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雪番
[主页]->[人生感怀]->[雪番]->[我们离一只蟑螂有多远呢]
雪番
·裤衩里的焦虑
·被时代的悲哀——飙车随感
· 当贪官成为理想时
·写在辉煌
·正义的权利——我看张剑抗暴
·陨灭——星光大道看星光
·自焚所思
·人民这个鬼东东
·如果没此“现实”,世界如何联想
·末世随感
·没有底线人人都在危险之中
·晚霞或许炫目,然而绝不是风景
·刁民的兴起
·一首不能不唱的红歌
·苦难——忽悠,愚民的枷锁
·不看春晚
·关于自由的独白
·尊严的故事
·岁月
·又一个专制魔王
·我的地盘我做主
·别迷恋哥 哥只是个传说
·三言两语谈专制
·异议——民主不可或缺的生态
·我们离一只蟑螂有多远呢
·谈友谊
·杂思
·献爱心还是被打劫
·那个叫祖国的家伙死了
·“钱云会事件”的警报
·药家鑫为什么会杀人
·谈感恩
·娱乐至死里的信息
·媚权与媚众
·谁杀了药家鑫
·和人大副委员长合影——比附里的牵扯
·中国人为什么没尊严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离一只蟑螂有多远呢

    十余年前,我在深圳福田一家广告公司人做设计总监,当时公司不管饭,于是午饭与晚饭都在楼下的小街上吃,印象最深的是小饭馆的菜,油泡着,黄橙橙的,家家如此,绝不吝啬。
   
    几个月过去,腿上长出不明衍生物,非一处,弄掉又长,移职别处很久才不治而愈。
   
   

    几年前,我经营家药店,旁边是一家生意兴隆客家菜馆,其下水道就在我店前面,一个清晨,开店早了,孩子还没上学,见门前下水道的盖子给打开了,一个人拿着长长的舀子在里面舀,贼头贼脑地倒进一旁的电动三轮车上的大桶子里,三轮车上有桶子两三个。
   
    另一个黄昏时分,天冷,街上人少,正忙着吃饭,又见此仁兄又在地沟里捣腾。人告我,在舀地沟油。客家店进入下水道的油水大大的,这景象往复多了,也就见惯不惊。
   
   
    深圳每年似乎是秋季都要喷药灭蟑,喷药的动静很大,未至先闻。而下水道是必喷之处,这里食物丰沛,隐蔽。干脆说,就是蟑螂的老巢。每次喷完,从下水道铁盖的透气孔里,都会钻出无数眼睛大小的蟑螂,八方夺路;稍后而出的蟑螂,则显得神情恍惚,摇摇晃晃。
   
    记得我曾发动的一场灭蟑运动,一次喷完药后,该死的东东齐齐直奔店里来了,全体店员仓促应战。一头头大小不等蟑螂被踏死的脆响经久不息。事毕,望着满目创痍的战场,横七竖八爆肚的死蟑螂,女店员们在水龙头下,将店前的瓷砖与鞋底洗了又洗。而恶心却如影随形,难以就去。
   
    以后有了经验,在喷药完后,立即用纸团堵住盖板的孔。没能逃出的蟑螂,怕一并掉入混着毒气、人的排泄物的油垢里混沌去了。
   
   
   
    我家日常会客,过年过节,习惯在一家名为山海天的连锁餐馆就餐,这里上菜快,口碑尚可。一日为总吃一家菜的质疑而改换门庭,到一家川味馆换食,味道差不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东西——那是在广告公司时就食小摊的味道。
   
   
    没吃完打包回家,第二天一看,油凝固了。当时想,味道区别是在油上。
   
   
    日前所爆出地沟油300万吨年产量,让我想起早年的经历,腿上的不名物,爆肚的死蟑螂,还有屎尿混杂,蟑螂群聚的下水道及一舀一舀打捞出的地沟油。
   
    坐在“真功夫”的饭桌前,窗明几净,面对蒸煮的饭食,虽绝无黄橙橙式样,却一味想起300万吨的地沟油与我店前爆肚的蟑螂,是一阵阵地恶心。
   
   
    地沟油的问题的解决据说要二十年,人人不可避免要在外面就餐,又有那一家食府能无地沟油的担保呢?在大面积的人性扭曲、良心泯灭和道德畸变的“社會潰敗”之下,真是无处可逃,日本人揶揄中国人蟑螂般的生存力,就一份无所不在的地沟油,就使我们不得不与蟑螂归类,我们离做一只蟑螂能有多远呢???!!!
(2010/10/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