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三)]
王藏文集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三)

文章摘要: 這些表達都包含着人道與反人道、要人倫底綫和不要人倫底綫、有人性和無人性的較量,即是道德較量。道德是構成精英貴族打壓草根的第三個理由。
   
   
   作者 : 张三一言,
   

   
   發表時間:8/29/2007
   
   《第三篇:精英貴族打壓草根的道德分析》
   
   ──《精英貴族與草根“思想對決”》之三
   
   前面談到精英貴族打壓草根的思想、資源的兩個理由。“精英貴族打壓草根”與如下的表述所指的對像是重疊的:「它揭露的是民運中行之久遠的個別掌握多少資源的權勢重頭,依仗其資源收集嘍囉形成宗派,在漂亮口號下打擊壓制不臣服的弱勢者的問題。(王希哲《王司令:去作比揭批“劉曉波抄襲”更重要的事為好吧》)」。這些表達都包含着人道與反人道、要人倫底綫和不要人倫底綫、有人性和無人性的較量,即是道德較量。道德是構成精英貴族打壓草根的第三個理由。
   
   [一]、不要誤會道德
   
   談一下精英貴族打壓草三個理由互相關的關係。思想是有長遠源流的,也是現在的,它主導理性行為,也影響爭甚麼資源、怎麼樣爭資源。資源(利益)是眼前的,當人們一旦擁有、決定爭取時,資源對人們的影響是“屁股決定腦袋”。資源是身外物,思想是身內的,但它是外在於心靈的;一般表現為自覺的採用;思想在人們行動時用理性衝量是不是“可以這樣做”、“應該這樣做”。思想和資源(利益),特別是作為強勢且指導言行的意識型態的思想和利益觀點,經過一定時間浸淫可能內化成為人們內在於心靈的東西,也可能排拒原有的東西。這些心靈的東西就是我們說的道德。人們行動時是條件反身式地不自覺順從道德的;只覺得 “理所當然如此”、就是如此;是不用理性判斷,不問可以不可以應該不應該或甚麼理由的。一個人心懷惡念,滿肚子壞主意,更重要的是他把這些惡念和壞主意視為無需質疑的,是行動的自然:我們看到自由中國論壇有些人理直氣壯落井下石打高,就是這種寫照。我們說這個人的(相反,我們說他品德好)。道德是善或惡,好或壞的問題。一個品德壞的人,絕大多數思想也是錯讓的,爭取利益的手段也是惡劣的。有人把精英貴族惡行視為道德問題是能自圓其說的、合理的──因為這只是看問題的角度而已。
   
   道德問題很容易引起誤解:以為一談道德就是要求別人做完美無缺的聖人;或者,一談某人在某事上表現無德敗德就以為這個人頭頂生瘡腳底流膿壞透了的傢夥。其實並不一定是那麼一回事。
   
   道德,尤其是高標準的道德只能要求自己,不能要求別人。我們指責某人道德有問題,並不是要求別人做聖人,並不是要求別人做有高道德意義的事,而是指某人違背、破壞最低道德:例如損人利己、偷哄拐騙、姦淫擄掠、謀求私利而殺人放火姦淫擄掠。任何人只要違背破壞最低道德底綫,即使不違法,且是屬於他個人自由權利,別人就可以和有理由對他們進行批評、譴責。
   
   我們批評、譴責某人違背破壞最低道德底綫,並不表示我們和某人的道德總體比較,得出我高人低、我真人假、我美人醜的結論。只是指其在某一件事件中的行為表現假、醜和惡,道德低(甚至是負值)。可能意外地,這些在某一行為中表現得低假醜者,另一方面在其事業、社交、家庭方面的道德還是滿好的。所以,當我們指自由中國論壇對高智晟落井下石時,僅指他們在這件事(和相關聯的事),並不是指他們在所有事上的行為假、醜和惡,道德低(甚至是負值)。
   
   [二]、精英貴族打壓草根的道德表現
   
   前面談的是常說的道德,主要是指私德。當我們談論的是社會政治等“公事”時,所謂道德是指“公德”而不是指“私德”。而且是指這件事中表現出來的公德──說不準,他們在其幫中表現出高尚的公德也說不定。不過不論是公德私德,個案的德還是總全的德,違背、超越、破壞道德底綫就是道德問題,就是應該批評指責。人們也有理由相信除了少數例外,欠私德者多會損公德;欠公德者多數私德也靠不住;事實也是如此。
   
   維權民運中,我們常見的敗壞公德的表現有哪些方面呢?
   
   其一,有共同的政治理念與志同道合者成立團體政黨,以別於不同道者,並沒有道德問題,甚至可以說是道德良好的表現。但是在同道者且是同一團體內因為自己沒被選上當頭,不惜破壞共同的理想或事業,拉幫結派另立山頭為王,或者,在為同一理念和目的進行合作時,為了排斥自己厭惡者而不顧共同理念和目的,實行“劈炮”散伙,就是心懷惡意使用壞主意;是敗公德。這是共產黨不容異己所謂路綫鬥爭的黨文化傳統,也是古君皇只可我負人不可人負我的現代版本,也是自由主義極端惡性發展的表現。說白了,這些人的作為就是只准我操控別人,絕不能別人操控我。我操控別人就是自由主義精髓、就是權個人獨立的最高表現,操控我的別人就是魔鬼,我受到操控就“與魔鬼交易”。在這些畸形心理人不知合作和良性互動為何物。由此我們可以看到一些敗德行為是在自由、權利、理論(例如心理學)包裝下亮相的。當然,站在自由權利這個角度來說,這些人完全有權利這樣做;正如我經常說的:就是要為專制統治者作倀也是一種個人選擇的自由權利一樣。
   
   其二,有一批精英貴族,在政治社會活動中,長期以來都拉幫結派、排斥異己、為爭取中國的維權民運異議活動的領導權而配共產黨對民運維權異議中的一同派別落井下石;配合專制勢力侵害人權,盡見惡意和壞主意。這些表現,既是一般道德有問題,也是敗壞公德。對這一切,我們都有理由批評和譴責。在政治上,尤其是在權力方面,違背道德不一定全部都是錯誤的,有時是例外的(這在我的《惡魔論》一文中談過了,不重複)。但是自由中國論壇由其副站長發動的對高智晟超越人倫底綫落井下石的抹黑、侮辱、攻擊最能體現這夥落井下石幫違背道德的行為。不論是在道德上、思想上、理論上都是錯誤的。
   
   一連串打壓法輪功維權、為了“順服掌權者”而排郭、打壓高智晟郭飛雄等草根精英等事件既是思想問題也是爭資問也是敗公德問題。
   
   從另一角度看,「一些被國際社會承認的著名異議人士(包括一些名律師),在嚴酷的高壓下,為求自保,採取了 “選擇性維權”的方式,例如不具體過問法輪功的人權。」就在這個政治環境氣氛下,另一些比他們更勇敢無畏,敢於觸及敏感人權問題的新興維權人士出現了,他們走向民間與民眾相結合,走相對激住的草根維權、政治維權路綫,還衝破中共警戒綫為法輪功辯護。這批新興力量迅速地引起國際社會注意,這讓那些老牌的知名人士很不舒服,於是對後起之秀採取了排斥、打壓的惡劣手段。同時,當他們排斥更勇敢的人之時,他們就獲得當局的某種寬鬆對待,增加了自己的自由度和安全感。
   
   這批新興力量與“選擇性維權”精英律師相比較,表現出願意奉獻、勇於承擔和高度的道德勇氣。
   
   有必要提出劉曉波來談一下。關於劉曉波需要注意幾個事實。一是,打壓草根這一批精英貴族幾乎全都維護劉曉波,並且幾乎全把劉曉波當作領袖或符號。二是,有旁證可信,劉曉波有能力指揮(操控)這一批人的相當一部分──晓波却为了高寒的声誉,严令任何会员不得泄露此事。(刘路 《炮打刘晓波——我的一张大字报》)。「劉曉波和這一部分人的關係是“嚴令者”與“被嚴令者”的主從關係。」三是,劉曉波本人排他思想和情緒是公開的,他公開表明不與袁紅兵、郭國汀合作,客觀事實證明他拒絕與高寒合作;他是刪除高郭名的主角。四是,劉曉波是落井下石打擊高智晟大本營自由中國論壇的常客(有人說是這個論壇的精神領袖),有些打高者還得到劉曉波的嘉許。
   
   在精英貴族打壓草根的一連串事件中,劉曉波好像是置身度外,一直沒有出面參與。但是,以上五點事實,合理地可以推導出,劉曉波主導(控制)或支持、鼓勵自由落井下石行為,最低限度是容忍和默許這些行為。劉曉波主張走合法溫和漸進路綫,這完全沒有錯;我理解和支持。劉曉波寫了大量異議文章,應該肯定;我也轉貼了他的一些好文章。可是,我們也見到,「國內比劉曉波們更溫和的知識份子大有人在,他們在現實下屈服,很不勇敢,但他們不攻擊比他們勇敢的高智晟,那麼他們只是不夠勇敢的問題,不是道德問題。」為甚麼同樣的觀點理念有不同的行為?為甚麼文章表現得合情合理極具說服力,行動起來那麼令人不能接受而且反感呢?我只能說:在打壓草根的一連串事件中劉曉波思想錯誤、爭取資源(尤其是權力)的手段錯誤、公德欠失的表現。又因為劉曉波的領袖或符號地位,所以他的道德問題就比其他人更為嚴重。
   
   [三]、反擊精英貴族打壓草根是為了制止內鬥
   
   挑起內鬥是公敗壞公德,制止內鬥是作為一個評論者應有的道德表現。以上我以思想資源道德三個理據對精英貴族反草根進行分析。用了這麼多文字意圖何在?是挑起內鬥?是制止內鬥?
   
   先弄清楚甚麼是內鬥。先界定甚麼是“內:我認為,維權、民運、異議活等的光譜是從左的暴力、法外鬥爭到右的純體制內(黨內)向自由民主人權走向的派別和個人組成,光譜中人就是“內”。甚麼是內鬥呢?光譜中的任何一派,對其外的任何一派進行打壓就是內鬥。倘若有人要消滅其中任何非我一派,就超越了內鬥界限,變成外鬥了。其理由有二,一是,你既然要消滅對方,就已經不視對方為不同意見的內部朋友而是敵對的你死我活的外部敵人了;既然是與外部敵人鬥,就不能說是內鬥。二是,你一旦要消滅維權民運異議活動中某一派(尤其是中共正在集中力量打擊的那一派)時,客觀上,你就無法避免和中共站在同一條路綫上、進入同一道作戰壕坑、對準同一目標;這時,你的身份無可避免地與中共等同,效果也相同──這樣的狀態,只能說你已經異化了,異化為原本你的敵人(現在的戰友),並成為你原本的敵人的一個部分。一個自外於民主光譜的人,與民民主派中的任何一派鬥都不是內鬥而是外鬥。由內鬥異化為外鬥,意思是說,一部分自由民主內部派別或個人由變成了獨裁專制共產黨的朋友,民眾、自由民主的敵人,並伙同中共與自由民主鬥。民外鬥自由中國論壇落井下石打壓高智晟就是由內鬥異化為外鬥的一個案例。
   
   因為我說的事實和作出的結論,加上有些地方用詞嚴苛,會引起一些人反感是意料中的事;這些人很可以會指責我此文目的是為了挑起新的內鬥。我的文章出了別人就有權利進行評論和作出結論,這是不容否定的。我現在說說我寫這篇文章的意圖。說出事實和我對事實的分析判斷,強烈地表達我對極權統治長期迫害草根,和配合極權統治者的精英貴族對草根打壓的不滿。陳述事實和拿這個事實來挑起內鬥,是兩個有關聯但不是相同的事 。陳述精英貴族反草根的事實,既可以拿它來挑起內鬥,也可以拿它來制止內鬥。我指出草根精英貴族衝突事實是為了正視存在的問題,化解問題,意圖制止現行的或將來可能出現的內鬥;是為了能夠妥協共存,甚至互相合作,而不是為了打倒對方。或許,受到批評者會指陳述精英貴族反草根的事實就是挑起內鬥;那-些找尋攻擊草根炮彈者當然不會放棄挑起內鬥的說法,只好由他去了。還有,我陳述的事實是只指精英貴族的劣跡,其實草根相似劣跡也有的是;主要是沒有表現的客觀條件,所以不顯眼。說實話,草根自保能力都不夠,哪來打壓別人的能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