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还原蒋介石》:北伐雄师所向无敌]
郭国汀律师专栏
·海上货运合同货差纠纷案析
·共同海损案法律分析
·货物被骗属于货物一切险承保范围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
·GENERAL TRADE诉绍兴县进出口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品质纠纷案析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毁约应向谁索赔损失?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2002年国际船舶保险条款
·Peter . Liu劳动争议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郭国汀
·自有集装箱被占用案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析一起签发放行记名提单再审争议案/郭国汀
·上海亚太国际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诉天津海峡货运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被盗损失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海上保险合同争议起诉状/郭国汀
·民事答辩反诉状
·关于应当如何理解《INSTITUTE CARGO CLAUSES (A)》中“一切险”责任范围的咨询复函/郭国汀
·海运运费及代理费问题的解答/郭国汀
·美亚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诉BDP亚洲太平洋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货损争议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无效怎么办?郭国汀
·捷运通有限公司诉东方集团上海市对外贸易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平安保险公司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记名提单若干法律问题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乐清外贸公司与长荣航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富江7号”轮沉船保险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蒋介石》:北伐雄师所向无敌

   《还原蒋介石》:北伐雄师所向无敌
   
   
   南郭点评:国民革命军以不到十万雄师,不到一年击溃近百万武器装备远比北伐军强大的北洋军阀,充分证明了蒋介石的战略思想的前瞻与远瞩。虽然总体战略上北伐军所向无敌,但若干战役却打得十分艰难,险象环生,牺牲惨重;军阀祸害唯有用军事手段才能解决,北伐的胜利为三民主义的五权宪政奠定了良好基础。
   

   2010年10月10日第241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二十一、北伐雄师所向无敌
   
   1926年3月初,奉系张作霖与冯玉祥军在天津大沽展开争战;冯在港区布雷,张聘日本战舰助战,日本和其他列强给北京政府最后通谍,立即在北京、天津地区停战。段其瑞没有实权命令停战,北京学生同情国民党(此时冯与国民党合作)指责段其瑞丧权辱国,屈服于帝国主义压力。1926年3月18日学生们在天安门广场举行抗议示威,反对段其瑞政府。段的军队向群众开枪,死47人,伤200人,引发全国性抗议。当段其瑞得知枪杀学生事件后痛心疾首,认为自已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他特意到屠杀现场长跪不起,向亡灵忏悔,并从此终身素食,随后查处了责任人。“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成为全国学生的统一口号。[1] 同时,冯玉祥军在奉军与直隶军联合进攻下溃败。冯随即辞职出国,将军权交给他的部下,他的军队撤回西北,他则赴苏联考察。在苏联期间,冯认识了邓小平,回国时邓小平成为冯玉祥的军中顾问。北方军阀混战为蒋介石发动军事北伐提供了一个最佳机会。蒋认为新军阀之间的联盟仅是乌合之众,故决定发动北伐,实现孙中山的遗愿。[2]
   
   蒋介石果断处理中山舰事件的杰出表现,提高了他的道德声望。他的务实的逻辑和勇气,使他赢得党内支持;而他杰出的说服能力又使他令犹豫不决的国民党内意见统一。4月16日他被任命为国民军事委员会主席。6月4日蒋召集中央执委会和中监委会议,提出北伐不能再拖延。次日蒋被任命为北伐军总司令。7月1日蒋以国民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身份签发北代令,“为保护人民我们必须推翻所有军阀,扫除反动势力,以便实现三民主义,完成国民革命。”7月4日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公告号召全国人民支持北伐。国民党中央委员会授予蒋介石除了国民党本身以外,控制所有组织,无论是军事的还是民事的,公的还是私的权力。7月8日蒋介石宣誓就职北伐军总司令,[3]次日蒋正式命令并宣布:①他将对外国帝国主义和其在中国的走狗发动不妥协的勇猛战斗;② 号召中国所有的军事指挥官加入革命队伍,反对外敌以便早日实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③他将尽力推动促进人民与国民革命军之间的和谐,使之成为真正的人民军队。[4]
   
   北伐军由七个军约十万人组成。何应钦任第一军司令;潭元凯第二军;朱培德第三军;李济深第四军;李福林第五军;程潜第六军;李宗仁第七军。第一军由黄浦军校毕业生组成,第四军由旧广东军,其馀大部分由不合格的军官指挥,许多人仅是投机革命。武器装备差,仅有几般小战舰和一支有3架战机的空军。
   
   北方军阀实力大得多。吴佩孚有25万人驻河南,湖南,四川,贵州和其他省;孙传芳20万人,驻江苏,淅江,安徽,福建,江西;张作霖35万人驻满州,直隶和山东。武器装备也远比北伐军强得多。但北方军阀几乎不理解国民革命军的性质,他们相互间争吵不休,为了各自的势力范围和扩充各自的地盘时常开打,他们均瞧不起南方的战士。他们相互间的敌对态度阻碍了他们真诚合作以反击敌人的进攻。因此,使得国民革命军能够实施各个击破的战略计划。当他们意识到结症所在时,北伐军已卡住他们的咽喉。
   
   蒋介石的首个目标是湖南省,湖南督军曹衡蒂与吴佩孚结盟。早在北伐前,蒋介石便已说服曹衡蒂手下的唐生智将军里应外合,不久唐生智即成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司令。北伐军7月11日轻取长沙,仅遇轻微抵抗北伐军于8月22日占长江上的一个战略港口永州。此时北伐军已控制湖南全省,武汉近在眼前,当北伐军推进到汀四桥时遇到激烈抵抗,其东面是一高耸的悬崖天然屛障,西北和南三面环水,系易守难攻的绝佳战略要地。吴佩孚令其部下死守,并亲临现场指挥,但他尚未抵达前线时,汀四桥已落入北伐军手中。吴调来两个师,由督战队督战,后退者一律格杀勿论,经强攻于8月27日夜夺回汀四桥;但是在北洋军未及有时间重新布阵之前,蒋即下令反攻,于8月28日晨北伐军又夺回汀四桥;不久吴的军队再度夺占汀四桥,第四军由于首当其冲故损失惨重,蒋下令第一军增援第四军,经激烈战斗,英勇的北伐军终于最后夺取汀四桥。
   
   9月1日吴佩孚在汀四桥战败后,匆忙计划防守武汉三镇,武昌的战斗极为血腥残酷,在夜幕掩护下,北伐军三次进攻,皆被城内的轻、重机枪构成的密集火力网打回。同时汉口和汉杨皆落入北伐军手中,武昌陷入四面包围之中。吴佩孚坚守孤城近一个月直到10月10日才率一度强大的直隶军残部突围撤退至河南。
   
   北伐初期蒋的战略计划是,“攻吴佩孚友孙传芳稳住张作霖”。据此,8月20日蒋介石发了一份电报给孙,恭维孙“维护了东南五省的秩序和稳定”,并询问孙是否愿意随革命浪潮,加入革命大军。如果孙决意参加国民革命,蒋向他保证,蒋将向国民政府提议任命孙传芳任东南五省军队总司令。
   
   孙传芳轻蔑地拒绝蒋的要约,他决定血战到底。8月31日孙传芳令野战司令卢湘庭保卫江西,抵抗正在进军的北伐军。9月6日在卢未及完成按详细计划布防,北伐军即开始了进攻。9月19日南昌易手。卢湘庭在其九江总部通过九江——南昌铁路增兵反攻,并于9月21日夺回南昌。次日,北伐军第六军在新增一个师的增援下,重新夺回南昌。但未能守住,第六军被迫再次撤离南昌。此时武汉战役已接近尾声,蒋介石于10月2日抵离南昌60公里的高安,亲自指挥战斗,蒋同时带来第四军的后备部队和部分第一军官兵参战,南昌最终于1926年11月7日落入北伐军手中。[5]
   
   南昌战役是整个北伐决定性的战役。孙传芳军第六师师长和旅长皆被俘,孙军最精锐部队全军复没,孙本人逃至南京;因此,江西,湖南和湖北转归国民党控制。
   
   击溃孙传芳后,清除了国家统一的主要障碍。孙传芳向张作霖求援,张于1926年12月1日自封“安国军”总司令,任命孙传芳和张宗昌为副总司令。张的军事计划是让总部迁至河南郑州的吴佩孚沿京汉铁路进军湖北;同时孙传芳部进军福建;张学良指挥东北军协助吴佩孚的湖北战役;同时,张宗昌的山东军协助孙传芳。与此同时,孙传芳在福建的司令周应人逃至淅江。北伐大功即将告成,虽然北面还有张作霖,吴佩孚,阎锡山,冯玉祥仍有相当实力,但北伐军胜利进军势不可挡,然而此时,国共两党却展开了生死博斗。[6]
   
   [1]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81
   
   [2]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 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9
   
   [3] 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 Modern China: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Allenlane Penguin Books, 2008)p.114.
   
   [4]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82
   
   [5]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85
   
   [6]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 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10
(2010/10/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