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喻世明言〗之四:愚不可及的“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
匣子说话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喻世明言〗之四:愚不可及的“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

古语有云:“邦有道则知(智),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如所周知,中国乃源远流长的传统专制主义国度,专制主义意识根深蒂固,专制主义观念深入每个人的骨髓、血液乃至基因,专制主义传统代代相传。上下五千年,纵横九万里,专制便是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多少回改朝换代,多少次李代桃僵,无不是独裁专制主义者的以暴易暴,以专易专,以独易独,换汤不换药,甚至连汤都懒得换。总之,中国是一个专制主义“黑色染缸”,中国是一个专制主义的“人肉酱缸”,中国是一个专制主义的“八卦炉”,而且,时至今日,中国大陆依然是当今世界最强大也最顽固最残暴的一个独裁专制主义堡垒。

   而近两千多年以来,以儒教为中心的传统专制主义文化成了历朝历代独裁专制主义统治者所尊奉的借以统治中国的最主要也最重要的文化工具,影响深远,危害至大,流毒极广,以至于中华民族几乎整体无意识、无思想、无精神、无灵魂、无自我生存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尊严、平等、博爱等最基本的价值观念。可是到了二十世纪初叶,毛魔觉得还不够过瘾,竟然又从那“西方文明”形成发展过程中所必然产生的一堆“三废”垃圾中拾来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并与以儒教为中心的传统专制主义巧妙结合而成其为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尤其是1949年10月1日中华民族“国耻日”那一天,在俄国人的卵翼下“走俄国人的路”用俄国人的枪炮而成功劫持了大陆中国之混世魔王、政治流氓、窃国大盗、卖国奸宄、战争罪犯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城楼公然向全世界宣告正式“登基”做新沙皇的儿皇帝,“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就这么摇身一变而成其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之后,亦即毛魔武装篡权窃国成为大陆中国“当权者”之后即其所谓“解放后”,毛魔为了通过“思想独霸”达到其以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实现“思想统一”之罪恶目的,而又强行捆缚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手脚”,割断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喉舌”,堵塞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耳孔”,蒙蔽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眼睛”,炎化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鼻孔”,洗刷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脑袋”,从而使大陆中国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们有脚不能走,有手不能挥,有口不能言,有目不能明,有耳不能聪,有鼻不能闻,有脑袋但不能有思想,乃至于更加浑浑噩噩,香臭不分,正邪不辨,黑白不明,天日不懂,麻木不仁,蒙昧无知,鲜能远虑,几乎全部“政治休克”,亦即全都成了“政治植物人”,什么价值需求也不能有了。——那么,应该说,这就是现如今没毛之毛共匪帮为了其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模式的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而津津乐道爱不忍释的所谓“中国特色”了。

   不过,在此基础上,还值得特别一提的是:中国还有一种莫名其妙、愚不可及且根深蒂固的“东方情结”(或曰“泛东方主义”),而且这种“东方情结”又曾被毛魔泽东推到了顶峰,达到了怪诞不经而又荒谬绝伦的地步。那么,这种莫名其妙、愚不可及且根深蒂固的“东方情结”大概也应该算是那所谓“中国特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罢。

   曾记否?毛魔为了“解放全人类”,为了“赤化全世界”,为了“世界革命”即“世界大战”,为了“主”地球之“沉浮”,为了实现其独霸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之罪恶目的,亦即毛魔为了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之罪恶目的,在国内大搞其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的同时,还必须开展国际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于是他又从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论出发,还特别地、人为地、硬性地、强制地、恶意地把整个世界划分为“东方世界”与“西方世界”两个对立的世界,把地球上的人类划分为“东方人”与“西方人”两个对立的阶级,把人类文明划分为“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两种对立的体制模式,并形象地以“东风”与“西风”两种对立的风向来概括之比拟之,而毛魔及其所盘踞的大陆中国便是“东风”的代表与象征,美国则是“西风”的代表与象征。于是以毛魔为代表与象征的“东风”以及“东方”、“东方人”、“东方世界”、“东方文明”等乃至“东”字则被定性为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及共产主义,而以美国为代表和象征的“西风”以及“西方”、“西方人”、“西方世界”、“西方文明”等乃至“西”字都被定性为资产阶级、资本主义及帝国主义,那么毛魔则不仅要拒之于千里之外,而且必欲除之而后快。于是毛魔也不“润芝”了,改为“泽东”(实乃“祸东”或“贼东”也)以“征西”,即妄图开发、利用和借助“东风”以及“东方”、“东方人”、“东方世界”、“东方文明”等,去压倒、征服和消灭“西风”以及“西方”、“西方人”、“西方世界”、“西方文明”等,乃至于妄图禁绝“西”字,只留下“东”字。亦如毛魔早就妄图把中国比作“横空出世”的“莽昆仑”,然后“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然后“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到得1957年11月18日为了形象地表达或显示他通过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的努力在地球上业已成功扇起了一股强大的“东风”,这位以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之机会主义政治路线而发迹的“东方不败”公然到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莫斯科会议上“笑傲江湖”去了,他不无得意地以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者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者之架势在那里招摇撞骗,摇旗呐喊,摇唇鼓舌,摇头摆尾,口出狂言道:“我认为现在国际形势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世界上现在有两股风:东风,西风。中国有句成语:‘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我认为目前形势的特点是东风压倒西风,也就是说,社会主义的力量对于帝国主义的力量占了压倒的优势。”何等活神活现、泾渭分明、壁垒森严、你死我活、势不两立啊!

   并且为了“祸东”以“征西”,在窃取大陆中国后,毛魔率先垂范,身先士卒,身体力行,在掀起一股股反美国即反“西方”的腥风浊浪的同时,还不移余力地煽动或激发中国人的“东方观念”或曰“东方意识”。以至在这里,“西”以及与“西”缀合而成的词都成了绝对的贬义词,意味着日落(夕阳西下)、黑夜、暮气、没落、腐朽、邪恶、反动或反革命等,代表资产阶级、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反动势力等;而“东”以及与“东”缀合而成的词便都成了绝对的褒义词,意味着日出(旭日东升)、阳光、朝气、上升、神圣、正义、先进或革命等,代表无产阶级、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进步势力等,只差没有正式的公开的把“中国”更名为“东国”,把“中国人”更名为“东国人”了。特别是那荒谬绝伦的所谓“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歌曲声简直震撼了寰宇,响彻了太空,搅扰甚至绞杀了几代大陆中国人。

   本来,“地理环境决定论”及其“地缘政治学”早在十八世纪末的欧洲就有了的,但连毛魔的老祖宗马克思都不屑一顾,被他指称是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是为资产阶级、资本主义及帝国主义服务的。讵料在二十世纪的中国,自认是彻底的辩证唯物主义者即马克思主义者的毛魔“祸东”,为了独霸一方乃至整个地球,居然发明并启灵于“地理方位决定论”及其“方位政治学”,也给“东”、“西”打上“阶级的烙印”。——嗯!冥顽不灵,黔驴技穷,以至于此也!

   众所周知,在地球上,由于地球的自转,纬线则成为不停地转动着的闭合的圆圈,既无起点也无终点,所以本无所谓“东”与“西”,是人为地规定了一条“国际日期变更线”以后,这才引出了所谓“东、西方向”及“东、西半球”的概念来的。所以,这“东”与“西”纯粹是相对而言的,毫无半点绝对的意思,更无一丝一毫“政治”或“阶级”的涵义。在地球表面,除了南极和北极两个点,任何一个地方既是“东方”但同时又是“西方”(即相对于它以西的地方来说便是“东方”,而相对于它以东的地方来说则又是“西方”),既有日出也有日落,既有白昼也有黑夜,并且大都(除了北极圈以北和南极圈以南)以24小时为周期周而复始地不断地循环着。大概也只有毛魔“祸东”这种愚不可及的政治流氓才顽固地坚持认为自己所劫持所盘踞的地方就是得天独厚、固定不变的“东方”,是只有日出没有日落、只有白昼没有黑夜的地方,而他自己便是这个得天独厚、固定不变的“东方”的象征,是这个“永远不落的太阳”的化身,所以要年年月月天天夜夜时时刻刻地“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大救星”到处唱,没完没了地唱,没日没夜地唱,昏头昏脑地唱,昏天黑地地唱,唱遍了大陆中国,还要唱遍整个世界乃至太空,直唱得那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尸积如山、血流成河,直唱得个头昏脑胀、毛骨悚然、汗不敢出、气不敢喘。

   其实,在北半球,亚洲在东,欧洲在西,而在亚洲,相对而言,真正的东方国家应该算是日本,再就是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或者还有南韩等,但他们都实现了民主自由,亦即都成功地接纳了“西方文明”——“西化”了。再说,在地球上,仅就地理方位而言,纬线上即东西方向上的差异性——即使有的话,其实比经线上即南北方向上的差异性也要小得多。“桔逾淮则枳。”但中国的桔即使越过太平洋移植到美国得州也还是桔,决不至于变成枳的。那么,“西方文明”即美国的民主制度为什么不可以越过太平洋移植到中国大陆来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呢?而毛魔为了“东风压倒西风”,为了反对“西化”,为了“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却偏偏要一头栽进那“北方狼”或曰“北极熊”苏俄的怀抱并“实行全盘苏化”,亦即完全地照搬照抄苏俄共产魔教主义那一套。何况,苏俄并不属于亚洲,与毛魔所谓的“东风”以及“东方”、“东方人”、“东方世界”、“东方文明”等是风牛马不相及的,那么毛在那莫斯科会议上自作聪明自作多情毛遂自荐公然代表苏共以及以苏共为核心的国际共产魔教主义集团即所谓社会主义阵营发号施令、口出狂言,说不定当时刚刚埋葬了斯大林,正准备“三和一少”的苏共头子赫鲁晓夫还不乐意不买账呢!——什么“东风压倒西风”?扯鸡巴淡!究竟“谁”压倒“谁”啊?谁是“东风”来着?毛魔他似乎并不知道,苏俄虽然地跨欧亚大陆,但其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重心都在欧洲,所以历史上一直都是属于欧洲国家,属于“西方”,即使毛的干爹斯大林也是坚持这样认为的(见《十月革命与民族问题》),至于那所谓社会主义阵容中的东欧诸国以及古巴等则不用说了,当然的属于“西方”,那么,它们又究竟什么时候跑到亚洲去了并成为所谓“东风”的一部分了呢?并且,毛的干爷爷马克思(包括恩格斯)也当然的属于“西方”,他(们)发明的共产魔教主义(包括社会主义)即马克思主义也当然的属于“西方文明”的一部分——只不过是糟粕部分罢了,而且,“中国人找到马克思主义,是经过俄国人介绍的。”(毛语)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明明是来自西方的歪风邪风腥风魔风,那么,它究竟又怎么会成为“压倒西风”的“东风”的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