四点过钟,我与许许多多真正关注中国民主自由的人们一样,坐在电脑前,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等待着今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公布。感谢网络,我得到了一个直播网站地址。网站打开了,可我听不懂“洋话”。我想,他总会出现刘晓波的图片,刘晓波名字的音节什么的。果然,我从那个挪威讲话者的口里,听到了憋足的“刘晓波”三个音节。
   
    我怕我听错了,到网上一证实:天哪,真的,刘晓波获得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了!
   
    这一时刻,应该是中国时间下午5时零六七分。
   
    我立即给几个好友打了电话,并在网上请网友“喝啤酒”。
   
    打完电话,我跑下楼,买来一挂鞭炮,在楼下噼噼啪啪放开了。就在鞭炮声中,我打开客厅窗户,大声欢呼:庆祝中国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了!
   
    接着回到电脑前,将我的QQ个性签名改为:热烈庆祝境内中国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然后,将这句话发在我加入的所有QQ群:我刚刚放了火炮,并站在窗口大喊:庆祝中国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了!
   
    我知道,能够像我这样,打开窗户为刘晓波欢呼的人不多。在一个言论不自由的国度,绝大多数人只能为刘晓波暗里欢呼偷着乐。
   
    刘晓波是第二个身在狱中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的人。据报道,刘晓波妻子已经正在前往辽宁锦州监狱探望刘晓波的途中。如果这不是国保的阴谋,那么,杜甫的诗句最适合他们见面时的情形: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中国政府是何等的看重诺贝尔奖,可偏偏和平奖授给“非同志”了。这下可尴尬了:将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判十一年刑,这不是与和平为敌,太不先进,太不和谐了吗?
   
   还有特别尴尬的。达赖和高行健,不是被枪杆子赶出了中国,就是自己把自己流放到了法国。特别是后者,还“投敌叛国”加入了法国国籍。这好做文章,好“阿Q”啊:不承认他们是中国人就是。
   
    难怪有网友“不无遗憾”地说:现在开除(刘晓波)国籍,也来不及了!这回可不好弄了,这刘晓波虽然被我们定性为共和国敌人,但是,他怎么说,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共和国公民啊!
   
   这让不明真相的人一下子明白过来怎么是好:将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关进监狱,视作敌人,这不就是以和平为敌吗?
   
    今天下午以前,中国大地所有喉舌都还在公布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消息,下午,各大网站有关诺奖的版块,都“不翼而飞”了。嗣后,腾讯QQ新闻发出了新华网指责诺贝尔评委的新闻:“外交部: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是对该奖亵渎”。可怪的是,这是一个发表不了评论的帖子。是好事,你让大家歌颂,是坏事,你让大家谴责啊,你这样发帖子,这叫怎回事啊?凯迪猫眼看人在六点之前有几个预测诺贝尔和平奖今年花落谁手的帖子,可是后来,别说发出今年诺贝尔和平奖已经名花有主的帖子,就是那些预测帖子,也人间蒸发了。
    可是,网民打查边球的技术很高超,你有政策我有对策,连“恭喜刘晓庆的弟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如此幽默,如此中国特色,如此代表中国人智慧的话,如此彰显宪法言论自由是否得到保障的语言都在网上出现,在别有用心的人的QQ个性签名里出现,你能封锁吗?
   
    2000年,高行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贵州都市报》头天在一版靠近右上角的地方,套红发表一个喜讯:华裔法国人高行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作协“领导”发表定调的讲话后,第二天,都市报在左下角套黑发出这样一条“讣告”:中国作协领导——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高行健有政治目的(大意)。
   
    新华网的“反应”: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8日表示:诺贝尔委员会把今年的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完全违背该奖项的宗旨,也是对和平奖的亵渎。据说,总书记和中宣部长已经下令封杀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
   
    究竟谁在亵渎诺贝尔和平奖?其实,这些招数一点也不新鲜。看看希特勒当年怎么对待诺贝尔和平奖,看看前“老大哥”是怎样“率先垂范”的,我们就清楚他们的路数了。总而言之:狗嘴吐不出象牙!
   
    我还对一般朋友也说了这一喜讯。我将“恭喜刘晓庆的弟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发给一位女士。
   
    没想到还沉浸在“昨天”,沉浸在昨天诺贝尔文学奖中的她居然问:什么作品?
   
    我只好顺水推舟:《零八宪章》。
   
    问:好看吗?
   
    我答:不好看,刘晓庆的弟弟就不会被判11年刑,也不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对方兴趣来了:哈哈,有时间找来给我看啊!
   
    我说:网上搜索就是。
   
    对方乖巧地回话:嗯!
   
    还有,网上一个QQ群有人知道我是《零八宪章》第一批303个签名者之一后,竟责怪我:什么时候签名的啊,都不告诉我们一声。我说,那是认识你们以前的事情。不过,现在在《零八宪章》上签名,也来得及,网上搜索就是。
   
    说这两件事,目的是说明,不管是积极还是消极,阅读《零八宪章》,签名支持《零八宪章》的人,会因为刘晓波,这个《零八宪章》起草者的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而呈几何级数增长。这是抓捕、起诉、判处刘晓波的人所又恨又怕的,但是,这也是不以这伙人以及他们背后的指使者的意志为转移的。
   
    我想到了可怜的国保等。是啊,你们应该早知道,判处起草《零八宪章》的刘晓波会成为投给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关键的一票的。首善之都的国保们,检察官们,法官们,我个人在此谢谢你们了。你们为中国的民主进程,做了一件平常人等无论如何做不了的事情。
   
    据说,北大,北师大,甚至“准党校”人大等等也如我一样,燃放鞭炮庆祝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啊,天哪,我的妻子作证:太巧了,写到19点34分,我和她都看到、听到毕节学院在燃放礼花。凭直觉,我觉得这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有关),北京许许多多的人正在进行“饭醉”,豪饮,庆祝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据说,一些正要“饭醉”的人,包含我的两个贵州老乡,也被警察用车拉走;据说,庆祝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大游行,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以各种可能的形式在全球举行……
   
    是啊,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中国的民主和自由,从今天起,更有希望了!
   
    鞭炮响起来,掌声响起来,献给刘晓波,献给所有为中国的民主自由而受到迫害的人们,献给诺贝尔奖评委!
(2010/10/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