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还原蒋介石》:篡党夺权]
郭国汀律师专栏
·我有罪,我可以再作一次自我辩护吗?
·错兄你该醒醒了!
·给某北大高材生的公开函
·答"语文大师"之指责
·答错别字的终结者/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错兄的贴还是应当保留
·答龙吟君/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答醉翁
·答迷风先生/南郭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
·郭国汀:我向错兄致歉--同时为错兄说句公道话
·我的观点与立场--驳非法入侵
·郭国汀 汝吹牛!
·南郭不但会骂人而且必将把“乡愿,德之贼”型的小人骂得狗血喷头!
·纯属多余的担忧
·伟大的中华文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答孟庆强
·我看郭国汀律师
·剥放屁狗们的皮----公安国安网警与郑恩宠
·亦曰将无同,兼斥郭国汀、刘路之类,并向相关版主求教
·对内直不起腰者别指望其对外挺身而出
·南郭/对周树人的评价吾深以为然
·世上最美丽者莫过于大自然——人的本质、伟大
·令郭国汀律师老泪纵横的真情
·南郭: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心里话三步曲/郭国汀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我的声明与立场------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语言与民族密不可分——奉旨答复小C:/南郭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学习方法与读书计划答小C网警同志/南郭
·英雄伟人与超人/郭国汀
·中共党奴的“学术”
·我倒宁可相信李洪东仅仅是因为无知/南郭
·愿王洪民先生的在天之灵安息!/郭国汀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南郭
·中国律师朋友们幸福不会从天降!/北郭
·令我感动的赞美!/南郭
·谢谢网友们关注天易律师事务所的命运
·公开论战化敌为友——新年致词/新南郭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宣战演讲名篇
·中共外逃贪官大多是政治斗争牺牲品问 采访郭国汀
·就宗教论坛封郭国汀笔名事致小溪的公开信
***(51)国际人权法律与实务
(A)***国际人权公约(中英文本)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世界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宣言[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美国独立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经济 、社会 、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保护人人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宣言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
·联合国有关健康保健人员尤其是医护人员在保护和防止囚犯和被拘禁人员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医疗伦理原则(1982)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消除基于宗教或信仰原因的一切形式的不容忍和歧视宣言
·联合国囚犯最低标准待遇规则
·联合国囚犯待遇基本原则(1990年)
·联合国保护所有被以任何形式拘禁或关押人员的主要原则(1988)
·结社自由和组织权利保护公约
·联合国反腐败公约
·联合国发展权利宣言
·促进和保护普遍公认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权利和义务宣言
·中国已签国际人权公约联合国人员和有关人权安全公约
·联合国律师职责的基本原则
·联合国司法独立的基本原则(1985年)
·联合国检察官的职责准则
·世界人权公约英文版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犯罪及权力滥用受害者恢复正义基本原则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1998)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程序与证据规则(1995)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规约
·起诉严重侵犯国际人道法责任人的国际(前南斯拉夫)法庭规约(1991)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1981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取缔教育歧视公约
·关于就业及职业歧视的公约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选择性议定书2000
·联合国防止和惩罚种族灭绝罪的公约(1951)
·联合国有关难民身份的国际公约1954
·儿童权利国际公约1990
·起诉和惩罚欧洲轴心国主要战争罪犯的国际军事法庭协议(纽伦堡宪章)
***区域性国际人权法律文件
·1996年欧洲反破坏性异端决议及其邪教定义
·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公约(1981)
·美洲人的权利与义务宣言(1948)
·美洲人权公约(1969)
·美洲防止和禁罚酷刑的公约
·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欧洲公约1989
·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1950)
·欧洲社会宪章1961
·建设新欧洲的巴黎宪章1990
(B)***美国人权法律文件
·美国1620年“五月花号”公约(The Mayflower Compact)
·美国1786年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蒋介石》:篡党夺权

   《还原蒋介石》:篡党夺权
   郭国汀译著
   
   南郭点评:国民党清党是必然的,因为国共两党的基础理念不相容。蒋介石早在1923年11月从苏联考察归国后即明确指出:“我确信苏联的政治体制是一种恐怖暴政,与国民党的政治理念从根本上不相容”;汪精卫则是在1927年6月1日看到共产国际代表罗易给他的斯大林指令后“令他惊醒,首次意识到共产党与国民党不可能在中国共存;国民党必须消灭共产党或让其消灭”。正是鲍罗庭和中共加紧篡夺国民革命的领导权,导致了清党。汪精卫实质上权力欲极重善于投机但志大才疏,他将个人的名利地位看得过重,是导致他后来叛变投敌成为汉奸的根本原因。
   

   2010年10月3日第240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十六、篡党夺权
   
   孙中山离广赴京时,指定胡汉民在他离任期间代行大元帅职,授权蒋介石全权训练新的国民党军;任命廖仲凯任所有军队的总党代表。孙中山的突然去世,使国民党一时无人有足够的威望与权威令所有国民党员全心支持拥戴。共产党看到这是夺取革命领导权的最佳时机。在鲍罗庭的操纵下,共产党开始了夺权行动。他们先将国民党划分为左中右三派,并制定了三个阶段的夺权策略:第一阶段,与左派和中间派结盟,打倒右派;第二阶段,孤立从左派中产生的新右派;第三步,推翻新右派后,孤立和打击中间派。[1]
   
   在孙中山去世前,鲍罗庭已着手实施夺权计划。胡汉民指出:鲍罗庭相信孙中山的继承人必须是个有高度声望,同时没有清晰的坚定的意识形态信仰者。他必须虚荣,以自我为中心,喜好权力。鲍锁定三人:胡汉民,汪精卫和戴季陶。经仔细观察,鲍首先排除了胡汉民,因胡“难于共事”;继除戴季陶,因其“难以控制”;剩下唯一的汪精卫,因其“野心勃勃以致易受高超技术的操控”。当鲍罗庭告诉汪精卫他是国民党未来领导人最合格者时,汪精卫喜出望外。
   
   因此,孙中山临北上前指定负责大元帅最高职责的胡汉民,在改组国民政府后什么职位也没有,因为鲍罗庭和中共将他划为右派,是必须打倒的首要目标;而孙未提及的汪精卫却一跃成为党、政、军一号种子。
   
   1925年5月30日上海发生“五三十惨案”,虽是共产党组织发动罢工引发,但这是中国人受帝国主义欺压忍气吞声多年的一次总暴发。6月23日广州市民,学生包括黄浦军校800名学生示威游行声援上海,英国和法国军警用机枪扫射示威者,造成60名工人农民和22名士官生死亡,500人受伤,下令开枪的是英国军官爱默生;国民政府向英、法领事馆提出抗议,但未获满意答复,故决定切断与英国的经济关系,并立即举行针对香港的总罢工,即着名的“省港大罢工”,一直持续到次年10月10日才停止,给予香港经济致命打击[2]。大陆史学家杨天石教授对此事件却写道:“1925年广州发生沙基惨案。广州人民为了支援香港大罢工,在广州租界对面的沙基举行游行。英国在租界开枪,打死中国游行群众50多人,打伤更多”。杨先生明显搞错了史实。因为广州人民的示威游行是为了支持上海“五三十惨案”,而“省港大罢工”则是英国军警镇压广州市民学生的示威枪杀了82名市民和军校士官生另伤500人,而港英当局不理采南方政府的抗议而引发。
   
   1925年11月莫斯科设立孙中山大学,由卡尔出任校长,米夫任校长助理,成为培养未来中共领导人的中心。盛岳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和国民党的关系》书中披露,“中山大学只讲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从没有开过一节孙中山的三民主义课程,从没有开过一次孙中山学术研讨会”。[3]“中山大学唯一「宣传」孙中山的书,是匿名作者的《孙文的学说》,该书是按列宁之‘孙中山先生的思想,是以反动的社会主义的学说为基础’论调,彻底批判孙中山和三民主义的”,直到1927年7月26日国民党才发现这个秘密。
   
   共产党打国民党右派搞得人心惶惶,反对之声全部被封杀,中央执委会五名常委是汪精卫,林森,邹鲁,丁维方和易书德,以革命利益需要为由,林森和邹鲁被鲍罗庭建议派往北方,由两名共产党员林祖涵和谭平山替换,而易和丁在北京,汪则时常以鲍为靠山,结果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实际上变成鲍罗庭和中共操控。[4]
   
   林森和邹鲁一抵上海,立即会见了国民党元老戴季陶,薛青,邵源中,叶祖藏和其他要员,宣布在北京召开中央执委第四届会议即西山会议。他们1925年11月23日在北京西山一座寺庙召开会议,由于广东中执委实际操控在共产党手中,重新选举新的中央执委会委员,并通过决议:从国民党中清除共产党;解除鲍罗庭顾问职务;停止汪精卫党籍6个月,将国民党中央执委会从广东迁至上海;汪精卫犯有严重错误:允许鲍罗庭主导党政事务;按鲍罗庭的旨意将胡汉民驱逐出广东;提拔毛泽东担任国民党宣传部长,即使毛在担任国民党湖南省党部负责人14个月期间,一直宣传共产主义。[5]
   
   蒋介石与西山会议的国民党元老们一样不喜欢共产党。他早在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前即已明确表达了不同意接受共产党加入国民党。然而,他却不让自已的私人情绪影响公共政策。党的政策容共,他执行党的决议,尽力使之成功。因此,他建议西山会议派的老同志深思,他们这样做的后果。分裂党得益者唯有中共。十分明显,此时蒋介石是个真正的革命者和孙中山的忠实信徒;他希望国民党内的共产党员能与全体党员合作,促使国民革命成功。他亦期望共产党不要那么迫不及待篡夺革命领导权。但共产党已被群众运动的成功冲昏了头,而未意识到中国工农远未达到为革命而牺牲的觉悟程度。
   
   西山会议派首先公开反对国共合作,但这是一次无效的反抗,领导反抗的元老在党内外无实权,既无政权权力也没有军力,亦无群众追随。在共产党眼中,他们不过是一群老朽不足为虑;于是召开国民党二大,共产党操纵主导成立一个资格委员会(邓泽玉,林森,林祖涵,毛泽东,谭平山),邓讨厌共产党故拒绝参加任何会议,林在北京,剩下的三位全是共党,因此,256位二大代表,出现90名共产党员,超过总数的三分之一也就不足为奇。1926年1月1日大会开幕,汪精卫任主席团主席(谭平山,吴玉章(兼任秘书长),毛泽东,张国涛,林祖涵和其他七名共产党员组成一个秘密小组每天碰头研究方法手段操纵大会,虽然共产党代表仅占三分之一强,其影响力远大于其人数,实际成为党中党。
   
   共产党的主要动议是开除西山会议派领袖的党籍,蒋介石作为淅江代表反对。1月10日蒋介石招待与会代表的晚宴上说:“国民党是孙中山一手创办,大会代表应避免做任何违反总理意愿之事,如果我们象某些代表主张的那样必须开除老同志,那么我们必须承担破坏国民革命的责任;让我们在二大上别种下分裂的种子。”[6]
   
   1月11日,蒋介石与孙科讨论党的团结问题,同意将西山会议派问题放到下一届代表大会上讨论。但吴玉章和其他共党坚持正式列入议事日程;1月13日开始争论。16日大会决议:薛琦、邹鲁永远开除出党;林森,Chu Cheng, Shih Ying邵源中,和另8位元老受到各种处分,必须在两个月内向中执委作出书面检讨,违者一律开除;戴季陶应直接向大会修正其错误,否则应受党纪处分。[7]同日大会选举产生了新的中央执委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中执委扩大成36名委员,24名侯补委员;共8名共党委员,6名共党侯补委员;12名中监察委员中共产党侯补委员1人。
   
   在九名中执委常会中共产党占三人:林祖涵,谭平山,杨宝安。绝大多数国民党委员皆是左派或时常与共党有牵连者。胡汉民虽然反共,但他被驱逐至莫斯科,另外反共者是谭元闿,蒋介石。这是蒋介石首次当选中执委员和中执委常委。谭平山任组织部长,林祖涵农民部长,毛泽东先任汪精卫秘书,后汪提拔毛任宣传部长;共党在国民党二大上大获全胜,故开始相信,资产阶级民族革命可以跨越,浓缩在群众运动的暴风雨冲击下,经几年迅速进入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阶段,如今其党化口号强化阶级斗争了。
   
   [1]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58
   
   [2]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59
   
   [3] 「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之一,是三十年代中共中央委员。转引自灏年“孙中山与共产党”。
   
   [4]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63
   
   [5]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63
   
   [6]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65
   
   [7]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66
(2010/10/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