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图)]
江中学子
·徐氏(u)
·徐氏(15)
·徐氏(16)
·徐氏(17)
·徐氏(18)
·徐氏(19)
·徐氏(20)
·徐氏(21)
·徐氏(22)
·徐氏(23)
·徐氏(24)
·徐氏(25)
·徐氏(26)
·徐氏(27)
·徐氏(27A)
·徐氏(27B)
·徐氏(27C)
·徐氏(27D)
·小老头(图)(28)
·小老头(29)
·小老头(30)
·小老头(31)
·小老头(32)
·小老头(33)
·小老头(34)
·小老头(35)
·小老头(36)
·小老头(37)
·小老头(38)
·胖老头(40)
·胖老头(41)
·胖老头(42)
·胖老头(43)
·胖老头(44)
·胖老头(45)
·胖老头(46)
·胖老头(47)
中共青壮年线人A、B、C、D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线人A(一)(图)
·线人A(二)
·线人A(三)
·线人A(四)
·线人A(五)
·线人A(六)
·线人A(7)
·线人“瘦子”(8)
·线人“瘦子”(9)
·线人“瘦子”(10)
·线人“瘦子”(11)
·线人“瘦子”(12)
·线人“钓鱼者”(14)(图)
·线人B(15)(图)
·线人B(16)
·线人B(17)
·线人B(18)
·线人B(19)
·线人B(20)
·线人B(21)
·线人B(22)
·线人B(23)
·线人B(24)
·线人B(25)
·线人B(26)
·线人B(27)
·中共线人C(28)
·线人C(29)
·线人C(30)
·线人C(31)
·线人C(32)
·线人C(33)
·线人C(34)
·线人C(35)
·线人C(36)
·线人C(37)
·线人C(38)
·线人C(39)
·线人D(40)
·线人D(41)
·线人D(42)
·线人D(43)
·线人D(44)
·线人D(45)
·线人D(46)
·线人D(47)
·线人D(48)
·线人D(49)
·线人A、D(50)
·线人A(51)(图)
·线人A(52)(图)
·线人A(53)(图)
·中共线人A(54)(图)
·中共线人A、B、D(55)(图)
·(图)黑社会威逼农民签字1
·(图)暴打维权代表2
·贫困县2公里河道架6桥(图)
·(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一
·(图)混淆/二
·(图)混淆/三
·(图)官员霸占我谋生店铺
·江西宜黄县官员拟出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图)

附文

    08年奥运前夕,当地政府将我俩截回后派人24小时驻守门口,凤冈镇、计生委、建设局、公安局等部门的监控人员混在隔壁二楼麻将馆打麻将,麻将机使用费每台10元/小时;又拉拢收买周围邻居、低保户、失业人员等严密监视我母子俩的一举一动。为了让他们安心打麻将,租赁隔壁二楼麻将馆的张氏夫妇全家(低保户)严密监视我俩。麻将馆女老板的亲戚(凤冈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袁某的老婆)也边帮忙张罗生意边严密监视我俩,公安也从不来查封。

    08年12月4日隔壁杂货店被方氏夫妻(低保户)以500元/月高价租赁(之前租金仅为300元/月),在杂货店凉棚下打扑克,场子费6元/桌。监控人员混在低保户、失业人员等人中打牌,杂货店方氏夫妻严密监视我母子俩。09年两会期间建设局派来的监控人员正在打麻将,方氏之妻站在凉棚下发现我俩出门,就大叫:“他俩跑了!二楼打麻将的快下来,快追!”;09年3月14日下午方氏之妻跟踪我俩到车站附近、集贸市场等地方。

    在我母子俩多次披露后,2010年3月5日江西抚州市宜黄县官员又安排吴氏夫妻接替方氏、张氏夫妻租店监控。在杂货店外摆桌子打扑克牌(6元/桌),店内藏有2台麻将机(麻将机使用费每小时10元/台)、1台老虎机,赌博月收入数千元,名为杂货店实为赌场。我俩未被监控时,县公安局经常突袭赌博窝点,收缴赌具没收赌资,对赌博人员进行罚款、拘留。现在,监控人员(线人)领着政府发的“监控工资”天天在此赌博,故意拍桌子大声喧哗赌至深夜,甚至通宵,县公安局却“视而不见”。


此文于2011年01月2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