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初恋情人╱散文]
王先强著作
·香港6、22实体投票站投票拾零
·拿13
·拿13亿人与机槍坦克來吓人
·摄影:香港七、一争真普选游行盛况
·喜見香港民主運動踏入新階段
·香港警察變公安特警
·中共軍力比美國軍力
·周永康貪,習近平更貪
·習近平要怎樣依法治國
·災難只會降臨在平民百姓身上
·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游行猎奇
·香港人佔中的勝與敗
·香港占中运动的黑布游行点滴
·香港街头特景1
·香港大、中学生罢课第五天和第一天
·香港大专生罢课第三个夜之点滴
·摄影:香港雨伞运动中的笑靥
· 雨伞运动中香港人的沉着和坚毅
·香港雨伞运动来到此一刻
·香港旺角清场前后
·摄影:占中——睡在街头
·摄影:香港金钟清场那一天的早上
·摄影:香港铜锣湾清场前的感人场面
·摄影:2015年香港人的愿望
·摄影:又见通街黄雨伞
·摄影:这一个香港人的羊年
·摄影:香港的年宵花市
·摄影:香港大澳水乡风光
·摄影:礼宾府里不一般的花
·摄影:香港西贡奇景
·摄影:且说香港连侬墙
·摄影:香港南天佛国
·摄影:香港天桥上下的人窝
·摄影:香港庙街风情
·摄影:走一回香港南丫岛
·王先强摄影:香港泛民反政改
·摄影:嘈杂、缭乱的香港旺角
·摄影:香港人游行纪念六四26周年
·摄影:香港政改表决前夕的游行
·王先强摄影:香港政改被立法会否决
·王先强摄影:香港人第26次点起的烛光
·摄影:香港长洲的神与坪洲的人
·摄影:争民主不辍的香港七、一大游行
·鬼扮神
·香港雨傘運動遺下的火種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陳維健:讀王先強的《故國鄉土》
·馮明:勿忘土改至文革那年代──從王先強的《故國鄉土》說開去
·《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歷歷在目》5.門板床
·《歷歷在目》6.一張棉胎
·《歷歷在目》7.小水牛
·《歷歷在目》8.荒山野嶺與八哥鳥
·《歷歷在目》9.大好人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歷歷在目》11.一塊年糕和一隻熟雞
·《歷歷在目》12.一張紙條與十塊錢
·《歷歷在目》13.一張相片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歷歷在目》15.初小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6.初中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7.挖墓
·《歷歷在目》18.緊急集合鐘聲
·《歷歷在目》19.分道揚鑣
·《歷歷在目》20.族兄
·《歷歷在目》21.第一份工作
·《歷歷在目》22.一斤蕃薯十塊錢
·《歷歷在目》23.與死人睡在一處
·《歷歷在目》24.不給我提升工薪
·《歷歷在目》25.真誠朋友
·《歷歷在目》26.品嚐到愛情滋味
·《歷歷在目》27.板車站
·《歷歷在目》28.接班人與對頭人
·《歷歷在目》29.被逮捕
·《歷歷在目》30.挨鬥
·《歷歷在目》31.犯了開槍打死人罪
·《歷歷在目》32.這樣的造反派頭目
·《歷歷在目》33.摘帽右派
·《歷歷在目》34.一煲生魚湯
·《歷歷在目》35.她虐我
·《歷歷在目》36.自殺了斷
·《歷歷在目》37.學醫與養生
·《歷歷在目》38.為那一級工薪而爭
·《歷歷在目》39.賀局長
·《歷歷在目》40.何處拾回青春
·《天堂夢醒》一、初抵乍到
·《天堂夢醒》二、新的生活
·《天堂夢醒》三、拼命搏殺
·《天堂夢醒》四、助人為懷
·《天堂夢醒》五、恭喜發財
·《天堂夢醒》六、這般現實
·《天堂夢醒》七、不如賭博
·《天堂夢醒》八、雄心壯志
·《天堂夢醒》九、身心疲累
·《天堂夢醒》十、賢慧妻子
·《天堂夢醒》十一、風雲突變
·《天堂夢醒》十二、悲歡離合
·《天堂夢醒》十三、下場可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初恋情人╱散文

    大年初一,她在客厅里正襟危坐,望一盆黄灿灿的黄菊花出神。这黄菊花是她特意从花市场上买回来,摆设在厅上过年的;近年来她都会买这么一盆黄菊花。别人会以为她是为年而买花摆设花,但在她却不是:到了这年代,她是在过年这时刻,瞪花追怀自己逝去的时光,追怀自己心上的一个人──初恋情人。随岁月无情的消退,年事渐高,她的追怀越加烈,心境也越加波动,常常不由自己,惆怅不已。
    她又为甚么爱黄菊花?那是因为她的小名就叫黄菊;她当年就是一朵黄灿灿的黄菊花。
    黄菊花呀,初恋情人也每每送一朵黄菊花给她。
   
    儿子、媳妇和两个孙子向她拜年,祝愿婆婆快乐、健康!她给他们红封,打发他们走了。

   
    丈夫没有理会她,独自出门去。他可是了解她,知道她心里有那么一个人,老是放不下,爱对黄菊花沉思。心中之事,看不见,摸不,他奈何她不得,只好任由她去。事实上,他也有他的门道;他懒得去理此事!
    她看他消失在门外,也不理会他;她的真情,确确实实的是越来越放在初恋情人身上。
    这是各有各路!
   
    她十八岁时,在中学读书,恋上同班一个同是十八岁的人,那就是她的初恋情人。
   
    都是十八岁,但成熟却不同:她主动,胆大心细,掌控沉浮;他被动,憨态可掬,不敢逾越雷池半步。是她先向他表白:我愿意将我的一切献给你!他想了一会,才大梦初醒,望她傻笑。
   
    他当然也爱她。
   
    那时刻,她爱怎样就怎样,是她说了算,他绝对的不会不服从。她说夜晚要出去漫步,他会紧紧相陪;她病了不能上课,他会去看她;她要他前行,他不会后退;她要他右转,他不会转左;她要他上床,他也必会上床;当然,他们未达上床的地步,但他十足十的是属于她的了。
   
    她心底里万般的庆幸,无比的满足。有一次,她同他于月底下在校园里散步,地上散落淡淡的银光,夜虫就在脚边吱吱的欢唱,渺无人迹;她望他轮廓分明的脸庞,春心止不住的频频的荡漾,终忍不了的第一次伸手去拉他的手;他任由她,甚至也握紧了她的手;于是,这一晚,两人手拉手前行。她感到了他手的柔软、温热,那里释放出一股暖流,直扑向她心窝,使她的心更颤动。他的眼明亮,忽地采了路旁的一朵黄菊花,送到她的另一只手上……他拙于言辞,却只是会送黄菊花;他无数次的给她送了黄菊花……
   
    她与他相恋整整两年。她不知多少次幻想过与他结婚,共处一室,朝夕相对;她也不知多少次幻想生儿育女,相夫教子,与他白头偕老;总之,一个少女的丰富的想象力,在她脑际间浪漫地飞舞,使她心头甜了一回又一回。尽管幻想多姿彩,但因为双方都年少都处于读书阶段,那时代人的思想又较为保守,因而实际上两人自处于一小隅的机会还是很少很少的。平时常,他们至多不过是悄悄的互传一下纸条,假期时则是书信往还。在书纸之上,他们常常都会写上:深爱你,吻你!倾慕你,吻你!然而,实际上他们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接吻过。到了分手之后,他们才蓦然惊觉:那第一次的手拖手,竟然也是最后的一次手拖手。这无不令人婉惜,但却又教他们回首时对此更感珍贵……
   
    两年后,各各考上了不同的学校;因读书路向不同,她离开了他,分道扬镳。初恋情侣,甜甜蜜蜜,可有几对能坚守到最后,有几对最终能结为伉俪?这真是人的一大憾事!
   
    后来,她结婚了──就是刚才独自出门去的那个丈夫。
   
    再后来,她生孩子了──就是刚才同媳妇孙子一起向她拜年的那个。一切都平平淡淡,庸庸俗俗,没有欢欣,没有激情,要不是社会上有风有浪,那日子就是一潭死水。少女初恋那柔柔媚媚情怀,那彩色缤纷遐想,那风和日丽春光,都随初恋情人的隐去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初恋情人安在?她有一丝牵挂,有一缕思念,萦回梦境几许挣扎,醒来眼角留痕,然而,她安份守己,没有寻觅,又彷佛静若止水。
   
    事情也许总是要作弄人。有一天,她听闻到了她的丈夫在外面搞女人,藏姘妇,这未免晴天霹雳,但她宁愿不信;不至于如此吧!不过,很快地就有了证据,他的确是包了二奶;她甚至见到了那个女人。到这时候,她已无话可说,只是伤心欲绝。
   
    日子捱得真不快乐;不快乐的日子又总是不愿速速的离去。这真是苦了伤心人!
   
    到了五十岁上,在百无聊赖的日子里,她突然的收到了一个老同学带来的一个小红盒子,打开一看,在雪白的呢绒布窝里,安放一朵由黄金打造的黄菊花,鲜艳夺目;这一刻,她的心狂跳起来,人是痴呆了。稍过片刻,少女时的日子,少女时的浪漫,少女时的馨,一一的回到脑际间…… 「我见到了你的初恋情人;他托我带这个给你……」老同学站在一旁,轻声道。
   
    她这才醒悟过来,连声说:「我知道了,谢谢你,谢谢!」
   
    她获得了一朵永不凋零的黄菊花!她捏了那个小而珍奇的盒子,贴在自己的心头,双手按,贴得紧紧的。
   
    从这天开始,她的心海就刮风下雨,波涛翻涌……全因为那个初恋情人;多少年了,那个初恋情人的心里也装她呀,那一朵永不凋零的黄菊花流淌出多少绵绵的情意呀……
   
    她回忆起他的憨直和木讷,更觉那是多么的惹人喜爱和讨人欢心;她回忆起和他唯一的一次手拖手,更感那是多么的意深情长;要是他做了她的丈夫,想来必定相敬如宾,他必定专一无二;那样,她就不会面对今天这个丈夫,就不会落下今天这个窘境;那样,她就是一个幸福的小女人……
   
    当年,她实在应该勇敢地行前一步,实行她的对爱的表白,勇敢地将她的圣洁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全部的奉献给他;她应该紧紧的搂抱住他,紧紧的捆绑住他,坚持不渝的把他据为己有;他应该不会挣扎,不会反抗,在她面前,他从来都是服服贴贴的;他时至今日还送来永不凋零的黄菊花呢!
   
    唉,她是错了,大错特错了;这一失足就是千古恨呀!
   
    进一步的想,她欠他太多了,实在的对不起他;余下的日子里,她对他还能有所补偿吗?又该怎样补偿?
   
    反反复覆的想,她心中油然的浮起一层精气,这精气是比初恋时期更凝集的一种精气,这精气之内全是深深沉沉、沉沉实实、实实在在的爱,玉结冰清,晶莹透明……
   
    这个时候,要是他在她身边,要是他在她面前,那她晓得该怎样做了,她不会轻易的放走他了;可惜,他在远方,她无可望更无可及…… 当今,通讯发达;她通过飞电接上了他,无数次的接上了他。她向他诉哀情,她向他道歉意,她要将所欠他的偿还给他,她向他说:「哪一天我们再相逢,那我定将给你留下终生难忘的一刻……」
   
    我定将给你留下终生难忘的一刻──这是不是她对爱的表白的新诠释?这是不是她对爱的更加的坚贞和显示出她孤注一掷的决心?这将怎样去付诸行动?是怎样的一种行动?
   
    他从远方归来了。 在一个房间里,她和他见面了──这是离别数十年后的见面,这是牵肠挂肚、死死追思中的见面,这是艰辛的、难得的见面。房间里没有第三个人,安静得很,煞是当年月白风清一般的场景。她的心在跳,她的脑在胀,她的思维却停留在了一个空白点上,所有原早想好要做的事,这时全然没有了,消散得无一丝痕迹,只剩得一副颤颤巍巍的躯壳。结果,她和他只是握了握手;在握手的瞬间,还是他拉了一把她,把她拉到他怀里,来了一个昙花一现的拥抱。完了,便是完了,再没有发生甚么事。
   
    他又走了,返回远方去了。
   
    他一走,她又陷入苦思的深渊之中,而且比以往更加深沉,也更加惆怅。终生难忘的一刻,就是那一现即逝的拥抱么?当然不是!那还是他的主动呢,怎能算是呢?她要留给他的终生难忘的事,那至少是,至少是同处一室,共度一个良宵吧?要不,她怎么能将她的一些东西献给他,怎么能了自己的心愿…… 然而,当初恋情人站在面前的时候,她又慌了神儿,乱了方寸,甚么也做不出来,甚么行动也没有。为甚么会是这样的呢?
   
    她不忿,她继续的伸延她的思路;她已经六十外了,但她的思路还像十八岁般的清纯和通透,想念那个初恋情人……她又飞电接上他,倾诉她的隐情私意,说她怎样的在心底里拥有他,因此而怎样的感到甜甜蜜蜜;她问他甚么时候再归来,她向他说:「这一回,我一定,一定给你留下终生难忘的一刻……」
   
    外面一阵嘈吵声,像是两个孙子回来了。她从黄菊花上收回神来,望向门外,却没有人……
   
    回转头来,她又瞪黄菊花,这一年一盆的黄菊花呀,没一盆能常生常绿常开花,结局总是枝枯叶残花落去,留下一片空茫,这真叫人伤感……
   
    好在初恋情人送她一朵永不凋零的黄菊花……
   
    她一阵眼晕,那盆黄菊花就旋转起来;她赶紧的将头靠到椅背上,闭上了眼睛。这时,她又悲哀了:此生还能如愿以偿吗?他日魂归西天去,一世情缘更终了,哪里会有甚么一朵永不凋零的黄菊花?
   
    她狠了狠心,要嘱子嘱孙:当盖棺的那一刻,将那朵永不凋零的黄菊花轻轻的、稳稳的放在她心口,伴她──黄菊长眠。
   
    借问世间情为何物?敢说她对初恋情人的爱是升华了的、灵性的爱?
   
    此时刻,她的丈夫早把她抛到九霄云外,正会合了亲亲热热的二奶,正欢欢喜喜庆贺春节,正急急切切要上床纵情泄欲……这却是实实在在的,简单得多的。
   
   
   
    2005年12月
(2010/10/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