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徐文立贺信彤文集]->[徐文立:薪火相传再造共和——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理事会会议厅讲话(中英文)]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贺信彤:读《徐文立在狱中与女儿谈周易四书兼其他》
·徐文立贺信彤:谢谢你,鲍威尔先生!
·徐文立贺信彤:支持修建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徐文立:用高贵、纯粹的理想在引领着当今中国的中国大陆的学者——王康
·徐文立:在华盛顿“劳改国际研讨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从中国社会实现和平地民主转型的高度看
·徐文立:美国法院若判王文怡有罪,我愿意陪王文怡服刑——兼致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公开信
·徐文立:兼致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公开信事答友人问
·徐文立:有关陆光武事件以及中国民主党建党历史的一些说明
·徐文立:公布杨建利来自狱中的“维权信”、何德普夫人贾建英的信件的编者按
·徐文立:宾雁先生成为中国良心在于他懂得感恩和谦卑——在普林斯顿大学召开的刘宾雁先生纪念追思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揭示了另一个中国,挖了中共祖坟的史学家——王学泰
·徐文立:中共自1927年始就是“枪指挥党”,而不是“党指挥枪”
·徐文立:中共军队才是中共的核心力量
·徐文立:六四16周年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纪念会上的演讲
·徐文立:中共想把一党专制延伸到台湾
·徐文立:公布“中国民主党资料汇编”的说明
·徐文立:高扬亚洲第一共和的旗帜“摈弃一党专制,搁置台湾独立,复兴民主中国,共建均富联邦”
·徐文立:大义、公义、正义是以“大意”为前提——在刘宾雁先生八十寿典上的讲话的追记和延展
·徐文立:同悲赵紫阳病逝
·徐文立:和鲍彤先生一起回顾2004年中国人权状况
·徐文立:就选举事致任畹町王有才等先生的感谢信
·徐文立:请关注、营救当今依然系狱的民主墙时期著名民主斗士、中国民主党主要领导人秦永敏──纪念中国民主党成立六周年
·徐文立:请关注营救依然系狱的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四领导人查建国、高洪明、何德普、刘世遵
·徐文立:在美国布朗大学主办的中国“六四”十五周年纪念会上的演讲
·徐文立:荣辱不惊度人生——2004年5月16日在美国罗德岛州国际大赦分部的演讲
·徐文立:《“法治”和中国现行的“依法治国”》—2004年5月7日在耶鲁大学法学院的讲话
·徐文立:自由是人类的普遍追求
·徐文立: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就不可能真正建立起民主社会—2003年12月2日在华盛顿世界新闻自由委员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人权第一——2003年11月12日在“卡特中心”人权卫士会议上的讲话
·徐文立:作为父亲,我一生最大的荣耀就是和女儿同台领奖
·徐文立:中国民主的希望决不在“胡温”
·徐文立:2003年6月2日在罗德岛州优秀中学生颁奖典礼上的讲话
·徐文立:促进中国民主转型的几点设想
·徐文立:民主就是太阳——2003年5月31日在美国旧金山民主基金会颁奖仪式上的讲话
·徐文立:布朗大学圆了我的大学梦又正在圆我的中国梦——2003年5月25日在布朗大学的毕业典礼仪式上的演讲
·徐文立:2003年5月8日在美国国会民主党政策委员会午餐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2003年5月1日普城名人俱乐部演讲
·徐文立:2003年4月30日在普城公立高中演讲
·徐文立:在罗德岛州詹学院演讲
·徐文立:2003年3月29日在美国印地安那州普渡大学的演讲
·徐文立:中国民主制度建立的希望在于渐进—2003年2月12日在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的讲话
·徐文立: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营救信——致布什总统及美国政府
·徐文立:我不上诉(1998.12.28)
·徐文立:中国政治转型期的民运对策与战略(1998年4月21日)
·徐文立:公开信——就申请建立《中国人权观察》事宜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人大、政协并致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1998年3月20日)
·徐文立:就中国加入两个国际人权公约事宜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1998年2月1日)
·徐文立:和《路透社》驻京记者艾伯乐的谈话提出“结束一党专制,建立第三共和,保障人权自由,重塑宪政民主”(1997年11月29日)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1997年9月9日)
·徐文立、秦永敏、毛国良关於签署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问题的原则声明(1998年7月1日)
·徐文立:建立全面的保护私有财产的法律框架是中国经济改革取得成功的关键(1998年5月18日)
·徐文立、秦永敏告全国工人同胞书(1997年12月21日)
·徐文立:朱成虎是言论上比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更凶恶的人类公敌(2005年7月19日)
·徐文立:把中国和平地改变为自由民主的共和国才是中国也是美国21世纪的最高国家利益—2005年10月6日在布朗大学西部校友会上的演讲
·徐文立:谁更像这块土地上的主人——谈广东太石村事件(2005年9月2日)
·强烈抗议胡锦涛为首的中共专制集团的倒行逆施//高度关注维权运动领袖郭飞雄、高智晟的危险境遇//台湾施明德前主席等先生联名支持
·徐文立:BBC专稿“毛泽东就是毛泽东——我眼中的毛泽东”(2006年9月15日)
·徐文立:朝鲜核试的最大受害国必定是中国(2006年10月6日)
·徐文立贺信彤致悼林牧老至亲
·贺信彤2002.5.31绝食声明
·徐文立:中国1978民主墙老战士(海外)黄翔等9人呼吁关注前中共官员贾甲出走后的命运
·贺信彤:写在女儿生日
·徐文立:关于《关注中国中心》(CCC)发布《公民常识》讨论稿的说明
·徐文立:中共正把苦难带向全世界——2006年11月26日《关注中国的苦难》澳洲墨尔本群英演讲会上的即兴演讲
·徐文立:自然•社会•人(1981年1月14日)
·徐文立:“未经批准”不能成为拘押、骚扰中国民主党建党和筹备人员的理由(1998年11月24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1)(2004年9月28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2)(2004年8月15-19日)
·徐文立致2月14日在纽约召开的纪念王若望先生辞世五周年赵品潞先生辞世三周年追思会
·徐文立就“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政治迫害一事的严正声明
·徐文立致纽约民运同仁和法轮功朋友2007年度新春联欢晚会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3)(2004年9月12日-30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4)(2004年9月27日-10月1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5)(2004年 10月11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6)(2004年11月3日)
·徐文立:正派和明白的人们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大上的发言(2007年3月17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7)(2004年11月2日)
·徐文立:对“王希哲:‘万年筹委会’才是造成民主党今日困局的‘错误路线’——反驳对民主党党部系统攻击的几点辩护提纲”的补充说明(2007年3月30日)
·徐文立:正派和明白的人们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大上的发言(2007年3月17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8)(2006年7月26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9)(2005年12月29日)
·徐文立:请全党高度重视国内理论界的新动向两篇能与《公车上书》媲美的论文
·徐文立偕夫人10月17日代表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受美国议长南茜•普洛茜邀请出席了布什亲自颁赠国会金质奖章给达赖喇嘛的仪式
·贺信彤简历
·徐文立简历
·賀信彤:不堪此夢六十載——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1)
·賀信彤:老街淚酒祭先父——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2)
·賀信彤:咖啡吧裏探選情——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3)
·中国反抗奴役者的妻子们 第一集 贺信彤
·徐文立:胡锦涛正步着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后尘前进(2008年4月6日)
·贺信彤:政大后山李酉潭——大陆反对党首访台湾随团漫笔(4)
·徐文立:中国民主社会的第二块基石——各省区的高度自治——兼谈三月台湾大选和西藏事件
·徐文立: 我的1998西藏问题建议(2008年5月3日再发布)
·徐文立先生在普市市府欢迎杨建利先生“公民行”会上的演讲//汪岷:杨建利和徐文立走在希望大道上——陪同杨建利《公民行》日誌(之三)
·徐文立:灾后普查和鉴定、重修或重建全国特别是边远地区中小学校校舍的建议(2008年5月20日)
·徐文立著文:吴伯雄、国民党、中国人的得与失——得:“一中两府”的正式确立;失:中共“一党专制”的近期终结
·徐文立:公民有力量,国家有前途——在中共政府驻美国大使馆前举办的“六四”烛光纪念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历史不容吕洪来信口雌黄——纪念中国民主党建党十周年、欢迎查建国先生即将出狱(2008年6月24日)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
·徐文立夫妇五千公里加拿大感恩之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薪火相传再造共和——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理事会会议厅讲话(中英文)

http://upload.peacehall.com/blog/temp/201010271157101.jpg

   徐文立

   ——————

   徐文立简介

   现任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并任美国“关注中国中心”主席、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我曾是1978年中国民主墙运动的创建者和组织者之一,也是1998年中国民主党的创建者和组织者之一,因此被中共政府两次判处28年徒刑、实际服刑16年。2002年12月24日在美国政府与国际舆论的营救下,我流亡到了美国,2003年5月26日在布朗大学工作期间,被布朗大学授予荣誉博士称号。

   ————————————————————

   薪火相传 再造共和

   ——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理事会会议厅讲话

   徐文立

   (2010年5月26日)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

    首先请允许我和任畹町、唐元隽、刘伟民、叶国忠、李东澄、金秀红、郭哲代表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感谢民主中国阵线的同仁们的热忱邀请。

    请允许我讲以下三点

    一, 中国社会已发生了根本性的“结构位移”

    30年来中国社会因为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彻底失败和一系列的包括1959-1962年三年就活活饿死了几千万人的惨痛的政治、经济失败之后,不得不进行的不完全的市场经济改革,虽然养肥了占中国整个人口百分之零点七左右的权贵私有集团,社会严重不公,道德滑坡,环境破坏,中国社会进一步黑社会化,但是他们自颁布“物权法”之后,客观上已放弃了共产革命的“公有制”,让“私有制”逐步合法化了,当然也更方便了权贵们抢夺应属于全体公民的社会财富,但是整个中国社会却发生了基础性的“社会位移”,在客观上为中国社会向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基础”的自由民主社会的转变创造了基础性条件。

    悖论的是:今日中国大陸因暴富而得到了最大私人利益的权贵私有集团,它也不会主动地把这个“整体位移”拉回来。他们多数是一群只会作威作福、花天酒地、纸醉金迷、吸毒成瘾的吸血鬼,是不会也不可能顾及身后洪水滔天的当代路易十五们。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权贵私有集团既是最大的掠夺者,同时又是中国大陆社会最大的“整体位移”的推手。

    一个社会越是财富“私有”,它的上层管理机构最终越是可能“公有”,使得国家机器成为“公器”才成为可能。

    以所谓“五七反右”和“零八宪章”的不同遭遇和境况为例展开阐述……;以西方社会和台湾社会的中央和地方分权和制约为例展开阐述……。

    二, 中国社会可能不可避免地会要发生“颜色革命”

    当今中国社会随着的各种社会矛盾的激化,中共18大之前党内争夺最高权力的斗争的白热化,特别是因为任何一个共产专制集团都绝对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中国社会的政治结构要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恐怕非“颜色革命”不能完成。

    三, “薪火相传,再造共和”可能是最佳的选择

    一百年前,中国社会在孙中山、黄兴诸先贤领导下,成功地结束了延续了二千年多年的皇权专制社会,开创了亚洲第一共和,很可惜之后发生了“袁世凯复辟帝制”、军阀混战等等的种种不幸;六十多年前,我们中国人在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当时的中国国民党为主导,团结了包括中共在内的全中国的各个政治党派,成功地召开了能和美国民主进程中有决定意义的“制宪会议”相媲美的“政治协商会议”和“制宪国大(国民大会)”,也制定了能和美国宪法相媲美的“南京宪法”,开创了中国社会的第二共和时期,在中国大陆再次不幸地被中共在前苏共的支持下,以武装叛乱的方式而中断,在台湾虽也有种种波折和不尽人意,这个法统却得以延续;中国社会要再次开创的就是既尊重我中华固有优良文化传统,又吸纳西方和现代普世价值的“中国第三共和”。今天,在“第五共和”的法兰西的斯特拉斯堡谈论“第三共和”,就更具有了象征性的意义。

    我们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在今年初,提出的“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薪火相传,再造共和”就是为了在中国开创 “第三共和”这个新时代;今年“纪念六四”21周年我们准备在德国柏林墙前举行的开启仪式,就是为了借当年被成功的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掀翻的“柏林墙”的反作用力,去彻底推翻“中共一党专制”的这堵烂墙,开创一个自由、民主、仁义、公道的新中国,希望和民阵等等兄弟组织携手同进,共同努力,为人人自由幸福、安定富强的中国而奋斗!

    谢谢大家!

   ——————————

   徐文立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

   美国“关注中国中心(CCC)”主席

   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资深研究员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

   Xu Wenli Biographical

   Xu Wenli, a Senior Fellow at the Wat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 at Brown University, the chairman of the Caring for China Center, and the chairman and co-founder of the China Democracy Party. Xu was also one of the founding members of the China Democracy Wall Movement in 1978. As a result of his activism, he was arrested twice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sentenced to a total of 28 years in prison, of which he served 16 years. With the help and negotiation of the U.S. government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leaders, he was exiled to the United States on December 24, 2002. On May 26, 2003, he was awarded an honorary doctorate of humane letters by Brown University.

   ————————————————————————————————————

   Pass on the Flame, Rebuild the Republic

   Strasbourg, France

   Xu Wenli

   5.26.2010

   ————————

   Ladies and Gentlemen, Guests and Friends:

   First of all, on behalf of the China Democracy Party United National Headquarters, please allow me, along with Mr. Ren Wanding, Tang Yuanjun, Liu Weimin, Ye Guozhong, Li Dongcheng, Jin Xiuhong and Guo Zhe, to thank all our friends and colleagues from the Federation for a Democratic China for your warm invitation.

   Please allow me to make the following three points:

   1. The Chinese society is undergoing a fundamental “structural shift”.

   In the last thirty years, due to the complete disaster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and a series of political and economic failures, such as the three-year-long Great Leap Forward that starved millions of people to death, the Chinese society was forced into a quasi-market-based economic reform. This reform fattened the pockets of the elites, who makes up only 0.7% of the Chinese population, and created extreme social injustices, deterioration of moral ethics, and destruction of the environment, causing the Chinese society to become increasingly “mafianized”. Sinc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unveiled its “property rights laws”, objectively speaking, it has given up the concept of “communal ownership” that is so central to the communist worldview. Of course, by gradually legalizing private ownership, it has made the further usurpation of the wealth and properties of the country more convenient for the elites. This change represents a fundamental “structural shift” in the Chinese society—by establishing a system of private ownership, this shift has created the “condition of all conditions” that forms the foundation for China to transition towards a free and democratic society.

   Paradoxically, today’s Chinese elites, who made their fortune from the economic boom, will not try to pull China back from the “shift” I spoke of because the majority of them are corrupt, short-sighted, greedy, and power-hungry vampires, who could not and would not care about the implications of this seismic change—they are essentially a group of modern-day “Louis XVs”. Therefore, in a way, the Chinese elites are not only the biggest exploiters of the country’s wealth, they are also the biggest catalyst for China’s “structural shift”.

   As the wealth of a society becomes more private-owned, its government institutions may eventually become more “public-owned”, paving the way for a government that truly serves the people.

   We can explore this idea further by comparing the difference in reactions and circumstances to the “1957 Anti-Rightist Movement” and Charter 08. We can explore this idea further by looking at the federalist, central-local relationships and power division in the democratic societies of the West and in Taiwan.

   2. The Chinese society may not be able to avoid a “Colour Revolution”

   Considering the increasing social tensions and conflicts within the Chinese society, the intense power struggle inside the Communist Party ahead of its 18th Party Congress, and the historical fact that no Communist authoritarian regime ever voluntarily gives up power, if the Chinese political system were to undertake a fundamental change, a “colour revolution” may be unavoidable.

   3. “Pass on the flame, Rebuild the Republic” may be the best option

   One hundred years ago,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Sun Yat-sen, Huang Xing and other visionary leaders, China successfully ended its two-thousand-plus years of imperial dictatorship and established Asia’s first republic. Unfortunately, it was short-lived, disrupted by Yuan Shikai’s “imperial restoration”, wars among the Chinese warlords and other ill-fated events. Sixty years ago, after we won the war against the Japanese invasion in 1945, under the initiative of the Kuomintang, with the participation of all political organizations at the time, including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hina successfully convened its own “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 and drafted its own “Nanjing Constitution”—a process comparable in historical significance to the drafting of the U.S. Constitution. The “Nanjing Constitution” essentially established China’s second republic, but it again ended quickly after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waged a violent civil war, fueled by support from the former Soviet Union. However, the republic system, despite many struggles and difficulties, survived in Taiwan and continues to function today. What the Chinese society needs is to establish is a “third republic”, which respects the traditions and values of the Chinese culture and integrates modern western concepts and universal values. Speaking today in Strasbourg, during France’s Fifth Republic, gives our hope for China’s “third republic” a special, symbolic meaning.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