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还原蒋介石》:共产党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
郭国汀律师专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
   
   
   南郭点评:1923年1月共产党人以个人名义加入共产党时,全国共产党员仅423人,但到1927年7月清党时,共产党已号称有50000党员。国民党一大中共党员代表占1/10,其中国民党权力核心中央执委会41名委员和侯补委员,共产党员占10人。1925年国民党中央执委员五名委员有两名共产党人(谭平山和林祖涵),汪精卫则完全听从鲍罗庭的旨意;1926年国民党二大,256位代表,共产党员占90人。中执委扩大成36名委员,24名侯补委员;其中共产党员占8名委员,6名侯补委员;在9名中央执委常中共产党占三人(林祖涵,谭平山,杨宝安)。大多数中执委委员和常委是国民党左派或与共党有牵连者。反共的常委仅三人(胡汉民,谭元闿,蒋介石),但胡被驱逐至莫斯科。谭平山任组织部长,林祖涵农民部长,毛泽东先任汪精卫秘书,后汪提拔毛任宣传部长;因此共产党在国民党二大上大获全胜。共产党犹如寄生虫钻入人体,实质上已夺取国民党的最高领导权。这就是为什么蒋介石发起四一二清党的前因。
   

   2010年10月3日第240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十四、共产党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
   
   1923年已经有些共产党人加入了国民党。李大钊由国民党元老张琦介绍于1922年8月底加入了国民党。张事先请示过孙中山获得首肯。林祖涵1906年加入同盟会,但他于1921年成为中共党员,通过他的介绍,不少中共党员加入了国民党。另外谭平山,张太雷,毛泽东亦加入了国民党。[1]
   
   1923年7月在法国勤工助学的中国学生创建了中国共青团,被巴黎共产党总部承认,包括周恩来,李立三,李富春,陈毅,邓小平。第一次国民党代表大会165名代表中有1/10是中共党员。其中孙中山提名5名中共党代表,李大钊当选国民党中央执委会五常委之一。李大钊说“国民党是唯一的革命党,有声望,原则,领袖。据此理由,我们加入国民党,孙中山博士允许我们保留与共产国际中国支部的联系,我们将遵守国民党党章和法律。”[2]
   
   1924年1月重组国民党最重要的是中央执委会,它由24名委员和17名侯补委员组成,其中共产党有3名委员(谭平山,李大钊和Yu Shu Teh)和7名侯补委员(沈庭义,林祖涵,毛泽东,馀方舟,瞿秋白,韩林复,张国涛)亦即中共党员占国民党核心层近1/4。
   
   中执委下设一个秘书处和九个行政部,共产党极力钻入秘书处,以便撑控国民党日常事务,孙中山指定林祖涵任农民部长(真正的负责人是其秘书彭拜,彭另聘两名共产党员做其秘书,1924年彭设立农民讲习所,聘毛泽东,周恩来,李立三任教员,后任命毛泽东当农民讲习所所长)廖仲凯任组织部长,后廖改任工人部长,由谭平山任组织部长(共产党员杨定安任其秘书)因此共产党实际撑控了国民党核心领导权。
   
   共产党在黄浦军校的活动亦十分活跃。周恩来任政治部副主任,叶剑英任教学部副主任,Hu Hung-mien任军校卫队长,而非常亲共的邓演达任训练部副主任,后继廖仲凯任军校党代表。1925年1月25日共产党在军校组建青年军人俱乐部,放风蒋介石也加入了共产党以便吸引青年学生,陈诚则组建中山学会与之抗衡。
   
   1923年8月25日和1924年4月1日黄浦军校社会主义青年团发布的文件称:“虽然我们加入了国民党,我们必须保持我们组织的独立性,我们必须吸引劳工组织和国民党左派有阶级觉悟者和革命分子,以便扩大我们的组织,强化我们的纪律,扩大共产党的基础。通过与反动势力妥协,我们必须阻止国民党扩张军事力量。在国民党内核心层,我们取得了完全的胜利,我们应尽力接触影响国民党下层做好扎实工作争取他们,扩大我党基础。”[3]
   
   1924年6月18日国民党元老张琦,徐谦等向孙中山和中央执委会提出弹赅共产党议案,谴责共产党对国民党不忠,他们并非以个人身份,纯属以组织活动并受中共中央操纵。但孙中山和中执委均未采取任何行动。6月25日蒋介石和徐谦访鲍罗庭,出示社会主义青年团文件给鲍,蒋问“共产党如此做合适吗?”,鲍答:“国民党已死亡并被埋葬,任何党都有派别,共产党是左派,国民党组织很松散,其命令并不为所有党员遵守,此种情况下,不能要求共产党放弃他们的组织。”
   
   [1]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38.
   
   [2]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40
   
   [3]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44

此文于2010年10月0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