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中国的民意》]
傅申奇文汇
·《大陆丑闻的启示》
·《党权专制与黑社会》
·《腐败的安全系数》
·《两岸风光》
·《先进与落后》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高智晟被捕》
·《百万人反贪污行动》
·《民主的例外》
·《了不起的公民》
·《都是反腐,大不相同》
·《和谐社会》
·《和谐公报》
·《不同的反腐败》
·《再谈和谐社会》
·《小事与大事》
·《尚方宝剑》
·《大国崛起》
·《再谈大国崛起》
傅申奇2005年评论
·《辞旧迎新》
·《时事感叹》
·《新的高度》
·《惊人大案的背后》
·《最大的矿难》
·《亡羊补牢》
·《吃皇粮》
·《金融风险与社会风险》
·《不见不怪和见怪不怪》
·《马克思与爱因斯坦》
·《中国的民意》
·《连战与中国国民党》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一《民主与潮流》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二《民主与专制》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三《民主与和平》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四《民主与统一》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五《民主与崛起》
·《上访与公民权利》
·《评朱成虎的狂言》
·《再评朱成虎的狂言》
·《官民冲突》
·《矿难与制度》
·《呼唤民主》
·《民主的良好开端》
·《被扼杀的民主》
·《中国需要什么? 》
·《绝妙的讽刺 》
·《中国特色 》
·《纪念胡耀邦》
·《开明与民主》
·《善意的谎言》
·《台湾、香港和大陆》
·《有家不能回》
傅申奇2004年评论
·《民意与党意》
·《拖欠薪资问题》
·《宝马撞人事件》
·《朱胜文案与司法独立》
·《河北一号文件》
·《民主与爱国》
·《爱党与爱国》
·《美国的干预》
·《爱国与讲真话》
·《台湾民主的悲情》
·《爱国的问题》
·《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人大的决定》
·《保护私有财产》
·《丧尽天良》
·《六四十五周年》
·《皇权与党权》
·《评一、二、三工程》
·《触目惊心》
·《国家恐怖主义》
·《中国的崛起》
·《国家秘密》
·《强烈的反差》
·《邓小平一百年》
·《上访和执政能力》
·《沉重的心》
·《胡江没有实质区别》
·《新闻自由》
·《令人发指、发人深省》
·《令人心寒》
·《重庆事件的启示》
·《面对揭竿而起》
·《天下会不会大乱?》
·《制度不改、矿难未已》
·《未来中国》
·《钳制言论》
傅申奇2003年评论
·《释放王炳章》
·《声援刘荻》
·《灰色恐怖》
·《民主党派》
·《荒唐可笑的审判》
·《一盘下不完的棋》
·《党章与宪法》
·《东施效颦》
·《尘埃落定》
·《新闻控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民意》

   2005年4月18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中国的民意》

   中国当然有中国的民意,但在皇权统治的年代,中国通行的原则是:君为贵、民为轻,完整意义上的民意难以形成,更没有充分表达的制度化平台和途径。在任何朝代,当皇权鼎盛、稳固时期,民意总是在皇权的引导和压迫下,表现为对皇权的歌功颂德。而在皇权衰败、崩溃的时期,对旧皇权不满和仇恨的民意则被利用来形成新的皇权统治。在清皇朝的末期,出现了以义和团为代表的仇恨洋人的风潮。慈禧太后觉得民意可用、民气可用,於是大大地睹了一把。所以这种残缺、愚昧的民意到头来还是被滥用和牺牲了。

   进入共产党党权统治的年代,直到文革后期,中国的民意基本上是共产党导演和操控的群众性表演。所有群众性的庆祝游行和示威游行都是共产党一手组织的。一九七六年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四五运动,第一次展示了摆脱共产党导演和操控的民意。从那以后,中国有了不同于统治者甚至与统治者对立的民意。最大规模的展示就是一九八八年的六四民主运动。可是这种民意完全被共产党的强权封闭起来,镇压下去。直到今天,共产党仍然控制所有舆论工具,包括网际网路,继续剥夺中国民众的知情权,继续愚弄中国广大的民众。中国民众没有知情权,就谈不上形成完整意义上的、成熟的民意。

   最近,中国许多城市发生了大规模的反日示威游行。仇日的情绪被大大强化。这些游行没有组织者出面按法律进行登记并得到批准。但共产党当局却没有按法律加以阻止和追究责任。甚至由警车开道,全程护送。这究竟是民意的自由表达呢?还是党的意志的体现呢?众所周知,日本历届政府对中日战争和教科书问题上的态度基本没有变化,因此反日的民意在中国不是新鲜事,只不过当共产党不需要这种民意的时候,这种民意就根本无从表达,更不可能用示威游行的方式来表达。今天共产党需要这种民意,於是打开了瓶盖,拆掉了封条,让这种民意表现出来,归根到底是要借这种民意来体现党的意志。

   我认为这种民意应该表达,但其他的民意同样都应该表达。更为重要的是,中国首先应该实现新闻和言论的自由,让民众得到知情权,使排除政党和政府操控的真正民意得以形成。

   日本政府纵容违背历史的教科书固然可恶,但是篡改历史欺骗人民的共产党同样可恶。共产党在篡改历史方面是最为拿手,最最恶劣的。中国的历史教科书充满了谎言和欺骗。当温家宝要求日本政府深刻反省,尊重历史、敢於对历史负责的时候,中国民众也有权要求共产党深刻反省,尊重历史,敢於对历史负责。

   中国需要真实的民意,需要民意自由表达的平台和途径。

(2010/10/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