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朱胜文案与司法独立》]
傅申奇文汇
·《诺贝尔奖》
·《颁奖仪式》
·《和谐哀歌》
·《丢尽了脸》
·《全民维权》
·《空椅留痕》
傅申奇2009年评论
·《新年展望》
·《谁在折腾》
·《和平转移》
·《贫富差距》
·《人权状况》
·《公民监政》
·《官民冲突》
·《又开两会》
·《三个充分》
·《头等大事》
·《御用文人》
·《人权行动》
·《成龙成虫》
·《川震之痛》
·《历史遗产》
·《继往开来》
·《官民角力》
·《玉娇无罪》
·《民主中国》
·《政府何用?》
·《关闭公盟》
·《通钢事件》
·《清理门户》
·《社会乱象》
·《官员任免》
·《打黑行动》
·《六十周年》
·《历史循环》
·《一党独裁》
·《有法无天》
·《被逼打黑》
·《以言治罪》
·《官民关系》
·《零八宪章》
·《野蛮拆迁》
·《社会悲剧》
傅申奇2008年评论
·《中国能否伟大?》
·《腐败、专制与民主》
·《民主时间表》
·《危机处理》
·《奥运与人权》
·《奥运新闻》
·《访民与两会》
·《公民监政》
·《选举、制衡与监督》
·《民主的胜利》
·《陈良宇的兴亡》
·《陈良宇的兴亡》
·《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
·《奥运与人权》
·《情绪与理性》
·《天灾与人祸》
·《震后的追问和反思》
·《公民意识的觉醒》
·《共产党还是共产党》
·《瓮安事件的启示》
·《警民冲突》
·《天价奥运》
·《奥运与政治》
·《表演与现实》
·《北京奥运》
·《错失良机》
·《空前绝后、无以伦比》
·《太过分了!!》
·《是灾难也是机会》
·《重要的转变》
·《三中全会》
·《当务之急》
·《中国的人权状况》
·《党权与人权》
·《和谐与冲突》
·《是改变的时候了》
·《零八宪章》
傅申奇2007年评论
·《独裁者的下场》
·《胡锦涛的黄金十年》
·《民主是个好东西》
·《民主与自由》
·《反右五十年》
·《民生问题》
·《两会与民生》
·《顺口溜》
·《永州事件》
·《香港特首选举》
·《傲慢与偏见》
·《食的恐惧》
·《中国的民主》
·《中国百态》
·《腐败与底线》
·《又逢六四》
·《民主社会主义》
·《政府在哪里?》
·《套话与谎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胜文案与司法独立》

    2004年2月2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讲的题目是:《朱胜文案与司法独立》

   中国最早的海归派之一,原哈尔滨市副市长朱胜文因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经上诉改判十七年徒刑。去年年底,服刑七年后的朱胜文,正在办理保外就医的手续,却突然跳楼自杀。

   一个月来,海外媒体和网路上对朱胜文案件以及跳楼自杀的说法作了大量报导,也提出了种种质疑。

   朱胜文案是不是冤案?朱胜文是不是自杀?

   朱胜文的妻子范珍在给黑龙江省各方面高层官员的信中所作的陈述和质疑极有份量。她说:“朱胜文因国贸城受贿案被判刑入狱。该案是哈尔滨市原政法委书记、主管公检法的常务副市长岳玉泉为了掩盖其非法挪用二千万养老保险金等重大犯罪行为,利用国贸城案件之机,操纵专案组,用惨无人道的酷刑逼供制造的一桩冤假错案。” 她质疑说: “朱胜文在专案组的刑讯室里惨遭酷刑拷打时,他不想自杀;在北安监狱的地牢里受尽非人折磨时,他不想自杀;在被判无期徒刑时,他不想自杀;在哈尔滨监狱蹲了七年冤狱,他也从未想过自杀!为什么偏偏在监狱为其半保外就医的司法鉴定时自杀?”她坚信朱胜文决不会自杀,即使想自杀也不会成功。

   据报导,九七年十一月朱胜文在法庭上撇开律师为自己作无罪辩护,并提出有力的证据指控专案组酷刑逼供、栽赃陷害。其后,朱胜文在监狱里又将在法庭的陈述写成近万言的《我的申述》一文流传出来,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注意。

   毫无疑问世界在密切关注着中国官方将如何回应和回答朱胜文妻子的陈述和质疑,在密切关注着朱胜文案件的后续发展。

   我个人认为,无论朱胜文案件最后怎样落幕,都已经把废除专案组实行司法独立的历史任务摆到议事日程上来了。

   中国有了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就有了臭名昭著的专案组,专案组整出了高岗、饶淑石反党集团的罪行;整出了胡风反党集团的罪行;整出了龚平梅、倪柝声、王明道等宗教人士的反革命罪行;整出了刘少奇大叛徒、大工贼、大内奸的罪行;在半个世纪里整出了天文数字的冤假错案。可以说,专案组是司法不独立的极端表现。在专案组的背后就是各级党的领导人。在各级长官的意志面前法制荡然无存。

   历史告诉我们,没有司法独立,就不会有社会公正;没有司法独立,公民的尊严和自由就没有保障;没有司法独立,法制就无从谈起。

   中国司法走向独立的道路还很长,也很艰难,但必须从废除专案组开始。那怕是非常得人心的反腐败也不能依靠专案组。陈希同案件和朱胜文案件已经从不同的角度表明:专案组完全可以在反腐败的旗号下成为政治斗争和清除异己的工具。

(2010/10/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