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傅申奇文汇
·《零八宪章》已经阐明了未来中国的立国基础和社会有序变革的具体框架
·中国民主党将不畏强暴,一如既往高举《零八宪章》宣扬的基本理念
·新时代的民主运动,即宪章运动已经不可避免的开始了
·没有国籍的流浪者
·致各位新老朋友:
·筹备报告
·我们的立场、定位和努力目标
·告海内外同人书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简介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立即启动政党法的立法程序的建议书
·建议书签名
·建议书最新签名名单
·中国大陆时局走势之我见
·傅申奇如是说:傅申奇的讲话
·致友人-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
·敦促温家宝
·公开信已到人大,签名继续
·谈下贱和下跪
·推动提名刘晓波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委员会全体签名
·关于提名刘晓波-长话短说
·感谢信-为诺贝尔和平奖花开中国授予刘晓波
·温家宝言论之假设
·到狱中给刘晓波颁奖
·但如果诺奖委员会提出到监狱颁奖,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
·快讯:郑恩宠夫人蒋美丽被传唤/海平报道
·郑恩宠夫人蒋美丽被传唤/海平报道
·劳教必须废除,迫害必须停止
·在朝鲜局势讨论会上的发言:
·秦永敏:不屈的人权、民主战士
·邀请函
·同庆典礼
·中国政局走势之我见(二)
·蓝丝带连着你和我
·美国众议院关于刘晓波的决议案
·信心百倍!满怀希望!
·新年文告:继往开来
·悼力虹(草稿)
·沉痛哀悼司徒华先生
·快讯 纽约举行张建虹先生追悼会
·力虹治丧委员会香港同步沉痛追悼力虹先生
·曼谷同步举行力虹先生追思活动
·释放一切政治犯!!
·沉痛哀悼司徒华先生
·何德普的信
·欢迎何德普
·《向何德甫致敬》
·新年伊始上海访民聚餐,国保紧张,冯正虎遭绑架
·中国民主党的中流砥柱何德普
·长话短说:
·王希哲可以闭嘴了
·谴责、警告、提醒和致敬
·全委会追思华叔 顺致香港同胞
·中国在等什么?/国际歌新歌词
·抗议书和声明
· 新春贺词!
·公民选举关注团筹组启事
·埃及民主革命的启示、思考和呼吁
·关于埃及民主革命的公告
·呼吁美国人民和政府制止裁撤美国之音中文广播的联名信
·声援国内茉莉花革命
·值得纪念的日子!!
·致中国公民!!
·呼吁和建议
·谴责卡扎菲血腥镇压抗争民众!
·China's Egypt Song怒吼吧,埃及雄狮
·(视频)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向利比亚驻纽约领事馆递交抗议书
·全委会再次与利比亚民众一起集会抗议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在时代广场再次唱响《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时报广场第三次声援茉莉花行动(视频)
傅申奇2013年评论
·《罢免庹震》
·驳环球时报的谬论
·《雾国联想....》
·《基尼系数》
·《打老虎也打苍蝇》
·《习近平的容量》
·《习近平的算盘》
·《看这一老一少》
·《雅量与胆量》
·《中国梦、民主梦》
·《胡春华的考题》
·《谁在中国家门口生事?》
·《释放政治犯》
·《派别和道路》
·《习近平的半年》
·《谣言和真相》
·《习近平自信什么?》
·《习近平要肯定什么?》
·《中国梦、美国梦》
·《又逢七一》
傅申奇2012年评论
·《回顾和期盼》
·《评胡锦涛的讲话》
·《台湾大选的启示》
·《台湾大选的启示》
·《学习乌坎》
·《漫谈王立军事件》
·《从习近平访美谈起》
·《话说两会》
·《中国的统治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2004年4月19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多少年来中国的所有大众传媒都是吃皇粮的党的工具,但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生活的多元化,大众传媒的扩展超出了皇粮能够供养的能力。於是所有传媒都不得不进行经营体制和管理体制的改革。除少数仍然属於党政严格管理之外,现在大部分传媒从表面上看似乎都有了独立的经营管理权,可是实际上身份不明,地位不清,机关不象机关,企业不象企业,事业不象事业,人不人鬼不鬼,得不到法律的保护。一党专政的中共政权虽然不再向传媒提供皇粮,却依然要传媒跟随中央的调子跳舞。如果传媒不能见风使舵,严格自律,逆权贵之道而行,就会在落得头破血流的下场。最近《南方都市报》的悲剧就是典型的例子。

   《南方都市报》上一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以调查报道和批评报道闻名海内外。刊登过很多针砭时弊、抨击腐败的精彩报道。二零零三年,该报率先报道了孙志刚案件,最终导致了收容遣送办法的废除。而孙大午案件的报道也对孙大午的释放起了重要作用。前几个月《南方都市报》的总经理喻华峰和总编辑程益中先后被逮捕,喻华峰被判十二年徒刑,程益中估计也会被判重刑,而罪名是莫须有的。有人认为他们被迫害是因为锋芒毕露得罪了地方官员。据我看来,他们固然得罪了地方官员,但根本的原因是他们不能见风使舵,不能严格自律,背离了成为中央舆论导向工具的要求。这一事件是要明白地告诉所有传媒,你即便有孙悟空那样的通天本领,也跳不出中共这个如来佛的掌心,要在老虎头上拍苍蝇绝没有好下场。随便找一个借口整死人,那是中共的拿手好戏。所以,《南方都市报》的悲剧是中共压制言论和新闻自由的最新表演而已。

   面对这样的冤案,北京大学的法学博士许志永先生挺身而出,为喻华峰和程益中辩护。他说:这样的判决太离谱,太荒唐,有些话我不得不说。我只想做一个说真话的人,一个有责任心的中国公民,路见不平,不能沉默,社会进步,匹夫有责。

   北京的许多法学专家、学者及传媒精英也纷纷质疑广州当局处理《南方都市报》案的做法。这些先生们的努力令人敬佩。这也说明,尽管中共压制言论和新闻自由的本性丝毫没有改变,但一个头脑、一个思想、一个声音的时代毕竟已经过去,中共压制言论和新闻自由的能力已经大大削弱了。

   象许志永这样的学者,这样的公民已经越来越多,当有一天他们都意识到自己不是孤单的,而是已经汇成了大海,并共同打破沉默,承担起社会的责任,那么中共的言论和新闻控制就分崩离析了。也许《南方都市报》的悲剧成了这种意识的启发点。

   程益中在二月二号的演讲中说得好:没有熬不过的黑夜,没有等不来的黎明,但愿《南方都市报》的悲剧成为那黎明前的黑暗。

(2010/10/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