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王藏退共青团和少先队声明(2006年12月31日)]
王藏文集
·博讯:王藏: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大纪元:护家园 北京宋庄六百艺术家举横幅抗议(组图)
·希望之声:北京宋庄艺术区再遭强拆 诗人王藏吁抗争
·参与:王藏:江天勇等4位律师控告青龙山洗脑班涉嫌非法拘禁(图)
·参与:北京宋庄和巴沟两处同时强拆!抗拆维权行动异地同时有规模展开!
·在夏俊峰之子签售会上当张晶面向出版机构立的字据
·参与:世界人权日北京艺术家与子女于宋庄街头抗议雾霾(多图)
·希望之声:世界人权日 北京艺术家要空气清新权
·新唐人电视台:雾霾持续 民吁上街抗议政府失职
·博讯镜头 严正学向北京公安局正式提出游行、示威申请
·博讯:严正学:游行、示威、静坐申请书
·希望之声:雾霾致病新证据出炉 民众愤怒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社交媒体中微信删贴最少?
·新唐人电视台:禁人肉搜索 中共网络打压又一招
·希望之声:民众:为乌克兰人民欢呼 毛像也该推倒
·博讯:“南乐教案”律师、媒体遭围攻,公民联署支持律师发出决斗挑战书(第
·希望之声:警察日志走红 全民支持法轮功
·博讯:王藏: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维权网:艺术家看望参与官员财产公示活动被打残的周晓山并发起募捐
·自由亚洲电台:周晓山无故被打没钱住院
·博讯:北京:胡佳在党国眼皮底下与王炳章同囚
·民主中国: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藏退共青团和少先队声明(2006年12月31日)

   2006年12月31日,我以“小王子”名公开退出了中共相关组织:共青团和少先队。我从未入过党,但也于当天自我表明:从今以后,从思想精神上完全退出中共。当晚我写了一个简短的感言,存于电子邮箱,后来忘了此事。几天前多年未联系的学友来电话,说她去年得到“自由门”后,在网上经常看到我的诗歌,也从网上知道维权抗暴大量事情,还给我曾用的邮箱去了信。打开老邮箱后,我翻到曾经写的这封感言信。今日将它在博客公开,作为声明。
   
   一年前我辞掉公职,宁愿四处打工也不愿被单位和相关朋友统战。此前无数次被劝说要求入党,加上工作能力和业绩优异,“可以当领导,前途光明”——我终于坚持到底,坚持到辞退公职也不愿被招安——以后就再也不用为坚持不入党的事烦心了。
   
   哈哈,赤条条堂堂正正活在世上,乃人生快事,浪漫潇洒——即便充满苦楚悲痛。


   
   王藏 2010年10月31日
   
   
    退共青团和少先队感言

   
    我从小“品学兼优”,上大学以前学习成绩大都名列班上NO.1和NO.2。为此奖状无数,除学科学习成绩奖状外,就是“思想品德”学习成绩奖状:优秀少先队员,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优秀团干部等等。
   
    因为年少无知,我曾以此为荣,也和周围的学生一样,把红领巾和团徽当成衣着打扮的一部分,也被动参与各种宣誓和活动,浪费了大量玩耍打闹的时间。可怜的是中学时候,一位美丽可爱女孩主动给我写了几封情书,我虽然兴奋欣喜,但想到是“优秀团干部”的缘故,竟没有胆量回她一封信,就连见着她也脸红,躲着她。现在想起,我真是孬种,不说送她一件礼物,或是为她写一首诗,至少见着她时也应该多看她一眼,或是和她讲几句话啊!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苦难使人懂事和坚强。自从弟弟被打错疫苗成了傻子,责任方推脱责任、政府包庇凶手,不赔偿不说,还把弟弟送到精神病院……加之我随后被警方诬陷,把我当着众多师生面戴上手铐塞进警车强制捆绑在柱子上桌椅角饱受暴力羞辱之后——我就开始以“异样”的眼光打量这个世界,那时我17、8岁。大学快毕业时,我因在网上为被捕知识分子呼吁,被国安国保胁迫父母逼我“认罪”,并给我安个“反革命”头衔,且毕业前两个多月被监视居住,这更加锻炼了我的反抗精神,坚硬了我的骨头。
   
    我于是开始在故土流亡,在底层苦民的无尽血泪中写诗。中共极权暴政,乃中国近六十年苦难的祸根和病灶——这是我根深蒂固的思想结论,事实也如此。
   
    为此,身为一个中国人,如果良心发现,必会与此恶魔幽灵坚决抗争,也有必要退出与它相关的一切组织。虽说我懂事后就再也没把被动加入过少先队和共青团当回事,但今日我还是公开表示退出。这是对自己负责任的态度,也是对中国负责任的态度。
   
    小王子 2006年12月31日
   
   
   
   
   

此文于2014年01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