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三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三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三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各位回到郭国汀评论。
   
   我们今天接着论证中共极权暴政的罪恶。文革中共产党有组织有计划大屠杀。第二类文革杀人是武斗,文革武斗致使无辜平民近50万人死亡。其中武汉市1966年1月22号开始,造反派把3,100名干部和保守派关押。次年5月27号,陈再道将军(当时武汉的当权者)与造反派发生冲突,第一次打死人。6月17号造反派头目被拘捕,25人死亡。6月30号死亡人数增加到158人。保守派被击败后,600人被屠杀,6万6千人受迫害,这是武汉市武斗的概况。

   
   广东省红卫兵被打死的人数至少在4万人以上;云南省红卫兵被屠杀至少3万人。广西自治区的红卫兵被广西自治区军区司令韦国清屠杀的人数超过10万。广东省、云南省、广西区这三个省区杀红卫兵人数最多。他们为什么屠杀红卫兵呢?是毛泽东鼓动的“要支持左派,反对右派”。
   
   什么叫左派?拥护毛主席,拥护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杀红卫兵的武斗,最典型的是广西自治区的韦国清大屠杀事件。由联指(红卫兵组织)保韦国清派对四.二二造反派(4月22号成立的红卫兵组织)。韦国清派军队镇压四.二二造反派同情者以及无辜者,杀人的手段非常残忍,包括掏腹挖心肝吃人肉。
   
   这个事件由中共广西区省长办公室编制的一个机密文件《广西文革大事纪》中概述:“1968年7月到8月一个月中,区革命筹委会,广西军区、各军分区、人武部、各专区、各市、各县委会,各地联指指挥部,以七.三布告为武器,镇压阶级敌人,全区共杀害和迫害致死8万4千人。成批杀人到处都有,成批敲死,成批爆破致死,成批戮死,成批抛掷矿井,或者成批丢下山洞,剖腹挖肝,割肉挖眼,割头示众,割除阴部,还有各种各样的手段,先奸后杀等等,成批溺死,整个广西大地血雨腥风,冤案如山,悲惨状况史无前例”。
   
   这是共产党事后确认的真实惨案。文革杀人,杀的天昏地暗,到底为了什么?这都是毛泽东头脑一热,一心争当新时代的共产主义导师,所以他要继承发展马列主义理论。毛发明的理论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这是文革冠冕堂皇台面上的理由。
   
   实际上,是毛泽东利用文革把可能的竞争对手全部干掉。包括刘少奇、彭德怀、贺龙、陈毅等中共一大批高干,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整下去。把他们打下去的目地是培养四人帮及陈永贵,吴贵贤之流,真实的目的则要扶江青和毛远新。这个事实已由中共党员辛梓林写的《毛泽东传》印证,毛泽东最后一个情妇的回忆录也印证了这个事实。所以毛泽东是藉文化大革命来达到他自己的目地,一箭双雕。一是竖立自己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二是依该理论来清除所有潜在的政敌,以达毛氏王朝永继的目地。
   
   文革期间大规模吃人事件。广西自治区共有八个县发生大规模吃反革命,吃地主富农的惨绝人寰的吃人事件。中共官方承认有137人被吃,大多数是教师、校长、当地干部,都是在党组织的操控下这些人被活吃。
   
   正如犹太人被纳粹消灭一样,中共以阶级斗争取代纳粹的种族。中共将阶级划分为应当消灭的黑五类,创造一个“清纯的共产主义新人社会”,所以地富反坏右及其子女,是没有生存权的,是可以任意杀害的。这个理论就是导致文革中广西大规模吃人事件的根源。事实上文革吃人绝对不是中共官方承认的仅吃了137人的问题。
   
   著名作家郑义,当年是个记者,曾经三次亲自到广西调查,因为他是官方记者,所以有便利条件调查取证,随后秘密写了《红色纪念碑》以大量原始档案,地方县志摘取的资料及访问了众多当事人,包括吃人者和被害者家属,证实被活活吃掉的人数在3千人以上!
   
   事实上中共广西区省长办公室编印的《广西文革大事纪》确认武宣县、隆安县、大新县、上林县、武鸣县、浦北县、灵山县、贵县均发生割肉挖肝煮吃的野蛮事件。仅广西武宣县自1968年6月15日至8月底被吃者100多人,其中被吃肉后砍头一人,挖心肝56人,割生殖器13人,全部吃光(连脚底板都被吃光)18人,活割生剖7人;75人的心肝和肌肉全被吃掉;在武宣中学,学生批斗完老师,校长后,就地架起炉灶将老师剖腹割肉煮熟分食。吴树芳老师在批斗中被打死后,肝被烘烤药用。桐玲中学副校长黄家冯于1968年7月1日晚被批斗致死,次日晨被挖肝剥肉,只剩下一副骨架。接着一批人在学校用瓦片烘烤人肉人肝。” 1968年4月25日,浦北县北通公社定更大队分四批杀了24人,并剖腹取肝煮食饮酒,全社被杀180人,其中刘维秀和刘家锦等人,打死刘振坚后;轮奸其未满17岁的女儿,然后打死,剖腹取肝,切乳割阴。将老师剖腹、割肉、煮熟分食,由学生们煮吃。诸如此类在广西吃人事件中大规模的发生。
   
   在文革期间广西是不是无政府?不是!广西在文革期间仍然是共产党的天下,仍然是共产党操控。吃的对象是所谓地富反坏右分子和子女及出身“不好”的教师、校长等。很明显是中共干的,它不是无政府状态下的暴民干的,是有组织、有计划公然干的恶事。只不过广西区比较特殊,因为广西自治区是壮族聚居的地区。据说壮族历史上有吃人的习惯,其实并不确切。因为中国历史上汉族大规模吃人事件屡屡发生,历史上只要发生大饥荒,往往都出现吃人事件,1958年至1961年河南,安徽,甘肃,贵州均发生众多吃人事件;此外历史上农民起义军把无辜百姓杀了用他们的肉充军粮的事件屡屡发生。所以把文革大规模吃阶级敌人事件归咎于广西壮族的民族特性,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根本原因在于共产党长期强制灌输精神强暴煽动起普通民众的阶级仇恨。
   
   要把一个人活活吃掉,显然要对被吃的人有一种非常仇恨的心理,而且要让自己完全丧失人性,把对方不当作人,把阶级敌人不当人,当做应当消灭的害虫。只有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学生才有可能吃自己的老师、校长,只有吃人者被强制洗脑,变成了精神病后才有可能。所以严格意义上说,文化大革命对对整个中国的摧残和危害,不仅仅停留在杀人、逼迫人自杀及吃人问题上,它还把全体中国人变成精神病。而变成精神病的原因在于中共的精神强暴,所以我反复强调说共产党暴政的罪恶不仅仅是杀人,它更大的罪恶是它的精神强暴。因为杀人毕竟限于局部,限于少数。但是中共对全体国人长达六十年的精神强暴灵魂阉割的罪孽比杀人罪更加深重,所以在大陆生存的每一个中国人,实际上都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
   
   上海这个大都市同样发生类似的情况,1967年2月,上海发生2月夺权,王洪文作为工人造反派头子,夺取了上海政权,在4月27号王把对方造反派头目当场杀掉。张春桥说:“如果少数人被错杀,这无关大局,但是让真正的罪犯逃脱将造成大灾难”。亦即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的翻版。在上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上海整体市民的教育水平是全国最高的,在武斗过程中,或在夺权过程中滥杀无辜的现象,可想而知,在全中国各地方是不是百分百发生类似的情况?我的老家福建龙岩,也发生大规模武斗,打死众多学生和工人,一方从兵工厂抢夺武器,实际上是半抢半给,驻军故意给双方造反派发枪,然后互相打。
   
   内蒙古自治区的内人党事件。内人党事件共有34万6千人受株连,1万6千人被枪决自杀,8万7千人被酷刑终身致残,而相似的事件在云南省造成14000人被枪决。而内人党事件,袁红冰的《自由在落日中》对该事件有非常详细、也非常生动的描述,特别是共产党的酷刑,它的野蛮残暴全世界独一无二。 我相信每个读过该书的人肯定知道,全世界没有任何人可以经受那种酷刑。而事实上中共暴政对政治反对派滥施酷刑迄今未停,随时随地发生。最典型的是高智晟和郭飞雄及法轮功学员被活体盗卖人体器官事件,和3300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致死的事实。这说明中共暴政的本质到今天丝毫未变,它仅仅是形式上有所改变,但是实质上一点都没变。
   
   共产党暴政只要存在一天,其邪恶本质决定了它不可能改变。为什么?到今天为止,还有很多人寄希望于中共自我改良,或由中共主导进行政治改革。我反复强调,中共暴政绝不可能进行实质性改良,也绝不可能由中共主导进行政治改革,中共政治改良已经是死路一条。根本原因在于,中共暴政是具有浓厚流氓性质的极权专制暴政,它不是一般性质的所谓威权政体。
   
   中共政权跟所有其他共产党政权比较,最大区别在于它的流氓性特别突出,特别是中共暴政经过1989年6 月4号北京大屠杀以后,使它自我改良的前题和基础荡然无存。中共从来没有放下屠刀,也永远不可能立地成佛。1999年中共又发起镇压法轮功运动,后又发生广东东州惨案,以及各种各样的群体事件,中共屡屡出动军警镇压民众,后来漫延到西藏,新疆都是用武装警察,甚至由武警伪装成和尚故意挑起事端,乘机镇压。
   
   从文革事件我们可以看到中共的恶劣本质,可以看到中共没有任何可能自我改革。到今天任何对中共寄希望的人,如果不是对历史的无知,就是被洗脑洗成了受虐狂,任何对中共还歌功颂德的人,全部都是脑子坏了的人或缺德的人,这是定论。
   
   文革中还发生过5.16事件,5.16事件是中共第一批红卫兵,亦即根正苗红的红卫兵搞的东西。在追查5.16事件过程中,外交部两千人中有600人被调查,北京8341部队(中南海卫戍部队),从北京大学揪出了178名敌人,也就是共产党大内总管禁卫军居然从北京大学揪出178名敌人。部队到大学里去抓敌人,证明中共暴政胡作非为在文革期间登峰造极。在文化大革命中,北京市干部和群众,因冤狱而死的达9,804人。
   
   第三,文革中超过20万人被逼迫自杀。
   
   1966年8月24号,北京作家老舍,投太平湖自杀;此后至少有100多人,投太平湖自杀;上海名演员严凤英被逼自杀后,她的尸体奉命被解剖来查藏在她体内的收发报机(抓特务);上海文革中被打死和被斗争以后自杀者,根据1984年上海披露的资料,一共是11,510人。
   
   最后一个文革罪恶,即中共的一打三反运动。一打三反运动,中共镇压人民登峰造极。中共中央和国务院1967年1月13号联名发文《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加强公安工作的工作若干规定》俗称公安6条。其中第2条规定,“攻击污蔑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同志的是现行反革命行为,应当依法惩处”。而依法惩处现行反革命可以枪决。希特勒时代德国刑法规定,“污辱元首者拘留两个星期”。作个简单的比较就知道,中共暴政是远比希特勒纳粹暴政残酷百倍、千倍的暴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