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还原蒋介石》:中共恶意制造南京事件]
郭国汀律师专栏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蒋介石》:中共恶意制造南京事件

   《还原蒋介石》:中共恶意制造南京事件
   
   南郭点评:列宁主义最显着的特征之一乃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中共和苏联为了破坏北伐,用尽了一切流氓手段,收买军中将军,发动反蒋运动,杀害英国和美国外交人员及基督教传教士,抢劫外国人的财产,烧毁教堂,毁坏教会院校,旨在挑拨离间,让外国人干涉北伐反国民政府。因为共产党知道杀害外交人员和传教士最能激发外国政府的报复。1897年两名在山东省传教的德国传教士被义和团杀害,导致德国出兵侵占青岛;1900年因义和团大量杀害基督教徒和外国传教士,引发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次西方列强共同出兵报复的“八国联军”入侵事件。因此共产党为了激怒英美,故意在汉口、九江和南京制造杀害外交官和基督教传教士事件。
   
   2010年10月10日第241个反中共流氓暴政争自由人权民权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二十、中共恶意制造南京事件
   
   1927年1月6日蒋介石将北伐军分成三路重组,东路军由何应钦指挥,从福建进攻杭州和上海;中路军蒋亲自指挥攻南京;西路军由唐生智指挥,与刚从苏联归国的冯玉祥合作进攻河南。
   
   1927年1月,汉口发生反英示威,后演变成暴乱,要求英国归还汉口租借地。1927年1月6日北伐军攻占英国汉口租借地,1月16日英国九江租界发生攻击外国人和教堂及故意纵火事件。2月英国代表奥马利与国民党部长陈漠经系列谈判,签定陈、奥马利协议。[1]由于英国政府自1925年始放弃了炮舰外交政策,因此英国政府作出让步,同意将汉口和江西九江的租借地于1927年3月份归还中国政府管辖。[2]
   
   东路军2月17日攻占杭州,次日进抵嘉兴,3月21日一部分北伐军乘沪-杭火车进达南岛;中路军沿长江两岸朝南京进发,3月23日在程潜指挥下第六和第二军进抵南京市郊;次日早上北伐军进入南京古城,约9点,一群身着国民革命军军服的士兵闯入英国领事馆开始抢劫,洗劫和射杀,两个英国人包括英国领事受伤;美国和日本领事馆亦受到士兵洗劫和盗抢;北伐军士兵故意毁坏基督教教堂和院校建筑,[3]南京大学副校长威廉被士兵枪杀[4];一名美国传教士,一名法国天主教和一名意大利牧师被杀害;结果引发英国和美国停泊在长江上的战舰炮击南京城,炸死24名士兵和15名平民,炸伤7名士兵和9名市民。日本战舰一反过去的侵略姿态,这次却没有参加炮击。因为日本外长巴龙(Baron Shidehara)奉行中日合作政策;日本军方谴责外长的软弱政策,损害了日本的尊严,因而要求军方撑控政治领导权,不久日本即采取了积极侵略政策。[5]外国人对国民党的敌意,由于1927年3月23日北伐军士兵洗劫南京英国、美国和日本领事馆及攻击和抢劫南京和上海全市外国人的财产而加剧。[6]。在湖南省,农民法庭遍地开花,例如,湘潭一家农民法庭处绞死地主和高利贷者,所有的基督教学校皆被强行关闭。[7]
   
   蒋介石闻悉南京事件汇报后,在南京码头停留指示程潜采取一切措施确保外国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并指示程潜查清是谁从中作乱。同时,他令何应钦、卢定平和程潜联合负责南京的法律与秩序。随后他赴上海。
   
   中外报纸大宣染南京事件,说数百名外国人被杀害,谣传北伐军将洗劫上海国际区,搞得上海国际区的外国人人心惶惶。因此3月31日蒋介石召开记者招待会,宣称他“保证对南京事件负全部责任,并已下令调查,将严惩任何涉案的国民革命军人员”;同时蒋介石反对并抗议外国战舰炮击南京,“今日中国已不再是19世纪的中国,使用炮舰将造成更大的伤害”,他说:
   
   “西方列强无需在国民革命军控制的城镇使用军队或炮舰,因为我们保证完全负责外国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我们确实意图废除不平等条约,收回所有租界,但是我们将通过公认的外交途径进行,而决不采用暴力或暴乱的手段,国民革命的目标正如先总理孙中山的遗愿和教诲,乃是为中国的平等国际地位而奋斗。”[8]
   
   程潜调查的结果认为南京事件是反革命为抹黑国民革命军的名誉而制造的阴谋。另一些人则相信这是共产党为羞辱蒋介石令其陷入与外国人纠缠不清的阴谋的一部分。证据表明后一解释更接近事实真相。1927年4月6日张作霖的北京警察从苏联领事馆中搜出的大量文件中,有一份与南京事件密切相关。那是一份共产国际执委会第七次扩大会议决议,由驻华苏联武官执行。原文是俄文且大半内容已被焚毁,苏联政府试图否认其真实性,但是依内部证据和当时苏联政策性质判断,没有理由否定该文件的真实性。该文件第5页载明:“有必要采取所有的措施激发民众反外国人……引导外国军队干涉内政,毫不犹豫使用任何手段,包括抢劫和欧打。为煽动可广泛运用这些事件引发与欧洲军队冲突。”[9] 该文件第七页写道:“在指导这种反欧洲人的运动中,确保在个体外国列强之间存在相互敌意至关重要,孤立能够在中国迅速投入大量陆地作战部队的日本尤其重要。为此目的,在任何示威活动中,有必要仔细地确保不要伤害任何日本人。不过,在煽动反外国人的运动中,将日本人分开,可能会制造不利的印象。因此有必要以一种反英运动的形式煽动反外国人。”[10] 其指令与南京事件惊人一致。英国人死伤最惨重,而日本人则最轻。
   
   有理由相信共产党人林祖涵和李富春在南京事件中伴演了重要角色(南郭注:现已确证南京事件、汉口事件、和九江事件等袭击教堂屠杀外国传教士,抢劫外国人的财产等恶性事件的泡制者皆是中共党员林祖涵和李富春,他们执行了国产共际的策划)。林是第六军政治部主任,而李则是第二军政治部主任;负责军中的政治宣传教育。那些在南京袭击和抢劫外国人的并非所谓“反动派”或“反革命”以便诋毁国民革命军的名誉,而是北伐军第6军和第2军中的共产党分子。英、美炮轰南京,是共产党求之不得的,它能有效地强化民众反外国人的革命芬围,从而创造一种有利于共产党夺取革命领导权的局势。对此事实,梁启超致令娴女士函证实了共产党的恶毒:“即如南京事件,思永来信痛恨美国报纸造谣。不错,欧美人免不了有些夸大其词。然而抢领事馆等等,类似义和团的举动谁也不能否认。(据说被奸淫的外国妇女至少有两起)这种事的确是预定计画,由正式军队发命令干的。为什么如此呢?就是因共产党和蒋介石过不去,要开他顽笑,毁他信用”。 [11]
   
   [1] George F.Botjer, A Short History of Nationalist China, 191901949(G.P.Putnanis Sons, New York, 1979)p.65.
   
   [2] Colin Mackerras, China inTransformation 1900-1949.(Longman,London and New York, 1998)p.44.prof. of Griffith University of Australia.
   
   [3] George F.Botjer, A Short History of Nationalist China, 191901949(G.P.Putnanis Sons, New York, 1979)p.65.
   
   [4] North China Herald, Shanghai, 2 April,1927. [4] 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 Modern China: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Allenlane Penguin Books, 2008)p.143.
   
   [5]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87
   
   [6] Colin Mackerras, China inTransformation 1900-1949.(Longman,London and New York, 1998)p.44.
   
   [7] Hankow, Herald, Jan 4, 1927. P.12.
   
   [8]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88
   
   [9]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89
   
   [10]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89
   
   [11]梁启超与令娴女士等书(1927年5月5日)
   

此文于2010年10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