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分析预言刘晓波与中共之间的默契]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违宪、违法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郭国汀称司法黑社会化免死承诺难保赖昌星的命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实质----被阉割与自宫
·郭国汀 司法公正的前提条件
***中共专制暴政是国人一切深重苦难的总根源
·人权律师郭国汀称中共制造法拉盛事件旨在嫁祸抹黑法轮功以转移公众视线
·郭国汀 纽约时报报导死难学生亲属周月悼念地震中无辜牺牲的亲人
·美国顶级地震专家称四川地震有可能未能被预测到
·谁之罪?
·中共专制暴政的罪孽学校跨塌致数千名学生死灭最新统计
·一篇被全球英文博客转载最多的四川地震实况报导
·郭国汀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我愿意收养一个为救人而牺牲的教师或母亲的遗孤
·中国人持继追问为何众多学校震成碎片废墟? 被全球英文网站转载最多的地震专文
***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
·朗保罗--美国2008年大选最雄劲的黑马
·美国大选最新民意进展分析——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之二
·美国2008年大选程序正义与演讲精华
·欧巴马的通往白宫之旅
·前国务卿鮑威尔支持欧巴马
·麦肯总统候选人的基本政策主张
***(42)中国民主运动研究
· 自由宪政民主运动与中共暴政的决战主战场何在?
·国人应当认清中共政权的极权专制流氓犯罪本质
·真正觉醒后英勇的你我他才是决定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基本力量
·是谁制造了大陆中国的“暴戾之气的泛滥”?
·我为何对中共极权暴政及胡锦涛没有仇恨维有鄙视?
·是共特黑而非民运黑
·我所了解的政治新星曾节明
· 南郭点评陈子明社会运动与政治演练
· 序《我的两个中国 --一个六四天安门学生反革命的实录》
·时代的最强音:“六四”屠城二十一周年口号
· 警惕共匪假冒民运人士故意毁损民运声誉—答人民思想家
·论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辩护
·郭律师点评杨建立博士论三个中国
·退出自由中国论坛的公开声明
·陈尔晋与张国堂之争的性质
·我的几个基本观点答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中国民运战略研究
·中国民运当前面临问题与对策研究
·郭国汀加入民主中国阵线的公开声明
·论公推中国民运政治领袖的必要性
·论公推自荐公选民运政治精神领袖的紧迫性
·中国民主运动领袖论?答方文武先生
·关于筹建过渡政府与公选民运领袖问题的讨论
·关于民运领袖过渡政府与程序正义的争论
·历史功臣还是历史罪人?
·中国民主运动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政治精神领袖?
·谁是中国民主运动政治精神领袖的最佳人选?
·谁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最害怕的劲敌?
·郭国汀:汪兆钧信是中共内部爆炸的一颗原子弹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反抗中共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修正)
·相会伟大的刘文辉烈士英魂
·敬请胡锦涛先生立即制止下属恶意疯狂攻击南郭之电脑
·"六四领袖去死吧!"及 " 逢共必反、逢华必反"?!
·草根吾友欲往何处去?
·真实的陈泱潮故事
·陈泱潮自传之二
·强烈推荐国人必读之最佳政论文
·答小溪先生质疑
·驳斥草虾兼与草根商榷!
·伟大的中国文化复兴宣言 郭国汀
·关于宣讲人权公约基金申请推荐函
·必须立即终止反动透顶的行政官员任命制
·自由中国论坛的不锈钢老鼠到底是什么角色?
·关注李宇宙的命运
***(43)中国民主运动的思想、理论与实践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民主革命论 陈泱潮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郭国汀
·枭雄黑道乱世的一百年!郭国汀
·论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的两党制
·陈泱潮评胡锦涛
·陈泱潮论江泽民
·我为什么特别推崇陈泱潮先生的思想理论?
·天才论/郭国汀
·彻底揭露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奇书
·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郭国汀
·共产极权专制暴政的典型特征——简评陈泱潮的《特权论》
·论共产极权专制政权的本质——三评陈泱潮天才著作《特权论》
·何谓“无产阶级专政”
·陈泱潮论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新南郭点评
·论高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中国何往?——政治思想论战书 /新南郭
·陈泱潮论改良主义/郭国汀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郭国汀
·陈泱潮妙评邓小平的“瞎猫屠夫理论” 郭国汀
·陈泱潮精评毛泽东 郭国汀
·论共产党官僚垄断特权阶级 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分析预言刘晓波与中共之间的默契

郭国汀分析预言刘晓波与中共之间的默契
   
   南郭点评:众所周知,我原是20名公开反对者之一,后来是因为水良兄说“我们不与郭国汀同道”,加之我怀疑其中有共特,而且我不视刘晓波为敌人,故我主动退出,但并不意味着我支持刘。水良,三妹等反对刘晓波,并非纯属出于个人利益,而是从中国民运反对派的前途和命运考量,尽管他们的某些提法有修正馀地,但大原则上并无错。我认为刘晓波极可能是中共故意扶持的,根本不俱有摧毁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实力的“民运领袖”,他倡导的无敌人和平对话合作民运之路,绝对是死路一条。至于刘的人品,人格不值一提,至少在打压高智晟,袁红冰和我本人方面表现出的强烈的结党赢私,排斥异己,直追中共专制暴政本身(将《自由中 国论坛》变得乌烟瘴气,将独立笔会理事会变成私人领地,公然反复排斥异己)。这正是我一以贯之坚决反对的破坏公平游戏规则的恶例。如果放任鼓励此种破坏公 平竞争游戏规则,中国民运永无出头之日,对任何破坏公平竞争规则者,必须从道义上严厉谴责,以杜绝类似情形再度发生。任何想在未来中国从政者,必须遵守公 平竞争的游戏规则,要象爱护眼睛那样爱护自已的名誉;因为人品,人格与道德是政治家的生命与灵魂。依政客厚黑权谋或许可赢一时,也许可骗某些人,但绝对无 法畅行无阻,因此诚信诚实的政治家品格才是最上乘的策略。吾以为刘晓波不是中国民运的敌人, 而应当是同道,但他主张的道路,所谓无敌人与中共合作政治改良之路,绝对是死路一条,再等三百年,也休想终结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
   
   2010年1月10日我对刘晓波与中共之间的默契作了分析预言。中共五毛党在全球互联网上玩命炒作刘晓波的事实,充分证明刘晓波(及类刘晓波)根本不俱备摧毁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道义知识力量及思想理论力量,证据表明刘是中共暴政克意扶持 的“民运领袖”,旨在误导国际社会和国内公众,此举看来相当成功。

   
   凡是真正对中共暴政有实质威胁的民运反对派领袖人物,必定被中共暴政采用彻底封杀及冷冻方式处理,如陈泱潮(中共不但在纸媒体和互联网上彻底封杀冷冻陈先生30多年,而且禁止陈先生的大陆女友出国与之团聚)反之,中共暴政必定故意炒作放任甚至哄抬之;根据南郭长期跟踪观察结果表明:中共极权暴政调动一切五毛克意爆炒刘晓波,其用意至为明显。因为中共暴政非常清楚,谁是其真正最可怕的敌人。是 故,每个真正的民运反对派应当三思为什么?!就个人而言,我对刘晓波长期坚守国内坚持反共,不与暴政同流合污方面,始终持敬意,但对刘结党赢私打压异已,及为争当领袖不择手段打压高智晟,袁红冰及我本人的种种作为不敢恭维,也决不沉默。
   
   吾以为中共暴政决非刘晓波严重误导国人之所谓“威权政权”,而是地地道道的极权流氓专制暴政;前者有可能经政治改良进化成自由宪政民主体制,后者决无任何可能实质改良;因为一旦实质改良(即开放党禁,报禁,言禁,网禁,实现思想,信仰,言论,出版,新闻,结社,教育,学术的真正自由),中共暴政 一天也无法生存,而为了保住政权,为了独裁撑控一切权力,轻易窃取超级经济暴利,中共暴政当权犯罪利益集团决无任何可能自动放弃此种利益,这是由于人的 自私和贪婪天性决定的。马克思曾指出:资本家如果10%的利润就会不择手段,若有100%的利润什么罪都敢犯,假如有200%的利润那就什么杀头之罪也不在话下;尽管如此,资本家还需承担因经营失败而丧失资本的风险,而共产党当权犯罪利益集团如狼似虎的成千上万犯罪分子纯属无本万利且无任何风险!因此,刘之所谓无敌人非暴力但与中共对话合作政治改良之路,绝对是死路一条。必须承认我在2005年2月23日以前,与刘晓波一样认为可以通过持之以恒的抗争,通过渐进政治改良最终逼迫中共还政于民。但是无情的现实告诉我,由中共主导进行政治改良绝对是痴心妄想,迄今仍持政治改良之想者不是政治白痴,便是无视事实的假冒伪劣的知识分子,至于是否还有第三种知识分子,南郭深表怀疑。
   
   吾以为中共暴政最害怕的民运反对派领袖人物是象郭泉博士,王炳章,辛灏年,杨天水,张林,清水君,胡适根,郑怡春,高智晟,袁红冰,魏京生,陈尔晋,徐水良,唐伯桥等一切有名无名但坚决反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政治民主革命派。
   
   2009年6月30日我曾写道:“吾以为刘晓波、馀杰们自以为得计的“理性和平改良”之路绝对行不通,因为无论印度甘地之非暴力不和作抵抗运动还是美国马丁路德金之和平民权运动,其对抗的 对象均是自由宪政民主的英国和美国,亦即统治者本质上皆是绅士君子组成的政府,且他们均是在享有充分的言论出版结社自由权的条件下,展开其非暴力不合作抵 抗运动的,因此其思想理念政治主张能随时传达到家喻户晓,从而引起广大民众关注同情与支持。
   
   马丁路德金组织百万人游行示威至华盛顿后的现场演讲,所有的电视广播设施是由美国政府为他准备的。正因为如此,他才有机会鼓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进行煽动演讲。印度甘地对抗的大英帝国,是个法治严明,当权者大多为绅士的有充 分自由言论出版结论自由的国家,因此其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有全民参与的可能。反之,在极权专制暴政下,当权者大多为流氓无赖或无耻无行文人,根本不懂也不讲公平竞争规则,唯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强盗逻辑,而且长期实行全面党禁、报禁、言禁,网禁,使得反抗者的声音无法外传,以至社会影 响力微不足道;诸如高智晟,郭飞雄,胡佳等名震海内外的英雄名人,仅在海外有大名,而在大陆中国知道他们的名字的民众绝对是极少数,何况他们的思想理念与 政治主张?!
   
   刘晓波的情况大体相似,仅是关心中国民主运动的网民,才有可能闻刘之大名,普通大众连其姓名都闻所未闻,当然不知道刘到底有哪些政治主张,加 之刘之文论过于温和,人们没有兴趣长期关注此种出于自保或受中共严密监控下的过于温和的批评言论,因为网络时代写作高手如云,信息时代使人们有机会接触更多直言不讳的真知灼见,是故,刘之社会影响力亦相当有限;徐 友渔等在一份呼吁书中说:“众所周知,刘晓波博士始终生活在严密监视之中,他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关注。人们读到的刘晓波的大量文章,实际上也是经过了某种放 行,是被允许和得到容纳的。因此完全可以说,他的言行不可能违反现有法律,必定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否则他的写作早就中断了。” [1]如果此语确系徐先生所言,至少可以推论出:刘晓波发表的文章是被中共当局‘允许’和‘容纳’的,进一步可推定是中共经审查放行的,当然也就是符合中共旨意的。[2]其实中共极权暴政下,真正的知识分子要么在狱中,要么被赶出中国流亡海外,要么被强制阉割或自宫,否则随时可能因此失去人身自由。凡是身在大陆的知识分子,那怕是最先进者,诸如贺卫方,刘军宁,张博树,其言说一定有个不能超越的底线,即不触及能彻底摧毁中共极权流氓专制暴政的敏感话题,刘晓波绝不可能例外。刘因身在大陆人身自由随时受到严得威胁以致不敢直言不讳,虽然可以理解,正因为如此,刘的主张或按馀杰称之胡适之路绝对是死路一条。然而,面对此种流氓当局,应当说刘博士已经做得出类拔翠。这是身在极权暴政下抗争的悖论。无论如何,我们应当强烈谴责中共流氓暴政滥用刑法政治迫害吾国良心知识分子,捍卫刘晓波的言论自由权,就是捍卫每个国人自已的基本人权。
   
   刘晓波为代表的合作派们诸如:①刘逸明说“我想说的是,真正希望中国走向民主的人就不会想着推翻共产党,而是尽可能地以温和理性的方式推动 中共和中国体制的民主转型”。南郭以《中共极权暴政早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予以驳斥;②馀杰在 《我们唯有勇气与谦卑——我为何在《零八宪章》上签名,兼致狱中的刘晓波》文中说,《零八宪章》与海外法轮功群体所炮制的《九评共产党》形成两极状态。此前,馀杰在《开放》08年11月号发表,《莫将罪犯当英雄》, 将杨佳和希特勒相提并论,激怒了广大网友。吾曾撰《岂能将英雄义士杨佳与希特勒、哈尔曼、唐永明相提并论?!》驳之。③徐友渔代表零八宪章签署人领取捷 克人权奖时说:“《零八宪章》不是政治反对派的宣言”;“我们极尽全力争取与政府对话,在这方面,等待和劝戒是必要的,我们既不缺乏勇气,也不缺乏耐 心。”刘晓波身在大陆甚至在狱中仍能能轻松带愉快地领取年薪至少23000美元,当然坚持一百年也无妨。一个残酷的事实乃是:凡是坚决反共的海内外民运反对派,全部被剥夺 得一穷二白,诸如杨天水,张林,李国涛皆被中共暴政完全卡死一切生存来源。因此,依赖此种民运“贵族”的所谓无敌人与中共合作的主张,三百年也休想终结中共极权暴政!
   
   无敌人和平合作依赖共产党改良还是坚决不合作全民政治民主大革命?因事关中国的命运和前途,南郭不敢随大流,也不敢不直言不讳。必须指出的是:政治民主革命并不意味着暴力革命。如何终结中共极权暴政?吾以为彻底终结中共极权专 制流氓暴政,必须依赖全体不愿意做奴隶或做幸福的猪的中国人民(包括广大普通不当权的共产党员)自已,而决不能依赖中共及中共某个 领导人主导的所谓政治改良,唯有在全面揭露批判中共犯罪集团的全部历史与现行滔天罪行基础上,唤醒全体国人后,在适当时机同步举行全民政治民主大革命大起 义,彻底终结中共极权专制暴政,恢复和重建由孙中山和蒋介石开创真正具有中国特色的三民主义五权宪政的自由宪政民主中华民国。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是全体 国人的公敌,也是南郭的死敌, 尽管南郭没有任何私敌。中国的出路在于全民觉悟觉醒,彻底唾弃抛弃流氓暴政!彻底推翻极权暴政!彻底打倒专制暴政!而国人的全面觉悟觉醒必 将使军警特亦 随之最后觉悟觉醒,不甘继续做党卫军警特,最终掉转枪口干掉暴政”!
   
   2010年10月17日第242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争自由人权宪政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1] 独家新闻“中共最高国安绝密刚刚就这样的泄露了——独家:“放行”为啥变成了逮捕?中共捕刘事件的诡异”【阿波罗新闻网2009-06-29讯】
   
   [2] 原作草拟时过于苍促,引徐友渔先生原话时错引,特此纠正,并因我的粗心大意造成的误解特向徐先生道歉。
   
   
   
   评中共对刘晓波和郭泉的判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