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雪番
[主页]->[人生感怀]->[雪番]->[异议——民主不可或缺的生态]
雪番
·裤衩里的焦虑
·被时代的悲哀——飙车随感
· 当贪官成为理想时
·写在辉煌
·正义的权利——我看张剑抗暴
·陨灭——星光大道看星光
·自焚所思
·人民这个鬼东东
·如果没此“现实”,世界如何联想
·末世随感
·没有底线人人都在危险之中
·晚霞或许炫目,然而绝不是风景
·刁民的兴起
·一首不能不唱的红歌
·苦难——忽悠,愚民的枷锁
·不看春晚
·关于自由的独白
·尊严的故事
·岁月
·又一个专制魔王
·我的地盘我做主
·别迷恋哥 哥只是个传说
·三言两语谈专制
·异议——民主不可或缺的生态
·我们离一只蟑螂有多远呢
·谈友谊
·杂思
·献爱心还是被打劫
·那个叫祖国的家伙死了
·“钱云会事件”的警报
·药家鑫为什么会杀人
·谈感恩
·娱乐至死里的信息
·媚权与媚众
·谁杀了药家鑫
·和人大副委员长合影——比附里的牵扯
·中国人为什么没尊严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异议——民主不可或缺的生态

   
    在民主的大格局中,艾未未无疑是先行一步的英雄,长安街散步是一场民主从精英到民间的排练,这是艾受到民主拥趸追捧的原因,也是喻高们被痛扁的缘由。
   
    从喻高的字里行间里,艾的先行者的自觉跃然纸上,既是先行者,也是行动者与推动者。
   

    700万的赔偿与长安街散步有没有关系,应该是有的,这一事件标志着正阳拆迁维权已然上升到政治轨道,成为全体自由网民与开发商,地方政府强权之间力量的博弈,这股力量比起几个正阳艺术家大到不可同日而语,而艾未未的作用无疑是个枢纽。
   
   
    但是,精英的民主理想与当事人维权利益是不是总能匹配呢?虽然正阳是个大团圆。
   
    大团圆往往会掩盖一些与常识相悖的问题。首先,精英的权力不能等同于个体的权利,个体是权利,精英是权力;其次,在强势(艾)替人出头的权力中,当事人权利往往旁落,一次利益最大化的对接不意味着永远的对接。永远对接,是对大救星的指望,无疑是荒唐的;再次,精英的权力远大于个体的权利,权力就可能威胁权利,成为权利异己力量。
   
   
    一种新崛起的强势力量(非专指艾未未)需不需要有另一种力量存在,去异议,去制约。有人说,艾是性情中人,艺术家,而非一政客,这我完全赞同,但是,我要说的,影响力也是一种权力,虽然影响力是以人格,智慧,知识,担当......等等为基础的,但一旦形成,绝对有种稳定力量。粉丝们一边倒的谩骂反击,都在展示这种权力的能量。有人以以脏对脏的质疑与暴民语境的认定我觉得都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只要是权力的崛起,都要予以警惕,能够质疑,可以监控。别让权力压迫权利,这才是民主正常的生态。
   
   
    有人说,你要看博弈的大局,强权大而弱势小,难道还要弱势保持固定队形前行进吗?腐儒之论。
   
   
    我想起《走向共和》的最后一集,孙中山的演讲“我知道,你们很着急。张勋复辟了,国会又开不成了,我知道。我啊,我急的不是这个,这些日子我想的很多,我们本来是共和国,可怎么一次又一次地出现了封建主义专制主义的东西,这个问题不解决,专制复辟就是必然的。共和国就永远是一个泡影。
   
    共和的观念,是平等、自由、博爱嘛。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各级行政官员都视法律为粪土,民众,仍被奴役着。
   
    民国应该是自由之国!自由是民众天赋的权利!......,”
   
   
    专制轮回的原因,就在于权力对权利的剥夺,强权对自由平等的剥夺,表现在个体的权利得不到尊重,不能拥有保障。很大程度,人人心中都有个专制魔王,一遭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才使个体的声音那么弱小,个体的权利那么容易旁落,并习以为常。如此之下,所谓的理想不过某个人或一群个人的私利而已,而受害的最终是每一个个体。在专制语境下,个体自由的发声要承受怎样深重的压力,从喻高删帖,到小远寻死,再到雨佳反戈,都说明我们表达的权利难以自由,不能免于恐惧。也证实专制语境的深度。
   
    其实异议应该是民主再正常不过的生态,有异议存在,才有真正的民主自由。有人刻意于一统,一统而民主自由都远去了。
   
   
    我想,不管什么目标,再崇高,再伟大,再正义,还是应该尊重当事人个体的权利,及个体话语权的独立,否则,脱离了个体权利,便又成为专制的卷土重来,民主最终落入专制的窠臼。我想起杭州爱心斑马线狂奔的车祸报道某电视主持人的怒吼:你开那么快干什么,急急忙忙是赶去投胎啊!!!
   
    如投的是专制胎,则是民众又一次灾难的轮回。异议,有人盖戳为内讧,猴子的屁股本来就是红的,无论树上树下,树上的鲜艳夺目只是因为便于观瞻而已。
   
    专制的语境必然让异议容身窘迫。
   
   
    有异议存身的格局,才是需要建设的真正民主生态,对人的尊重,人权的保障最终要是要落实到个体,是个体权利的最终实现,否则民主是虚拟的符号,专制另一个扮相而已。权力不能压迫权利,是权力永远都应该被制约,被异议,被监控。
(2010/10/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