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关于提名刘晓波-长话短说]
傅申奇文汇
·《中共当局怕什么?》
·《又逢“六四”》
·《两韩“高峰会”》
·《李国涛又遭迫害》
·《江泽民语录》
·《成克杰被判死刑》
·《江泽民的“偏爱”》
·《从“生死抉择”谈起》
·《反腐败还是权力斗争》
·《写在“十.一”》
·《南斯拉夫给中国带来什么?》
·《杀与改---从远华案谈起》
·《李鹏谈司法改革》
·《美国大选》
·《江泽民的辩护词》
·《略论四条标准》
·《世纪末感言》
傅申奇1999年评论
·《新年的期望》
·《走向民主的机会》
·《从几个消息谈起》
·《荒唐的举措》
·《打压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的新花招》
·《再开新篇章》
·《江泽民的讲话与组党形势》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评朱熔基的讲话》
·《中国目前的修宪》
·《反腐败的正确途径》
·告中共党政军全体人员和全国人民书
·《专政不改、腐败难除》
·《永恒的纪念》
·《平静的背后》
·《红包文化与腐败》
·《镇压在继续》
·《北京清理法轮功》
·《镇压与抗争》
·也谈走向宪政的突破口……与赵小麟先生辩驳
·《问朱熔基》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中国目前的修宪》
傅申奇1998年评论
·《从赵常青的竞选谈起》
·《重要的转折点》
·《大家都来关注赵常青》
·徐文立的公开信
·《重要的转折点》
·《立即释放王庭金》
·静坐绝食行动在继续
·中国民主正义党成立
·中国民主正义党的特点
·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声明
·时事简评
·《印尼民主革命的启示》
·《民主与社会主义》
·《中国在等什么?》
·《香港选举的启示》
·《压不解决问题》
·《备忘录》
·《克林顿的中国之行》
·《先谈一制,再谈一国》
·《中国民主党是压不垮的》
傅申奇1997年评论
·民主与革命
·永恒的纪念
·傅申奇诗一首
·庆贺与担忧
·和平统一的前提
·进步还是倒退?
·告公民
·《谈谈公民权利》
·《再谈腐败》
·《主权在民》
·《为杨勤恒申辩》
·《从党纪和法律谈起》
·《增强公民意识》
·《工人应当有自己的工会》
·劳教必须取消
傅申奇1996年评论
·邓小平走了!
傅申奇如是说
·致友人-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
·傅申奇如是说:
·傅申奇如是说:2
·傅申奇如是说:3
·傅申奇如是说:4
·傅申奇如是说:5
·傅申奇如是说: 6
·傅申奇如是说:7
·傅申奇如是说:8
·傅申奇如是说:9
·傅申奇如是说:10
·傅申奇如是说:11
·傅申奇如是说:12
·傅申奇如是说:13
·傅申奇如是说:14
·傅申奇如是说:15
·傅申奇如是说:16
·傅申奇如是说:1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提名刘晓波-长话短说

   长话短说

   

   在宣布本届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前夜,我对于提名刘晓波为侯选人说几句话:

   

   1、民主转型的研究表明:对威权政权合法性的否定是转型的最重要前提。中国反对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对中共一党专制合法性的最有力的否定,是对普世价值最明确的肯定。最害怕的是中共当局。

   2、中国反对派人士被推选为侯选人已经有很多位,每一位都有巨大贡献,按我个人的感情我更愿意推选王炳章先生。

   3、这里重要的不是感情,不是道德评判。这里,谁最可能获得这个奖是推动提名的主要考量,结论是刘晓波最有可能。(理由许多人说了许多,我在这里省略)

   4、所以刘晓波已经不是刘晓波,而是一个符号,一个反对派在激进和温和之间符合中道的指标性符号,如果他得奖不是他个人得奖,而是全体反对派得奖。如果这个符号本身有许多的瑕疵和局限,这不仅是他个人的不幸,也是全体反对派的不幸。三十多年的反对派运动为什么没有产生出一个更完美的、更可能获奖的符号呢?我们都有罪,都需要忏悔,没有一个义人,故不必去挑别人眼中的刺而不知自己眼中的粱木。

   

   

   加一句也许多余并遭人嫌的话:

   我们从党文化中学到最多的就是批判别人,我们能找出多少批判自己的文字呢?

   

   傅申奇

   

   附:

   温家宝言论之假设

    2010年10月3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言行落差》

    最近温家宝大讲政治改革,从深圳讲到北京,从国内讲到国外,甚至讲到了;违背人民的意志,最终只会死路一条的地步。温家宝的讲话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和激烈的争论。

    但人们都注意到,当温家宝在讲这些话的时候,国内的政治状况并没有什么变化,当局没有出台新的举措,也没有这样的迹象。温家宝的言和当局现实的行之间存在巨大的落差,这自然也引起了无数的猜测、分析和推断。

    我不想猜测,但打算作一些假设和推断。

   

    如果我们把没有民主程序的政权例如:一党体制、极权体制、个人独裁、军人政权、君主专制、寡头政治、法西斯政权和共产政权等都称作威权政权。那么从威权政权转化为民主政权可以称作民主转型。从74年开始的世界民主浪潮第三波,已经有三十多个国家完成了这一转型或还处在转型之中。我坚信中国也必然发生这种转型。这一转型通常会经历三个阶段:(1)威权政权的终结;(2)民主政权的创设;(3)民主政权的巩固。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互动;统治集团中改革派与保守派之间的互动;以及反对派中温和派与激进派之间的互动,这三种关键的互动决定了三类终结威权政权的模式:即变革、置换和转移。所谓变革通常在统治集团中改革派掌握最高权力的情况下才会发生。掌权者在终结过程中起了带头作用,扮演了决定性的角色。例如西班牙、巴西、匈牙利、台湾和前苏联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所谓置换是指掌权者崩溃或被推翻。所谓转移是指掌权者与反对派谈判达成协议结束威权政治。

    在中共统治的六十多年中,政治改革派,没有掌握过最高权力,所以变革没有发生。

    我对温家宝的讲话作三种假设:1、温和胡是高度统一的,决定要推行政治体制的改革;2、温和胡是对立的,胡锦涛拒绝政治改革;3、温只是作一个姿态制造模糊空间缓解各方的压力,同时也算作个推卸责任的历史交代。如果是第一种状况,那么改革派已经掌握了最高权力,变革只是时间和程序问题。如果是第二种状况,那么胡温必有一战,如果温在党内斗争中取胜,则会发生变革,而温动员民众并且与反对派联手取胜,则中国有可能发生转移的模式。而如果温失败,则为置换模式创造了条件。

    而如果是第三种情况,那不过是纯粹的作秀。中国发生变革的概率将会很低,因为也许太晚了。至于会发生置换还是转移还有待各种变化。

(2010/10/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