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最大的矿难》]
傅申奇文汇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四《民主与统一》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五《民主与崛起》
·《上访与公民权利》
·《评朱成虎的狂言》
·《再评朱成虎的狂言》
·《官民冲突》
·《矿难与制度》
·《呼唤民主》
·《民主的良好开端》
·《被扼杀的民主》
·《中国需要什么? 》
·《绝妙的讽刺 》
·《中国特色 》
·《纪念胡耀邦》
·《开明与民主》
·《善意的谎言》
·《台湾、香港和大陆》
·《有家不能回》
傅申奇2004年评论
·《民意与党意》
·《拖欠薪资问题》
·《宝马撞人事件》
·《朱胜文案与司法独立》
·《河北一号文件》
·《民主与爱国》
·《爱党与爱国》
·《美国的干预》
·《爱国与讲真话》
·《台湾民主的悲情》
·《爱国的问题》
·《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人大的决定》
·《保护私有财产》
·《丧尽天良》
·《六四十五周年》
·《皇权与党权》
·《评一、二、三工程》
·《触目惊心》
·《国家恐怖主义》
·《中国的崛起》
·《国家秘密》
·《强烈的反差》
·《邓小平一百年》
·《上访和执政能力》
·《沉重的心》
·《胡江没有实质区别》
·《新闻自由》
·《令人发指、发人深省》
·《令人心寒》
·《重庆事件的启示》
·《面对揭竿而起》
·《天下会不会大乱?》
·《制度不改、矿难未已》
·《未来中国》
·《钳制言论》
傅申奇2003年评论
·《释放王炳章》
·《声援刘荻》
·《灰色恐怖》
·《民主党派》
·《荒唐可笑的审判》
·《一盘下不完的棋》
·《党章与宪法》
·《东施效颦》
·《尘埃落定》
·《新闻控制》
·《走向共和》
·《专制官僚综合症》
·《非典与政治》
·《非典与改革》
·《孙志刚之死》
·《谈选举》
·《六四与平反》
·《周正毅案》
·《香港大游行》
·《民意的胜利》
·《北京到底准备怎么样?》
·《另一种富豪》
·《人命和人权》
·《再谈人命和人权》
·《再谈走向共和》
·《周正毅与郑恩宠》
·《腐败与反腐败》
·《新圈地运动》
·《三中全会》
·《神州五号与中国前途》
·《胡锦涛与政治改革》
·《向何德甫致敬》
·《衡阳大火》
·《香港的地方选举》
·《声援王炳章》
·《香港的政治改革》
傅申奇2002年评论
·《新年展望》
·《王策的关与放》
·《公民意识的觉醒》
·《魏泉宝回到纽约》
·《节日的感叹》
·《江泽民的退与不退》
·《民权的兴起》
·《掌声的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大的矿难》

   2005年2月21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最大的矿难》

   去年十一月陕西陈家山煤矿发生了中共建政后最大的矿难,一百六十六名矿工命归黄泉。温家宝向矿工和罗难者家属表示: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永远记住的血的教训,我们必须更加重视工作安全,不要让这种悲剧再发生。

   我当时发表一篇评论题为:制度不改、矿难未已。我说这类恶性事故的根本的原因是这个党权专制的官僚制度。是这个制度造就了一批又一批的昏官、贪官和恶官;是这个制度产生了不顾工人生命成本追逐GDP来创造政绩的无理性冲动;是这个制度纵容企业超荷负、不安全的生产。可以说:制度不改、矿难未已!更大的矿难随时会发生。

   不幸被我言中,刚刚过了两个月,辽宁省阜新矿务局孙家湾煤矿又发生了瓦斯爆炸,并刷新了矿难死亡人数的记录,二百二十名矿工遇难,成了四九年以来最大的矿难。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发生矿难的阜新矿务局被标榜为安全生产先进单位,去年六月辽宁当局还专门介绍阜新的瓦斯监察系统,并作安全表彰。

   令人发指的是,承包孙家湾煤矿的温州老板,居然以几千元买断外包工的伤残保障,以两万元买断外包工的生命。

   自从温家宝在陕西讲话后,一如既往,有关方面会雷厉风行地推出一系列的措施和规章,一月一号正式实施政府下达的煤矿安全规程,一月十九号国务院又专门提出:全面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的五项措施。然而这一切只是官样文章,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矿难发生后,当局首先关注的是自己的面子,是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的形像。所以照例是立即下令禁止媒体自行报导矿难,由新华社统一定调,愤怒的网民纷纷上网表达强烈的不满,认为矿难的原因在於制度,甚至直言:这个国家太令人失望了。要求高层展现问责精神,推行政治改革,呼吁允许工人组织工会来保障自己的权益。然而当局的回应就是立即封坛,删除所有留言。

   现在,温家宝再次自责,说:作为总理是有责任的,国务院组成了孙家湾矿难调查小组追查责任。

   可是,温家宝的自责和调查小组的责任追查都不可能改变党权专制制度必然带来的弊病,也不可能防止这一类恶性事故的不断发生。

   其实说起来很简单,要防止这一类恶性事故的发生固然需要一系列严格的规章制度,但是要使这些规章制度真正落实,需要社会的透明度,需要媒体的自由监督,更需要工人组成自己的工会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但是,党权专制制度最害怕的恰恰就是新闻自由和公民的独立组织。由此可见,一切都不会有什么改变,我不得不再次说:制度不改、矿难未已!更大的矿难随时还会发生。

(2010/10/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