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徐水良文集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2015年
2015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
·民运的问题不是朋党问题是阵线问题
·简单解释证伪概念及其陷阱
·再谈证伪说的语言陷阱
·关于科学的定义
·总体事实,赵紫阳无功有罪
·驳刘路为中共作伥反民主的发言提纲
·胡平和吾尔开希都把原因和方向找反了
·假政治协商和真政治协商
·驳几种否定言论自由的护恐说辞
·马列教一神教两者是相通的
·中共情报机构的一个重要策略
·“做思想工作”的说法本身就是洗脑说法
·谈文革造反保守和抄家等问题
·不赞成吴稼祥的阴谋论
·实践证明马列共产制度是人间地狱而不是天堂
·马克思在精神产品中下毒,信徒中毒变恶魔,老马没责任?
·再批马列及其信徒
·再谈马克思主义及其阶级专政等错误
·再次澄清被搅成浆糊的国家、专政和民主理论
·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对柴静雾霾演讲的看法
·如果我是习近平,就设法逼左派权贵和走卒政变叛乱
·科学、理论和技术、策略的区别及联系
·驳胡平“专制就是垄断做好事的权力”
·用比喻方式谈谈马克思主义
·共产党农村制度是最野蛮的制度
·也谈中国大陆政变的可能性
·就8201大案再答胡安宁纠缠
·答和小敏:事情没那么简单
·也谈李光耀
·再谈民运圈的派别划分
·中国农民是最反共产党毛泽东的群体
·关于陈尔晋问题答刘路
·很多人上了陈大骗子的当
·高耀洁: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介绍79民运的不同派别
·一部分“贪官”是中共派到海外送钱的特务
·也说马列教一神教的政教合一
·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
·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继续讨论两教、两棍问题
·把民运揭露特务与延安整风混为一谈是特线阴谋
·自由主义把私有制说成民主基础是荒唐谬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徐水良

   

   

   
   2010-10-29日

   
   中共一方面把正常的反对派人士和维权人士,打成精神病人;另一方面却利用真正精神异常的人,来攻击、破坏、抹黑反对派,为中共“维稳”、维持政权等等需要服务。由中央电视台采访播出那个吹捧李鹏是民族英雄、自称民主党公民委员会主席的人,以及利用陈尔晋,就是这后一种利用精神异常的人的下流做法的典型。(陈尔晋是在一个方面,即以为别人能够相信他自称弥勒佛上帝之子的那个方面,精神异常的人;而在其他方面则精神正常,在其他方面他是精神正常的诈骗犯骗子。)
   
   曾节明是被一些朋友公认的陈泱潮的同伙小特务。现在又与在法国搞特务活动而被法国警方追查,于是跑到泰国的林大军搞在一起。这曾节明反复无常,说话往往前后180度大转弯,没有什么信用。
   
   他在这里诬蔑别人攻击陈泱潮信仰,完全是颠倒黑白?事实是陈泱潮不断拼命吹捧中共领导人,不断恶毒攻击别人,别人才不得不回击。在这同时揭发他诈骗犯罪,装神弄鬼搞欺骗、自称弥勒佛上帝之子的骗子面目,是反击,同时也是维护社会公正,反对诈骗犯罪的正义行为。
   
   在下就是被他单方面无端攻击几年以后,才不得不回击。
   
   当别人用铁的事实包括陈泱潮自己的文字,揭示陈泱潮真面目的时候,陈泱潮及其一伙,只有一个法宝,就是反咬别人是特务。他对丹麦和缅甸果敢特区以确凿证据揭发他真面目的朋友是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就空口白话血口喷人,说他们是特务。但陈泱潮自己在拼命吹捧中共领导人,别人却在与中共搏斗,包括武装斗争,究竟谁是特务?
   
   这曾节明就会胡说八道,竟然把陈泱潮的骗子诈骗说成信仰。这陈泱潮自称弥勒佛、上帝之子,吹捧中共领导人,攻击真反对派人士,算哪一种信仰?基督教信仰?佛教信仰?法轮功信仰?你能够从任何一种宗教信仰书籍中找出他的信仰来?任何有一点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出,他的东西,什么信仰都不是,仅仅是他个人的骗子诈骗而已。
   
   徐水良2010-10-29
   
   ――――――――――――
   
   (答社会民主邮件组 这就是陈殃潮是白发魔男转世和沙皮无赖下生的证椐)
   你口称“自由民主”,懂不懂得信仰自由的原则?
   
   陈老先生从未强迫你信仰他的东西,你却抓住陈老先生的信仰内容进行人身攻击?你卞和详还有没有道德底线?你口称“自由民主”,懂不懂得信仰自由的原则?陈老信仰什么是他权力,别人无权干涉,你却就他的信仰进行人身攻击!你卞和详算哪门子民运人士?——曾节明
   
   ――――――――――――
   
           徐水良谈陈泱潮
   
           2010-10-27日
   
   [按]中共非常下流,把正常的反对派人士和维权人士,打成精神病;又利用精神异常的人,来破坏抹黑反对派,为中共维持政权等等需要服务。
   
   前一段时间,由中央电视台采访某个捧李鹏是民族英雄、自称民主党公民委员会主席的人,就是后一种做法——利用精神异常的人的下流做法的典型。利用陈尔晋,则是这后一种利用精神病人下流做法的又一个典型。(陈尔晋是一个方面的精神病人,其他方面精神正常,在其他方面是精神正常的诈骗犯骗子。)
   
   丹麦朋友,原缅甸果敢特区朋友还有其他朋友,做了许多调查,写过许多揭发陈尔晋诈骗犯罪等问题的大量文章。下面随机收集其中几篇。(略)
   
   原缅甸果敢特区朋友因为与中国海外反对派以及维吾尔人联系,中共卖国贼又采取重大汉奸行为,令缅甸军政府消灭果敢华人特区,并派出中共公安部长到云南坐镇指挥,消灭了这个华人特区。中共及其公安部救了陈尔晋的命。
   
   但是,这些朋友现在仍然在,包括果敢朋友仍然在奋斗。虽然他们现在在忙他们别的事情。但他们迟早要回头来对付陈尔晋。而且丹麦朋友早些时候也来信,告知掌握了陈尔晋当特务的确凿证据。等以后抽出手来,尤其是等中共垮台以后,这个诈骗犯、这个以当特务线人换取诈骗犯罪不坐牢的神经病线人特务,一定会得到历史的惩罚。
   
             徐水良谈陈尔晋
   
              2010-10-27日
   
   对陈尔晋(陈泱潮)的认识,我是后知后觉者。
   
   1979年,陈尔晋发表《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大力吹捧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主张搞无产阶级专政,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搞无产阶级的两党制。这就是现在改名《特权论》的那篇文章,他说是1976年写的,但这篇文章,不像我和李一哲大字报是公开张贴的,所以他这篇文章,究竟什么时候写的,没人知道。按惯例,应该从公开发表文章的那一天算起,属于1979年发表的文章。
   
   79民运的朋友绝大部分是反毛泽东的。他是79民运中很少的几个吹捧毛泽东的人。所以,我在79年写的后来被检察院写入起诉书的《中国的民主运动》一文中,把陈尔晋称为左派,或左派民运。
   
   我是1973年开始发起和从事民主运动,1974年3月2日张贴《战斗宣言》等大字报,1975年又重新张贴《战斗宣言》以及《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等四篇大字报。与1974年11月广州李一哲大字报,是四人帮垮台以前,两个有全国性影响的大案。李一哲在广州,接近香港,还产生了相当大的国际影响。所以,79民运中,来看我以及到广州去看李一哲的民运人士比较多。我因为身体不太好,大部分时间在老家休息,所以见的人不太多。当时陈尔晋也是来看过我的一个。但当时没有深交,只觉得这人文化水平知识水平很低,喜欢自吹,见到女人就是色迷迷的样子,后来像苍蝇一样去盯南京一个小姑娘民运人士(綦XX)。后来他从上海到南京被捕,也是綦XX赶来告诉我,我赶快通知各地朋友。
   
   后来他与我一样,被判10年徒刑。当时王希哲徐文立等都被判15年。所以他现在和他的同伙拼命吹他是79民运首犯,完全是胡扯蛋。79民运的朋友,也没有人认为他是什么79民运首要人物。对他自吹的那些东西,79民运的朋友都嗤之以鼻,只能骗骗不了解情况的人。
   
   好多年以前,就有79民运老朋友劝告我,说他们在79民运期间,就看清了陈尔晋,骗子加精神异常,劝我不要与陈尔晋来往。但我当时没看透陈尔晋的欺骗,以为陈尔晋是坐过牢的朋友,仍然在力能所及的范围内帮助他。及到看到他后来自称弥勒佛下凡,上帝之子转世,到处张贴陈尔晋(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和弥勒下生的确凿证据等等时,才觉察到有问题。但仍然往好处想,认为是精神异常。没有往坏处断定他是骗子。因此,我一面劝他去看精神医生,一面给丹麦和欧洲朋友写信,请他们帮助他看病。
   
   但这一来,不料捅了马蜂窝。他说是我妒忌他,把他说成神经病。从那以后,多年来,他不断在网上张贴了许多、许多造谣攻击我的文章。我一直不作回答或回击。及到今年2月,无奈之下,才不得写篇文章回答。(见后面文章)。
   
   对陈尔晋的欺诈诈骗,在国内诈骗钱财,是经济罪犯等等,我是在看到网上网友网上揭发和丹麦朋友告诉我以后,才知道的。
   
   这时,我才相信79民运朋友对他的判断,也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他在10多年时间内,完全与民运划清界限,把民运朋友当作接触不得、会给他带来灾难的瘟疫。有一次我们打电话给他,他马上回答:“水良呀,申奇呀,我们这些人互相来往,对我们大家都没有好处。”几乎与所有反对派朋友都断绝来往。因此,全国民运朋友,几乎完全忘记了他,他当然也不再有什么影响,当然也更加没有人认为他是民运重要人物,相反,大家都不再把他看作民运人士。
   
   而后来,他却忽然跑出来,又要搞民运了。当时我搞不清怎么回事。通过网友和朋友揭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经济诈骗犯罪案发了。
   
   这时,也才搞清楚我在国内一直搞不清楚的一个问题,即他一个一文不名从监狱出来的半文盲,凭什么能够创办全益公司了。原来他十多年时间,是在发扬他的诈骗特长,搞经济诈骗去了。
   
   根据后来了解的情况,他显然是以出国当线人,换取诈骗罪不坐牢,然后伙同中共配给他、拼命吹捧他的两三个同伙,分别出国后结成小团伙,合伙搞破坏。
   
   陈尔晋出来以后,因为他当时在民运中已经没有什么影响。所以他请我帮忙。我当时帮助发了一些呼吁,同时与刘青商量,刘青答应帮忙。但不料,他在泰国胡吹海吹,漫天撒谎,吹捧自己,气得刘青坚决停止帮忙。我一看,也很丧气。这种胡吹海吹漫天吹捧自己的人,弄到美国来,也是个祸害,所以也不再做什么努力。后来他到了丹麦。漫天吹牛就吹得更加厉害。
   
   他出来后,他那一个特别小组,原来毫不相识的人,这时漫天吹捧他。中共安插在民运中的特务,可疑分子和可疑势力,也一起帮忙,帮助吹捧。一起捏造历史,把他捧上天。几乎把79民运的历史,完全改写了。
   
   陈尔晋一出国,人刚到泰国,就立即鼓吹君主立宪江泽民当皇帝,后来还鼓吹发扬邓小平老婆卓琳的伟大精神,并立即建立一个人的共和国,当总统。后来又吹捧温家宝胡锦涛。近来几天则在拼命吹捧习近平,几天时间,写了17篇文章,吹捧习近平,攻击本人和魏京生。(见最后附件)。他为争当十来个人的“过渡政府”总统,与伍凡争得不可开交。还与自称皇帝和上帝的张国堂吵得一塌糊涂,非常搞笑。他攻击博讯宗教论坛版主小溪,也吵得一塌糊涂。他后来给教皇和全世界宗教领袖以及奥巴马胡锦涛和本拉登发敕令,即皇帝诏令。让人看到了见识了这个半文盲骗子神棍梦寐以求当中国和全世界皇帝的幻想,真正是搞笑得离奇,让人笑掉大牙。(见附件)
   
   但中共非常下流,现在还在利用这几个精神异常的人,破坏攻击搅乱抹黑反对派,为中共维护政权服务。
   
   基本看清了陈尔晋的问题,我赶快断绝一切来往,但已经来不及了。他已经造谣并写许多、许多文章攻击不已了。
   
   这些年来,我发觉陈尔晋对什么都能假造欺骗,自己的身份、历史、文章,79民运的历史,和其他的一切,都可以伪造。诈骗欺骗了不少人,使包括笔者在内的许多人上当,还搞了不少人为他吹捧。因此,为了防止有人以后再上当,这里转发少部分网友揭发文章,这些文章,几乎是随机选取,供参考。
   
   另,关于陈泱潮近来发出的谣言,我把对王宁询问此事的答复附在下面(按时间顺序编排):
   
   --------------------
   
   徐水良:
   
   网上有这样的说法:
   
   “不要上举家自由迁徙美利坚合众国并且接受了具有严重猫腻的9.8万$安家费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