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律师专栏
·托运人对海运合同货损、货差没有针对承运人的诉权
·海上货运合同货差纠纷案析
·共同海损案法律分析
·货物被骗属于货物一切险承保范围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
·GENERAL TRADE诉绍兴县进出口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品质纠纷案析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毁约应向谁索赔损失?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2002年国际船舶保险条款
·Peter . Liu劳动争议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郭国汀
·自有集装箱被占用案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析一起签发放行记名提单再审争议案/郭国汀
·上海亚太国际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诉天津海峡货运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被盗损失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海上保险合同争议起诉状/郭国汀
·民事答辩反诉状
·关于应当如何理解《INSTITUTE CARGO CLAUSES (A)》中“一切险”责任范围的咨询复函/郭国汀
·海运运费及代理费问题的解答/郭国汀
·美亚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诉BDP亚洲太平洋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货损争议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无效怎么办?郭国汀
·捷运通有限公司诉东方集团上海市对外贸易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平安保险公司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记名提单若干法律问题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乐清外贸公司与长荣航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富江7号”轮沉船保险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各位回到郭国汀评论。

   今天我们继续讲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恶。第五,苏联共产党人为制造制度性大饥荒。苏联共产党制造大饥荒,一共发生过三次,这在全世界所有共产党国家是独一无二的。第一次大饥荒是在列宁时代的强征粮食抢粮政策导致的大饥荒。

   因为农民不愿交粮食给国家,而愿意自己卖,在市场得到公平的价格,而苏联政府强制征粮价格只有四分之一市场价格。所以农民不愿意卖,把多余的粮食藏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列宁派出征粮队到农村去强抢农民的粮食。这样一来农民第二年就不愿意多种粮食,他只种自己家人够吃就行了。于是减少播种的耕地面积,用这种方式来消极对抗苏共政权。虽然没有串通,大家心照不宣。大家都对共产党政权非常反感,积极反抗会受镇压,他们就消极反抗。自1919年开始,全国开始逐渐出现断粮情况,因为共产党当权统治以后,天灾人祸不断,甚至老天爷也对共产党政权不满,出现气候反常。

   实际上各共产党国家大饥荒的出现都是两个因素造成的,一个是共产党制度性的原因,另外一个是天灾的原因。那为什么天灾恰好出现在共产党统治时期呢?这说明老天爷都不支持共产党政权,也要给这些共产党政权颜色瞧瞧。苏联共产党制造的人为大饥荒,第一次发生在1919至1921年,由于农业欠收,主因是农民主动减少了耕种面积,目地是逃避或消极抵抗共产党政权。但是有时候,农作物不是由人控制,而是听天由命的,特别是在苏联这样的大国,或在西方国家的农业,大多都是听天由命,由上天安排的。这样的话,大量粮食减产,导致苏联出现大规模饥荒,每天有成千上万的农民聚集在政府前,等待政府救济。但是苏联政府对饥饿的农民,不但没有任何救济,而是利用饥荒来镇压农民起义。

   如果农民都饿得走都走不动,怎么还会反抗呢?所以苏联共产党就采取饥饿这种方式,故意饿死这些人。对于经常发生起义、暴动的地方的农民,共产党派出红军和征粮队把当地农民的粮食抢劫一空,或只剩下一点点,用这种方式达到什么目地呢?就使这些地方的人根本没有能力反抗起义暴动。

   而第一次大饥荒,苏联政府还没有绝对掩盖,因为当时还存在一些自由报纸,还有不少知识分子还敢说真话。所以当时一些知识分子组建了一个抗粮荒的社会委员会。主要是经济学家、农业学家和大学教授、讲师之类的,而且得到了高尔基的支持。

   高尔基是苏联文豪,与列宁有比较密切的私人关系。刚开始高尔基还有很浓厚的人道主义,到后来他变得面目全非,这是后话。抗粮荒社会委员会跟东正教教宗取得联系,请求教会支持。而教会接到请求后,立即成立了一个东正教全俄援助饥荒委员会。通过教会的全国系统,向全俄国人民公开呼吁救助饥民。同时教会向全世界的基督教、红十字会、贵格教会发出呼吁,结果都得到积极的响应。所以教会实际上在抗拒饥荒的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但是仅五个星期后,这个抗粮荒的社会委员会就被强制取缔。

   列宁指令说:“我建议立即解散抗粮荒委员会,以颠覆罪名逮捕组织者,判刑三个月,其他的委员全部驱逐出莫斯科,分配到其它主要城市,并且严厉控制切断他们的一切通讯,指示各报纸人员,组织污蔑他们的名誉,指控其与白军资产阶级联系密切,让他们成为可笑人物,在报纸上连续报导两个月”。这就是列宁指示共产党针对这些有良心的知识分子的措施。

   这个民间抗粮荒的社会委员会被撤销后,苏共成立了一个官方委员会。官方委员会实际上仅提供了三百万人的食品。而其它一千一百万饥民主要是美国资助,还有国际社会的红十字会和贵格教会(基督教的分支)。每天提供一千一百万人的食物。结果仍然有600万人因饥荒丧生。

   其中美国的援助是最大的。美国当时给苏联政府提供援助有一个前题条件,要苏联释放所有被抓的美国人,允许按照美国自己的方式在苏联组织救济,苏联政府被迫同意了这两项条件,使得国际社会当时至少挽救了九百万人的生命。就是说如果没有国际援助,这个大饥荒至少要饿死一千四百万人。也就是说国际援助和美国的援助使得苏联的大饥荒程度大为减轻。但是1991年苏联档案解密后披露的事实,在大饥荒最高峰期间,托洛斯基也就是苏联共产党当时的第二号人物,还花了数百万美元,从德国购进来福枪和重机枪,这个讯息证实苏联共产党政权是毫无人性的邪恶政权

   不光光苏联如此,中共政权一模一样,中共政权在1958年到1961年大饥荒的时候,中共政权还出口大量的粮食换取黄金,购买原子弹技术,还出口一千万吨粮食还给苏联抵偿援助朝鲜战争所负债务,同时向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和古巴提供大量援助,以便向外国推销毛主义,还债给苏联是毛泽东坚持要这么做的。赫鲁晓夫知道中国正在受饥荒,所以主张中国政府推迟还债,不要这么急急忙忙还债。

   但毛泽东打肿脸充胖子硬要提前还债,直接后果就是导致中国近四千三百万人饿死。这四千三百万是赵紫阳承认的数据,我认为是赵紫阳承认的数据应该是真实的。苏联和中国发生类似的情况,说明这纯属人为制造的大饥荒,而且是谋杀性质的饥荒,主因不是自然灾害,而是人祸。

   第二次大饥荒是发生在斯大林统治时期的1932年到33年,主要是在乌克兰。第二次大饥荒,是布哈林坚决反对的“军事封建剥削农民的体制”人为造成的。与1919年到1921年大饥荒不一样,当时苏共刚夺权不久,还有很多的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公开向国内外呼吁,向教会呼吁。

   

   而第二次大饥荒,斯大林已经把苏联变成铁桶一般的极权专制,所以没有任何声音,全部被掩盖的严严实实,而且就在这一年,苏联政府颁布了一项法律,规定:“任何偷盗或者破坏社会主义财产者皆处死刑,或者十年以上的徒刑”。1932年8月到1933年12月,超过十二万五千人被按照这条恶法判刑,其中五千四百人被处死。

   1932年10月,在相关地区的征购任务仅完成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二十。11月22号,苏共政治局派出两个特别委员会前往乌克兰和北高加索地区调查。其中第一个委员会由莫洛托夫(后任外交部长)率领,后者由卡岗诺维奇(政治局的委员),和特务头子雅哥达率领。

   他们立刻禁止一切贸易,清洗商店,增加附加税,立刻逮捕所有的“破坏份子、反革命”,然后由秘密警察配合,凡是有破坏嫌疑者,在农村整个村庄被驱逐,大量地方干部遭到清洗。很多集体农庄工人被逮捕。当年共有七万多人被驱逐。到1933年一共有二十六万人被驱逐。

   实际上斯大林对大饥荒完全知情。1932年夏天。第一份有关粮荒的情报,已经送达莫斯科,斯大林明知这个情况。斯大林签了一个命令:“采取任何手段将农民赶出城市,由党政和秘密警察执行”。在所有的饥荒地区,秘密警察都设立了特别关卡,禁止农民离开其所在地区。

   读到这个指令,我们从中看到中共学习了苏联的做法。中共在1958年到61年大饥荒期间是由民兵在大饥荒地区的农村,在各个道路路口,及各个通道设立关卡,禁止农民进城讨饭,结果导致农民大批饿死,这种做法实际上是从苏联学来的,所以它是谋杀性的大饥荒,而不是自然饥荒。

   因为农民本来在农村断粮以后,可以逃到城市或其他地区逃荒要饭,但是共产党政权之所以是个极权,因为共产党对整个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每一个细节、每一个部门,全面控制。在这种情况下,它就很容易使农民断绝一切生路,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政权发生大饥荒时会死这么多人的原因。

   第二次大饥荒,苏联一共饿死的人超过六百万,而且发生大量吃人事件。1933年3月,意大利驻俄国的情报部门已经发现吃人事件,同时秘密警察的报告显示,在一个月内就阻止了二百一十九万人进城。在1933年,当数百万人正在挨饿时,苏联政府却继续强行征粮,而且为了工业化的利益,出口一千八百万英担粮食。

   第三次大饥荒发生在1946年到1947年的秋冬季节,主要波及五个省,至少有五十万人饿死。但是这次大饥荒,同样的被掩盖的严严实实。直到1991年,档案披露以后才向外界披露,上面讲的是第五个方面的共产党暴政的罪恶。

   第六,苏共宗教信仰迫害的罪恶。布尔什维克党一夺权,立刻与东正教会的关系恶化。列宁下令逮捕了许多神父和主教,1918年的2月5号,苏联政府颁布了一个政教分离令,教会与学校分离,没收教会的财产。

   1922年2月26号,苏联政府假救助饥民为名,下令没收教会的一切黄金,银器、钻石和珍宝。在契那亚红军向东正教的信徒开枪,杀死十二名信徒,22年的2月6号,契卡已经被废除,由国家政治指导局取代,名称不同,它仍然是秘密警察,随后将对政敌的恐怖迫害法律化,把镇压政敌的恐怖手段合法化。

   1922年3月19号,列宁在给政治局的一封信中写到,““要充分利用契那亚枪杀信徒事件,这是个千载难逢的良机,立即没收教会的几十亿金芦布,唯有此时,大量农民已饿得不能再反抗,所有这些饿以待毙相互吃人的数百万饥民使整个国家陷于灾难。。。”,从列宁的这封信中我们可以读出列宁的好几个特征,一是列宁明知在苏联已经发生大规模吃人事件,数百万农民已经饿得不能动了,但是列宁不是要拯救农民的生命,而是要藉这个机会抢劫东正教会的财产,一举两得,假救济灾民之名,把东正教会消灭掉,把教会的财产变成共产党的财产,说明列宁这个人从角度也是非常邪恶的。

   1922年3月、4月和5月连续3个月,苏共在全国范围内普遍展开了没收教会财产的运动,引起的反抗事件高达一千四百四十一起,数千名神父、牧师被逮捕,其中二千六百九十一名神父,一千九百六十二名和尚,以及三千四百四十七名修女被杀害。根据列宁的指令,参与契那亚暴动的神职领导人全部被处决。在彼德堡一共有七十七名的神父被逮捕,四人被杀,在莫斯科一百四十八名的神父被逮捕,六十二人被处决。

   1929年到1930年,苏共对教会进行了第二轮迫害,1914年俄国全国一共有五万四千六百九十二个教堂,到1929年仍存在三万九千个教堂提供教会服务。1925年苏共无神论协会的主席承认,在一亿三千万总人口当中,仅有不到一千万人放弃了宗教信仰。换句话说苏联在共产党统治下,宗教信徒仍占绝大多数,至少占90%。直到1937年,仍然有百分之七十的成年人,认为自己有宗教信仰,1929年4月8号,苏共政权颁布了一个法令,对宗教活动规定了新的限制,凡是利用宗教反苏联政府的处三年至死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