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二)]
王藏文集
●寫作中
●《鋒刃上的裸舞——為自由而戰》(恩師楊春光及後現代思想研究)
●《太陽從極權東方升起——中國自由文化的復興》(黃翔、袁紅冰、楊春光等人及49後中國自由文學/思想/文化現狀探究)
●《極權主義的終結——一名中國詩人寫給地球受難者們的安魂曲》(極權主義問題研究)
○○○○○○○○○○○○○○○○○○
●《学着独立地思想》(诗行合一2003-2005)
○凌乱,或偏激——反正已学着独立了,开始记录思想了
·十七岁时的自言自语
·关注东海一枭──五四感怀
·新奥斯维辛之中的写作
·坚决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
·"我们的深深铭记与永久感谢"
·来自中国农村底层的声音
·为印度洋海啸中死去的人们默哀
·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
·何谓文学牛虱?
·在极权体制下如何争取知识分子话语权力
·中国诗人紧缺的政治关怀在哪
·诚邀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川歌、蔡楚、杨春光
·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一种命运
·"低诗歌写作"应主动争取并充分行使自己的话语权
·与龙俊花枪等朋友谈谈低诗歌的发展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一)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三)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四)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五)
·垃圾也疯狂——炮打《诗刊》主编叶延滨
·火,在网络奔驰———悼念中国先驱诗人、自由思想者杨春光,网络诗坛综述
·关于低诗歌的访谈——老象、小王子对谈录
●《点燃梦想的热血》(诗行合一2006-2009)
○粗糙,或张扬——说什么也得梦想,也要点燃青春
·一些与写作相关的词
·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 ——戳穿网络红卫兵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等待与无语
·两个"反革命"青年的邂逅与对白——欧阳小戎、小王子谈话节录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别海内博客
·敏感的人是幸福的
·2007年6月4日与洪哲胜博士的通信
·回洪哲胜博士信暨向《民主论坛》新年献辞
·吴玉琴: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纪念"民主墙"30周年座谈会辑录
·热血男儿不孤寂
·热血男儿不孤寂(二)
·我为什么改笔名为“王者”?
·人人皆可为王者
·王者不妄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一文附言
·不甘为奴的见证——相逢贵州人权研讨会
·为“零分作文”和“犯罪事件”欢呼鼓掌
·一位老文革诗人的激情诗旅和精神蜕变
·致张嘉谚——刘晓波被重判更严峻说明改良老调再谈无大意义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追寻自由的虹光》I(诗行合一2009—2010)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来生愿做藏人——改定笔名为“王藏”(兼作为遗书)
·王藏签名并呼吁支持王力雄、唯色发起关于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遭拘押的呼吁
·王藏:苦难的命运,高贵的自由————对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的提名与建议(上)
·王藏:苦難的命運,高貴的自由——對二零零九第三屆《中國自由文化獎》的提名與建議(下)
·达赖喇嘛与自由文化运动成员悉尼会面
·袁红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见面会上的发言
·王藏:神圣的聚会,自由的虹光——欢喜《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悉尼见面会
·达赖喇嘛:人民有权知道真相 有权做出自己的判断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一)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二)
·至尊日波益西仁波切演唱的仓央嘉措情歌,太美了
·王藏退共青团和少先队声明(2006.12.31)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大纪元:海内外学者:超越恐惧开心锁 堂堂正正观神韵
·大纪元:胡访美前夕美联社专访高智晟 大陆学者:我们会继续
·新唐人电视:民主人士:高智晟正受极特殊压力
·希望之声:民主人士:高智晟正遭受极特殊压力 望他重获自由
·梅豔芳演繹的《血染的風采》、盧冠廷演繹的《漆黑將不再面對》感人淚下/重貼舊作,祭奠“六四暴徒”的魂
·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上)
·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下)
·贵州人权研讨会:朴实无华,德颜永存——蒋德贵先生追思会
·今日绝食,声援刘贤斌: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49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呼唤:共同寻找失踪英雄高智晟
·博讯: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申有连、徐国庆、王藏被当地警察限制人身自由
·维权网: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声明:践踏宪法,没有好下场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维权网: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谴责贵阳国保践踏人权的行为
·维权网:抗日将领遗子糜崇骠为国人获诺奖宣传 自由诗人王藏为其声援助威
·王藏:一枝白梅紅塵開——讀徐沛新著《無恥的洋人》(上)
·王藏:一枝白梅紅塵開——讀徐沛新著《無恥的洋人》(下)
·大纪元:法官如惊弓之鸟躲进“碉堡” 专家揭司法现状
·大纪元:诗人:马克思成魔之路解开百思不解的问题
·希望之声:王藏:“马克思成魔之路”的揭发撼动追随者
·大纪元:受不了食物涨价 贵州中学生砸烂校食堂
·大纪元:美国关注港府阻挠神韵 大陆民众受鼓舞
·希望之声:美关注港府阻神韵 大陆民众受鼓舞
·自由亚洲电台:各地维权者多方纪念世界人权日(图)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强令解散人权研讨会 四川网管不让注册名含1989(视频,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十多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禁纪念六四 (图)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获释回家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二)

文章摘要: 為甚麼草根厭惡和不信任精英?主要理由是他們中相當大的一部分人迷戀於當中共政治花瓶的虛榮和實惠,樂於共產黨八奶式地包養(鮮明的中國特色),又賣力地為虎作倀;加上那些沒被包養而充當義務御用文人者也大有人在;還有,一些精英與權力勾結成為暴發戶,露出一副為富不仁的惡相,是魚肉工農的最殘酷者之一;於是精英遂在網上成了眾矢之的。
   
   
   作者 : 张三一言,
   

   
   發表時間:8/27/2007
   
   第二篇:精英貴族欲獨占維權民運資源
   
   ──《精英貴族與草根“思想對決”》之二
   
   
   
   [一]、為甚麼草根厭惡和不信任精英?
   
   為甚麼草根厭惡和不信任精英?主要理由是他們中相當大的一部分人迷戀於當中共政治花瓶的虛榮和實惠,樂於共產黨八奶式地包養(鮮明的中國特色),又賣力地為虎作倀;加上那些沒被包養而充當義務御用文人者也大有人在;還有,一些精英與權力勾結成為暴發戶,露出一副為富不仁的惡相,是魚肉工農的最殘酷者之一;於是精英遂在網上成了眾矢之的。最令草根反感的就是一些精英貴族全力“把草根精英消滅於萌芽狀態中”,一出現不是由現今掌有資源精英集團主導,而是自發且有號招力影響力的草根領袖人物或集團,就群起而攻擊之。他們攻擊草根的理論是:激進、破壞維權民運、浪費資源、出身低層不自量力、不承認中共的進步…這些人對具體的草根帶頭人則採用中共提供的炮彈、並加上謠言、用望遠鏡和顯微鏡找岔,反常識反邏輯地在雞蛋裡挑骨頭以進行所謂質疑、求真、打假;以反道德反人性態度和行為進行打壓。請各位注意,對共產黨打擊這些民運維權帶頭人而放出來的謠言 ,這些人不但從來不對黨求真,不對黨質疑,不對黨打假;還當作寶,對中共的謠言、經篩選扭曲的“事實”照單全收作炮彈用。這些人在草根性領袖人物沒有受到中共抓捕時指責他們革命、激進,太硬;在他們被抓捕後指責他們不夠硬,不夠堅貞不屈,不按被捕前的話堅持到底,要他們把頭往中共的鍘頭刀伸進去,非把他們迫死不罷休。你不把頭伸進鍘刀,他們就誣指你悔過、與中共作交易、出賣朋友…祭起道德大旗,妄圖以道德殺人。這種表演集中和典型地表現在自由中國論壇的落井下石打擊高智晟。這些精英貴族無端連累了一大批正直公正的精英。
   
   為了反對我的“精英貴族與草根“思想對決””這個命題,有人提出一個很容易誤導人論點:劉曉波要是蔑視草根的「精英」,還會為山西黑窯奴工說話嗎?(貝蘇尼)。
   
   既然精英貴族打壓草根,草根又厭惡精英和精英貴族,為甚麼反草根精英會為草根辯護?
   
   我的回答如下。
   
   如課提問者先知道我在第一篇開頭的話,知道了精英反草根不是“反草根本身”,而是反脫離他們領導,另立爐灶的草根精英,大概就不會提出這一問題了。
   
   一則,政治理念使然。他們因於追救自由民人權和人道立場,反專制,這樣做是合符邏輯的,是出於真誠的。
   
   二則,洗脫反草根罪名所需。他們畢竟是有人性的人,知道自己反草根所作所為是見不得光的:打壓草根為不義。這些人為了洗脫自己不光彩的思想和行為必然要作否定反草根的表態。在草根被迫害的典型事例上作維護草根的言論、寫些同情支持草根的文章,是最有效的“洗脫行為”,也可以豎立他們是草根之友的正面形象。
   
   三則,保持權位所需。特別是為了爭取更多草根支持,保住自己領袖地位,運用在手的話語權為受迫害的草根或弱勢群說話,是必不可缺的工作;而且會把說得比草根本身還要好。他們的企求是他們成為所有反對派或異識人士的領頭人,草根只能是他們啟蒙、教育、組織、領導下的支持者。正如前面已經說過的,他們不是反草根本身,而是絕不能接受草根有自己的領頭人,特別是全國性的領頭人(例如法輪功、高智晟、郭飛雄等)。終極企求是精英是天然的領袖,是掌握權利的專利者。要達此目的,就必定要為草根說盡好話。(張按:我認以上三點都是好事不是壞事,我歡迎和支持他們這樣做)。
   
   [二]、因害怕草根爭奪資源而打壓草根
   
   精英貴族排拒草根和草根對精英貴族不滿,非今日始,為甚麼今天會出現會突顯起來呢?現實原因是因為國內政治氣候促使他們如此。
   
   一是,維權風起雲湧風,最重要的是普遍地出現非精英啟發、影響、控制、主導的維權事實。二是,胡黨對甚麼漸進、和平、合法、改良…全不領情,實行高壓政策,導致維權中的自發的群體事件,暴力抗爭日益漫延擴展;大有向自覺、有組織和全局性方向發展。三是,和平合法崇拜症方興又艾,國際上唱和者日少,國內且有革命思潮“復辟”之勢。這種政治氣候在在都表現出精英貴族優越感、權力欲和領袖地位受到威脅。使他們不安。
   
   之所以不安,是因為這種種趨勢與他們精英理念、利益衝突,尤其是他們認為草根這些發展趨勢勢必搶奪他們既得和將得的資源(利益)。“爭奪甚麼資源”?首要的是爭奪維權和民運領導權力、國外金錢等硬資源;其次是爭奪民意、道義、名譽、地位等軟資源。所以,“爭奪資源”是精英貴族打壓草根的第二個理由。
   
   有人對爭資源論可能會這樣回應: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們完全是為中國去專制來民主而作,絕非為資源而爭。
   
   “為中國去專制來民主而作”很可能是真,但是“絕非為資源而爭”肯定是偽裝下的假話。如果上面反駁的話改為“並非完全是為資源而爭”,就可能真或有幾分真。搞維權、民運、異議活動全是“政治事”;政治的核心問題就是權力問題。搞政治不爭權力是沒有政治常識的話,是違事與失理的話。問題不是“爭不爭權”而是“怎麼樣爭權”。要“有道”爭權。這個道,既指道理公道,也指道德。要公平競爭地爭權,起碼不損人利己的爭權;要符合人性道德的爭權而不是傷天害理(如落井下石對待高智晟)的爭權。為甚麼一些人害怕承認自己爭權呢?我估測,因為他們誤認為爭權都是不損人利己傷天害理的骯髒的事,或者他們知道自己正在爭權,而且正在用骯髒手段爭權,所以避爭權唯恐不及。這些政治ABC就不多談了。
   
   “爭奪資源”源本並沒有多少有注意和評論,但是,有貎似精英貴族發 言人者無意中透露他們打壓高郭是為了爭奪資源的心聲。
   
   “爭奪資源”是精英貴族真實心理的寫照。這個可能的理由如下。一是,高智晟郭飛雄等人(的草根維權兼政治維權活產生的影響力和號招力)可能讓他們成為新興的中國民間力量代表。他們內心多少都認識到草根在民意和道義上比他們要強大得多,若真個發生了兩者相爭同一資源,輸數很大。若形成民間力量中心,它就必然取代現有精英集團的主導、代表、話語地位。這是他們極之不能接受和恐懼的,所以不自覺地把這種心理以誅心栽贓方式公諸於世。
   
   二是,精英貴族企圖獨占中國維權民運異議運動的資源。尤其是獨占領導權這個資源極為緊張,對爭奪國外金錢資源最迫切(就眼前而言,是爭奪國外經濟資源)。國外的經濟資源向掌握維權民運異議活動代表權、話語權,即有主導地位者滙入。所以,要爭取國外資源,搞有形或無形的組織聚集成有影響力的集團、搞言論陣地、搞有聲有色能吸引國際視綫的活動就成為必須。正由於這種獨占欲作祟,他們認為具有草根性質且又有影響力的個人和組織就是與他們爭奪資源的敵人;他們期望沒有人跟他們爭搞這些東西,由此保住現存的他們是中國維權民運異議的主導、具代表、話語霸權的地位。有了這樣的地位,國際援助中國維權民運異議的財富的接受者就是非君莫屬了。為了“爭奪資源”穩操勝券,就有必要在民間草根精英與民眾結合成勢之前“把草根精英消滅於萌芽狀態中”。恰好,法輪功、袁紅兵、高智晟、郭飛雄正是或多或少具有這能力和帶有草根性符號,所以,反法輪功、攻袁紅兵、排郭、落井下石打擊高智晟、抽掉高、郭名字就是他們心目中爭奪資源的生死交關大事。同時,這些人或組織又是有一大把辮子可抓者,加上中共為他們造就了方便而無需付出代價的打壓條件,排拒打擊也成了可行之事。因此,這批民主修養不足中國士大夫傳統有餘,兼受中文化“薰陶”的精英就用黨的一套“把草根精英消滅於萌芽狀態中”。他們為了爭奪資源就不惜違背自由民主人權理念,不惜違背人倫底綫;在共產黨正在把這些人作為打擊和消滅的目標之時,借中共之力而為,與中共採取同一調子同一步驟反法攻袁打高郭,製造落井下石的傷天害理的事件。
   
   三是,本來這些精英和精英貴族採取合法的、唯經濟個案式的、非政治性的、走上層路綫的維權和異議活動,與中共達成了事實上的默契──你儘管發“異論”罵去,但不可超越我你我都理解的警戒綫(比如維權與政治分離、不准涉及法輪功、不准與民眾相合…)。即是說,他們選擇了一條既安全生存和活動,又能名利雙收的道路(鄭重聲明:我不反對,相反我支持人們選擇走這一條路的權利)。但是你高郭高郭們和法輪功突破共產黨的警戒綫,走向民間、搞激進的政治維權、公然為法輪功辯護…你這麼一搞,把他們迫到兩難境地:跟著你們那樣搞,破壞了他們長期堅守的以不付代價、少付代價、不作犧牲搞異議活動爭資源潛的原則。要他們失掉安全、要冒風險、要他出代價,他們又沒有這種勇氣;你叫他們怎麼辯?不跟着你那樣搞,現有主導地位、名譽就會被你們搶去;資源進帳就可能終結。這是他們不能接受的事實。為了消除這一事實出現,最可行的方法就是“把草根精英消滅於萌芽狀態中”。草根精英消失了,草根民間就回歸一盤散沙狀態,於是他們現有的一切就可保存了。
   
   其實,精英貴族指草根與他們爭資源的判定有很大部分是錯誤的。除了以上指出他們沒有事實根據外,還有更重要的是他們沒有認識到,他們和草根爭取的資源有極大部分是不相同的。草根爭取的是認同草根者的資源,與精英貴族的是認同精英的資源。即使是國際資源也未必一定是零和爭奪,國際資源極之豐富,草根爭取的是開創性的新資源,與精英爭到了的和將要爭的資源並不一定是同一的。
   
   現在人們常說的資源,往往只是指財富這個硬力量,人們還沒有足夠重視軟力量──道義和精神力量。草根方面也還沒有足夠認識到自己擁有雄厚的精神、道義軟力量。社會的不公平、不公義、權利被剝奪最大和最廣的受害者是草根階層,草根最大的資源是民眾、民意。這種現狀構成了草根擁有最大最多的正義和道德力量;這方面恰好是精英的弱項;所以,草根沒有必要和精英爭資源。資源是極其豐的礦藏,誰有辦法有能力誰就有資源。一些精英貴族極力製造“借道德名義殺人”、“泛道德主義”、“玩正確”、“玩道德”、“現感情”、“玩人性” …正好反映出他們自知道德公義不足;害怕在這方面競爭。同時他們也認為必須在否定公義道德等方面,運用敗德缺德言行才能與草根、民眾較量。但是這種敗德缺德行為,不但沒有給精英和精英貴族增添任何道義資源,相反大量地損耗了他們原有的道義資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